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七十一章 逛街
    两天之后,一切就安定顺利下来。就好像微月他们不曾离开过广州一样,没有这四年的断层,一切都那么自然地运作起来。

    方老夫人休息了两日,精神已经恢复过来,如今正抱着桐桐在院子里看瑞官在踢毽子,茂官在书房看书。

    微月在屋里看着这几年来的账册,有隆福行这几年的收入和支出账册,也有两间她在到普宁县第二年让吉祥又开的洋货店,这几年的收入都不错,隆福行的收入她只取一成,其他的都作为本银再钱庄里,可以作为隆福行的资金运转。

    这些年来,她的私房钱是已经存了不少了。

    微月嘴角抿起一丝笑纹,以前工作的时候,她就喜欢储钱,可惜很多时候都是入不敷出,现在有了私房钱,也不过是摆着好看罢了,自从傍上方十一这个大款,她就没缺钱用的时候。

    “几个孩子都在哪儿呢?”她揉了揉眉心,将账册合上问身后的小银。

    “在老夫人那儿呢。茂官少爷在书房念书。”小银回道。

    微月点着头,茂官的学业是不能落下的,只是广州不同普宁那边,不能让茂官去学堂,只能请先生到家里在坐馆了,瑞官虽然还小,但也到了受教育的年龄,看来是要找个先生了,明日要使人去北门问问,那位李先生是不是能到他们这儿来坐馆呢。

    “去安排马车,今日天气不错,带老夫人到外面去走走。”她站起来往老夫人的院子走去,一边吩咐着小银。

    小银应了一声。

    微月来到老夫人的院子,刚进了院门就听到桐桐稚嫩的欢呼声和瑞官清脆的笑声。

    方老夫人让两个小丫环陪着瑞官踢毽子,桐桐拿着毽子在手里玩着,嘴里还喊着,“二哥好厉害,二哥好厉害……”

    瑞官踢得更起劲了,满头大汗。

    “娘,这两个调皮猴又来打搅您休息了。”微月走到老夫人身边的圆椅坐了下来,笑着道。

    “事情都忙完了?”老夫人慈爱的目光从两个孙子身上移开,微笑看着微月。

    “也不是一天就能完的,想着带你们到外面去的走走,您这么多年没来过广州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印象呢。”微月道。

    “都那么多年了,哪还能记得呢。”老夫人摇了摇头,以前她只觉得广州是个伤心地。一点都不想回忆起来。

    “娘要带我们去玩吗?”瑞官耳尖听到微月的话,马上就停下了动作,眼睛闪着小星星来到微月面前。

    桐桐有样学样地跑了过来,问了同样的话。

    微月抽出绢帕替瑞官拭去汗水,“是,先去换了衣裳,都是汗水了,可别中了地。”

    瑞官高兴地欢呼起来,拉起崔嫲嫲的手,“快,快去换衣裳。”

    给两个孩子换了衣裳之后,他们便出发往大街去了,都是妇人小孩,微月也没想要去挤大街,只是打算先到了广州酒楼去吃午饭,再去给老夫人添几样首饰和衣裳,普宁县的衣裳款式比不上广州的精美,所以微月才想带老夫人去重新做几套衣服。

    虽然可以商铺的掌柜使人送到家里来挑选,但微月觉得出来逛街的话,心情会更加好一些。

    到广州酒楼的路上,是要经过白三爷的酒店的。白云大酒店……微月想起自己曾经花费了许多心思去准备的心血,嘴角就掠起一丝淡淡的讥笑,这几年来没怎么听说过这白云大酒店的后续发展,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样了?

    茂官在为老夫人介绍着广州的街道,不过因为离开了广州四年,有些东西也记得不甚清楚,不过老夫人听得很开心就是了。

    茂官的广州话依旧流利,在普宁县时,他在家里都是讲粤语,只是瑞官和桐桐讲得还不是很清楚,所以在一个月前打算回广州的时候,茂官已经开始教两个弟妹讲广州话了。

    车子的速度慢了下来,是到了比较拥挤的街道了。

    微月透过纱窗看着外面的商铺,发觉这就是白云大酒店的那条大街了,不自觉地认真看起来。

    本该是白云大酒店的几间铺面……成了米铺和杂货店。

    她皱起眉来,怎么回事儿?她记得有三间铺子是买断了的,难道是白三爷把铺子租了出去?可白云大酒店开得好好的,怎么说关了就关了,十三行最繁华繁盛的时候还没到呢。

    “……以前来的时候,广州还没这样热闹。”方老夫人看着微月,低声说着。

    微月回过神来,没有听清楚老夫人前面的话,点头笑着道,“也有几十年了,有变化才好。”

    车子已经停了下来,广州酒楼的牌匾印入眼帘。

    她们依次下了马车,刚走进大堂,立刻就有小二迎了上来,之前已经使小厮过来定了一间厢房。所以他们直接往二楼去了。

    既然敢带着一家大小出来逛街,微月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会遇到一些熟人,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罢了。

    刚上了二楼,迎面便走来一位身着黑色长袍腚青色短褂的男子,留着八字胡,面貌清俊,是同和行的五爷,方亦茗。

    方亦茗最先见到的是走在前头的茂官,一开始只觉得这少年生得好生熟悉,仔细一看才知是自己的曾经的侄子,目光就立刻往他身后看了过来,忍不住怔了一下。

    “……少奶奶。”脱口而出就轻声唤了微月一声。

    微月淡淡笑着,福了福身,“原来是五爷。”

    茂官好奇看着眼前的男子,才从记忆中找到熟悉的印象,“五叔。”

    方亦茗转眼看向茂官,眼底露出惊奇,“茂官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瑞官和桐桐都睁着清澈明亮的眼睛看着方亦茗,只觉得他长得和自己的爹爹有些相似。

    方亦茗的目光在微月身后的方老夫人脸上一闪而过,才看向微月,“我们不知道十一少回来了,你们都过得如何?”

    “托福,还过得去。”微月笑道。

    “十一少如今儿女双全。想来是过得不错的。”方亦茗的笑容有些苦涩起来。

    微月心中暗叹一声,听着口气,是许氏这些年都还没有孩子了。

    “方五爷是到这儿来谈生意的吧,我们就不打搅您了。”她淡声说着,是不想继续寒暄下去的意思。

    方亦茗哪能听不出来,嘴角的笑容有些牵强,“我也许久没有和十一弟见面了,什么时候有空为你们接风呢?这一次……是打算在广州长住了吗?”

    “相公还没回来,要些时候,到时候必定去拜候五爷的。”微月笑道。

    方亦茗心中一凛,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太对。他深深看了微月几人一眼,是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了吗?这些年来他们一直认为方十一是不可能再重新回到广州的,没想到还真打算回来了……看样子也是长住的架势。

    他们到底还是低估了方十一,没想到他会东山再起。

    “祖母,娘,我们快走。”桐桐拉着方老夫人的衣袖,稚声叫道。

    一直沉默不语的方老夫人露出微笑,“桐桐饿了吗?”

    桐桐用力地点头,样子十分趣致可爱。

    方亦茗却因为她对方老夫人的称呼怔在原地,目光锐利地看了过去,才发觉微月身后的老妇人和方十一的眉眼确实有些相似。

    难道……

    微月没等方亦茗的疑惑想个明白,已经轻轻地福了福身,领着方老夫人与方亦茗擦肩而过。

    进了厢房之后,三个孩子趴在窗沿看着底下大街的风景。

    微月跟老夫人说起方才遇见的方亦茗来,“……是那边的五爷,叫亦茗,是同和行的账房,和相公还算不错。”

    “看得出他对榆庭还有兄弟之情。”方老夫人点头道,叹了一声,“等榆庭回来,那边恐怕就要找来了。”

    “那也没什么好担心了,桥归桥路归路,咱们又不欠他们。”微月道。

    “说的也是。”方夫人笑了起来。

    说了几句,小二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是端菜上来了。

    茂官招呼着弟妹都过来吃饭,还担起了喂桐桐吃菜的任务。

    “这茂官是越来越有当兄长的架势了。”方老夫人笑着对微月道。

    微月笑道,“不然桐桐和瑞官怎就这么喜欢他。”

    “娘,大哥说广州的蚕豆很好吃的。”瑞官眸色明亮地看着微月,眼底充满期待。

    微月含笑看了茂官一眼,这小子以前最喜欢吃蚕豆了,只是普宁县那边少有买这零嘴的,没想到还记着到现在。

    “一会儿就去买。”她摸了摸瑞官的头,柔声说道。

    老夫人笑道,“你今日是打算带我们把全广州都吃遍了不成?”

    “只怕天黑了也没能吃个遍,出来走走心境能宽阔些。”微月道。

    从广州酒楼离开之后,微月便带着方老夫人去了广州颇负盛名的首饰店,选了几样精致华美又不失端庄的珠钗花钿。然后挑了几头上好的锦缎丝绸,让绣娘亲自上门去给老夫人量身做几套衣裳。

    第二天,微月立刻让人去打听白三爷的情况,原来早在一年前白三爷就因为生意不好,入不敷出而关了酒店,半年前离开广州去了福建。

    原来的三间铺面早就被别人盘去了。

    ——————————

    感谢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打赏100起点币的礼物~

    明天出门走亲戚,路程比较远,可能更新会晚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