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两年之后
    两年之后,也就是公元一七六四年。

    方十一在这两年期间已经成了普宁县的首富。他如今不止包下一个山头在种茶叶,而是在山里建了一座有上万亩地的茶庄,茶叶不仅销售到十三行,还让走商带到浙江等地,柑皮厂也变成了干果厂,如今广州那边的干果零嘴几乎都是从这边运去的。

    而广州十三行那边,随着隆福行的崛起,同和行也见见衰落,茶叶生意已经不如以前,潘家早已经取而代之成为广州的首富。

    随着新兴力量不断的增生,曾经显赫一时的方家渐渐地败落,再也不复当年的辉煌和繁华,方家的财产已经变卖了,如今就只剩下老宅,如果不是因为这宅子是方家的根基,被方氏族长严令不许变卖,说不定也早被方家那几位少爷卖了出去。

    不管广州那边如何演绎着风云跌宕的故事,都与远在普宁县的微月他们无关。

    四月的阳光灿烂明媚,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打在地面,年轻的**悠哉享受地躺在草地上,身边是一个拿着花环往自己头上戴的小女娃。约莫有两岁,大的娇媚绝美,小的精致可爱,是两张很相似的脸蛋。

    “娘,花环……戴头上……”小女娃往自己头上戴了许久,都没将花环准确戴好,撅着嘴儿推着在闭眼享受阳光浴的母亲。

    年轻的**缓缓睁开一双瞳仁眼色稍淡的眼睛,有一种内媚天生的美在她眼里流转着,她抬手拿过女儿手里的花环,随意地往她头上戴,“很漂亮了。”

    “娘也漂亮。”小女娃甜滋滋地笑着,嘟着唇就要亲母亲的脸蛋。

    “女儿,这招对我是没用的,龙须糖不能再吃了。”等女儿重重地在脸上亲了一口之后,年轻的**才凉凉地开口,声音轻软温柔。

    这**不是别人,正是依旧保持着绰约身材的微月,和方家如今的宝贝桐桐。

    桐桐听到微月这样说,马上就撅着嘴撒娇道,“娘,桐桐今天没有吃糖。”

    “乖!”因为还没来得及吃而已。

    “娘,我们来了。”身后传来一声略带稚气的低沉,一个身穿宝蓝色暗纹绸衣的少年牵着一个小男孩欢快地跑了过来。

    “下学了吗?今天瑞官可有被先生罚抄写?”微月笑着问两个被方十一使人去接来的儿子。

    开口的是已经十一岁茂官,这两年他拔高了不少,如今只比微月矮了半个头,脸庞也长开了,和方十一有七八分的相似。是个俊美潇洒的少年了,“今天瑞官很乖,娘放心。”

    长得比较像微月的秀美的瑞官用力地点头,目光清澈明亮,直盯着微月手边的食盒看,“娘,瑞官真的很乖,先生还让我背书呢。”

    “是吗?那你背了?”其实她不怀疑三个孩子的智商,都机灵聪明得很,绝对遗传了他们父亲的优良血统。

    “先生让我背的三字经我去年就会了。”瑞官叉着腰,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微月摸着瑞官的头,柔声道,“儿子,做人要低调,要学你大哥和父亲,当个内敛的狐狸。”

    身后传来一道磁沉的笑声,方十一昂然挺拔地走了过来,正好听到微月的话,忍不住就发出一声轻笑,俊美清逸的脸盘多了几分的稳重睿智。

    “爹爹,抱。”桐桐见到方十一。立刻撒娇起来,张开手要他抱起来。

    方十一弯腰将她抱了起来,在桐桐白皙粉嫩的小脸蛋亲了一下,瑞官马上就叫着也要亲妹妹。

    桐桐笑眯眯地回亲了方十一一口。

    “妹妹,妹妹……我也要亲亲。”瑞官拉着方十一的袖子,非要桐桐也下来给他亲一下。

    桐桐从方十一身上溜了下来,搂住瑞官的胳膊,“桐桐最喜欢二哥了。”

    茂官在旁边轻咳了一声,走过来捏了捏桐桐的脸蛋,“那大哥呢?”

    “桐桐也最喜欢大哥了。”桐桐奶声奶气地说着,还将自己的小脸凑了上去,要茂官亲一下。

    茂官将她抱了起来,笑着对微月和方十一道,“娘,父亲,我带桐桐和瑞官到那边去钓鱼。”

    “让念翠和小银也跟着,小心看着桐桐和瑞官。”微月道。

    “是!”茂官斯文英俊的脸露出灿烂的笑容,抱着桐桐往不远处的浅溪走去,瑞官抓着他的短褂衣摆,小短腿起劲地跑着。

    看着他们兄妹三个温馨和睦的背影,方十一笑着在微月身边坐了下来,顺势将她搂在怀里,“茂官还真有点当哥哥的样子了。”

    微月笑着感叹,“一下子就长成大人了,再过几年我都能当祖母了。”

    方十一笑了起来,宠溺地捏着她的鼻子,“也想得太多了。”

    “我多年轻啊,就当祖母了,这级别跳得太快了。不能让茂官太早婚。”按照古代的算法,男子在十四五岁就能议亲了,但她还是希望茂官能在十八岁之后再考虑这件事,心智和身体都成熟一些,对婚姻的责任心也会更强。

    “现在考虑这个太早了,茂官还在求学呢。”方十一笑着道。

    微月低声笑了起来,其实随着茂官的长大,他对自己不是微月的亲生儿子也产生过疑虑和低落,甚至因为方十一对瑞官和桐桐宠爱,他也担心自己会失去微月和父亲的注意,这种心理变化微月是感觉出来了,所以她主动跟茂官说起了潘微华。

    潘微华固然做错了很多事情,但对茂官而言,她始终是他的生母,且她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别人能责怪她,茂官却不能。

    她不喜欢潘微华,一开始对待茂官的态度也只是应付,并没有付出真心,但谁又能真是铁石心情?这么多年来,茂官在她心目中已经与瑞官一样,都是她的儿子。

    那是微月第一次和茂官提起潘微华,也终于将他们心中仅存的芥蒂完全解开了。

    “今天这么费心思带着我们到这里野餐。为什么呢?”他最近忙得都经常见不到人,今天却一早就带着她和桐桐到茶庄附近的草地上,还使人去把在学堂上课的两个儿子都接来了。

    这片草地本来是方十一想买下种茶叶的,但是微月却极喜欢这里的环境,远处山丘连绵,草地上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直穿过小树林,如果能在这里建个小庄子,偶尔带着孩子们到这里来野餐度假的,过一下家庭日,多好啊。

    方十一宠着自己的妻儿,见他们都喜欢这里。自然就把这块地留了下来,让他们有空就过来玩儿。

    “难道想陪着你都要理由?”他低眸看着她,已经看着她这么些年了,却好像从来不觉得厌倦,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微月认真看着她,眸色流露出淡淡的笑意,答非所问,“……老爷的任期该满了吧?可有什么打算?”

    方十一摇了摇头,“是什么也瞒不过你,还有一个月就任满了,要到省府去补差。”

    “老爷还想连任吗?”微月轻声问道,目光却落在不远处三个玩得不亦悦乎的子女身上。

    “还没跟他仔细说起,二弟倒是补了一份闲差,是在南海的。”方十一低声道。

    “这么说,二弟他们是要准备去南海了。”微月道,已经大约能确定接下来他们要做什么了。

    “娘的意思,是希望一家人不能离得太远。”方十一含蓄地道。

    微月叹了一声,“如今你的茶庄和干果厂都已经稳定下来,隆福行也几乎垄断了玛瑙水晶的生意,茶叶的生意虽不足以和潘家的泰兴行相抗衡,却也算得上广州十三行数一数二的了,榆庭,在潘家和叶家的势力下,你觉得同和行能起死回生吗?”

    方十一温柔抚着她的头,声音是充满了自信不容置疑,“你说呢?”

    微月靠在他怀里,静默起来,过了一会儿却说起了另一个话题,“听说和珅如今在御花园门卫当差了。”

    方十一眸色微闪,“嗯,他很能耐。”

    “我倒觉得是有人在暗中帮他。”微月斜了他一眼,低声道。

    “不管是有人帮他,还是他自己努力的,和珅能够前途无量,对我们不是挺好的吗?”方十一笑道。

    “是啊,那小子真的是钱途无量。”现在的和珅距离他如日中天的仕途越来越近了,世人只知和珅是个大贪官。却从来没想过,一个身世低微的孩子一步一步走到权利的最高处,到底要付出多少汗水和努力。

    这是他的第一步,慢慢的,他会接近乾隆,得到乾隆的宠信,继而成为军机大臣……

    有多少个孤儿能跟和珅一样成功的?

    茂官已经带着两个弟妹向他们跑了过来,瑞官手里还抓着鱼竿,小脸晒得通红,看起来很高兴,桐桐被茂官背着,咯咯笑着。

    方十一低眸看着微月,终于低沉地说了一声,“微月,我们该回广州了。”

    如今他们万事俱备,机会已到,是该回广州了。

    微月勾唇淡笑,深深地望着他,“好!”

    ————————

    感谢_白打赏99起点币的礼物,起点币的礼物,懒猪猫猫打赏99起点币的礼物。

    感谢玉米ch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新春第一天~祝大家工作顺心,爱情合心,读书用心,一切暖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