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七十三章 来客
    她虽然有怀疑是潘家在背后搞鬼,但也只是怀疑,还以为是自己想太多了,以潘家如今的风光,根本没必要将同和行放在眼里,更别说还费心思来陷害同和行,所以听到章嘉也认为是潘家做的,微月才会这样惊讶。

    “……你可查清楚了?”她惊疑地问章嘉。

    章嘉道,“也不敢肯定,只是前几天有人见到潘世昌见过这个掌柜,如果不是被潘世昌收买了,这掌柜怎么会去见他?”

    “这个死老头子!又想做什么!”微月咬牙问道。

    “潘家应该是知道你回了广州,所以……”章嘉顿了一下。

    微月冷声接话,“所以便猜想十一少是打算回来东山再起,也是猜到了我们会借着同和行重新在十三行立足,所以就来个先下手为强!”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该怎么办?如果贸然去帮助那边方家的人,也会打草惊蛇。”章嘉低声问道。

    微月拧眉沉思起来,须臾才缓声道,“拖!尽量地拖,不要让粤海关封了同和行,你找个茶商去跟方亦承接洽,我会派人快马加鞭赶回普宁县跟方十一说一声的。”

    “行,我这就去暗中打点打点。”章嘉马上站了起来道。

    微月将宝信派了回去,广州的宅子有多寿当总管,宝信资历不如多寿,但也跟了方十一那么多年,而是还是个很机灵聪明的人,她正打算重用他,帮她在外面管理铺子。

    这一去一回最快也要六天时间。

    章嘉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粤海关通融了同和行几天,但潘家那边却暗中施压,让那洋商不断地催促粤海关,甚至还扬言要将同和行告到京城去。

    到了第三天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看着明显比记忆中多了些岁月痕迹的清淡女子,微月心中只有暗暗叹息,脸上的笑容十分真诚,“五夫人,真是别样无恙。”

    来人正是已有四年没见面的方许氏,她穿着一身淡色的月华裙,脸上的笑容虽是真心,却也难掩苦涩,见到微月走进大厅,她急忙站起来迎了上去,表情有些激动,“方夫人,别来无恙。”

    微月托着她的手坐了下来,“……没想到你还愿意来找我。”

    她跟方许氏曾经也算朋友,只是因为潘微华的所为,彼此之间都有些心结罢了。

    “我是昨天才听说你回了广州,今日就马上过来了,之前走的时候也不跟我说一声。”方许氏的声音略带抱怨。

    微月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小腹上,“……我心里实在愧疚。”

    方许氏淡淡笑着,“又不是你所为,该负疚的人不是你。”

    “还是不能治好吗?”微月低声问道。

    “已经不抱希望了,听天由命便是了。”方许氏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可眼底仍旧透出失望。

    微月转移了话题,“这些年你过得如何?”

    许氏嘴角浮起一丝讽刺的笑意,“还能是如何?家里是一日不如一日,那叶氏看着柔弱贤淑,实际上却阴险可怕,家里的当家大权都被她掌着,就连老夫人也不敢拿她如何,陈氏和吴氏现在就看着她的眼色做事了。”

    那个跟自己有一面之缘,差点嫁给了方十一的叶家二姑娘?原来是个厉害的角色啊,“……老夫人难道就这样被叶氏治着?”

    许氏苦笑摇头,“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夫人的性子,两人碰了几次,老夫人是看着叶氏表面,以为是个可以揉捏的,没想到反而被气得中风了,虽是能够行动自如,却已经没了以前的威风,屋里的奴婢都被换了一批,有时候想喝口水都喊不到人……”

    微月暗暗吃惊,没想到方邱氏会落得如此下场,“老夫人就这样被叶氏压制了?怎么说叶氏都是媳妇……”

    这个时代很注重孝道,方邱氏怎么说都是方亦浔的嫡母,叶氏如此对待她,就不怕被落下个不孝的罪名吗?

    “谁说老夫人肯罢休呢,老夫人的兄弟就第一个找九夫人算账,邱家那边几乎都与方家断了来往,自从九夫人当家之后,就没再同意给舅老爷一个镚儿的接济。”许是继续说道。

    这叶氏是仗着自己娘家的势力,所以才敢和邱氏对上了吧。

    那个强势霸道的邱氏……还真想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子。

    “难道九爷他们就没说句话?”微月问道。

    许氏脸上的笑容更是添了几分的讽刺,声音有些萧索,“毕竟都不是老夫人所出,如今几位姨娘都比老夫人在家里受尊重。”

    所以这里的女子才那么希望自己生个儿子,将来才老有所依。

    “瞧我都跟你说这些作甚呢,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是不要惹你心烦了。”许是说完之后见微月蹙起眉心,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说了那么多家里的闹心事儿。

    她虽然不跟他们争什么东西,但家里闹成那样,到底是没有以前清心,遇见了微月就忍不住倒苦水了。

    微月笑了笑问道,“那诗社……可有继续办下去?”

    许氏这时候脸上的笑容才显得愉悦起来,“可真托了有诗社,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日子了,说起来,荔还真是多亏有了你。”当年微月离开广州之前,托人把荔枝湾那庄子的屋契送给她,着实让她惊愕了一下。

    要说当年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不能有孩子的时候,不怨潘家的人和方十一那是骗人的,她甚至也怨微月知道实情却没早点跟她说,当时真的是有点怨天怨地了。

    可是后来她才想明白了,下毒的是潘微华不是潘微月,就算微月知道了实情,难道还能改变不成?也只是不想让她伤心,才隐瞒着不说罢了。

    “别说这个,我能识字就不错了,哪还能办起一个诗社,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微月笑了起来,很高兴见到许氏的精神有所依托。

    许氏轻笑了起来,“还是跟以前没变,你的道理总是特别多。”

    “哪里能没变呢,我都老了。”微月笑道。

    “这话说的也不丢人吗?你也叫老?”许氏呸了一声。

    “孩子都几个了,还不老……”微月笑着反驳,却立刻住了嘴,有些尴尬看着许氏。

    “我都不介意了,你也别顾忌什么,还想看看你那对儿女呢。”许氏拍了拍微月的手,故作轻松地道。

    “……就没想过在族里面过继一个吗?”微月低声问道。

    “五爷只是个庶子,无人做主,谁肯过继呢?”许氏苦笑道。

    微月心中轻叹,叶氏自己生了两个儿子,怎么可能做主让族里的人过继孩子给其他房,怕也是不想将来分家被分薄了家产。

    “其实今日我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说。”许氏突然就压低声音,脸上的神情有些严谨。

    微月一愣,“什么事儿?”

    “你还记得五年前你去京城之前,交代我办的事儿吗?”许氏问道。

    微月眯眼仔细回想,眸色微闪,“是那些账册……”

    “没错,就是以前潘微华当家的时候那些账册,开始是没发现什么问题,可这两年我闲着没事儿,便慢慢地重新研究了一下,发现这账册虽然做得漂亮,但却不是没有破绽,只能说这做账的人实在太聪明了,有问题的那些账目都是大数目,且同时都是几个管事去办的,进货的那些铺子……也都是出了名的商号,这假账也不知怎么就对得上了。”

    “那些铺子的掌柜给潘微华收买了?还有那些管事,如果他们不是潘微华的人,怎么就能帮她做事?”假账要做得好是个学问,她在这方面不擅长,所以才明知道潘微华不可能在方家这么些年都请清清白白一个子儿都没贪,但她就是一点也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许氏笑容有些讽刺起来,“潘微华可是好手段,那些个管事还真不是她的人,只是不得已罢了。”

    微月惊讶看着她,“你查到什么了?”

    “……在大户人家里当管事的,哪个能不有点心思的,特别是负责采购的,贪的不是自家银钱,那也要跟外面商铺的掌柜有勾结,那些管事是收了好处,将东西买贵了不说,潘微华一个深闺里的少奶奶,怎么就能让那些掌柜都听她的话呢?”许氏说着。

    “会不会那些铺子都是潘微华的?”微月问道。

    “那可都是大商号,潘微华有了那么多的铺子,还用得着贪墨吗?这也是我一开始想不通的。”许氏摇了摇头,声音充满讽刺。

    银子谁会嫌多?微月问道,“你的意思是?”

    “如果这些商铺是潘微华的,只要不是嫁妆,就是方家的财产,自然不能不管。”许氏道。

    微月嘴角扬起了淡淡的笑纹,“五夫人……是已经查明白了吧。”

    “一开始只是让那些掌柜和方家的管事勾结,然后将这些管事贪墨的证据全部掌握在手里,继而威胁这些管事替自己在假账上做证明,潘微华这心思……真是比谁都深沉。”许氏冷冷地笑了起来。

    也太费心思了一些,那几年方十一也忙着同和行上的发展,所以根本没察觉到潘微华在背后的手段,只是潘微华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别说是为了潘家,潘世昌只怕还看不上这个银子。

    更重要的是,她贪墨的银子现在在哪里?

    ——————————

    感谢静影舞风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颢轩宝贝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起点币的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