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八十一章 归宗
    好像在一夜之间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方邱氏的屋里宽敞明亮,窗帘摆设都焕然一新,连丫环也添了好几个,掐金丝八宝吉祥香炉轻烟袅袅地散发出淡淡的果香味。

    可也遮盖不了长年累积的药味和潮湿味。

    方十一走进来的时候,竟觉得对这里充满了陌生和疏离感,小时候他也在这里住了几年时间的……是在八岁的时候,养父才让他搬出去,有了自己独立的院子。

    他看着由两个丫环搀扶着歪坐在软榻上的邱氏,嘴角弯起淡淡的笑容,“老夫人。”

    方邱氏本来浑浊不清的眸子在看到方十一的时候,立刻闪过一抹精锐的光芒,笑容也透着冷然,“我的好儿子,你可总算来了。”

    “老夫人这些年身子可好?”方十一低声问着,不会再叫邱氏一声母亲了。

    “让你失望了,还死不了。”方邱氏冷哼道。

    “老夫人折煞我了,我是愿您长命百岁,身体健康的。”方十一含笑道,语气很真诚。

    “你若真有这份孝心,今日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方邱氏盯视着他,自己当初怎么会以为能够将这个人好好地掌握在自己手里,从来就没能控制他……

    “今日我来,也只是希望能够为同和行出一份力。”方十一道。

    方邱氏闻言,将旁边的丫环正好递到眼前茶盅挥了出去,冒着轻烟的茶水洒落在猩红色的地毯上,“出一份力?我就知道你没有放弃同和行,怎么,想来抢了?也不问问自己,凭什么来跟方家抢家业,就算如今我们落魄了,烂船也有三千钉,岂是你随便就能说插手就插手的。”

    “我若真要这份家业,那也是光明正大地要,老夫人这么些年所作所为,若是泉下的老天爷知晓了,也不知什么想法,如今你已年迈,为何还不收手?非要方家鸡犬不宁?”方十一低眸看着地上的茶叶,嘲讽地微笑着。

    方邱氏将身边服侍的丫环都打发下去,一阵衣裾窸窣声之后,屋里寂静得落针可闻。

    “你不就是想要同和行,我给你。”方邱氏盯着方十一道。

    方十一不置可否,只是漠然看着她。

    “只要你别再插手方家的事情,我自然会想办法把同和行转让给你。”方邱氏道。

    方十一发出一声轻笑,“老夫人到底还是不愿放开方家的一切,你的意思,也就是希望我不要回到方家,不要让我父亲认祖归宗罢了。”

    “就算不认祖归宗,你们也没有损失。”方邱氏回道。

    “你要九哥过到你名下,也只是想要他们兄弟几人不和,你可以渔翁得利,如果他们不和,对方家而言并无好处,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方十一淡声问着,有些原则方邱氏这种人是不懂的,对于能不能回到方家,方十一并不在乎。

    但这件事对于方汉玉却是不同的。

    方邱氏脸色微变,冷冷地瞪着方十一,“我就是要他们不和又怎样?”

    “你以为他们不和了,就会争相来巴结你?老夫人,你太小看他们了。”方十一道。

    “我当初真不该养你。”方邱氏咬牙切齿地瞪着他,再一次后悔将方十一养在身边,让方汉德将他培育成可以跟自己对抗的人。

    “就算当初不是你,我想,老太爷也会将我带在身边的。”方十一笑着道,“老夫人,您老了,还是好好颐养天年吧,别再插手年轻一辈的事情。”

    “那就试试!”方邱氏哼道,只有控制了方亦浔,她才能控制整个方家,这一次,绝对不能让方十一破坏了,“你想认祖归宗,也得看我答不答应,若我死口不认,就是长得再相似又怎样?”

    “你不答应没关系,老太爷承认了就可以。”方十一笑道,看来养父当初是有先见之明,才会写了那封信给父亲吧。

    方邱氏脸色突变。

    “不打搅您休息了。”方十一已经作揖告辞。

    方邱氏心火直攻了上来,差点就眼前一黑背了过去,幸好还是忍住了,她立刻就喊了丫环进来,“去把九爷给我叫来。”

    将方亦浔叫了过来,为的自然是过到她名下的事情,可经过方十一今日这么一出,方亦浔好像想通什么,竟然也不如之前的那般急迫想要请族长过来。

    方邱氏大怒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差点再一次中风。

    叶氏也劝了方亦浔,“……不过到她名下,你就永远是庶子,在那些嫡出的面前永远矮了一截。”

    方亦浔沉默不语,兀自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你到底有没听到我说话?就算其他人不同意又怎样?若是换了他们,他们又怎么会是这个脸色,只不过是嫉妒你罢了。”

    嫉妒?方亦浔心中一惊,自己何尝不是在嫉妒方十一。

    就是因为嫉妒,才不肯放手……才不顾兄弟情义。

    “你下去吧,我想安静一下。”他回头看着叶氏殷切的目光,避开她的视线,低声道。

    叶氏咬了咬唇,心中不悦地转身而去。

    当日,方十一和方汉玉就去找了方氏族长,见了族里几位德高望重的大家。

    “真是一模一样,可当年怎么都没记在族谱上?”已经满头银丝的族长精神依旧矍铄,睁大眼正仔细打量着方汉玉,真的跟长房的汉德长得是一样。

    方十一将方汉玉的身世详细说了一遍,“……其实是血脉相连,只是当年老祖宗误信了他人,才导致骨肉相离,若是我父亲克了方家,那作为他的儿子,岂不是对方家也无利,但这些年来同和行如何,族长和几位叔伯心中也是有数的。”

    “神怪煞星之说确实也不能尽信。”族长点头道,他其实看中的是方十一曾经带给方家的风光和荣华,他相信如果方家要重新在广州夺回名声,就只能靠这位被赶出方家的十一少。

    “族长真是深明大义。”方十一笑道。

    “但这事儿得请长房的嫂子来做主,毕竟你们是一房的,说不定她知道有这个小叔的存在。”族长又道。

    “这是应该的。”方汉玉说得风轻云淡,既然已经找了方家的族长,自然就不怕会有任何波折阻挡他们父子想要办的事情。

    于是,便派人去请了方邱氏到祠堂来。

    方邱氏在方亦浔和方亦茗的搀扶下走了进来,目光触及方汉玉,脸色微微一变,惊愕地站在原地,听说长得相似是一回事,但亲眼所见,仍难以控制心中的震惊。

    “父亲……”方亦茗也惊呼出声,但立刻想起父亲早已仙游,连忙住了口,视线落在表情清冷的方十一身上。

    “方老夫人,别来无恙。”方汉玉和方十一如出一辙的漠然眸光看向邱氏。

    方邱氏冷冷哼了一声,“我不认识你。”

    “当年你从我手里接过榆庭,怎么就不认识了?”方汉玉笑了笑,充满讽刺。

    “当年我若真的见过你,又怎么不会对你的身份起疑,族长,看来是有人故意浑水摸鱼啊。”方邱氏对族长道。

    族长听着一愣,好像也有理,可为了同和行……能够让方十一再成为方家子孙,那是最好了。

    “原来是老夫人贵人多忘事,那也无妨,族长,我这里有兄弟十几年前的书信,您看过便知。”方汉玉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族长。

    “信件可以假造,族长……”方邱氏拉着方亦浔的手臂想要站起来。

    族长已经认真地看起信件来,根本没有理会方邱氏,其实他心中想的是,就算没有什么确凿的证据,他也是会让方汉玉认祖归宗的。

    “吾兄亲鉴,你我兄弟本是同根血脉,无奈命运玩笑,令尔自幼流离在外,母亲每每说起,泪湿衣襟,……得知兄曾来寻弟,贱内愚昧夺子,弟无颜见尔,兄且放心,弟必将榆庭抚养成人,继承方家家主,将兄之一切还其身上……”

    族长每念出一句话,方邱氏脸上的青气就加深一分,脑门儿一阵一阵的抽痛,好你个方汉德!竟然早就知道方十一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还对他那么好,也没对她露出什么疑心,根本就是想利用她保护方十一!

    原是想利用方十一控制方家,没想到反被方汉德利用了,这股气她怎么忍得下。

    方亦浔和方亦茗面面相觑,这么论起来,方十一比之前的身份更加理所当然地继承方家和同和行了,方汉玉才是长子……

    “既然他是不祥之人,被祖先赶出方家,就不能当是方家的人。”方邱氏叫道。

    “不详?何来不详?我既不克妻也不克子,儿子还是普宁县首富,我到底是有福之人还是不祥之人,你一个妇人如何评说?”方汉玉沉声反驳,眼底露出冷厉的光芒。

    方十一又创出了一个首富?方亦浔脸色闪过一抹复杂的神情,直直地看着他。

    族长脸上大喜,果然只有方十一能够解救同和行。

    “先祖母是被蒙蔽了,才会将嫡孙送了出去,也没说永远不认……”有位年长的大家低声开口,立刻就有不少人附议。

    族长也点都直道没错,“嫂子,这既是汉德的意思,我们也不好多说,明日正巧是个黄道吉日,就让汉玉认祖归宗吧。”

    “难道要我将方家白白送给他?”方邱氏尖锐地问。

    族长迟疑地看向方十一。

    “我只要同和行。”方十一道,他对如今只剩下老宅子的方家没什么兴趣。

    只是要一间就快倒闭的商行?就算如此,她也不会让他们如意,“要同和行可以,让你的儿子过继到我们房,养在我屋里。”

    “你想都别想,能不能认祖归宗也罢,同和行算个什么?若不是不愿见方家衰败,我们会跟你低头?你想要我的孙子,死了你这条心,就是改了姓不认祖宗,我也不会将孙子给你。”方汉玉闻言大怒,指着方邱氏厉声叫道。

    “如此,那就别想得到同和行。”方邱氏冷笑道。

    族长皱眉看着她,“嫂子,生意是男人的事情,您还是回内院含饴弄孙,剪花弄草什么的,就别插手了。”

    方亦茗也道,“母亲,十一比四哥更适合当同和行的东家……”

    “混账,你是什么东西,也敢来左右我的想法。”方邱氏一巴向方亦茗扫了过去。

    方亦茗紧握拳头,低头不语。

    方亦浔紧抿着唇看着方十一,又看向方邱氏,自己真的要为了微末可笑的嫉妒心和十一斗下去,真的要不顾兄弟情义,被这个女人利用吗?

    见方邱氏当众羞辱庶子,几位长辈都摇头不满地看着她。

    族长拍案而起,看到方十一和方汉玉略带讥讽的冷笑,立刻就喝道,“方家还不至于沦落到由一个女子来主事,嫂子,看来汉德的份上,我们几位作为祠堂的主事人也不追究当年的事情,你若是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们不留情面了。”

    方邱氏气得脸色青白,指着族长大口喘着气。

    “母亲,我们回去吧。”方亦浔扶着她,低声劝道。

    “你是不是也想劝我,要我便宜了这个野种?”方邱氏指着方十一对方亦浔叫道。

    方汉玉厉眼一瞪,“你说谁是野种?”

    “嫂子,十一是我们方家堂堂正正的嫡子嫡孙,何来野种只说,你别是因你自己无所出,才见不得别人一家团圆。”有人轻笑着讽刺道。

    这再说下去,恐怕就不是同和行的归属问题了,方亦茗和方亦浔半是劝说半是强迫地将方邱氏带出了祠堂,让丫环扶着她上了马车。

    方亦浔犹豫了一下,才返身走了回去,方亦茗担忧地跟了上去。

    “十一,同和行……就拜托你了。”方亦浔站到方十一面前,良久才说出这么一句。

    方十一笑了起来,“希望五哥和九哥仍然与我同心协力让同和行起死回生。”

    “一定!”方亦茗有些激动。

    方亦浔苦笑一声,但还是点头,“好!”

    外面夕阳西沉,明日又是新的一天。

    ——————————

    感谢投出1张粉红票。

    明天是情人节,提前祝有情人一生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