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七十四章 争夺
    威胁这些方家的管事替自己做假账,然后利用自己当家的权利,暗中贪墨,以方家那几年的风光,这贪墨下来的银子怕是不少了。

    “……一共有五万两,都放在汇利钱庄里,还有三间铺子两处庄子,潘微华的嫁妆早就在她死的那时候被潘家讨回去了,说是给茂官留着的,那这些潘微华暗中贪墨下来的,又要怎么算?茂官如今也算不得方家的嫡孙了,这些东西自然是不能留给他。”许氏厉厉说着,声音透着坚决。

    微月淡声道,“茂官也不需要这些银子,我断不会去为茂官争这份银子。”

    许氏的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你不争便罢了,可别人呢?”

    “茂官自己也不会要的,至于潘家……就不在我所能控制的范围之内了。”微月道。

    许氏站了起来,“有你这句话便够了,潘家那边还有什么立场能在方家说话。”

    微月也站起来,目光灿亮地看着许氏,“五夫人,今**到我这儿来,究竟是你的意思,还是叶氏?”

    如果方家这时候有潘微华这几万两的贴补,必然能度过难关,但如果微月要插手去管,这笔钱就不一定能够顺利进了方家的账上。

    许氏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来。

    微月淡淡地笑了,果然是叶氏,让许氏来说这些话,无非是想利用她心里一点点愧疚的心理罢了。

    “今日我来,说得都是真心话。”许氏轻声说着,她对微月已经没有心结,只是在她查潘微华的账册时,被叶氏发现,也因为有叶氏的插手,才能那么快查出潘微华在外面的所作所为。

    潘家没有资格替潘微华说什么,作为茂官继母的微月却不一样,即使潘微华这些银子出自方家,但始终已经事隔这么多年,真要追究起来也不一定能定罪,要是微月利用茂官来跟方家争的话,他们未必能有理儿。

    许氏离开之后,微月在原位坐着,秀眉轻拧着,潘微华的事情再次被掀开了,作为她的儿子,茂官接下来肯定会面对自己母亲所犯错的后果,可他却还不知道潘微华究竟做过什么事情,只知道大家都不喜欢潘微华……

    是时候告诉他详情了吗?本来打算等到他十八岁的时候再说的,现在却不得不提前。

    不想看到茂官面对别人的谴责目光时的不知所措,所以必须让他有心理准备,她有能力保护茂官不受别人的流言蜚语伤害,但她更不想将他当做金丝笼里的鸟儿,太过的保护也是一种伤害。

    仔细想清楚之后,微月便去了茂官的屋里。

    茂官正在练字,见到微月进来,马上就放下手中的羊毫,“娘。”

    微月看着已经有她下巴高的茂官,露出温柔的笑容,“在练字呢?”

    “刚练了一会儿。”茂官亲自给微月倒了热茶。

    “你坐下,我有话跟你说。”微月笑着让他坐到自己面前来。

    茂官坐了下来,疑惑看着微月。

    “茂官,你对你母亲还记得多少?”微月问道。

    茂官一愣,眼色微黯地低下头,“记得一些。”

    “广州是你母亲的家乡,也是你的家乡,我们回来这里,自然要听到许多关于以前的事情,我一直没跟你仔细谈过你母亲,你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是要告诉你的。”微月神色认真地看着他。

    “娘,您说过把我当亲生儿子的。”茂官委屈看着微月,之前在普宁县他们已经谈过了,是娘说在她心目中,他跟瑞官和桐桐一样,都是她的儿子。

    “你当然是我的儿子!但不能因此就让你不认生母,也许将来有一天你会听到别人如何评价你的母亲,不管如何,你只要记住,每个人都会做错事情,就像你的母亲,她也做错很多事情,很多人都不喜欢她,但她所作的都是为了你。”微月摸着茂官的头,将潘微华做过的事情简单地提起。

    茂官紧抿着唇,眼圈有些发红。

    “……如果将来你只是默默无闻的小子,或许这些不会影响你,但你是方十一的儿子,是潘世昌的外孙,有些事情是你避不开的,茂官,以后不管别人在你面前说什么,都不必放在心上,只有你自己的心坚强了,才能勇敢抵制别人的伤害。”微月柔声说着。

    “我母亲做错了这么多,为什么娘仍然对我这样好?”茂官含泪看着微月。

    “傻蛋,不是因为被你这个臭小子给迷住了吗?”微月用力敲了他的额头一下,笑着道。

    茂官破涕为笑,随即很认真地道,“娘,那些银子我不要了,还给他们方家吧,我以后自己赚银子。”

    “以后遇到别人拿你母亲说事的,你也要忍一忍,但别因此觉得心里难过,知道吗?”微月道。

    “我知道。”茂官点头应着。

    叶氏第二天就以方家的名义到钱庄去取潘微华的那五万两银子,还有派人去收回那几间铺子和庄子,如此一来,便把暗中在帮潘微华打点这些财产的人给逼出来了。

    原来是潘微华的奶妈,在她生病的第二年,这个叫萍娘的奶妈就被送出方家,这些年来一直住在乡下,日子却过得极好,还以为是潘微华给她养老的银子足够,没想到会是她在背后替潘微华看着这些财产。

    这个萍娘无女无子,收了一个养子在身边,潘微华庄子和铺子的主要事情都是这个养子在打理。

    然而只是一个奶妈和一个没有权势的掌柜,又怎么可能安安稳稳,一点异心都没有地守着这些财产,自然是有人在背后撑腰了。

    这个世上愿意全心全意对潘微华的人,除了潘梁氏还能有谁?

    所以当叶氏到钱庄里取回了五万两之后,潘梁氏立刻就带人到方家闹去了,这时候的潘家和方家已经不是站在同一平行线上。

    这是女儿留给茂官的念想,如果不是为了茂官,女儿又怎么会做了那些事情?梁氏不管是心疼女儿还是想要替外孙打算,都绝不可能让方家的人平白得了这便宜。

    但叶氏也不是省油的灯,将潘微华贪墨的证据摊开在梁氏面前,这银子本来就出自方家,如今还给方家又有什么不对?

    在强势的潘家面前,证据算个什么东西?梁氏自然是不肯承认这些是潘微华贪墨得来的,非要说是潘家当年给潘微华的嫁妆。

    叶氏不知在哪里得到的潘微华当年嫁入方家时的嫁妆清单,根本就没有这五万两。

    只是账面上的证据是不够了,没有证人能证明这就是潘微华从方家贪墨得到的,当年的那些管事被叶氏开始管家的时候换了,如今根本找不到人来证明。

    那些掌柜的更是畏惧潘家的势力,不肯出来作证。

    双方都不肯退一步,那就只好上公堂了,可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就这样上公堂岂不是成了广州的笑话?

    最后,潘梁氏便提出这笔银子要三七分,必须给外孙儿留大份,否则她绝不罢休。

    叶氏自然是答应下来。

    所以就找到微月这边来了,面对跟自己都有些小恩怨的梁氏和叶氏,微月是笑容灿烂,态度十分和谐。

    梁氏见到微月的时候,立刻就想起了白馥书,冷着脸也不说话。

    叶氏却见这些年来,这个潘微月不仅没有因为住在乡下而变得苍老,反而更是明艳动人而觉得嫉妒,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敌意。

    “两位来我这儿不是为了你瞪我,我瞪你吧?”既然大家都不喜欢对方,微月也没想去装什么和谐一家亲,径自端着茶慢慢品尝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

    “我要见茂官!”梁氏扬高下颚,一如既往的维持矜持高傲的姿态。

    “茂官在练字呢,潘夫人找我儿子什么事?”微月淡声问道。

    “自然是有要紧的事儿。”梁氏道。

    微月正想拒绝让茂官出来,却就听到外面响起他的声音,“娘。”

    梁氏诧异看着挺身大步走进来的少年,眼神涌起激动的情绪,“茂官,我的外孙儿……”

    茂官酷似方十一的唇瓣抿开一抹淡淡的笑容,给梁氏行了一个大礼,“给外祖母请安,外祖母这些年可安好?”

    “好,好,茂官,过来给外祖母瞧瞧。”梁氏激动地道。

    叶氏哼了一声,“今天可不是来认亲戚的,茂官少爷,你母亲贪墨了方家五万两,如今你也不算我们方家的嫡孙了,这些银子你可有脸要?”

    梁氏立刻就怒道,“别总把贪墨挂嘴上,若是有人证就去请来,别因为自己的贪心就污蔑了别人。”

    “我污蔑谁呢?敢情潘微华做的那些事情,潘夫人都觉得有脸了?”叶氏尖声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当初温柔大方的样子。

    梁氏脸色一沉,转头看向依旧面无表情的茂官。

    茂官看了叶氏一眼,“这些银子我不会要的,母亲欠了方家的,这些就还给你们了。”

    叶氏闻言大喜,梁氏却惊愕瞪向茂官,“孙儿,你说什么?”

    “外祖母,母亲确实欠了方家许多,这银子……就当是孙儿替母亲还给方家。”茂官低下头道。

    茂官……知道微华做过的那些事情了?女儿那么多不堪的错……梁氏含恨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微月身上,是这个贱女人说的?是她要故意挑拨茂官和微华的感情?

    —————————————

    感谢淡淡如流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新春后第一次有时间二更~假期快结束了呢。

    求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