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八十三章 母鸡司晨
    和许氏从上房出来,就看到那两个脸色惨白的丫环跪在台阶下,见到微月出来,立刻就扑了上去,额头在地上碰出声响,“十一夫人,奴婢们知错了,您饶了我们,求您饶了我们。”

    微月皱眉看着她们,“怎么求起我了?”

    许氏不悦地看着她们,“都起来,成什么体统。”

    两个粗使婆子过来将她们都拉了下去。

    “十一夫人,您大人有大量,别怪奴婢们没眼色,奴婢们是被蒙了眼睛不知是您……”其中一个丫环还尖声叫着。

    微月冷眼看着她们被拉了下去,对许氏道,“这都是叶氏的人?”

    “家里现在有哪几个丫环不是她的人。”许氏淡笑道。

    微月轻轻地哼了一声,挽着许氏的手走到大花园的人工湖旁水榭里,说起了过继的问题,“……如今是可以想想了,听说堂三叔公一个庶出的儿子已经有五个儿子,前几天又添了一个,若是你愿意的,就去说说,让那孩子过继到名下。”

    许氏不无心动,却还是犹豫摇头,“三叔公未必会答应。”

    “我使人去探探他们家的意思,若是有松动的,你还得和五爷亲自去一趟。”微月轻声道,自己做了母亲之后,知道孩子的重要性,如果许氏能有个孩子,心境会开朗很多。

    许氏眼底有难掩的激动,“如此,就要麻烦你了。”

    “我也不敢打包票,就是去问个意思而已,真正要成事的,还得看你和五爷。”微月笑道。

    “我明白我明白。”如今方十一在方氏势力更甚从前,有微月去替她说话,没人会不卖这个人情。

    两人说起了诗社的一些闲事。

    茂官安静地立在一旁,听到微月说起荔枝湾的趣事,乌亮的眼睛就幽怨地扫了过去,当初说了要带他去荔枝湾摘荔枝泡酒的,都过了这么多年,一直没实现。

    微月也是想起当年和方十一在荔枝湾泡酒的事情来了,正好对上茂官的目光,心下立刻明白过来,咧嘴对他笑着。

    要不是许氏在这里,茂官估计就要跟微月算起前账来了。

    九曲桥对面一个小丫环神色着急地走了过来,给许氏行了一礼,“五夫人,四夫人在前厅……请您过去呢。”

    许氏一怔,昨儿吴氏可是托了病,连到上房看一眼老夫人都没有,今天怎么就出门了,“可是有什么事情?”

    “奴婢不知,大夫人也在呢。”那丫环怯怯地道。

    这又是想做什么?昨晚吴氏不肯到上房来,也是生气方亦承失去了同和行东家的位置,如今已经成为不可扭转的局势了,她还想折腾什么?

    微月却想着,吴氏打发丫环过来给许氏回话,想必也知道她是在场的,是针对她而来的吧。

    许氏犹豫地看着微月,好像不能就这样丢下客人,心里不禁有些恼吴氏不懂进退。

    微月笑道,“我也许久没见过四夫人了,不如就去见一见。”

    许氏闻言,心中暗松一口气。

    两人一起到了前厅,吴氏正沉着一张脸坐在侧边太师椅上,陈氏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坐在她对面,见到许氏和微月结伴同来,脸上的嘲讽笑容更深了。

    “四夫人,你身子爽利了?昨晚还听说你身子抱恙呢。”许氏一进门就笑着对吴氏道。

    吴氏看也不看她一眼,只是狠狠地瞪着微月,“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十一夫人,几年不见,您倒是风光得很,你和方十一可真是好手段,回来不到几天,轻易就将同和行给抢到手了。”

    “同和行不是个人私产,怎么能说到抢字,谁有能力谁就居上,四夫人不会不懂这个道理的。”微月淡淡笑道。

    “哼,四爷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为同和行拼命,方十一又做什么了?一句话就抢了别人的功劳,把四爷给晾一边了?”吴氏激动地叫道,她本是个婉约温顺的女子,可这些年来岁月将她洗练成一个犀利尖锐的妇人了。

    陈氏咯咯地笑了几声,“四夫人这话说得也不怕昧心,四爷这几年来对同和行有什么建树?若不是五爷和九爷苦苦撑着,同和行还能走到今日?眼下还有个大难关没解决呢,你还担心别人抢了功劳。”

    吴氏剜了陈氏一眼,如今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会跟在陈氏身后唯唯诺诺的四少奶奶了,自从方亦承成了同和行的东家,她也吐气扬眉了好一阵子,所以她毫不客气地指着陈氏,“要你来多嘴,有空在这里看戏,还不如回去看着你们大爷,哄着他再念些之乎者也,指不定还能把丢掉的顶戴考回来。”

    陈氏脸色变了变,几乎就要站起来和吴氏撕扯的样子,不过最好还是忍了下来,只是冷冷笑着,“不劳四夫人担心,就算我们大爷没本事去争回官位,不还有十一爷吗?当年不也是十一爷替大爷捐的官位。”

    “看来也有不少人当你们家的摇尾狗。”吴氏瞥了微月一眼道。

    这话是意有所指,陈氏和许氏都不悦地看着吴氏。

    微月轻轻笑了笑,“原来四爷都将兄弟同伴不看成人,也莫怪同和行会从行首变成烂泥。”

    吴氏愣一下,指着微月咬牙叫道,“你少胡说八道。”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怎么成了我胡说八道了。”微月摆了摆手,好像很无奈的样子。

    “你……”吴氏压住怒火,扯了扯嘴皮,“我不与你一般见识,我今日是想来跟你们说,既然走到这份上了,再住同一屋檐下也没意思,不如就分家了吧。”

    “分家这事儿轮不到咱们女人做主。”许氏皱眉道。

    “这也是我们四爷的意思,一会儿他就找几位爷去说了,咱们也该合算合算,这家该怎么分?”吴氏扭着腰坐了回去,“这些年来吃闲饭的不少,做事是谁大家心里有数,该怎么分可不能没个公平的理儿。”

    陈氏轻蔑地笑了一声,“母鸡司晨!”

    关于分家的事儿,微月就不发表意见,毕竟不同房头,不过这吴氏确实也逾矩了,别说父母在不分家的道理,就是真要分家,也轮不到她来开这个口。

    “老夫人还健在,这时候不宜说分家。”许氏温声地劝道。

    “她如今和死有什么区别?你有大量还尊她是老夫人,我没那量度,若不是她,我们会生不了孩子吗?”吴氏尖声道。

    许氏默然无语。

    “这家虽说现在还是九爷在当着,哪天指不定又换人了,还是赶紧把九夫人叫回来把这事儿商量了吧。”吴氏道。

    “既是你提了头,自然由你去说。”陈氏道。

    “我们四爷又不是排大的,要论起来,还是得大爷去说吧……”吴氏冷笑着,突然就见到方亦承大步走了进来。

    吴氏脸色就变得铁青起来,她昨晚和方亦承还吵了一架,就是为了分家,方亦承不答应,他的意思是要等邱氏过去了才分家,她可等不了,所以才趁着微月在这里,把话说狠了,到时候不分也得分。

    谁知道明天这当家是不是就换了方十一,她有胆量跟方亦浔叫板,可没那胆气跟方十一争辩。

    方亦承大步走了进来,话也不说地扯起吴氏,“跟我回去。”

    “回去作甚,今天就把话在这里说清楚了。”吴氏叫道。

    方亦承一把掌招呼了过去,怒声喝道,“说清楚什么?你是嫌我面子还丢没够是不?分家是你能多话的?记着自己的身份,家里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嘴。”

    吴氏心里委屈,被方亦承当众打了脸,哇一声大哭起来。

    “走!”方亦承也不理她,扯着她的胳膊就出了大厅。

    微月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地看着方亦承夫妇的背影。

    陈氏哈了一声,拍拍手也要离开了,“没戏看了。”

    闹剧散了,微月也跟许氏告辞,看来这个家还乱着呢,方亦承夫妇不会安份,叶氏虽然回了娘子,但也只是想让方亦浔服软,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微月一阵感叹,幸好方汉玉没打算回这个大宅,就自成一个房头在白云山那边,和邱氏这边是隔开的。

    回去的路上,茂官就跟微月说起想带弟妹到荔枝湾的事儿来,微月笑着答应了。

    方十一第一天重新接管了同和行,便使人给李寺尧送了大礼,至于李寺尧接下来要做什么,他们也说不准,只能看这个李寺尧到底会不会考虑到朝廷的利益,和他自己的利益。

    如果连自身利益都不想要的人,再多的口水和贿赂都是没用的。

    除了给李寺尧送礼,方十一整天都在夷馆里和洋人磨着,就是为了赔他们茶叶的事情。

    没几天,整个十三行都知道方十一重回同和行的事情,也知道他还是方家的嫡子长孙,作为新生势力的其他三家商行都同时抱着观望的态度看着方十一究竟能不能让同和行起死回生。

    唯有潘家的泰兴行,已经雷厉风行地进行一些打击的行动了。

    别人不知道方十一的能耐,和方十一打了数年暗战的潘世昌怎么会不清楚,他是绝不容许这个笑面狐狸重新在广州站稳脚的。

    ————————

    感谢噬魂之月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oo醉☆失意打赏100起点币的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