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六十六章 满月
    微月有些疲累躺在床榻上。含笑看着抱着女儿就不肯撒手的方十一,真是如他所愿了。

    方十一在床沿坐了下来,声音还透着欢快,“微月,是女儿,是女儿!”

    “知道了,瞧你高兴的。”微月没好气地瞪着他。

    “起什么名字好呢?一定要好好想想,这可是我的小宝贝。”方十一宠溺地看着怀里的女儿,长得真漂亮。

    微月哼了一声,“瑞官的大名你都还没想呢,女儿才刚出世,你就想起名了?”

    “茂官和瑞官都要跟着侄儿那一辈的辈分改名字,让父亲去改就是了,女儿的名字得由我自己来起。”方十一坚决道。

    微月翻了个白眼,“你这个混蛋,你心里就只有女儿了,你给我滚出去,我不要见到你!”

    方十一怔了怔,把女儿放在微月的另一边,低头看着微月,低低声笑着。“怎么,还吃女儿的醋了?”

    微月哼了一声,侧身看着女儿,长得真丑,跟瑞官刚出世的时候一样,皮红红的,又皱又难看。

    “女儿是我的小宝贝,你也是。”方十一吻了吻她的脸颊,细声温柔地说着。

    “现在你心里最重要的不是女儿吗?”微月嘟着唇道。

    “那是因为女儿是你生的,你说,我心里最重要的是谁?”方十一捧着她的脸,眸光熠熠地看着她。

    “别贫嘴!”微月俏脸微红,扭头看着已经在沉睡的女儿,心底泛起暖暖的甜意。

    “十一少,少奶奶,夫人来了。”小银的声音在门外传了进来。

    方十一本来还想继续哄着微月,听到这话不得不起身,“娘肯定是已经知道喜讯了。”

    方夫人笑着由王氏扶了进来,几个月前,王氏又生下一个儿子,她已经有四个儿子,如今微月的女儿,可算是方家唯一的孙女了。

    “娘!”微月要起身见礼,却被方夫人按着。

    “才刚生了孩子,还累着呢,别顾着这些虚礼。”方夫人慈爱地说着,眼睛已经瞄向孙女。

    王氏也笑着道。“娘听到你要生了不知道多高兴,立刻就吩咐厨房炖了补汤,正要趁热喝了。”

    绿桃已经给微月端来一碗热汤,是人参炖乌鸡汤,补气血的。

    微月笑着接过,“谢谢娘。”

    方夫人抱起孙女,笑眯了眼,“这女娃长得可真漂亮,像母亲。”

    “长得跟个猴子一样,哪能看出来像谁了呢。”微月笑着道。

    “谁说我女儿像猴子,她就是长得漂亮。”方十一在一旁抗议着。

    微月娇嗔了他一眼。

    “你可是个美人胚子,大哥也英俊,难道生的女儿还不漂亮。”王氏也打趣着。

    “好了,让微月赶紧把补汤喝了,然后好好休息,咱们去准备洗三的事情。”方夫人笑着道,小心翼翼又不舍地将孩子放在微月身边。

    又说了一会儿的话,微月终于露出疲累来,方夫人让她睡下休息,自己则和王氏去张罗洗三的事情,方十一含笑坐在床沿看着妻子女儿甜美的睡颜。

    如今他有儿有女。有娇妻相伴,和父母兄弟相处和睦,还有什么可求的?

    若要说遗憾,就是心里始终觉得欠了养父,只可惜还差些时候,机会未到。

    总有一天,他要重回十三行,他要让以后他的子孙都傲然站立在广州,而不是认为广州是个受辱的地方。

    方汉玉给茂官和瑞官都改了名字,方树荣的儿子都是展字辈,茂官和瑞官自然不能例外,茂官本来大名茂晟,如今便改成展茂,瑞官则是展瑞。

    方十一给女儿起了小名桐桐。

    桐桐满月的时候,方十一几乎将县城里所有认识的人都请来了,宴开数十席,像献宝一样抱着女儿到处炫耀。

    微月在屋里听着小银的回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女儿已经不像刚出世那样皮肤皱皱红红的,而是白里透红,肌肤如玉,眼睛大大的像星星一样漂亮,鼻子像父亲,嘴巴像微月,见了人就笑,一点儿也不怕生,就是平时板着脸的祖父见了她,也会忍不住笑容满面。

    是个万千宠爱集一身的小女娃,微月却有些担心这孩子会不会将来被惯坏了,小孩子还是不要养得太金贵的好。

    瑞官因为还年幼。不能跟着茂官一样跟在方十一身边到处去炫耀自己的妹妹长得可爱,只能委屈地留在微月身边,听着一堆夫人小姐的时不时捏捏他的小手,亲亲他的小脸蛋。

    “娘,我还要一个妹妹。”瑞官奶声奶气地拉着微月衣袖叫道。

    微月有些错愕,又觉得好笑,“要那么多妹妹做什么?”

    “妹妹都被父亲和哥哥抢去。”瑞官委屈地道,“哥哥还不让我亲妹妹,也不让我抱。”

    屋里的女眷闻言,都大笑起来,暧昧地盯着微月的肚皮,“看来微月可又要忙了。”

    微月大窘,俏脸微微发红,“以后等你长大了,就能抱妹妹了。”

    “瑞官,你是喜欢妹妹,还是喜欢弟弟?”王氏拉着瑞官的小手问道。

    瑞官晃着脑袋,看向王氏怀里的小dd,认真地道,“瑞官喜欢桐桐。”

    “这小子……”王氏捏了他一把,笑了起来。

    微月笑着摇了摇头,方夫人已经让桐桐的**去把孩子抱回来,大家都还想看看她呢。

    等桐桐去外面溜了一圈回来。又给几个夫人少奶奶抱过之后,这小女娃今日是发了一笔横财,什么玉佩金钗长命锁的,已经有满满的一匣子了。

    女儿长得精致可爱,微月自己也高兴,只是见方十一好像没有节制地宠爱着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太好,要找机会说一说才是了。

    “妹妹,妹妹……”瑞官拉着祖母的手,踮起脚要抱桐桐。

    方夫人哈哈笑着,让瑞官坐到椅上。自己托着桐桐作势让瑞官抱着。

    瑞官笑眯眯地往桐桐脸上亲了一口。

    桐桐咔咔笑着,口水都流了出来。

    “娘,妹妹流口水了。”瑞官叫道。

    微月笑道,“那是因为咱们瑞官长得帅,连妹妹见了都喜欢。”

    瑞官得意地笑了起来。

    忙了几天,微月才终于找到机会跟方十一好好说话了。

    窗外繁星布满天空,桐桐在微月怀里吃着奶水,渐渐地沉睡过去,方十一坐在妻子旁边,宠爱地看着女儿可爱的睡脸。

    “桐桐睡着了,让**把她抱下去吧。”方十一搂着微月有些丰腴的腰肢,低声说着。

    微月低哼一声,“不是离不开女儿吗?以后就让女儿陪着咱们好了,我连小床都搭好了。”

    方十一眼角瞄到旁边还真有一架小床榻,赶紧就陪笑着,“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宠着些是理所当然的,你让桐桐睡在咱们屋里,那我以后……怎么和你……”说着,已经暧昧地在她耳边轻轻吹气。

    “谁稀罕你。”微月以肩膀撞开他,低眸看着女儿,嘴角不自觉抿起笑意,这个女儿……其实她心里也疼着,就是没方十一那么明显地表现出来,早在现代的时候,她就已经盼着将来有个能和自己讲心事的女儿。

    “快让**抱下去,我和你好好说话。”方十一哑声道。

    微月咬唇瞪了他一眼,才招呼**进来将桐桐抱回隔壁屋。

    桐桐被**抱下去之后,微月便径自脱了外裳躺进薄软的被窝里,也不去理方十一。

    方十一将她搂进了怀里,低头吻住她的唇,低声说着,“是不是恼我太疼桐桐了?”

    微月叹了一声,“我也不是恼你宠着女儿,只是你这样将来会惯坏了她。”

    “惯坏了又如何呢?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方十一嘀咕道。

    “难道……难道以后我就不能再生一个女儿了?”微月推了他一下,没好气地道。

    方十一眸色沉了下来,声音变得低沉认真。“不要再生了。”

    “什么?”微月惊愕地瞪着他。

    他将脸埋在她颈窝里,身子有些僵硬,“你以前不是有吃避子丸吗?如果对身体没损害的……咱们以后就不要再生孩子了,微月,听到你那样喊痛,那么多的血……我的心像被刀子一下一下刺着,差点就要脚软站不住了,咱们不生了,以后都不生了……”听着她喊了一个晚上,孩子出来之后,他看到那一盆的血水,心都要停止跳动了。

    微月眼角湿润,伸手紧紧抱住他的肩膀,心中瞬息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塞得满满的,心里觉得幸福甜蜜,眼泪却涌了上来。

    “你是傻瓜吗?”她问。

    “微月,以前听过老一辈说,女子生孩子,是一脚踏进棺材板,我从来不觉得什么,可现在我信了,以后绝不能让你冒险……”他承受不起失去她的痛,这是他在她生桐桐那一刻最深刻的想法。

    从来不曾如此清楚地明白自己的心意,他已经不能失去她。

    “好,听你的。”微月哽咽着道,紧紧地抱住他。

    “那……那……”他都忍住那么久不敢碰她了,若是不想生孩子了,该怎么办?

    微月低声笑着,“现在不行,再过几天,配了避孕丸……不伤身子的。”

    方十一松了一口气,目光深幽地看着她,低声呢喃着,“微月,微月……”

    “我在这儿。”

    **********************

    唔,都有些情意绵绵的感觉了,不过……小俩夫妻偶尔甜蜜一下,感性一下……挺好的,是吧是吧~~~

    感谢_月亮河_投出1张粉红票,夜色青冷的马甲投出1张粉红票,投出1张粉红票,书友080424085817418投出1张粉红票,你在天上还好么投出1张粉红票,爱旅游的妈投出1张粉红票,投出1张粉红票,舞&清影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oo醉☆失意投出1张粉红票!

    春节比较忙,这几天都忙着送礼收礼了。

    ~~~~小声求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