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六十九章 准备
    回广州并不是东西一收。就能驾车启程这么简单的事情。

    干果厂和茶庄都必须安排好,还有广州那边的宅子和回去之后该做什么,所有的计划都要先商量妥当安排了。

    这件事却必须先跟方汉玉和方夫人商量。

    知县府书房,方汉玉和方十一面对面看着对方。

    “……你想回广州,是自己回去,还是一家人都回去?”方汉玉脸色凝重地看着方十一,沉声问道。

    “一家人断没有分开两地的理,回广州是为了归根。”方十一回道。

    方汉玉皱眉看着他,“你是想去夺回同和行,还是想重振方家?”

    “父亲,难道你不想昂头挺胸走进方家的祠堂?”方十一反问。

    方汉玉轻笑一声,深深看了方十一一眼,“看来你是主意已定,或者说,早在五年前的时候,你就已经决定了今日要走到这一步,同和行会败落,是不是也在你算计之中?”

    “我又不是神算子,只是……看透方亦承他们的能耐罢了。”方十一讥讽淡笑。

    “那你打算如何让方家的族长同意重新将同和行交给你?”方汉玉又问。

    “他们没得选择。”在同和行能够挽回生路的时候他没有站出来,为的就是逼他们到最后一步,方亦承不是容易认输的人。只有彻底失败了,才会让他知道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是方家的子孙,任你多有能耐,方家的族长未必接受你。”方汉玉冷哼道。

    “那父亲的意思是?”方十一挑眉问。

    方汉玉将手边的信递给他,“这是你养父写的信,将他交给族长,他自然会认你。”

    “父亲和娘不与我们一起回广州吗?还是您还想继续在这里当知县?”方十一看也不看信,其实就算没有这封信,族长也一定会将他视作方家的子孙,他们已经没有选择了。

    方汉玉沉思起来。

    “树荣也要到南海去当差,我们一家人难道要分开三地?不如您和娘跟我们回了广州,安享晚年岂不是更好?”方十一道。言下之意,有劝着方汉玉致仕的意思了。

    方汉玉心中一动,这些年来他确实也有了倦意,若是能够含饴弄孙……过过清闲的晚年生活,倒也合他心意。

    “你先去准备回广州的事情,我与你母亲再商量一下。”即使是心动了,方汉玉还有觉得需要三思。

    方十一回到下草铺路的四合院之后,便叫了福掌柜和干果厂的刘管事过来,是跟他们提起要回广州的事情,他们二人从他接管同和行开始就一直跟在他身边做事,这次要回广州,也势必要他们一同前往,如此一来,这边的干果厂和茶庄就必须有人接手,而且还是需要他们信得过的。

    “早在几年前我们就已经作了准备,也是预料到会有今天的。所以是有训练副手的,随时可以接任主管的位置。”福掌柜道。

    方十一满意地点头,“广州那边我们也需要先去做准备,福掌柜,要麻烦你打先锋了。”

    福掌柜嘿嘿一笑,“十一少是打算重掌同和行?”

    “没错,虽说同和行不是在我手中败落,但也不能败得如此丢人,你去探探粤海关的口风,然后将这两年被方亦承赶出同和行的老伙计找回来,就算现在不需要用到他们也没关系,好吃好喝好住地伺候着,总会有需要他们的一天。”方十一继续吩咐着,要回广州到重新开始,他需要的不仅是银财,更需要人才。

    方亦承之所以会失败,也是因为用人不当的原因,不想用方十一曾经重要的老伙计,最后找了一些他自己的心腹,却又是新手,哪里能知道十三行里面的弯弯道道。

    “十一少打算从哪方面重新让同和行在十三行立足?陶瓷的生意是比不过隆福行了。茶叶也被泰兴行霸占……”刘管事迟疑着问。

    福掌柜和方十一相视笑了笑,“你莫不是忘记了十一少在离开同和行之前的所为造成的影响了么?”

    做生意除了要靠实力,更重要的是诚信和名声,方十一能够一把火烧了一船的茶叶赔偿洋人另一船茶叶,虽说是损失了不少本钱,但更重要的是从此以后方十一的名字就是一个保证,只要十一少重新回到同和行,那些洋人自然就会找他谈生意。

    刘管事只是稍微回想了一下,马上就恍然大悟,露出一个开怀的笑容,“十一少果然心思远虑!”

    方十一沉声道,“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必须一步一步踏实妥当地进行,要重新入主同和行,就必须保证成功,方家那边的事情我回了广州之后自然会去斡旋,你们现在要准备的,就是先把老伙计找回来,还有以前供应同和行的货源,茶庄的生意已经要供应浙江和隆福行几个商行,暂时应付不了同和行,还有那些粤海关那边的打点……”

    突然,方十一就沉默下来,他想起粤海关的监督李大人是李寺尧的人,恐怕就没那么容易过关了。

    “粤海关的等我回了广州亲自去打点。”他沉吟片刻之后道。

    接着,方十一与他们商量起细节来。

    第二天,微月就被方夫人叫了过去,自然也是说起这件事的。

    “……昨天老爷与我谈过了,榆庭的意思。是希望一家人不要分开三地,若是到了广州,树荣在南海任职的话,相差也就半天的距离。”方夫人道。

    “一家人能住在一起那是最好不过了,那娘您觉得呢?”微月含蓄地发表意见,其实她也是希望方汉玉和方夫人能一起到广州,她和方十一也比较能安心一些。

    “我当然是希望老爷能够致仕,好不容易认回了大儿子,才相处了几年啊,又要分开我心里可舍不得。”方夫人马上就回道。

    微月笑道,“老爷定是依了您的意思了。”

    方夫人眉开眼笑,心情很愉悦,“他当这么些年的知县难道还不够啊?年纪也一大把了,是时候致仕了,在家里陪陪孙子孙女有什么不好的。”

    “不知道弟妹他们什么时候启程去南海呢,到时候若是能同往就好了。”微月道。

    “她现在忙着收拾细软呢,也是这两日的事情了,树荣得在六月份上任。”方夫人道。

    “那真是有些可惜了,娘,老爷若是要致仕,需要多长时间呢?”微月问。

    “这个月底他也就任满了,到时候再跟他上峰提一提,应该就没多大问题了。”方夫人想了想。心中倒是多了几分不确定,也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顺利致仕。

    微月却想着不知道这个时候的申请退休容不容易,是不是需要上下去打点通容一下,如果需要的话……想起方汉玉的性子,大概是不会去做这种事情的,也就需要方十一使人去暗中打点了。

    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已经说起另外一件事儿来了,“二叔他们去了南海那边需要宅子,我倒是想起了榆庭在那边有一处地方,是个小宅子,虽然不大。但也有三进的,我已经让人先去准备了,到时候二叔弟妹到了南海,也比较容易适应下来。”

    方夫人慈爱地看着微月,“多亏你这个大嫂为他们想得这么周到。”

    微月笑道,“举手之劳,娘您这样说,倒是让我不好意思了。”

    方夫人轻笑起来,使人去将王氏喊了过来。

    微月低声说起要回广州的安排,“……娘这边也要准备一下,丫环小厮是要留几个知心的,还是全部带着到广州,榆庭要安排茶庄和干果厂的人事,可能是没法儿跟咱们一起回广州的,我们要先一步。”

    “男人有男人的事情要去做的,我们先去广州先作准备,到时候他们也能有个舒适的家。”方夫人点头道。

    “我也是这样想,我们就等老爷任满了启程,您看怎样?”微月问道。

    方夫人轻叹道,“老爷的意思,是想等着榆庭,他们父子之间也不知有什么秘密瞒着我。”

    微月眼眸一闪,方夫人对广州的方家有一种心结,所以她并不希望他们一家人跟那边再有什么瓜葛,方十一和方汉玉想要认祖归宗且重掌同和行的事情还没跟她说起呢,也不知她会不会反对,所以才先瞒着,等回了广州再说。

    之前已经瞒了一次,再瞒着她,方夫人就不是伤心生气这么简单了吧。

    微月心中犹豫起来,作为一个女人……当然是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有什么事情都瞒着自己的。

    “……同和行这两年的生意一落千丈,这毕竟是相公的心血,也是养父给他的一片心意,总不能看着败落下去,所以他这次回去,也是有打算帮助同和行,身世也自然要跟那边摆开来讲了。那边愿意承认是最好,不愿意的话,还不知该如何撕破脸,相公怕您担心,一直犹豫着不知怎么跟您说……”微月低声婉转地说起这次回广州之后要做的事情。

    方夫人脸色渐渐沉重起来,眉心紧蹙着,良久才叹了一声,“老爷委屈了这么久,能够得到方家的承认是最好了。”

    微月心中微讶,看来方夫人是早就心中有数的,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她也是知道方汉玉的心结和方十一的抱负的……

    “娘……”

    “我明白的。”方夫人笑着拍了拍微月的手,王氏踩着碎步走了进来。

    *******************

    感谢打赏100起点币的起点币。

    祝大家万事如意,身体健康!o(n_n)o~

    囧……今年去哪里走亲戚,都只收到同一句话,xx,今年该嫁了……

    我其实还年轻。。。。。真的。。。。。我还不是剩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