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八十四章 惊喜
    潘世昌将所有能供货给同和行的茶商都截住了,大量收购了茶叶,导致整个十三行都处在缺茶叶的状态下。

    如果同和行拿不出茶叶来赔偿洋商,那就是关门大吉的下场。

    李寺尧收了方十一的银子,却没有出来阻止潘家这种不合法的垄断行为,他的想法是,如果方十一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度过难关,那么,就相信他能够让同和行起死回生,会放方十一继续在十三行行走,若是不然,旧怨就要清算个彻底了。

    不管是潘世昌和李寺尧,他们虽然不敢小看方十一,却也自傲地以为方十一这几年来就算混得不错,但也不可能好得过他们所能想象的。

    方十一自己拥有茶庄,但却从来没有露面和十三行的行商做生意,都是让本地人去跟他们打交道,所以潘世昌不知道,方十一在普宁县还留了一手。

    当一船茶叶顺顺利利地从普宁县运到广州,再从黄埔港上了洋船,一切尘埃落定,同和行起死回生,所有的洋商都再一次认识到方十一的能耐,也让其他商行重新评估了方十一。

    方十一终于华丽回归广州十三行!

    虽然不能一步登天立刻让同和行恢复以往的风光,但不少洋人还是因为方十一的名声愿意重新和同和行建立生意关系。

    李寺尧似乎也没真的对对付方十一了。

    但潘世昌却没那么容易妥协,利用如今他在十三行的势力,正找各种手段打压同和行。

    这一个月来,微月每天醒来的时候,方十一已经出门了,晚上睡下之后,他才回来,两个人基本没有照面的时候。

    所以当微月睁开眼睛看到一双深幽明亮的眼眸印出她惊讶的脸孔时,忍不住抬手捏了捏他的脸,“怎么还在这里?”

    “今天不必赶着去十三行。”方十一将她拉着坐了起来,轻搂着,“还想不想再睡一会儿?”

    微月摇了摇头,欣喜地抱着他的脖子,“人都瘦了一圈了,难道还没上轨道吗?”

    “已经差不多了,五哥和九哥都出了不少力,不过经过这么些年,茶叶生意已经被泰兴行掌握了四成,隆福行也有二成,如今同和行真正能掌握的也只有三成而已。”方十一摩挲着她的手背,低声说着。

    “怎么不想着从陶瓷或者别的方面下手?”要立刻从潘家将茶叶生意抢过来是不可能的。

    “要从章嘉抢了这份生意,也不容易……”方十一笑道。

    微月眼底含笑,“我在番禺有个窑场,隆福行是什么生意都做的。”

    “我想做大干果的生意。”方十一笑道,“如果能够让朝廷别禁卖丝绸就好了。”

    本是玩笑的话,两人却都一怔,目光灿亮地对视一眼,方十一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如果联名上奏,朝廷未必不会答应……”

    如果丝绸能够解了海禁,以同和行以前做丝绸的实力,想要重新掌握大势并不难。

    微月点头道,“当年只是因为天主教的事情才禁了丝绸,如今风声已过,朝廷也想收多点税的。”

    方十一笑道,“没错,我这就去找老五他们商量。”

    微月嗔了他一眼,“非得这么急,就不让五爷他们好好享受家庭温暖?”

    “说的也是,等过了午饭时间再去。”方十一摸了摸她的头,“我也好久没陪你了。”

    微月笑着投进他怀里,“你就想陪着女儿了是吧。”

    方十一大笑地抱着她,贴着她的耳朵低声问,“连女儿的醋也吃?”

    “你都要把桐桐给惯坏了。”微月捶了他一拳,拉开他的手走到衣柜自己取衣裳出来换上。

    “我帮你。”方十一伸手环住她的腰,柔声说着。

    微月张开双臂,甜甜笑着让方十一替她系好腰带,还蜻蜓点水在他唇上亲了一下,“谢谢!”

    夫妇俩很温馨地吃了早饭,正打算带几个孩子去给老太爷老夫人请安的时候,就有前院的守门小厮到垂花门那边传话。

    小银脸带兴奋滴走了进来,“夫人,翁老夫人来了。”

    微月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翁老夫人指的是哪位。

    方十一已经笑着起身,“是岳父岳母来了。”

    “啊!”微月惊呼出声,是白馥书!

    囧,这时代的称呼实在是……才四十几岁的女人,都称呼为老夫人了。

    “快请岳父岳母进来。”方十一已经高声吩咐了。

    微月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我去接他们。”

    说着,已经忘门外走去,一直来到垂花门,远远就看到翁岩和白馥书一起走来,两个人仿佛没有什么变化,男的依旧高大健壮,女的仍然艳丽妩媚。

    这几年的岁月似乎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什么痕迹,特别地厚待他们。

    “爹,娘。”微月笑着迎了上去,难得显出小女孩一样的娇气,“怎么来广州也没使人来报个信,我好去码头接你们。”

    “那还叫什么惊喜,在收到榆庭的信,知道你们要回广州的时候,你母亲就巴不得立刻回来。”翁岩朗声笑道。

    微月亲热地将头靠在白馥书肩膀上,“娘这些年可一点变化都没有。”

    白馥书笑道,“哪能没变化,都老了。”

    方十一也迎了出来,出了垂花门立刻就行礼,“岳父,岳母。”

    翁岩一掌拍向方十一的肩膀,“好家伙,才没几天就把同和行给重新拿到手了,果然没看错你。”

    方十一温润地浅笑着,“岳父夸奖了,其实也不难要回同和行,是有族长帮忙说项的。”

    “你当我不了解你那几个兄弟?若不是同和行真不行了,他们舍得放手?”翁岩冷哼了一声,“其实就算不要这同和行了,就你现在走北方那边的生意,还有茶庄干果厂的,还怕不能在广州混个名堂。”

    翁岩和方十一走在前面,两人低声说了起来。

    “……我也没打算一辈子耗在十三行,行首虽荣誉,但并不好当,就让潘世昌去担着这个名号,我也落得清闲,顾虑不会太多。”方十一道。

    翁岩眼底闪过一抹锐利,“潘世昌截了你的货源?”

    方十一回头看了微月一眼,压低了声音,“福建的茶叶被截住了,但他前阵子已经进了不少的茶叶,如果不能销出去,泰兴行也不会太好过。”

    “嘿,潘老头子别是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翁岩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

    “这生意上的事情稍后在跟岳父详细说,如今就先好好歇息。”方十一笑道。

    “那不行,还没见过亲家公亲家母呢,得先去拜候拜候。”翁岩大声道。

    身后的白馥书点头同意,“得先去拜候才是。”

    微月已经吩咐小银去把茂官几个孩子带来,翁岩和白馥书还没见过桐桐呢,当时与他们分别,瑞官还在襁褓之中。

    他们进了内院正要经过花园的时候,就见到方汉玉夫妇被几个丫环簇拥着走过来。

    是听到微月的父母到来,特意出来相迎的。

    翁岩和白馥书倍感惊讶,心中却暖暖的,虽说不担心方十一会薄待微月,但公婆若是不好伺候,日子一样不好过。

    如今瞧来,方老太爷和方老夫人对微月还是十分看重和爱惜的。

    “……听微月在信中提起您二老好几次了,早想来拜访,如今总算见面了,我这个女儿可让你们费心了,她若是做错什么,可千万要教训,好教她如何做人。”四人彼此见了礼,白馥书和方老夫人一见如故,刚回了屋里坐下没多久,就亲热聊了起来。

    “这儿媳妇我心里紧着呢,哪里舍得打骂教训,都是您教得好。”方老夫人含笑看着白馥书,真是好看的人,年轻时候要如何绝美绝伦啊,微月的美丽多是遗传了母亲呢。

    对于微月不同翁岩的姓氏,方老夫人心里是有数的,关于潘家和微月母女之间的恩怨,她和方汉玉都知道了,并没有因此看不起白馥书的出身,反而觉得潘世昌错过这样美好的女子,实在是一种可惜。

    太不懂得珍惜了,才会错过。

    白馥书听到方老夫人的话,心里更加愉悦,“那都是您抬举了她。”

    微月在一旁听着她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自己,脸上只有淡淡的笑容。

    翁岩也和方汉玉谈得正欢,虽然翁岩是漕帮的,但之前也中过秀才,与方汉玉也能天南地北地聊着。

    茂官领着两个弟妹走了进来。

    白馥书眼睛亮了起来,怔怔地看着都快认不得的茂官和瑞官,最后目光落在奶娘怀里的桐桐身上,是个粉雕玉琢,精致可爱的小女娃,也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

    “这就是桐桐了?”白馥书高兴地问微月。

    方老夫人笑着替微月回答,“就是桐桐,你们几个,还不赶紧给外祖母和外祖父行礼。”

    茂官也很高兴见到外祖母和外祖父,立刻就作揖行礼,瑞官有样学样地跟着他合着双手,“给外祖父,外祖母请安。”

    白馥书忍不住湿了眼角。

    翁岩笑着抱起瑞官,“这小子都长这么大了。”

    瑞官只是嘿嘿笑着,他自然是已经记不得白馥书和翁岩了,只知道一定要讨好了外祖母和外祖父。

    桐桐立刻挣脱了奶娘的怀抱,声音稚嫩清脆地请安,还跑了过去也要翁岩抱她,一点都不认生。

    屋里一片的温馨。

    ————————

    感谢达娃拉姆投出3张粉红票,感谢书咪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书友090126215124970投出一张评价票。

    感谢红蜡笔打赏999起点币的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