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八十七章 后着
    第二天才知道索绰罗大人托谷杭跟章嘉交代的是什么事情。

    索绰罗都翰有一等子爵的爵位,这两年来身子不大如从前,便想立世子,自然是非章嘉莫属,只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章嘉仍旧不愿意踏进索绰罗家半步,更别说继承爵位了。

    谷杭虽应承索绰罗都翰会来劝说章嘉,但实际上也是知道章嘉是不会答应回去的。

    何况哈达氏也不会轻易让章嘉继承爵位的,听说她已经做主替章嘉定了一门亲事,是她的侄女,如果章嘉不回去京城继承爵位,那她的侄女也就只能嫁给那个败家子。

    但如果章嘉愿意继承爵位,随时也可能落入她的掌控中,索绰罗家这几年都在她手里,怎么可能会轻易让章嘉好过?

    章嘉毫不考虑地拒绝,已经去信京城,告诉索绰罗都翰,他不会继承爵位,更加不会娶那哈达氏劳什子侄女。

    并让微月使人去陈家提亲了。

    只要他成亲了,哈达氏就不会再打他的主意。

    方老夫人和白馥书知道微月忙,便将章嘉的婚事揽到身上,这两个老人家如今默契得很,已经是将章嘉当是自己的孩子,知道他愿意跟心仪的姑娘提亲了,都不知道多高兴。

    到了晚上,在南海当差的方树荣使人送信回来,说是再过两天是沐休,打算到广州来看望父母,方老夫人更加心情愉快了。

    “夫人,贝勒爷来了,在爷书房呢。”小银走进来对微月道。

    微月一怔,“在书房?”

    小银回道,“是呢,章嘉少爷也在呢。”

    可能是要商量什么事情吧,不过谷杭跟方十一能商量什么呢?心中好奇,不过等方十一回来也能问个清楚,微月也就没往这上面多想,而是忙起别的来。

    正看着家里的账册,吴氏和陈氏就来了。

    上次吴氏吵着要分家,被方亦承教训了一顿之后,安分了不少,对待微月也客气了许多,只是当初对方十一充满怨恨的方亦承这一次却那么平静,好像有点不太对头。

    这一次她们两人结伴同来,虽然没有明说,似乎隐隐也有想要分家的意思。

    “……如今十一爷主持同和行也有两个月了,这好像也没怎么进展的,继续下去,恐怕方家的老本也要亏了吧。”陈氏看着微月,试探问道。

    吴氏接道,“可不是吗?本来就剩下不多了,就那一处大宅和几个小庄,难道真要赔贴在同和行上?十一夫人,你觉得呢?”

    微月淡笑道,“生意上都是有赚有赔的,不过我也不太懂这门道,指不定哪天就大赚了呢。”

    “要能有以前那样的风光自然是最好,只怕是如今难以复返了。”陈氏道。

    吴氏道,“也不一定要认死在同和行,别的买卖就不能做?”

    “四夫人有什么建议呢?”微月笑着问道,这两个人今天倒是一唱一和,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

    “我一个妇道人家哪能有什么建议。”吴氏干笑几声,“只是觉得……如今家里所剩的产业不多了,我们几个又是无所出的,将来也不知道能不能剩下点来养老。”

    “同和行如今也没拿方家的产业地抵挡,四夫人你担心什么?”微月挑眉问道。

    吴氏撇了撇嘴,“我这不是未雨绸缪嘛。”

    “可不是,我们不像你,如今是不怕往后的日子,我们是胆颤心惊,如果将来不能依靠家里,我们要怎么办?”陈氏道。

    微月有些不耐烦地低下眼睫,这两人是要来打探什么?还是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什么承诺?

    “就是就是,既然你能替五夫人帮着过继一个孩子,那不如也帮帮我们……”吴氏讨好地笑着。

    “四夫人,过继孩子的事情是五夫人自己的诚意打动了堂叔父,若是你们想要孩子,尽可请九爷去为你们做主。”微月淡淡说着,她也只是跟堂叔父提了一下,他并没有答应下来,是后来许氏和方亦茗的诚心打动了他,根本没她半点功劳。

    这陈氏和吴氏倒觉得这是她应份的责任了。

    “就九爷他那点魄力,别房的人未必给面子。”看重的就是方十一在家族中的影响力,才来求微月帮忙,若是有个孩子,分家的时候也能多分一些。

    如果没有一个孩子在身边,就算分家了他们以后也没好处,老去之后,谁来照顾他们,难道还指望家族养他们一辈子?

    “连当家作主的九爷都帮不了你们,我们就更加不行了。”微月斜了她们一眼,端了茶盏。

    陈氏和吴氏悻悻然地笑了笑。

    送走了这两人,就听说方亦浔和方亦茗也来了,被方十一叫了进去书房,没多久,三个人就匆匆离开了家里。

    谷杭也没有和微月碰面,跟着方十一一起离开的。

    微月把章嘉喊了过来,先是跟他说了要在附近给他买一座宅子,要成亲了,总不能还住在前院,正好在他们附近有一座三进的宅子要找买主,微月已经买下来了,正让人加紧修葺。

    虽然婚期没有定下来,但也要先准备好才是。

    章嘉难得露出一个腼腆的笑容,对微月道,“一切你做主就是了。”

    “那也要你们自己合适,明天要去普宁县跟陈家提亲,你可别动不动就跟诗意吵起来啊,要是人家不应你,看你怎么办。”微月提醒道,这对小冤家每次见面都要互相刺几句的。

    “我每次都是让着她的。”章嘉嘀咕着,但心里也漾起一股从所未有的甜蜜和紧张。

    微月轻笑几声,状似不经意地问,“刚才方亦浔和方亦茗似乎来了一趟,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章嘉脸上浮起一丝怒意,“十一爷在部署对付潘世昌的事情,不知为何这事儿让方亦承给知道了,他把这事儿给搅黄了,如今没有人愿意和同和行站一阵线,十一爷是去解决这事儿了。”

    这是之前用过的招数,方十一怎么还会继续用?就算没有方亦承,潘世昌也不会像上次那样没有准备吧?

    她似笑非笑看向章嘉,“我要听全部!”

    章嘉嘿嘿地笑了两声,就知道瞒她不过的,“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联合其他商行去对付泰兴行,只是想给潘世昌一个假象,倒是没想到方亦承会这么自私出卖同和行。”

    “那么谷杭又怎么会在这里?”微月问道。

    “他是来问……和珅这些年在京城上位如此迅速是不是十一爷在背后支持的。”章嘉小心翼翼看了微月一眼,“他还答应了会在皇上面前建言,重开十三行丝绸出洋的禁令。”

    微月呀了一声,她是猜到和珅背后有人在支持他,说是方十一也不觉得惊奇,可是谷杭愿意帮助同和行……就显得有些惊讶了。

    “……之前跟李寺尧奏请了几次,他都不肯向朝廷奏请,分明就是想看同和行被潘世昌一步一步钉死,所以谷杭知道是十一爷帮助了和珅,也答应帮这个忙。”章嘉继续道。

    “谷杭跟皇上开这个口,皇上肯定会答应的。”谷杭立下那么大的功劳,又交回了兵权,好像无欲无求的样子,乾隆反而更难受,如今有所求了,他还不赶紧答应施恩吗?

    但他是真的为了和珅,还是……想要帮她,也一时说不清楚,只觉得欠他的有多了一些。

    方十一他们来到同和行,方亦承已经一脸得意的笑坐着等他们。

    方亦浔愤怒过去抓过他的衣襟,“你究竟在搞什么!为什么要当反骨仔,让同和行陷入困局对你有什么好处?”

    “老四,你明知道潘世昌和我们不对路,怎么还……”方亦茗也开口责怪。

    方亦承只是冷笑看着方十一,“既然我不能让同和行好,那就大家一起死好了,你想让大家觉得你才是方家的福星,我告诉你,不可能!我绝对不会让你轻易好过的。”

    “你在胡说什么?同和行是我们方家的心血,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方亦茗大声问道。

    方十一只是淡定从容地看着他,福掌柜等人站在他身后,冷冷注视着方亦承。

    “这是我们父亲的心血,关你方十一什么事情?”方亦承的眼神狰狞,充满了嫉妒。

    “就凭你也想掰倒我?”方十一轻轻一声冷笑,以一种睥睨的姿态问方亦承。

    “那就瞧着吧。”方亦承狂笑出声,仿佛见到方十一一无所有的样子了。

    “放开他吧,九哥。”方十一淡声道,然后走过去拍了拍方亦承的肩膀,“其实你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方亦承微眯起眼冷视着他,心中不禁有些疑惑,自己明明透露给潘世昌知道,方十一要联和其他商行对付他,潘世昌昨天将市场所有的茶叶都买入仓库了,如今就算方十一联合谁都是没用的,没有茶叶……还能做什么?

    “福掌柜,将同和行的茶叶全部降价一成。”方十一回过头吩咐福掌柜。

    潘世昌是以高价购买的茶叶,要是不想压货的话,就必须比同和行再降低价格,这本钱可要大亏了。

    他早就算准了今日这一步,断了供给北方的茶叶,才能确保今日能够对付潘世昌。

    这也是一种冒险,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泰兴行要掰倒不容易,如果这次能让潘家元气大伤,那么,同和行会有一段相当长的平和时期来重新站稳脚了。

    “你想拿方家的银子来支撑同和行?不可能!我要分家!”方亦承大声叫道。

    方十一看向方亦浔,这分家不分家就是他们房头的事情了,与他无关。

    方亦浔深深看了方十一一眼,咬牙对方亦承道,“好!就分家!”

    ————————

    感谢絳珠小草投出一张粉红票。

    感谢打赏100起点币的礼物~~~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