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九十章 蚕丝
    蚕丝能够弛禁,自然是谷杭上个月回京城之后的结果。

    想起那日离别,微月心中忍不住轻叹。

    桐桐很舍不得谷杭,小孩子虽然不懂得什么是离别,但也是有感觉的,那天几乎就只赖在谷杭怀里,怎么也不肯放开他。

    微月当场就提议,不如让桐桐当谷杭的干女儿。

    记得谷杭当时的眼底好像迸射出一道比烟花还要璀璨的光芒,熠熠地看着微月,直到那灿烂明亮的光在他眼中渐渐淡了下去。

    “微月,下一次,让我先遇见你吧。”这是认识谷杭至今为止,他说过的,唯一能表明他心思的话。

    他从来不说爱她,也没对她表白过什么话,只是默默地站在她身后,在她需要帮忙的时候伸出手,在她有了方十一的时候,远走苗疆,情愿去打战也不想破坏她的幸福。

    这样的男人……如大海一样深沉的爱,让微月感觉不到一点的压力,只有淡淡的怜惜和感动。

    他希望她许他下辈子,可谁又能确定下辈子的事情呢?

    谷杭,如果有下辈子,我会还了你这辈子的情。

    这是她的承诺。

    因为李寺尧仍然在广东当总督,这蚕丝的出口商权要一步到位给同和行恐怕不容易,乾隆如今又非常宠信李寺尧,否则不会接连三任的两广总督都给了他。

    谷杭是一个从来不参与朝廷台面下的明争暗斗的,所以当他说服皇上弛禁粤海关的丝绸之后,朝廷一些有心人士便以为他是想要进入内阁斗争,深怕皇上会宠信谷杭,京城便渐渐起了传言,说是谷杭要为父报仇,甚至没有将所有军权都交回,还在苗疆那边偷偷训练了一支暗卫。

    因为已经打算了想要去草原,想要远离这是非之地,谷杭并没有多作解释,任由他人诋毁传言,谁知乾隆从一开始的笃定到最后也起了疑心,竟使人将谷杭软禁了。

    消息一时传不到广州,微月他们一直以为他是已经去了蒙古草原。

    能够挣蚕丝出口权的,也就只有同和行和泰兴行,还有叶家的怡和行,其他的并不在考虑之内,同和行能够被粤海关选中,并不是李武坤多看重,而是多少有点谷杭的关系。

    潘家和叶家则都是用银子砸出来的。

    本来李寺尧对方家就有旧怨,自然不会轻易让同和行好过,潘叶两家也联手对付同和行,出口权的限制也不是死的,只要有银子,总有能圆过来的。

    方十一也不与他们去争,依旧只做自己的生意,任由他们去粤海关那里贿赂,到李寺尧那里去合力商量如何排斥同和行,他仍每天态度淡然地做自己的事情。

    潘世昌被方十一压了几个月的怨气好像一下子得到纾解,没几天又恢复了以往的嚣张气势,只是这一次没有那么明目张胆地对付同和行,毕竟已经有了李寺尧的作保,要他们两家各自为地,不能再恶意对付对方了。

    微月从来没仔细去回想广州十三行的历史走向,小时候听老人提起过关于这段历史风光和过往,但也只是听着,并没有用心记住,她甚至不知道,这些年来,十三行的转变和她以前听来的历史究竟是不是一样的。

    这阵子,她终于开始努力地回忆关于这段历史,不是为了想要帮助方十一和同和行,她相信方十一就算没有她的透露,也能让最后走向他要的结果。

    她只是想要为了她的孩子!

    记得当年刚成为潘微月的时候,她是冷眼看待十三行,看待这个不属于她的人生。

    ……那年间,十三行内外樯桅林立,彩旗飞扬,熙熙攘攘……一包包绫罗绸缎、茶叶、陶瓷堆积如山,来十三行交易的有英、法、丹麦、瑞典、荷兰、巴西、俄罗斯、葡萄牙、西班牙和东南亚数十个国家,十三行繁华似梦。

    这是她第一眼看到的十三行,那时候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融入这个世界,会生儿育女,会爱上方十一……

    如今的十三行在慢慢走向盛世,但之后呢?

    “在想什么?”突然就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微月回过神来,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方十一,他身上还有刚沐浴之后的清新味道。

    “榆庭,我们会一直住在广州吗?”微月转过身子,将脸埋在他宽厚的胸膛。

    “你喜欢广州吗?”他轻声问道,胸膛微微地震动。

    广州是她两世人的根,不谈喜欢,只是一种留恋。“对于蚕丝的出口权,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主意?”

    方十一揽着她走向床榻,“不争,且看接下来如何。”

    “三天后就知道哪家商行能出口蚕丝了,洋商对蚕丝的热情比茶叶更甚,同和行好不容易站稳了脚步,你……”微月皱眉说出自己的担忧。

    “当行首并没有表面那么风光,四年前的事情就是一个教训,进入十三行不容易,但要退出就更难了,还不如就这样维持不变的状态,别人欺不了,也不必凡事当出头鸟,清国……能太平的日子恐怕不多。”方十一低声感叹着,这话放当时而言,是十分株心的。

    微月几乎是惊悚地瞪着他,都差点怀疑这男人是跟她一样穿的吧,怎么能预计如今还算太平盛世的大清已经走不远了。

    方十一淡淡地笑着,以为微月是害怕他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便低声解释着,“虽然我只是商贾,但看英国美国那些国家,哪一个不是在变强,何曾有限制哪些东西不能出口不能进口的?像清国这种闭关自守的态度……迟早要吃亏的,还有那大烟,听说抽了大烟的人都会精神萎靡,哪天不抽了就浑身没力。”

    “你想想,要是全清国的人都抽大烟了,这会变成怎么样?谁来了都能轻易踩一脚……”

    微月听得心头突突跳着,连鸦片的危害都能想到,方十一这触觉也太敏锐了些。

    “所以,”她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干涩起来,“你要打算放弃蚕丝?”

    方十一笑得有些神秘,“当然不是,同和行本来就是靠蚕丝和锦缎丝绸起家的,怎能拱手让给他人?”

    “那……”微月这就不明白了,是不是随着年纪的增长,她的脑子不太好用了,怎么就没明白方十一到底想怎样?

    方十一耐心地道,“我们在广州最大的阻力是谁?”

    微月想也没想地脱口而出,“李寺尧!”

    “只要李寺尧在,不管我们做什么,都是徒然,还不如静待机会。”

    “谁能帮我们对付他,”微月突然就睁大了眼,“和珅?”

    方十一笑了笑,“也不知究竟行不行。”

    现在和珅还没走近权利的最高处,还没进入军机处吧,怎么有能力帮助他们?不对,和珅如今也有十六岁了吧,记得他是二十几岁才到乾隆身边的,“和珅现在是什么职位?”

    “御前侍卫。”方十一含笑道,他这些年对和珅的培养花了不少银子,但从来没失望过。

    微月更是惊讶,“什么时候的事情?”

    “上个月!”方十一道。

    历史被改变了……

    和珅没那么年轻就成为御前侍卫的,起码还要再十年,是她的出现而发生变化的?这蝴蝶翅膀的效应虽然轻微……但不是没有改变的啊。

    还以为她绝对不会撼动历史的分毫改变。

    “你到底想要把和珅变成什么样的人?”微月干巴巴地问道。

    方十一低声笑着,磁沉的嗓音在夜里像醇厚的巧克力,他将她搂进怀里,柔声说着,“朝中不能没有人,我要将他……推向最高峰,不止是我,谷杭也在帮他。”

    谷杭对和珅是不错,这点她当年在京城的时候就清楚了,不知道是不是怜惜这孩子的身世,对和珅总是多照顾了一些。

    原来谷杭不是没有怨的……培养和珅,让和珅接近乾隆,难道只是为了报恩?真的只是想要为和珅好,应该是将和珅带离朝局吧。

    究竟在想什么……

    提起谷杭,方十一心里又直冒酸气,“怎么就让桐桐认了干爹?”

    又吃醋了,微月差点想翻白眼,自从让他知道桐桐认了谷杭为干爹之后,方十一时不时都要拿出来抱怨,说什么女儿只能是他一个人的女儿,不能分给别人,特别是听到桐桐说想干爹的时候,他马上跑到她这里来抱怨了。

    这个男人似乎比以前刚认识的时候有些不一样了。

    “多一个人疼桐桐怎么了?”微月没好气地道。

    方十一不知低声嘀咕了什么,伸手轻柔拍着她的背,“好了,不早了,快睡吧。”

    第二天,方老夫人想要到五福观给方十一求神,保佑同和行能够顺利得到蚕丝的出口权,也保佑方十一能平平安安。

    昨晚已经知道了方十一对蚕丝的出口权有自己的打算,她心中也没那么急,跟老夫人解释了,她却仍然不放心,便陪着一起来了。

    却遇上来还神恩的叶老夫人和叶家三夫人,也就是微月曾经的姐妹,潘微卿。

    ————————

    谢谢书友411151412,大野虎两位朋友的粉红票,谢谢~~~~

    谢谢书友411151412打赏的玫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