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七十七章 会谈
    书房里,风尘仆仆的福掌柜站在方十一面前,听着旁边一个管事打扮的年轻男子将这几天同和行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福掌柜马上就道,“看来是有人故意截了福建那边的茶商,不将茶叶卖给同和行。”

    方十一靠着太师椅,幽黑的眸光闪动着,“是潘世昌……他这一次是打算将同和行连根拔起了。”

    “咱们普宁县那边还有两仓库的上好茶叶,爷是不是打算……”福掌柜低声询问。

    “不急。”方十一抬手,“让他们先急着,不逼他们到最后一刻,都不要轻易出手。”

    “那粤海关那边的,可要开始打点了?”福掌柜问。

    “安顿下来,粤海关那边也就只是一个人的问题。”只要能和李寺尧讲通了,一切就好办了。

    福掌柜答了一声是。

    第二天,李武坤就使人过来传话,要方十一明日到他府上赴宴。

    看样子是李寺尧愿意见自己了。

    方十一立刻就让福掌柜去准备明日见李寺尧的一切事宜了,在李武坤派来的小厮刚走出大门的时候,方亦浔的马车也停在门前。

    他自是认得那从大宅门出来的小厮是李武坤府上的人,不知为何,他心中的疑虑和不安更甚了。

    方十一在书房见了方亦浔,两兄弟见面,已经缺少了那种兄弟之情,除了客气寒暄,就是勉强维持笑容。

    当初方十一深陷囫囵的时候,他们方家没有伸出援手,这个心结就已经种下了。

    “……回来了怎么不使人来说一声,我们几兄弟好为你接风洗尘。”方亦浔努力想要找回以前的那种熟络。

    “怎好麻烦你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方十一淡笑道。

    “这次回来,是不走了吧。”方亦浔干笑几声。

    “毕竟广州才是根之所在。”方十一道。

    方亦浔深深看了方十一一眼,幽幽地叹道,“十一,你这次回来,可是有什么打算?”

    “何以这样问?”方十一淡淡地问。

    “方才我进来的时候,见到监督大人家里的人,看来你回来不到几天,却做了许多的事情。”这语气多了几分的惶恐和试探。

    方十一目光冷峻地看向方亦浔,看来这个成了方家家主的老九也不是没有改变的,是在怕他对付同和行吗?

    “听说同和行有些麻烦了?”方十一挑眉看着他,答非所问。

    方亦浔露出一个晦涩的笑容,“父亲将同和行交给你,不是没有原因的。”

    “需要帮忙吗?”方十一问道。

    方亦浔猛地瞠大眼看向方十一,随即目光又黯了下来,四哥断是不会接受十一的帮忙的,不是没有劝过他不要当同和行的东家,但四哥却认为就算没了十一少,他同样能让同和行发扬光大。

    事实却并非如四哥想象的那么乐观。

    可离开十三行那么多年的方十一又能帮到同和行什么?难道还真能替他们找一船上好的茶叶不成?

    他们都认为离开了方家的方十一不可能有什么发展,自然也没想过他会在这几年期间成为茶商,所以方亦浔摇头道,“我们会自己想办法的。”

    方十一挑了挑眉,笑着不语。

    方亦浔一时之间却找不到什么话说,只好问起了茂官几个孩子的近况。

    “爷,老太爷的马车到了。”宝信敲门走了进来,低声对方十一道,也终于让这场尴尬的兄弟相聚结束了。

    “我这就出去。”方十一道。

    方亦浔却有些疑惑,什么老太爷?好像有听说过十一认了普宁县的知县大人为父母,他只当是别人胡说八道,该不是真的吧?

    “既然你有要事忙,我就不打搅了。”他还是站起来告辞。

    方十一和他并肩走出书房,是送他出来,也是想到门外去接方汉玉。

    大宅门的台阶上,站着一个身形宽厚的男子,穿着朴素的灰色长衫,负着手观望着远处的山景。

    “父亲。”方十一低声叫道。

    方亦浔愕然看了过去,待那个人慢慢转过身的时候,眼底充满了惊愕,不禁也怪叫了一声,“父亲……”

    方汉玉锐利的视线扫向方亦浔,继而才看向方十一,“赶了一夜,才提前一天到广州。”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他看起来和父亲那么相似?”方亦浔脸色发白地看着方十一,声音有些沙哑。

    “这是方家的九爷,如今的家主。”方十一只是淡声跟方汉玉介绍着方亦浔。

    方汉玉冷冷望向方亦浔,重重哼了一声。

    “九爷,这是我的亲生父亲。”方十一又介绍道。

    亲生……父亲?方亦浔咽了一口唾沫,脑海里似乎有什么就快想通了,可是心里却乱糟糟的,只有一阵莫名的恐慌。

    “老太爷回来了。”一声清脆的笑声从垂花门那边传来,微月扶着老夫人的手笑意盈盈地走了过来。

    方亦浔回头又是一怔,看着微月依旧胜似桃花娇艳的脸庞有些出神。

    “九爷也在啊。”微月见到方亦浔有些惊讶,但很快扬起客气的笑容。

    方老夫人对方亦浔淡淡点头作礼,才迎向方汉玉,“老太爷也累了,不如就先回屋里休息。”

    “嗯。”方汉玉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和那边的人起什么冲突,虽然觉得眼前这看起来一点气势都没有的九爷哪里比得上自己的儿子,家主这位置也亏他能坐得稳。

    方亦浔瞪着方汉玉的背影发了一下的呆,猛地回头抓住方十一的衣襟,“他是谁?他是谁?”

    “不是说了吗?是我的亲生父亲。”方十一也不推开他,似笑非笑地道。

    “他……他就是那个知县?”方亦浔嘶哑地问。

    “没错。”方十一点头。

    “这世上……真有如此相似的人?”方亦浔颓丧地松开手,喃喃自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人长得和父亲那么相似,难道他会觉得方十一怎么可能不是父亲的儿子。

    “世上的事情无奇不有,怎么会没有长得相似的人呢?”微月站在方十一身后,浅笑嫣然地看着方亦浔。

    “我失态了。”方亦浔低下头,匆匆丢下一句话,快步走向马车。

    方十一回头对微月温柔笑着,两人一起回了内院。

    等方汉玉休憩之后,微月才带着三个孩子过来请安。

    桐桐和瑞官一左一右地跟祖父撒娇着,茂官恭敬地站在一旁,方汉玉一边应付两个调皮猴,还一边问着茂官的功课,听说还没找到合适的先生时,便决定先由自己以后负责茂官的功课。

    “我也要跟着大哥一起学习功课。”瑞官拉住方汉玉的手叫道。

    方汉玉笑着直点头,“好,好。”

    茂官惊喜地望向微月,没想到祖父会这么重视自己。

    微月对他轻轻颌首,看来方汉玉是真的打算致仕,然后再家里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了。

    晚上,方汉玉父子在书房商量事情,几乎到了深夜,两人才各自回了屋里。

    第二天,方十一便带着福掌柜到李武坤府上了。

    穿着上好苏杭绸缎便服的李寺尧面无表情坐在太师椅上,冷眼看着方十一从门外走进来,当年被他和翁岩联手摆了一道的耻辱仍深刻记在脑海里,所以要他对方十一有好脸色那自然是不可能。

    李武坤瞧瞧打量着李寺尧,深怕这位大佬连他也一起记上了。

    “草民拜见总督大人。”方十一笑容谦和地行礼,将四年前被李寺尧诬陷毒打的羞辱强压在心底,他从不将心里的仇怨表露出来,所相信的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李寺尧半眯着双眸,目光含着寒光淡淡地打量着方十一,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方十一弯腰行礼的样子。

    方十一也不急,保持着一个姿势,任由李寺尧打量着。

    良久,李寺尧才哼了一声,“坐下吧。”

    方十一嘴角扬起淡淡的笑意,在李寺尧下首位坐了下来,“多谢李大人。”

    “咱们还没到能套交情的关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李寺尧一眼也没看方十一,冷声说道,“若是想在十三行申办开商行,就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别到时候灰溜溜又离开广州。”

    方十一只是低声分析现在十三行的情况,“同和行不如以前,上缴朝廷的税收也更是锐减,潘家和叶家,卢家和伍家虽然成为四大家族,但远远比不上以前的方家,新的商行越来越多,粤海关能收到的税赋却越来越少,那是因为洋人的生意都被分散了,且大部分的行商都没法独自承担那些大轮船的生意……”

    “朝廷在这次茶叶的事情上对同和行网开一面,难道不是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洋商太分散不好管理,如果能有固定一个行商能供洋商货物,那岂不是对谁都好?同和行有几十年的名声,在洋人圈子里更是颇具影响,新的商行如何能比?”

    “大人这几年来力捧卢家和叶家,不也是为了这个原因吗?”方十一说完,淡笑望着李寺尧,眸光坚定且自信。

    李寺尧目光如炬地瞪着方十一。

    感谢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