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运动
    办完女儿的满月酒之后。方十一每天除了陪着妻儿,就是在茶园两头跑,而微月已经开始了一系列的修复身材运动。

    三月的天气还有些微凉,微月却早早起身,她是费了多大的劲儿才舍弃了睡懒觉的爱好,一想到自己那些新制的散花百褶裙和白玉兰散花纱衣,她想要修复身材的决心就无比的强烈。

    也不是说她变得多胖,但也比之前丰腴了不少,特别是腰肢,她引以为傲的小柳腰已经浮云在记忆中了,虽然方十一是不嫌弃……

    好吧,他好像更喜欢她现在这丰腴的身材,但作为还青春貌美的美妇人,是不能接受自己的身材毫无控制地往横发展。

    随着微月的起身,方十一也翻身下了床榻,一把抓住已经梳洗完毕,穿着一套怪异的宽松衣服就要到隔壁间去运动的微月,“别忙活了,这样有什么不好的?”

    微月身上穿的是她特地让金桂她们做仿现代运动服,虽然有些怪异,但比起穿那些裙子做运动好太多了。因为她简直要自己哺育桐桐,最近的胸前胀得厉害,稍微一挤压,奶水就出来了,经常就在胸前有两块潮湿,害得她都不敢轻易出门了。

    “你再睡一会儿。”微月挣脱着,拉开方十一的手,生下桐桐之后,她以要修养为名,已经两个月没跟他同房了,女人生了孩子之后,某个地方会比较松弛,若是没好好休息保养,以后要修复就不容易了,不过这种理由她却不好意思跟他明说,只说自己还有些不舒服。

    方十一闻着她身上撩人心弦的馨香和奶香,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奔腾起来了,大手一下子就往她小腹探去,“陪我,嗯?”

    微月身子一热,只觉得胸前胀疼得厉害,她转身想要推开方十一,却已经被他温热的唇压了下来,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他灵巧的舌挑开她的唇,急迫地与她唇齿交缠,大手快速地想要解开她的衣襟。

    微月用力抓住他的手,侧开头细喘着。

    方十一顺势含住她的耳垂。轻咬着她的软骨。

    “榆庭,别……等今晚,好不好,丫环都在外面。”微月挪了挪身子,刚刚她已经叫了金桂和小银打水进来给方十一梳洗,这时候她们肯定是守在门外不敢进来了。

    方十一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目光深沉充满**地看着微月,无奈地笑道,“你就是想折磨我。”

    微月赶紧下了床榻,发觉胸前有些潮湿,便拿起绫巾擦拭起来,“这时候不对,不是我想折磨你。”

    方十一看着她掀开自己的衣襟,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一个点上去了,胀痛得厉害。

    “你今天不是还得出一批干果到广州吗?要早点过去呢。”微月嗔了他一眼,让他赶紧起来换衣裳。

    “时辰是差不多了。”方十一叹了一声,目光的**缓缓变得清明。

    微月到隔壁的空屋子去做了半个时辰的瑜伽,感觉全身都出了一层薄汗,只要她继续坚持下去,相信很快就能恢复身形了,年轻就这点好处。身体比较容易修复回原来的样子。

    想到已经和方十一刚刚急切,她的脸微微一红。

    “娘,娘……”外面的门廊传来塔塔的脚步声,瑞官稚嫩的声音清脆地传来。

    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走出了房门,伸手将瑞官抱在怀里,“怎么了?不是跟哥哥在后面跑步吗?”微月现在规定茂官早上起来要到后面的空地跑步半个时辰,这小瑞官见着好玩,每天都想跟着去。

    “哥哥去上学堂了,娘,妹妹在哭,快去看看。”瑞官拉着微月的手叫道。

    “妹妹怎么哭了?”微月牵着他的手往屋里走去。

    “饿饿。”瑞官一派天真无暇。

    微月笑了起来,桐桐已经让**抱了过来,这孩子现在也不爱吃**的奶水,每天就往微月的怀里蹭。

    刚走进屋里就听到桐桐响亮的哭声,**已经抱着桐桐迎了上来,脸上尽是无奈,“少奶奶,姑娘还是不愿意吃奴婢的奶水……”

    “这小家伙,嘴还挑食了啊。”微月从**手里抱过桐桐,哭得小脸都红了。

    瑞官很焦急地在旁边叫道,“妹妹不哭,妹妹不哭……”

    微月坐在床榻上,侧身解开衣襟,桐桐已经迫不及待地咬住她的奶头,用力地吸吮起来。

    “娘,妹妹不哭了。”瑞官欢快地叫道,窝在微月身边不走了。

    “姑娘只有在少奶奶身边的时候最乖了。”**笑道。

    小银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几样干果零嘴。“少奶奶,十一少刚刚使人送了新鲜的干果过来呢。”

    瑞官哇了一声,“小银姐姐,我要吃。”

    “别让瑞官吃太多,省得一会儿午饭又吃不下。”微月笑道。

    小银答了一声是,然后看了跟在身后的金桂一眼,给她使了个眼色。

    桐桐吃饱之后,又精神起来了,咿呀叫着,小手指着外面。

    微月让**抱着她出去走走。

    瑞官和小银去了外间吃零嘴。

    金桂过来服侍微月换衣裳,脸色有些犹豫。

    “怎么了?”微月低声问着,“是不是又是银桂的事儿?”

    “少奶奶,银桂她……想服侍章嘉少爷。”金桂咬了咬唇,去年银桂被章嘉少爷送到少奶奶这里来之后,就一直称病不愿意见人,好不容易劝服了,却有心不死想要到广州去服侍章嘉少爷,如今才听到章嘉少爷要来普宁县,立刻就要金贵来求情,想自请到时候去服侍章嘉。

    微月挑了挑眉,冷哼道,“章嘉还没来了,她就动起心思来了?金桂。若是章嘉喜欢银桂留在她身边的,还会把她送到这儿来吗?你该好好劝她的。”

    金桂红了眼圈,“奴婢还少劝她么?那丫头就是听不进去。”

    “你就去跟她说,如果是章嘉要她去服侍的,我也不会拦着。”微月淡声道,章嘉这一年来跟陈诗意才有了些许进展,她可不允许银桂去搞破坏,虽然章嘉是不会犯什么糊涂,但还是不要制造误会的好。

    金桂听到微月这样说,也不敢再求情了,只要低声应喏着。

    微月换上一套白色的烟水百花裙。上衣是浅色的灯笼袖纱衣,外面套着一件百蝶穿花紫红云缎窄短袄,衬得她肌肤白皙如玉,丰神冶丽,乌亮如绸的发丝简单挽了个发髻,插了一支翡翠钗,既简单又不失大方端庄。

    “我要带着桐桐和瑞官去知县府那边,你去跟银桂说吧,如果她劝不听的话,我这儿也是容不下她的。”微月淡声说着,她是看在区总管和金桂的份上才至今没对银桂说什么重话,真要做出让她生气的事情,银桂也不必留在普宁县了。

    “奴婢明白。”金桂惶惶地应声。

    微月走了几步,又回身对金桂道,“你的亲事说在这里了,倒是可以劝劝银桂,在这里找个合心意的,将来你们姐妹也相见也容易。”

    上个月,微月已经做主给金桂说了亲事,是在茶园里的一个管事的儿子,今年有二十岁了,又能干且老实,将来能接替他老子的位置,金桂许给他也算合适。

    金桂闻言脸微红,头埋得更低了。

    微月轻笑一声,转身出去带上瑞官和桐桐去了知县府。

    其实也不过是过来这边和方夫人聊一下闲话,让她抱一下孙儿,王氏有时候也会过来跟她们说几句,但更多时候她都忙着家里的大小事情。

    方树荣自从去年刘大有那件事儿之后,也修心养性,方十一给他捐了一个差事,如今他就跟在方汉玉身边学习一些公务。

    不过方树荣的两个儿子到现在对茂官还是有些排斥,大概是觉得因为茂官的出现,让祖父祖母对他们的注意力减少了,心里有些赌气吧,方展义两兄弟对桐桐却十分喜爱,每次都争着想要抱桐桐。还抱怨王氏不给他们生个妹妹。

    一家人能相处和睦,这样就已经足够了。

    微月留在方夫人院子里吃过午饭,服侍方夫人午歇之后,才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家里。

    哄着瑞官和桐桐睡下,微月自己也寐了一会儿。

    方十一使人回来说晚饭在外面吃了。

    夜幕降临,方十一才带着淡淡的酒气回来,微月服侍他梳洗,两人才齐齐歇下。

    微月在被窝里翻来翻去,脑海里不断地浮现早上那旖旎的画面,心里不禁有些郁闷,怎么他就一点反应都没有,早上明明那么急切的……到了这时候却好像一点也不想要了。

    突然,一直温暖的大手就从她背后伸到她胸前,带着暧昧的低哑声音在她耳边沉沉传来,“怎么,睡不着吗?”

    她身子热了起来,翻过身搂住他的脖子,轻咬着他的唇,“就睡不着了,怎么着?”

    方十一将她压在身下,加深了缠绵的吻。

    大手已经在她身下的敏感处揉捏起来,他扯下她的亵裤,手指挤进紧致中,很快就湿润了。

    久违的快感从小腹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微月呻了出来,仰起头舔吻着他的胸膛。

    方十一的呼吸变得粗重而急促。

    奶香味刺激得他身下的**更加昂然挺拔。

    他将坚挺送进她的温软紧致中,微月情不自禁地迎了上去,摇摆着腰肢配合他的律动。

    方十一的喉咙发出一声闷吼,感受到从所未有的喜悦和快感,这是她第一次这样主动且急切地需要他。

    夜凉如水,屋里却热情如火,**的撞击声和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暧昧而甜蜜。

    *****************

    感谢书友090126215124970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lq1005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书友091009111850970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lq1005同学投出1张评价票。

    ——————————————

    提前给大家拜年~~~祝大家新春快乐,阖家平安,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经典的一句,恭喜发财,红包拿来~~o(n_n)o~求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