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八十二章 报应
    方邱氏回到家里之后,将方亦浔几兄弟发作了一遍,还尖酸刻薄骂了几个媳妇,被叶氏冷言冷语刺了几句,当晚就倒下起不来了。

    找了大夫来,说是气血攻心,又中风了。

    针灸了一个时辰才幽幽睁开双眼,却再也动不了,连说话也不清楚,一开口就流口水。

    叶氏随便点了两个丫环照料她,回到屋里之后,听方亦浔说起今日在祠堂的事情,也生气他竟然这么轻易就妥协了,还答应把同和行给了方十一。

    方亦浔心烦气躁,不耐烦地和她吵了两句,第二天,叶氏就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这边方宅是一片混乱,而另外一边却是其乐融融。

    为了庆贺方汉玉能够认祖归宗,微月特意让人准备了两桌宴席,也正巧去了外地的章嘉回来,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围起来吃饭。

    另外一桌则是赏了家里一些体面的丫环。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这么麻烦。”方汉玉坐在正位上,淡笑看着儿孙。

    微月笑道,“对老爷来说不是大事,对咱们可都是喜事。”

    “也不过是个名义。”方汉玉道。

    “这也是媳妇的一片心意,你还嫌弃。”方老夫人嗔怪看着他。

    方汉玉没好气道,“我这不是嫌弃。”

    “好了好了,再说下去,菜都要凉了。”方老夫人笑着道。

    “吃饭吃饭,饿饿……”桐桐拉着章嘉的手,可怜巴巴地看着方汉玉。

    这小女娃很高兴章嘉回来,一直拉着他的手不放,还非要和他坐在一起。

    方汉玉失笑看着最疼爱的小孙女,“那就吃饭,吃饭。”

    章嘉宠溺地捏了捏桐桐的脸颊,“再吃下去就要变小肥猪了。”

    桐桐嘟着小嘴道,“桐桐才不是小肥猪。”

    “桐桐是最可爱的小肥猪。”瑞官笑嘻嘻地道,还讨好地看着妹妹。

    桐桐扁嘴瞪着二哥,“二哥最讨厌了。”

    瑞官委屈地看向微月,不明白怎么就被妹妹讨厌了。

    众人大笑出声。

    “娘,小舅舅欺负桐桐。”桐桐伸手要微月抱她。

    微月笑着道,“没关系,以后跟小舅母告状去。”

    章嘉俊脸泛起一丝红晕,“哪来的小舅母,不要乱说。”

    “这么说,这几年来你和诗意之间是没那个意思?看来诗意就是嫁给别人,你也不介意了。”微月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睨着他。

    这四年来,章嘉每次去普宁县都会与陈诗意小吵小闹一番,两个人好像吵出了默契和感情来,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章嘉明明喜欢人家,就是不愿意去提亲,而陈诗意也到了许婚的年纪,也还没许给别人。

    “她要嫁给谁?”章嘉一下紧张起来,目光炯炯地看着微月。

    老夫人配合微月,惊讶地道,“你紧张什么呢,诗意可是年纪不小了,再不成亲都要成了老姑婆了。”

    章嘉着急叫道,“她才十八岁!怎么就成了老姑婆。”

    微月掩嘴轻笑,“你若是不想她嫁给别人,还不赶紧把她抓得紧紧的。”

    “你们耍我的!”章嘉一怔,随即恍然大悟,没好气地瞪着微月。

    “来来,吃饭,你姐姐是开玩笑,可你年纪也不小了,难道还真不成亲啊,若是自己不敢去提亲的,我们替你去说。”方十一拍了拍章嘉的肩膀,忍着笑劝道。

    章嘉什么也不说,埋头吃饭。其实并不是他不喜欢陈诗意,他是喜欢的,虽然和她经常吵嘴,但他身份有些尴尬,不想认索绰罗家的那些人,那他就是一个孤儿,陈家愿意将陈诗意嫁给他吗?

    而且,他也不知道那女人的心意,要是她不喜欢他呢?

    微月看着章嘉的神色,之前敲打了几次,都因为他忙着隆福行没有真的去行动,如今却是不能拖了,明日就立刻使人去陈家一趟。

    唔,还得先和章嘉问个清楚,这家伙到底在顾忌什么。

    一顿饭热热闹闹地吃完了,章嘉被三个孩子簇拥着到外面的花园去放烟火,瑞官喝桐桐还左一句小舅母,又一句诗意姐姐地喊着,问陈诗意什么时候也到广州来陪他们玩。

    真是难得看到章嘉害羞不知所措的样子。

    隔日清早,方十一去了同和行,微月得知方邱氏再度中风,如今是卧床不起,便带着茂官一起去看望她了。

    瑞官和桐桐还小,微月没有带着他们一起去。

    接待她的是陈氏和吴许氏,波*折折了这么些年,她们到底还是妯娌,虽然是隔了一层,但也是亲戚。

    陈氏对待微月的态度不冷不热的,她脸上的肌肤有些松弛,双目眼袋很深,鱼尾纹也爬上了眼角,可见这些年过得并不十分舒心,才三十的女人,却像四十几岁的模样。

    许氏还是清淡的态度,对微月笑得很真诚,“没想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变,同和行有十一爷,必定能度过难关。”

    “那也要五爷和九爷帮忙。”微月自然地挽住许氏的手,心中却疑虑,怎么没有见到吴氏和叶氏呢?

    陈氏有些嫉妒地看着微月依旧绝美的脸庞和绰约的身姿,“我就不去那边了,五夫人你就招待客人吧。”说着,没等微月反应过来,已经带着丫环离开大厅了。

    “我们去正房吧,这些年来,她就是那个样子,看谁都不顺眼,也就怕叶氏。”因为叶氏管着家里,不小心伺候着哪里有丰厚的月例。

    “那九夫人呢?”微月问道。

    茂官挺直了腰板,像个小大人一样走在她们身后。

    “早上带着孩子回了娘家,知道是九爷同意了把同和行给十一爷,就怕以后这家里的位置也没了。”许氏低声道。

    “……老夫人病了,也不用在床前待疾?”这说出去,叶氏被指不孝公婆,这罪名可是不轻的。

    “她放不下架子。”许氏无奈笑了笑。

    “怎么?是赌气回了娘家的?”微月问道,小小地八卦了一下。

    许氏笑了笑,“一时想不开而已。”

    已经来到了上房,屋外的台阶有两个丫环坐着在乘凉,见到许是她们走来,慢悠悠地起身,懒懒地行了一礼,眼神都直直地打量着微月。

    微月轻蹙眉心,怎么连丫环都这么没规矩?

    “你们怎么在外面了?不用在里面服侍老夫人吗?”许氏已经不悦地问道。

    其中一个丫环撇了撇嘴回道,“老夫人也是躺着不动,又不能见风,奴婢们也只是出来透透气而已。”

    “这还有理了?你们夫人就教你们这样服侍老夫人的?”许氏沉声问道,她和邱氏虽然不亲热,但却读了几年的书,知道孝义之重。

    两个丫环想也没想就回道,“怎么教是我们夫人的事儿,犯不着五夫人您担什么心。”

    “就是,你也管不着我们。”

    许氏冷冷笑了,厉声问道,“原来你们夫人就是这点孝心?九夫人向来孝顺,岂会教出你们这种没规矩的奴婢,休要污了你们主子的名声,若是别人以为你们主子是不孝公婆的,这罪名是不是你们能担下的?”

    两个丫环自知说错了话,脸色吓得铁青。

    许氏哼了一声,挽着微月径自走近了上房内屋。

    “你们两个不要命的小蹄子,在十一夫人面前也敢这么放肆,还想不想在这家里当差的?”一个比较年迈的洒扫婆子在微月她们进了屋里之后,立刻就来到那两个丫环身边,低声冷笑着。

    “什么十一夫人?”其中一个丫环傻愣愣地问。

    “连家里如今谁是主子都不知道,你们还敢嚣张,刚刚五夫人身边那位,是当年方家的少奶奶,十一少的续弦,要论手段,你们主子哪里能比得上,如今十一爷重返广州,又成了同和行的东家,啧啧,这方家可又要变天了。”那婆子嘿嘿地笑着,还好她有个姐妹九夫人院里做事,早上悄悄跟她说的这还没公开的消息。

    两个丫环已经被吓得脸色灰白如死。

    以前微月并不经常到上房来,但也知道上房该是如何宽敞奢侈的。

    方邱氏的屋里再一次一夜之间发生了变化,明明是夏天,却有一股难闻的潮气。

    看着躺在床榻上方邱氏,微月发现自己竟然一点怜悯同情都没有,想起方邱氏所做过的那些恶毒的事情,只有一阵的解气。

    “茂官,去跟你叔婆请个安。”微月低声吩咐茂官,对方邱氏没怨怼是一回事,她可没想去跪拜请安。

    茂官听话地走到床边,看着曾经自己该喊祖母的邱氏,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茂官给叔婆请安。”

    方邱氏的眼珠子动了动,喉咙里发出咕咕的声音。

    微月就站在茂官身后,“茂官,叔婆让你起身了。”说着,她微笑看向方邱氏,“叔婆,我们又见面了。”

    方邱氏眼底迸发出浓烈的恨意,喉咙里的声音越加激动。

    “多谢叔婆关心,这些年来,我们都过得很好,如今茂官也不是一人,还有一弟一妹,今儿没带来,下次一定带他们来给您请安。”微月低眸凝视着方邱氏,声音很柔很轻,“……叔婆这些年来似乎过得不是太好,就不知您心底会不会有些许的悔意。”

    许氏站得比较远,听不清微月在老夫人耳边说什么,但见着老夫人越来越激动的样子,心里有些担忧。

    方邱氏手指颤动得厉害,如果她能动,肯定会扑上去撕了微月。

    微月弯腰替她掖了掖被角,声音低得连茂官都听不见,“如果你当初没暗中帮着潘微华毒害几个庶子不能生育,您今日就不是这样的下场了。”

    方邱氏的眼神几乎要吞了微月,无奈连手指也动不了。

    微月笑得绚烂,不好再说下去,免得将她气死了,那她的罪名就重了,于是声音一提,“叔婆要休息了,那我们就不打搅。”

    ————————

    感谢和两位童鞋打赏的玫瑰~~~

    感谢书友081011112911088投出1张粉红票。

    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句话,笑得我泪奔,“祝天下所有情侣都是失散多年的亲生兄妹”

    不知道哪个光棍想出来的,太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