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八十八章 讣音
    自古以来,有父母在不分家的规矩,但如今方家不同以往,方邱氏病卧床榻,几个媳妇除了许氏仍旧尽心照顾之外,其他的连来问个安都是极少的。

    族里的长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果不是邱氏将几个庶子害得不能生育,她又何须晚年凄然,何况当初他们这房头还风光的时候,邱氏可没少看不起别房的人,就是族长,也曾经被她冷言冷语过。

    家里的产业所剩不多,要分成四份,方十一已经不属于他们房头的人,自然没有分他一份。

    大宅子不能动,只能留给方亦浔,且也只有方亦浔有两个儿子,其他人都无所出,同和行更加不能动,同和行是整个方家的根本,只能分股,不能拆散。

    方亦承却不愿意了,他想要分家的原意本来就是想拆了同和行,这招牌要分给哪个兄弟都占便宜的,就是绝对不能落到方十一手里。

    最后只能再拿出方汉德给方汉玉的信,严明了同和行是要交给方十一的,哪个人都没得争。

    方十一提议了分股,将来同和行赚钱了,就给每个兄弟分利,还留了一份给族里的公家用度,办族学也好,帮助族里的有志青年到海外游学也可,总之就不能让同和行散了。

    这提议得到族里所有老人家的赞同,因此,这分家也就这样定下来了。

    同和行仍然属方十一,其他兄弟只有分股。

    方家大宅和祖田都留给方亦浔,各处庄子由其他几个兄弟平分,方亦茗过继了一个儿子,要比别人多了几亩良田。

    还以为家里剩多少产业,没想到清算出来,也不过这么一点,那还不如不分家!

    方亦儒夫妇是深感后悔,方亦承则一声不响,收拾了家当之后义无反顾离开了大宅,这家一分,只怕从此就成陌路人了。

    邱氏仍旧住在方宅的上房,得知已经分家之后,浑浊的老眼滑落一滴泪水,这个家到底还是没了,她争了一辈子怨了一辈子恨了一辈子,最后到底得到了什么?

    方汉德啊方汉德,这样的结局你可有想过,可有预料到的?

    他们夫妇彼此怨恨,她恨他宠爱小妾,一个女人接一个女人纳进家里让她难堪,他恨她害死了他心爱的女人……

    是为了彼此的利益,彼此想要的东西才勉强维持着夫妻的表面。

    直到死……他都没有原谅她,而她到现在这一刻,除了怨恨,也没有得到什么。

    不管怎样,这个家散了,一切恩怨都能烟灰湮灭了。

    方亦浔跪在床踏板上,低声说着分家的情况,没有发觉邱氏的异样。

    邱氏缓缓地闭上眼睛。

    意识模糊中,仿佛记起当初红盖头给掀开那一瞬,见到那般俊美清逸的男子,一见倾心,而后……

    “母亲?”站在方亦浔身后的方亦茗首先察觉方邱氏嘴角突然扬起诡异的笑纹,轻轻地换了一声。

    方亦浔也看了过去,才发现方邱氏的胸膛没了起伏。

    “母亲……”方亦浔急忙站了起来,连唤了几声,伸手去探她的鼻息,脸色突然一变,转头对方亦茗摇了摇头.

    方亦茗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有些发白地看着方亦浔。

    “得把十一找过来!”方亦浔低声说着,然后目光顿时一厉,转向在旁边服侍的静娘。

    静娘被吓了一跳,“老夫人她……她……”

    “这事要是传了出去,你也不会好过。”方亦浔冷冷地道。

    “不说,奴婢绝对不说!”静娘急忙跪了下去,发誓自己绝对不会透漏半点风声。

    方亦浔和方亦茗对视一眼,两人沉默地走出了上房,并让两个信得过的丫环过来看着静娘,不许她踏出上房一步,也不准她跟谁接触。

    “我还是亲自去一趟找十一,你赶紧把四哥找来,这事不能现在传出去,得缓两天,不然说成是咱们气死的就不好了。”两人走了几步,方亦浔突然停下来,压低声音对方亦茗严肃说道。

    方亦茗点点头,“我明白,你赶紧去,我使人去把四哥找来。”

    “嗯!”方亦浔沉重地点了点头。

    不管邱氏对他们几个兄弟做过什么,她到底还是母亲,如今在重病之中,他们还闹分家,所谓父母亲不分家,如此一来,他们可就成了大不孝……

    话刚说完,就立刻分开行动了。

    方十一正跟微月商量想在荔枝湾重新再买一处庄子的事情,因为微月和茂官都喜欢那里,之前的庄子已经成了诗社,不如就再买一处,还没说完,就听到方亦浔的求见。

    以为是关于同和行的事儿要商量,方十一就在书房见了他。

    方亦浔刚走进来就立刻道,“十一,母亲没了。”

    方十一还有点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皱起眉心,幽黑的眼眸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微微一叹,“竟然在这个时候……”

    “总不能在这个时候送讣音吧,别人要怎么看待我们方家?”方亦浔好像找到主心骨一样,求助地看向方十一。

    “难道还能拖上一头半月?瞒得了一天两天不算什么,分家的事儿不能让邱家知道,让族里也就族长几位老人家知晓,其他人一概都瞒着,老四离开了大宅就让他走,让老五留下,等丧事过了再公开!”方十一立刻就道。

    方亦浔恍然一悟,立刻点头,“你说的没错,不能推迟发丧,只能暂时不分家,我立刻就回去找四哥说。”

    如果他们都被冠上不孝的名头,这以后的生意也就不好做了,不孝之人定是不义,但谁又能理解他们的苦衷和无奈。

    方邱氏是差点毁了他们方家的子嗣。

    “我跟你一起去。”方十一道,不管怎样,自己和邱氏也有二十几年的母子关系,不算这一层关系了,也是嫡亲叔婆,自己合情合理都该去帮忙的。

    方亦浔几乎是松了口气地点头,“有你在那就最好。”

    方十一淡淡笑了笑,让多寿去跟微月交代一声,今晚可能会迟些回来。

    到了方家,方亦茗和方亦承正在书房里吵架。

    “……死了岂不是更好,何必还顾着这虚名,本来咱们也没想着要多孝顺她,若不是他,我们会有今日?”方亦承听到邱氏没了的消息之后,竟大笑几声,拒绝为她披麻戴孝。

    “老五,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方亦茗沉声道,他也怨过,但孝义为天,又能如何?

    “你***没蛋就别装汉子,咱们还是同一亲娘的,你至于为了当孝子就这么孙子吗?”方亦承大怒喝道,他跟方亦茗都是路姨娘所出,可偏偏两个人向来不同心。

    方亦茗脸蛋微微发红,也是忍着怒火,“老四,说话别这么难听!”

    “老四,都是自家兄弟,不能这么骂人!”方亦儒也劝道,“我们就听老九的吧,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总不能让族人说二话。”

    “孝子就让你们当去吧。”方亦承冷哼了一声,转身打开房门,却赫然见到方十一和方亦浔就站在门外,脸色立刻又沉了下来。

    “你以为把事情闹大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不孝之人,谁又看得起你?难道你也不打算在广州做人了?无仁无义之人,谁都愿意和你做生意?”方十一冷冷盯视着方亦承,声音如寒冰一般。

    方亦承怔了一下,紧抿着唇瞪着方十一。

    方亦茗见到方十一出现,不知为何心中就觉得事情能控制住了。

    “大哥和老五暂时别搬出去,别人问起老四的,就说是去小住,立刻通知邱家舅老爷,还有族里各房也要去送讣音!”方十一抬脚走进书房,看也不看方亦承,以一种不容抗拒的语气吩咐着。

    方亦浔,方亦茗和方亦儒都习惯性地应了一声是。

    方亦承只是更加冷眼看着方十一,但又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除非他不想在广州做生意了,否则绝对不能背上不孝的名义。

    方邱氏去世的消息就这样传了出去。

    邱老太爷不到半个时辰就带着考不上秀才的儿子哀嚎地出现在方家大宅。

    “我可怜的姐姐……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啊,兄弟我还没来得及送你一程呐,您到底有什么委屈都没还没说,怎么就走了啊……”

    邱锦清也跟着大哭,“姑母,您死得太不值了……”

    方家几个兄弟听着就皱起眉,方亦浔将跪在床前的邱舅老爷扶了起来,“舅父,节哀顺变,母亲离开,我们也很伤心。”

    邱舅老爷假意拿着袖子拭了拭眼角,“你们不必假仁假义,不是亲生的到底不是亲生的,本来是好好的,怎么说没了就没了,今**们若是不能给我个说法,我们邱家可不会轻易罢休的。”

    “舅父,母亲本来就病重,这也不是突然就发生的事情。”方亦茗道。

    “就是,别在这个时候来找事儿,先给母亲穿上寿衣吧。”方亦儒道。

    方亦浔等人都已经换上了孝服。

    “我们先出去,让堂婶娘她们进来给母亲换寿衣。”方亦承淡声说着,已经率先走出屋里。

    邱舅老爷哪肯作罢,还大声要讨公道。

    “舅父要是让母亲死后还不得安宁,我们才真正是不孝子,怎么,舅父是打算跟我们打官司了?”方亦承冷声问道,不必说了,这邱家是以为方邱氏死了,以后不能得到方家的好处,想趁这个机会闹起来,以为他们会怕事拿银子塞他嘴巴呢吧。

    ————————

    感谢清风明月一树梨花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投出1张评价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