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七十章 归来
    收到微月写来的信。章嘉第一时间就让人把白云山下的大宅子从里到外修缮了一遍,吉祥和荔珠已经嫁作人妇,想要她们回来当管事娘子几是不可能,幸好有以前双门底上街的孙嫲嫲在,才把安排院子和丫环下人的事情处理得顺当没有差错了。

    方老爷和方夫人也要一道回广州,如今家里的丫环是不够使的,所以还得从外面买进几个小丫环来帮手。

    章嘉不得不让吉祥回来帮忙几天,只有吉祥最是了解微月的喜好,由她来选家里的丫环最是适合不过了。

    微月也在挑选着跟他们回广州的丫环。

    金桂已经在一年前成亲了,小银如今也有十六岁,亲事还没定下,微月是打算将她许配给宝信,银桂一心巴望着章嘉能对她起了注意,只是这两年来,章嘉每次到了普宁县都不曾正眼看过她,终是渐渐死心,微月做主让她嫁给了茶庄的一个小厮了。

    念翠去年嫁给了家里负责采购的管事,如今是茂官屋里的管事娘子了。

    这两年来,微月屋里也添了两个大丫环,叫凡红和凡紫,两个丫环都已经十三岁了。很是机灵伶俐,原来是差点被卖入青楼的罪官的官俾,被微月买了下来。

    凡红和凡紫对微月抱着一种再世之恩。

    这三个丫环是一定要带回广州的,还有茂官屋里的两个丫环,瑞官的**如今的崔嫲嫲,桐桐身边的两个服侍丫环……

    在普宁县添的十几个小丫环是不能带着回去了,正好陈娘子的一个庄子刚建成,需要买进些小丫环,便将微月这里的小丫环定了下来,说是相信微月的家教,想来这些个小丫环比起外面的不知要好上多少。

    这几乎是帮了微月一个大忙了。

    知县府那边得力的管事和丫环都在上个月随着王氏去了南海,方夫人身边就只剩下绿桃和罗嫲嫲了,罗嫲嫲的家人都在普宁县,是没法跟着方夫人去广州了。

    微月特地选了两个比较出挑的二等丫环到方夫人屋里服侍着,帮方夫人收拾细软,准备到广州的大小事情。

    七月中旬的时候,微月和方夫人带着三个孩子启程回广州。

    方十一已经安排人事替换的问题,只是因为需要出一批茶叶盒干果到浙江去,所以拖后了几天才回广州,分开回广州也能减少也一些注意力,这个时候他们还是需要低调的。

    微月她们花了八天的时间才进入广州的城门,这一路上她们是停停歇歇,也不急着赶路,刚进了广州的城门就见到章嘉带着数个小厮站在眼前笑嘻嘻地看着自己。

    看着愈发成熟稳重的干弟弟仍对自己露出这样灿烂纯粹的笑容,微月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茂官已经大步向章嘉走了过去,“小舅舅!”

    “又长高不少了。”章嘉拍了拍茂官的肩膀,将跟着下车的瑞官抱在怀里。走向微月乘坐的马车,“姐,你终于回来了。”

    微月撩起大红色的呢绒车帘,属于广州的繁华富足面貌再一次呈现在自己眼前,街道两边鳞次节比的商铺,熙熙攘攘的行人……这座与自己记忆深处不一样的城市,在慢慢地经历着时代的沉沦和不果断勃发的房子,终于,回来了。

    “小舅舅……”桐桐奶声奶气的稚嫩声音在微月怀里传了出来。

    章嘉笑得更加开怀,“桐桐,有没想小舅舅啊。”

    “想,最想小舅舅了。”桐桐蹦跶着要挣脱微月的怀抱跑出车外去。

    被微月提着交给车里的小银了,并对章嘉道,“娘有些不适,赶紧回家了再说吧。”

    章嘉马上就问,“方夫人没有大碍吧?”

    “只是有些累了,没事的。”方夫人疲软的声音幽幽响起。

    章嘉请了安,便赶紧让小厮护送着往白云山附近的大宅子去了。

    而就在他们的车子渐行渐远消失在街角的时候,另一辆正要出城的马车却停了下来,车内的男子透过纱窗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车子的背影,眉心蹙了起来。

    车子约莫行驶了半个时辰。熟悉的大宅出现在眼前,水磨青砖高墙,白石门框台阶……硬木大门,还有几张熟悉的脸庞。

    车子停了下来,马上就传来吉祥和孙嫲嫲的声音,“小姐……”

    在后面一辆车凡红凡紫已经来到前面,撩起车帘将瑞官抱着下了车子,才扶着微月走下踏板。

    微月看着已经成了人妇的吉祥,缓缓地露出一个绚烂的笑容,“我们回来了。”

    多了几分**妩媚的吉祥拭了拭眼角,“小姐,您回来就好了。”

    茂官牵着瑞官也下了车子,就站在微月身后,方夫人也在绿桃的搀扶下了车。

    吉祥和孙嫲嫲给方老夫人行了一礼,“夫人。”

    方夫人笑得很和气,只是因为疲累,看起来十分没精神。

    微月担心看着她,“娘,您没事吧?”

    “没事,就是一把老骨头了,还没坐了这么久的马车,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方夫人笑道。

    “赶紧先让夫人回屋里歇着吧。”微月对绿桃道。

    吉祥马上就道,“屋子都已经收拾好了,也准备了一些清粥。”

    微月赞赏看了她一眼,“这次真是麻烦你了,这么忙了,还到我这儿来帮忙。”

    “小姐您这话是折煞奴婢了,怎当得起麻烦二字呢。”吉祥道。

    微月笑了笑,亲自扶着方夫人回了屋里。陪着她喝了点清粥才服侍她睡下,交代了几个丫环要仔细照看着,才回了原来和方十一住的院子。

    三个孩子哪有见累的样子,还缠着章嘉要带他们出去玩儿,茂官倒是还好,已经有点当大人的样子了,且本来就在广州住了几年,对这里没那么多的好奇,就是瑞官和桐桐,已经一人一手拉着章嘉就要往门外去了。

    “你们两个调皮猴,才刚回来呢,就想出去玩儿了。”微月笑着走了进来,在瑞官和桐桐的额头敲了一下。

    章嘉笑着将桐桐抱了起来,跟在微月身后走进大厅,在旁边的交椅做了下来,“姐,你们这次回来,是不是真的就不离开了?”

    “短时间不会再离开广州了。”以后的事情就不敢保证了。

    “那十一少什么时候回来?”章嘉问。

    “还要再等几天。”微月顿了一下,招呼小银和崔嫲嫲进来,让他们带着桐桐和瑞官下去吃点东西,然后睡个午觉,不许让他们到处跑。

    桐桐和瑞官撅着嘴儿可怜兮兮地看着微月。

    微月不为所动,挥手让他们下去了。

    “茂官。你下先去休息一下,晚上和小舅舅一起吃饭,明天再带着弟弟妹妹出去玩儿。”微月转头对茂官道,她知道这时候的孩子都早熟,但感觉就算茂官再长几岁,在她心目中还是那个可爱的小屁孩。

    “是,娘。”茂官听到微月同意让他带着两个可爱的弟妹出去,立刻就露出还有几分孩子气的笑容。

    “我也该去一趟隆福行了。”章嘉站起来道。

    微月笑着点头,送走了章嘉,她才开始指挥大家将从普宁县带回来的细软搬下车子,有的摆放在屋子里。有些则要放进库里。

    人事方面自然还是要做个调整。

    吉祥想要回到她身边来当个管事娘子,微月却知道她是感恩自己,并没有答应下来,只是让她有空了多过来走动。

    小银和凡红凡紫三人是她屋里的大丫环,章嘉前阵子往家里添了不少小丫环,人手方面并不缺还很充足。

    小丫环们从来没见过微月的,本来是心里很忐忑,深怕是个不好想与的主子,只是听了微月的一番训话,心中的惊惧总算消散了,看少奶奶身边的丫环都那么体面,想来这位主子对待下人应该是不错的。

    微月将春桃起来当后院的管事,多寿则还是总管,又提了几个这几年比较出挑的小厮起来当管事……本来沉寂的大宅子,因为微月他们的回来,仿佛又沸腾了起来,到处充满了活力。

    而方十一也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先前没有特别规定但从今天开始,却必须将家里的称呼都改了过来,往后方夫人便是老夫人,方汉玉则是老太爷。

    已经不能再称方十一为十一少了。

    微月则成了夫人。

    虽然他们尽量低调地回来广州,但仍然避不开有心之人的关注,早从一个月前章嘉买进小丫环和添置家具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暗中注意起来了。

    潘家,书房。

    “你说她回来广州了?”有些沧桑且威严声音在偌大的房间响起,略添岁月痕迹的眼角多了几道皱褶,眼底却依旧锐利精明。

    说话的不是依旧挺拔健壮的潘世昌还能是谁?

    “两天前回来的,只有七妹和三个孩子回来。”潘炜博回道,两天前他出城的时候就看到章嘉去接人,只是当时不够确定,昨日回来之后立刻去打听证实了。

    这四年来他们并没有多注意方十一他们的去向,是认为他不可能再东山再起了,没想到他还能成为普宁县的首富,这次回广州,肯定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查清楚这两年来方十一在普宁县都做了什么没?”潘世昌问道。

    “还在等消息,不过,听说他们认了知县府的方汉玉夫妇为父母。也不知详情究竟如何。”潘炜博道。

    潘世昌发出几声冷笑,“广州可又要热闹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