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八十章 嫡庶
    第二天,方亦浔将方家所有人都集中在大厅上,当众说出了要过到邱氏名下的事情。

    方亦承听了就冷笑道,“你有没这个形式还不都是一样,难道你如今就不是称她一声母亲?只不过族谱上改个字而已,至于吗?”

    小妾上不得方氏族谱,也就是将庶出改成嫡出,难道如此一来,就真的是邱氏生的?

    坐在方亦浔旁边的叶氏闻言就露出高高在上的微笑,“改了个字自然就不一样了,嫡出和庶出的差别……可大着呢。”

    方亦承脸色微沉,“男人说话,女子插什么嘴儿。”

    “哼,就你也有资格看不起女子?”叶氏讥笑反击。

    “你说什么?”方亦承怒声问道。

    方亦浔皱眉开口,“如果不这样做,族长还不知从哪一房找出嫡出的子孙来分薄我们的财产,四哥,你就这么希望同和行落入别人手中?”

    “谁有资格去抢同和行?那是咱们父亲的。”方亦承道。

    “老四说的有理儿,就是族长也没有强抢了别人财产的道理。”方亦儒捋着下巴的胡须,温声说着,本来风度翩翩的才子气质如今却显得有些落魄,无精打采的样子,身子也发福了,整个人都苍老了不少。

    “始终我们还是要奉方氏祠堂的祖先,我们都不是嫡出,同和行如今也……族长有权利插手我们的家事。”方亦茗是一种淡然的态度,他从来就不是喜欢出头和相争的人。

    “争也争不到咱们当家的位置,母亲又无所出,哪来的嫡子?别人的子孙还能强得过我们?”方亦承道。

    “别人的子孙自然强不过你们,可是方十一呢?”叶氏冷声问道,“你们都不知道吧,方十一的亲生父亲长得是和老太爷一模一样,如果他的亲生父亲和老天爷是孪生兄弟,四爷,你说说,你算什么?”

    方亦承瞬息变了脸,“不可能!如果那个什么方汉玉是父亲的兄弟,为何父亲以前也没提过?”

    “怎么就不可能?就是为了防止十一他后着,才要走到这一步。”方亦浔沉声道,心情是十分抑郁,骆姨娘已经不肯跟他说话了。

    方亦浔对骆姨娘向来十分有孝心,如今闹到这个地步,心里其实很难受。

    “如今咱们各院都是身份一样的,九爷何必来打破这种平衡。”陈氏在旁边凉凉地道。

    叶氏一个厉眼扫了过去,她立刻就噤声了,敢怒不敢言地撇了撇嘴。

    “这到底是谁的主意?族长同意了吗?”方亦承问。

    方亦浔面无表情地看着方亦承,他心里也清楚,方十一离开家里之后,他们几兄弟之所以能安然无事地相处到现在,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之间的身份都是一样的,即使他是家主,但和他们一样,都只是庶出的。

    他现在要改变这种平衡,他们自然是不同意。

    “我是不会同意的!”方亦儒出声道。

    “我也是,就算真的要有一名嫡出的,也该是长幼有序,老九,还轮不到你来说话。”方亦承道。

    叶氏冷笑出声,“难道你们就有资格了?”

    方亦浔身后还有叶氏在支持,叶氏好歹在广州也算豪门大族,叶氏又是叶家的嫡出二小姐。

    众人的态度一时僵持不下,大厅的气氛也有些紧张。

    “九爷,九夫人,外面来了一位客人,说是要来找各位爷的。”就在叶氏要发飙的时候,守门的丫环进来回话。

    “谁?”方亦浔问。

    “那位爷说也姓方。”丫环回道。

    方亦浔让丫环将客人领了进来,等那人出现在众人视线中,都露出了惊愕的神情来。

    是方十一……

    “你来做什么?”方亦承立刻就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指着方十一问道。

    方十一对那位带路的丫环淡淡浅笑,是个眼生的丫环,所以才会不认得他吧。

    “来者都是客,方爷,请坐。”方亦浔走过来拉下方亦承的手,微笑着道。

    “四爷何必如此,我也只是来与各位叙旧罢了。”方十一嘴角挑着淡淡的笑纹,看起来温润如水,眸光却仍显得清冷。

    “我们似乎没有什么旧可叙。”方亦承哼了一声。

    “怎么说都是兄弟一场……”方亦茗过来打圆场,将方亦承拉开。

    “谁与他是兄弟,别忘了,他早就不是我们方家的人。”方亦承甩开方亦茗的手,径自在太师椅坐了下来。

    方十一也不恼,只是含笑看着方亦浔,“看来你们似乎在商量大事。”

    “你今日上门,也不是只为叙旧。”方亦浔直视着方十一。

    “我要同和行!”方十一微笑,冷冷地道。

    方亦承立刻咋跳起来,“滚蛋!”

    方亦茗和方亦儒只是惊愕看着他。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方亦浔咬牙问道,本来敦厚木讷的脸庞露出阴狠的怒意。

    “除了我,你们谁能救同和行?”方十一慢慢地走到首位,看着熟悉的摆设,嘲讽的冷然笑意跃上眼底。

    看着方十一宽厚坚挺的背脊,方亦浔自小习惯的那种在他面前的自卑感立刻就从心底冒了出来。

    叶氏目光复杂地看着方十一,只有这样的男子才是她想嫁的……偏偏却被摆了一道,嫁给了方亦浔。

    “你也太把自己当个东西了,没有你,难道同和行就不行了?”方亦承额头青筋暴凸。

    方十一嘲讽地冷冷微笑,“难道如今同和行不是就快倒闭了?”

    “你……”方亦承一滞,找不到话辩驳。

    方十一全身散发出一种摄人的威严,长袍一甩,在首位坐了下来,“我不想和你们撕破脸,同和行是老太爷的心血,我不能让它就这样毁了。”

    “你以为同和行是你说想要就要的,你又不是我们方家的人。”方亦儒道。

    “我比你们更适合同和行,至于身份……”方十一似笑非笑地看向方亦浔,“谁说我不是方家的人?要论身份,你们也没得和我比,我只是希望,五哥和九哥仍旧能在同和行帮忙,一起将同和行起死回生。”

    方亦浔一震,方十一果然是方家的子孙!自己猜测的没错。

    “为何就没得比?只要我们九爷过到母亲名下,他也是嫡出的,就算你是方家的子孙又如何?谁承认了?又有什么证据?”叶氏立刻提高声音叫道,目光直直地盯着方十一。

    方十一只是淡淡笑着,其实今日他可以不来这里,但到底还是希望方亦茗和方亦浔能够继续留在同和行,他们不适合当领导者,但却熟知同和行的一切事务,能有他们继续帮着处理账务和进货的事情,他想要救同和行也就事半功倍了。

    至于方亦承,他已经不适合留在同和行了。

    叶氏给门外的丫环使了个眼色,那丫环悄然退了下去。

    这也算是为了养父,不想最后和这些曾经和他是兄弟的人成为世仇。

    “你们真以为老太爷当初将同和行交给我,没有预料到今天吗?”方十一轻笑着摇头,“嫡出庶出有何区别?难道变成嫡出的,你就能让同和行恢复以前的风光?你们忘记了,老太爷从来只交你们服从我。”

    “方亦霁,你别太自以为是。”方亦浔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声音有些不稳。

    方十一笑了笑,“难道我说错了?”

    “十一,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真有办法帮同和行度过这个难关吗?”方亦茗没有方亦承的求胜心结,也没有方亦浔的恋栈权势,他只想让同和行重新站起来。

    再说了,打心里他一直就认为十一比任何人更适合当同和行的当家。

    “自然是有办法。”方十一微笑道。

    方亦茗一喜,“可是那洋商只要上好的茶叶。”

    “那就给他茶叶!”方十一淡声道。

    方亦承和方亦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十一,你真的有办法?”已经习惯享受的方亦儒也动摇了,谁当同和行的东家,谁是当家,对他来说并无区别,只要能让他像以前那样挥霍享受就可以了。

    “你们只能相信我!”方十一幽黑的眸光闪动,毫无遮掩的自信和上位者的威严展露在他冷峻的脸上。

    方亦茗和方亦儒面面相觑,将视线投在方亦浔身上。

    “我就偏不相信,只有你能帮助同和行!”方亦承咬牙切齿地道,他宁愿将同和行交给族里其他人,也不会交到方十一手里。

    方十一微蹙剑眉。

    “方爷,你还是离开吧。”方亦浔开口,心中想着,只要他成了嫡出的,方十一就算找到族长那里去,也不能夺了他如今的地位。

    方十一心中暗叹,虽然明白今日不过是多此一举,到底还是有些失望,他今日来一是表明自己对同和行的决心,二是要阻止方亦浔过到方邱氏名下……

    只是不想养父的家散了而已。

    “方爷,老夫人请您到屋里说话。”方亦浔刚说完,就见到方邱氏屋里服侍的静娘踩着碎步走来,给各位主子行了礼之后,才对方十一道。

    方十一眼底闪过一丝凌厉,嘴角抿出淡淡的笑容。

    ——————————

    感谢乐唯雨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书友080925124742801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半日闲云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打赏99起点币的礼物~~

    谢谢姐妹们送的玫瑰花,哈哈哈,这个情人节我也不寂寞了。

    求各种票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