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七十五章 保护
    叶氏冷笑睨了梁氏一眼,“这银子本该就归还我们方家,连当事人都这么识相,不相干的闲杂人等就别多管闲事了。”

    梁氏气结瞪着叶氏。

    叶氏得意笑着扬长而去。

    “你究竟跟茂官说了什么?”梁氏手指微月,愤怒地厉声问道。

    微月无辜地摊开手,“还能说什么?”

    “你到底在茂官面前怎么编排他**的?你以为间隔了他们母子的感情,他就能与你亲了?血浓于水,你再怎么欺骗他一个小孩子也是没用的!”梁氏直直盯着微月,一字一句地说着。

    茂官只是沉默地走到微月身边,英俊的脸庞透着一股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看着梁氏。

    “茂官,你先回屋里去。”微月柔声对茂官道。

    “为什么要支开茂官?是怕他知道你的卑鄙手段吗?”梁氏拉住茂官,尖声问着微月。

    微月冷笑看着梁氏,“潘夫人这话真教人莫名其妙,我编排什么了?间隔谁和谁的感情了?我还需要欺骗自己的儿子了?”

    梁氏冷哼,“你扪心自问,可真的将茂官当自己的儿子了?”

    “这话你有什么资格来问我?”微月不客气地反驳,“这些年来,你们潘家又如何对待茂官的?关心过吗?来看望过吗?”

    梁氏两腮气得轻抖,“我怎么知道你们去了何处,就是要关心茂官,也要找得到才是。”

    “这理由未免也太牵强了。”微月看到茂官发白的脸色,将心中的不悦强压了下来。

    “外祖母!”茂官出声叫道,“娘没有编排母亲的不是,母亲做过什么,我心里是明白的。”

    “你叫她什么?你怎么能叫这个贱女人为娘?她不过是一个卑贱小妾的女儿,有什么资格当你母亲啊?”梁氏听到茂官对微月的称呼,像被踩到尾巴的猫立刻尖叫出声,心中尽是对死去女儿的心疼,好不容易生下来的儿子竟然叫了别人的女人为娘。

    茂官好看的眉毛拧了起来,脸上出现了急色,“外祖母,你不能这样说我娘!”

    瞪着护在微月身边的外孙,梁氏气得说不出话来。

    “茂官,你难道想忘恩负义么?你忘了你母亲了?”梁氏咬牙问道。

    “外祖母,我不曾忘记我母亲,但娘对我同样重要,娘对我视如己出,亦是我父亲明媒正娶入门的,她若没资格当我娘亲,那谁人有资格?”茂官还显得有些稚嫩的脸庞发出凛凛的正气,正勇敢地张开幼小脆弱的翅膀维护自己的亲人。

    微月眼眶发热,既感动又好笑地看着这个一开始跟自己很不对盘的臭小子。

    梁氏既爱又怨地看着茂官,才发觉眼前这个半大的少年已经不是那个任由别人摆布的孩子,她瞪向微月,“你到底对他施了什么妖术?”

    微月冷笑睨着她,“我为何要对自己的儿子施妖术?”

    “我撕烂你这个贱人的嘴!”梁氏尖声叫道,矜持高贵的形象顿时维持不下去,张开双手就要扑上来。

    微月立刻将茂官拉到自己身后,小银和凡红站到微月面前。

    门外却突然传来一声怒喝,“这是在干什么?”

    熟悉的声音止住了梁氏的脚步,她惊愕地转头看了过去,对上方十一那双清冷森寒的眼眸,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潘夫人,你撒野到我家里来,吓我妻儿,为的是哪般?”方十一慢慢地走进大厅,言辞森冷,不怒而威。

    茂官欣喜地叫了一声,“父亲!”

    方十一目光冷锐地扫向微月他们,眼底露出淡淡的担忧。

    微月对他展颜浅笑,让他放心。

    “十一少?”梁氏惊呼出声,嚣张的气焰不自觉蔫了下去。

    方十一冷哼了一身,全身散发出一种摄人的气势,“茂官,你先回屋里去。”

    茂官乖顺的应了一声。

    待茂官离开之后,方十一才眼神锐利地盯着梁氏,“潘夫人,不知你还有何事?”

    眼前这男人看起来依旧斯文,但却透着一股逼人的冷峻,比起几年前更加令人觉得不可接近,梁氏看向微月,这个贱女人到底有什么能耐能在方十一身边这么久?

    “十一少,真是别来无恙,我这个丈母娘来这里看自己的外孙儿,难道也需要原因理由吗?”梁氏别开头,强压住心中的惧意。

    “丈母娘?潘夫人,你是忘记了还是故意不知道的,潘微华早已经被除去我方家族谱,不再是我方十一的妻子,你又如何算得我丈母娘?”方十一一掠长袍,在首位上坐了下来。

    “微华是在你方家死的,你凭什么休她?”梁氏闻言怒声问道。

    “我以为这个问题早在四年前就该让潘家明白的,你女儿做过什么你心中有数,若不是看在茂官的份上,我岂会这样就罢休。”方十一的声音更冷了,还添了几分的怒意。

    梁氏脸色发白,她当然知道微华做错了什么,只是她以为方十一至少还念在和女儿有几年夫妻的份上,依旧认了女儿为亡妻。

    “送客!”方十一看也不看潘夫人,端茶送客。

    梁氏颓丧地离开了方宅,却仍旧不肯死心,方十一不肯接受女儿的灵位回方家,那茂官总不能让自己的生母成为无主孤魂吧?

    不管如何,她都要为苦命的女儿求一份死后的安身之处。

    梁氏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微月立刻就挽住方十一的手,笑眯眯地问,“这么快就回来了?那边的事情都搞定了?”

    方十一这时才露出疲倦,他是快马加鞭赶了两天的路才能及时回到广州的,“这个潘夫人是来作甚?”

    微月心疼地抚着他的眉心,柔声道,“也没什么事儿,是和叶氏一道来的。”

    “叶氏?方亦浔的夫人?”方十一眼底闪过一抹锐利,熠熠地看着微月。

    微月挽着他走回内屋,一边解释着,“……一共有五万两,证据不足,潘家那边也没底气,就推到茂官身上来,茂官也不愿接受,梁氏就不愿意了,我看她也只是想为潘微华打算。”

    方十一冷声道,“她想怎么为潘微华打算都好,把主意打到我们身上就不行,以后不要让茂官见潘家的人。”

    “你还当茂官是小孩子啊,他自己会想的了,毕竟是他的外祖母,阻挡着不见反而不好……”微月将茂官刚刚保护她的情形说了一遍给方十一听。

    “……哪像个孩子说的,我都以为自己真需要靠他保护着了。”微月笑得很开心。

    方十一嘴角才抿出笑意来,“那叶氏拿了这五万两,难道是打算填补在同和行那里?”

    “看着不像,叶氏若是愿意帮同和行,怎么不跟叶家求助,这五万两未必真能救了同和行。”微月道。

    方十一笑了起来,有一种张扬的快意,“救不了正好,那洋商要的是茶叶,可不是银子。”

    “怎么?你这么急赶来,不是打算救同和行的?”微月似笑非笑看着他。

    “同和行是势必要保住的,就看要什么时候保了。”方十一轻抚着她的鬓角,“接下来可能要面对许多麻烦了。”

    “不用顾虑我。”微月柔声道。

    “我先休息,明天要去一趟粤海关,父亲还有两天才能到达广州,福掌柜他们明天到,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如今就准备和那边的人斡旋了。”方十一走进了内屋,眼底的倦意越来越浓。

    微月替他脱下短褂,打了水给他洗脸,服侍他上床睡下之后,才往茂官的屋里走去。

    这孩子已经静下心来在看书了,见到微月一脸担忧地看着他,还嬉皮笑脸地扮鬼脸。

    微月这才放下心来,好在这孩子没有偏执的性子。

    方老夫人是在夜晚的时候才知道今天潘夫人她们来闹事儿,略带责备地对微月道,“怎么不使人来跟我说一声呢,我好在旁边替你说话。”

    “怎能让娘您操心,媳妇还能应付的。”微月笑着道。

    茂官在旁边就昂首挺胸地道,“我会保护娘的。”

    瑞官立刻拉着微月的手,“瑞官也保护娘。”

    “保护桐桐。”桐桐坐在微月怀里,兴奋地叫道。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方十一精神饱满地走了进来,给方老夫人请安的。

    桐桐见到他,立刻挣脱开微月的怀抱,踉踉跄跄地跑到方十一脚下,要他抱她。

    方十一哈哈笑着,宠溺地将她抱进怀里,亲了一口,“桐桐想爹爹了没?”

    “想了,桐桐最想爹爹了。”桐桐搂住方十一的脖子,用力地回亲了一下。

    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了晚饭。

    而没有出微月的预料,叶氏的确没有将五万两入到公中去,而是怂恿方亦浔分家,同和行便由着方亦承去独立支撑。

    方亦浔大怒,将她喝斥了一顿,然后将那五万两用到同和行,想要赔偿那洋商,但那洋商却只要茶叶不要银子。

    这个时候,所有的茶商都没法在这么急的时间之内出一船的上好茶叶给同和行了。

    方家的族人开始对方亦承等人施压了。

    ————————

    感谢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高高飞扬同学投出2张粉红票!

    感谢投出一张评价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