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局
    自从方亦承接手同和行之后,生意不仅没有盈利,反而一直亏损且,名声也一日不如一日。虽然同和行是方汉德办的,但荣誉却与方家族人同在的,且这同和行的收益和族人都是息息相关,方家的族长眼见同和行越来越不行,终于还是站了出来。

    这次方亦承不能让同和行度过难关,就必须让贤,给方家其他有才能的人成为同和行的东家。

    族长站出来做主的时候,方亦承和方亦浔同时都乱了阵脚,但却无法找到能供应茶叶的茶商,既是有银子,却买不到茶叶赔给洋商。

    可是究竟要谁来当同和行的东家,也是个需要仔细商榷的问题。

    就在方氏族长开始着手重新在各房子孙中重新选择同和行东家的期间,方家的几位爷也在各自为自己的前途作打算。

    “你要过到那女人名下?”宽敞明亮,摆设奢华的屋子里,一个打扮鲜艳华美的妇人脸色微微发白,声音有些变调地问着立在她面前的男子。

    那正是一身长衫的方亦浔。

    “没错,姨娘,这是为了大局着想。”方亦浔低声道。

    “什么大局?这关你去当那女人的儿子什么关系?你是我生的,是我的儿子。”骆姨娘精心妆点出来的美艳脸庞此时显得狰狞可怖,声音尖锐刺耳。

    方亦浔紧握着拳头,低头道,“只有过到母亲名下,我才能名正言顺坐稳如今的位置,姨娘,难道您不想保持现在的样子吗?”

    骆姨娘轻喘着气,脸色有些苍白,“难道你现在不是家主吗?谁还敢说你一句不是?”

    “但是我始终是庶子,如果再出现一个比我更适合做家主的人呢?”方亦浔大声反驳,他没有说出口的是,他的生母曾经还是个低微的舟女。

    “谁还能当家主?只有你生了两个儿子,大爷他们如何能和你争?那个女人是不是威胁你了?她还敢威胁你,当初若不是她故意放任潘微华,大爷他们还能中毒吗?”骆姨娘尖声道。

    “姨娘,这个我们并没有证据。”方亦浔沉声道。

    “还需要什么证据。”骆姨娘更加大声地尖叫,“她害死了我两个孩子,这么狠毒的女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你去问问路姨娘和岑姨娘,她们哪个的孩子不是没被她害过,我们三人当初是忍气吞声忍辱负重才能将你们几个保了下来,如今好不容易能摆脱她的控制,你竟然还想给她当儿子。”骆姨娘扯着方亦浔的衣襟,恨铁不成钢地大声说着。

    “姨娘,我这是逼不得已。”方亦浔为难看着骆姨娘,他是没办法,如果有嫡子的身份,远比现在更有资格防备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你要是去当她的儿子,才是逼我去死。”骆姨娘咬牙道。

    方亦浔一震,几欲落泪,“姨娘,难道您还想回到以前被看不起,听尽冷言冷语的日子?不是儿子想要让您伤心,是实在事出突然,十一他……他已经回来了。”

    “回来了又如何,他又不是方家的人了。”骆姨娘道。

    “姨娘,十一他找回了亲生父母,他父亲方汉玉和老太爷生得一模一样,说不定是方家流落在外的兄弟,再说如今族长和几位大家都想换了同和行的东家,如果被他们知道十一是方家的子孙,这里还有我们的位置吗?所以儿子才想拉拢母亲的。”方亦浔低声计较因果给骆姨娘听。

    “老太爷根本没有兄弟,我从来没听他提过。”骆姨娘摇头,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怀疑父亲当年是知道这个兄弟的存在的,否则不会将同和行交给十一,姨娘,不管如何,我都不能……不能什么都不争。”方亦浔哀求看着她。

    “不行!你若是去认了那女人,以后你也不必来见我了。”骆姨娘仍是不答应。

    “不认就不认,做生母的连儿子的前程都不管不顾了,只顾着自己的感受,难道就是对的了?”叶氏突然就闯了进来,听她话语,应是站在外面不短时间了。

    骆姨娘怒目瞪着她,“放肆,谁让你进来的?”

    叶氏从来就没将这个身份低微的骆姨娘放在眼里,听到她的话,也只是冷冷哼了一声,“九爷本来就是母亲的儿子,姨娘也只是姨娘,认不认到名下又如何呢?”

    “你来作甚?”方亦浔皱眉看着叶氏。

    “如今族长对我们已经忍耐不下,我再不帮你,谁还能帮你。”叶氏扬高下颚,矜贵高傲地看着骆姨娘。

    “就算不当家主,难道就不能在这个家里生存了?”骆姨娘道。

    方亦浔抿紧唇瓣,无声看着她。

    骆姨娘呜咽哭了出来,“随便你,随便你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来问我。”

    方亦浔几乎就要动摇了。

    “方十一已经去找了李寺尧,接下来想做什么,不必我明说,你也应该清楚,你若是甘心再屈人之下,那就继续保留你的妇人之仁吧。”叶氏丢下话便扬长离去。

    方亦浔闻言,心中的不安更甚了,方十一竟然找了李寺尧……他们之间还有旧怨来的,能让那么清傲的方十一放下架子,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他眼底突然迸发出锐利的光芒,深深看了骆姨娘一眼,毫不迟疑地踏出房门。

    骆姨娘大哭,将屋里所有摆设瓷器扫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响,屋外的丫环面面相觑。

    白云山方家宅子,书房。

    “……老九要过到邱氏名下?”方十一冷峻微蹙的剑眉,坚挺笔直的鼻梁,抿出一丝冷笑的唇瓣,漆黑如夜的眸子印着眼前低头躬身的男子。

    “明日就要到祠堂去过名了。”那人低声回道。

    方十一轻笑出声,略含讽刺,“你不是邱氏身边的人吗?怎么跑我这儿来告密了?”

    “良禽择木而栖,爷您才是小人该效力的。”男子讨好地道。

    “是么?”方十一淡笑着,这人是邱氏当年养在他身边的小厮,叫朱顺,一直默默无闻当他的马夫,是在他从京城回来,才查出他这么一号人物,想不到如今邱氏落魄了,他也随风转陀跟了方亦浔,如今却跑到他面前讨好来了。

    这样的小人……如何能重用?

    “小的愿意为方爷鞠躬尽瘁。”

    方十一只是对身边的多寿道,“带他下去领赏吧。”

    “方爷?”朱顺愕然看着方十一。

    方十一笑了笑道,“有需要的时候,自然会让你帮忙。”

    朱顺急忙答是,随着多寿离开书房。

    在书案后面想了许久,方十一才起身往老太爷的院子走去,父子俩又在屋里商量了半响,到了入夜的时候,才回了屋里。

    微月已经睡下了,只是因为天气闷热,有些睡不着罢了。

    方十一梳洗之后,在她旁边躺了下来,顺势将她搂进怀里,大手轻抚着她的背,“睡不着?”

    微月将衣襟稍微拉开一些,感觉比较凉快,头靠在方十一肩膀上,“和老爷谈什么呢?”

    方十一半眯的视线落在她山峦般的曲线上,思绪有些不集中,“……以前是她身边的人,后来投靠了方亦浔成了管事,如今是见着势力不如以前,就来跟我说那边的事情,和父亲商量了一下,明天我会亲自去一趟那边的。”

    “是打算去跟方亦承谈判了?”微月撑起身子,诧异看着方十一,不是说要先找族长的吗?

    “先看看他们的意思,找族长是最后一步。”方十一喉咙有些干涩起来,在她背后游移的手不知不觉已经来到她胸前。

    “就算方亦浔过到邱氏名下又如何呢?我们又不图他那个当家的位置。”如今那个外厉内荏的方家还有什么风光可言?

    他们也只想要同和行而已。

    “嗯……”方十一含糊应着,隔着薄薄的丝绸亵衣咬住她胸前的花蕊。

    微月低呼了一声,整个人跌落在他身上,“干什么呢,好好说话。”

    “你说,我在听。”方十一解开她的扣子,用力一扯,身上只剩下遮掩不住胸前风光的肚兜。

    身下的昂扬翘挺胀痛起来。

    “你去方家找方亦浔他们,还不是多此一举……唔,还不如直接去找族长,让他老人家出来做主,榆庭……”微月的呼吸也不紊了,娇/喘吟/哦声断续溢出唇边。

    微月只觉得脑海里胀胀的,都忘记自己想要说什么跟问什么了。

    方十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急迫地吻住她的唇,灵巧滑入她嘴里,勾着她的舌与他缠/绵,两只手也没有闲着,快速熟悉地将她的衣裳全都退去,握着她胸前的柔软,用力地按捏出各种形状。

    快感从顶端冲到了四肢百骸,微月呻了出来。

    他滚烫湿润的唇含/住她如珍珠般的耳珠子,沿着她纤细的脖子,在她光滑白皙的背上留下艳红的痕迹。

    微月无力地任由她转过身子,趴在大红色的绣花床单上,衬得她如玉的肌肤更加莹润光泽。

    方十一粗重的呼吸打在她的后颈上,把旁边的被子抓过垫在她身下,拉开她修长充满弹性的双腿。

    “微月……”他紧贴在她耳后的肌肤,哑声叫着她,然后轻柔地滑进她紧致温暖的身体里。

    ——————————

    感谢投了3张评价票,投了1张评价票。

    感谢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书友起点币的礼物,丫丫起点币的礼物,絳珠小草打赏999起点币的礼物。

    首页有个清穿专题的活动,能赢起点币的,大家踊跃地参加吧~o(n_n)o~

    好友的新书:

    书名:御佛

    作者:o滴神

    简介:孽火红莲,御佛成魔

    其实这章还没七点就发了,被河蟹了,现在重新试试能不能发得出去……囧啊,第一次被和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