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六十五章 女儿
    方十一请来的是普宁县颇有声望的秦大夫。为人十分迂腐刚直,已经是知天命的年纪,满头的银丝,目光却依旧矍铄,是个精神健旺的老人家。

    刘氏愕然看着秦大夫,“秦大夫,难道您也被收买了。”

    秦大夫皱眉看了她一眼,给堂上的谢大人行礼之后才对刘氏道,“刘嫂子,老夫只是实话实说,绝不会有半句虚言,更别谈收买不收买的,你实在小看了老夫。”

    刘氏尴尬地低下头,秦大夫替她相公看病的时候,很多时候都不收他们诊金,如今她却小人心腹猜疑他,确实不该。

    谢大人在堂上已经问道,“秦大夫,你如何能证明刘大有死因?”

    秦大夫拱手回话,他替刘大有看病已有几年,刘大有常有心悸绞痛的毛病。有时候稍微激动了一下便会昏厥过去,最忌是喝酒喝动怒,他昨日被请到酒楼给刘大有检查过,没有斗殴的痕迹,刘大有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只是酒味冲天,脸色发青,是心绞痛发作的原因。

    “……刘嫂子,你是知道自己丈夫有心绞痛的毛病,怎能轻易冤枉别人?”秦大夫说到最后,略带谴责地看着刘氏。

    刘氏只顾着抹泪,泣不成声。

    “刘氏,秦大夫所言,可是真的?”谢大人沉声问向刘氏。

    刘氏咬了咬唇,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是徒然,点了点头便道,“……可要是那方树荣不与我相公争吵,我相公又怎么会死?”

    “无知妇孺,你这简直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别说是刘大有先挑衅他人,谁又怎知刘大有身患心疾,你明知自己丈夫有病,却不阻止他外出喝酒,若要论罪,你才是大罪!”谢大人喝道。

    刘氏脸色一白。

    谢大人已经开始判决,刘大有之所以会致死,纯属自己不知自爱,因酒误事。与他人无关,刘氏无理取闹,冤枉好人,杖打二十。

    刘氏听完判决,哀恸大哭,她本来只是想要将方树荣告上衙门,以此多得到一些补偿,可没想到会弄巧成拙,赔偿没有得到,自己反而要挨打。

    方十一却出来求情,刘氏方失去丈夫,家里也有三个幼儿,如果再杖打二十,家中丧事谁能处理,三个幼儿又该怎么办?

    最后便是罚了刘氏十两银子,可刘氏也宁愿自己打上二十大板。

    她如何能拿出十两银子来,那不是挖她的肉么?

    退堂之后,刘氏回到家中,还在忧心该去哪里找来十两银子的时候,方家却使人给她送来了五百两银子,说是给刘家的帛金。

    也不说是补偿。因为本来刘大有的死就不关方树荣的事儿,就只说是帛金,虽然有些重了,却也没有退回去的道理。

    刘氏收下帛金,对着方家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泣不成声。

    知县府,大厅上。

    方树荣泪流满面地给方汉玉和方夫人请罪,并发誓自己以后不会再出去胡来,一定好好在家中读书,两年后去考科举。

    王氏也在一旁陪着落泪,虽然这件事有惊无险,但能够让自己的丈夫改过自新,她心中也感到欣慰,但也有些愧疚,她一直觉得夫人偏心大房,也觉得大房是有心要跟他们二房争宠,经过这件事,她才发觉自己是小人心肠,冤枉了好人。

    方汉玉勉励了方树荣几句,也没有再责骂了。

    “快起来吧,以后要生性了。”方夫人眼角有些湿润,这次若不是大儿子和微月,只怕事情也没那么容易解决,想到他们一家人能够互相扶持,兄弟之间如此和睦,她真觉得自己什么遗憾都没有了。

    “这次你们要多谢的是你们大哥和大嫂,若非他们尽心尽力为你安排,哪能这么快就得了清白,兄弟之间就该如此。树荣,往后你必当敬重你大哥大嫂,他们是真心待你的。”方汉玉语重深长地对方树荣夫妇道。

    方树荣和王氏齐齐给方十一夫妇行了大礼,“大哥,大嫂,谢谢你们。”

    方十一急忙扶住他的手,“一家人不必说这个。”

    微月扶起王氏,“二弟和弟妹这不是要折煞我们么?”

    王氏紧紧握住微月的手,哽咽道,“枉我一直以来都当了小人,大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是我被猪油蒙了心才会以为……”

    “以前我们有闹过什么不开心的吗?我可不记得了。”微月眨了眨眼,笑着道。

    王氏破涕为笑,大厅上一时充满温馨笑语。

    方树荣的事情解决之后,章嘉也终于要离开普宁县回广州府了,来的时候带了一车的手礼,走的时候带了三车的货物,还有一车微月准备的手信,是要他给吉祥和荔珠等人送去的小县城特产。

    临走前,微月特意找章嘉单独谈了话,是关于银桂的事情。

    “……我听说你想把银桂遣回京城去,这是怎么回事儿?”之前见金桂神情有异。她早就留意了,只是刚好过年,忙得差点忘记,这两日正好想起,便找了金桂来细问,原来是因为她妹妹要被遣回京城的事情。

    “不就一个丫环吗?也值得你关心了?”章嘉没好气地问。

    “我关心的可是你,是银桂动了什么心思?”其实她是听金桂说过,银桂恋慕章嘉,想要成为他的女人,只是章嘉似乎并不想收通房,所以才动怒要将她赶回京城。

    虽然金桂留着妹妹的面子没有明说。微月却能猜得出来,想必是银桂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去勾引章嘉了吧。

    “姐,我额娘受过的苦我一直记着,虽然男子三妻四妾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我一日没娶妻,就不会在屋里收人,我不能让我将来的妻子受我额娘那样的气。”章嘉脸上闪过一丝坚毅和愤恨,他始终还是放不下他父亲背着他额娘在外面养了外室的事情。

    “我明白了,若是真不想把银桂留在身边,就让她到我这儿来吧,她姐姐在我这里,也能有个伴儿。”微月感慨地看着比她高出一个头的章嘉,当初那个比她还矮,又瘦小可怜的男孩如今已经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了。

    救下章嘉,是她来大清这么久做过的最让她欣慰的一件事情。

    “你也别总是说我,十一少那边你可要盯紧了,别再出来第二个李姑娘了。”章嘉叮咛道。

    “我信得过方十一。”微月嗔了他一眼,随即嘿嘿地笑了起来,“章嘉,你年纪也不小了,到底想什么时候成亲?我看陈姑娘还真不错……”

    “胡说什么,谁喜欢那小辣椒!”章嘉立刻怒声叫道。

    “我也没说你喜欢她,你紧张什么?”微月啧啧几声,“心虚呐你。”

    章嘉脸上闪过一丝绯色,“我去找十一少商量事情了。”

    微月哈哈笑了起来,看来这小子和陈诗意还真的是欢喜冤家啊,就不知道那小姑娘是什么心意了。

    正月十八的那一天,章嘉启程回了广州。

    方十一他们在普宁县的日子也悠然过着,他们依旧还是住在下草铺路的四合院里,并没有搬到知县府里去,但却每天都有来往,一家人的感情与日俱增。

    五月份的时候,方十一决定去福建一趟,柑皮托给漕帮运到北方去了,卖了个好价钱,如今他是要全心全意投入种植茶叶中了。

    以前跟着方十一的福掌柜等人也都已经来到普宁县,福掌柜的儿子帮方十一掌管柑皮厂。如今正要准备晒制酸梅等蜜果,也是十分繁忙。

    福掌柜则掌管着山头,并为将来茶叶的出售先预备销路。

    方十一临要去福建的前天,微月查出有了身孕,于是,方十一便让福掌柜代他去了趟福建,自己则留在家里陪着微月。

    瑞官出世的时候,他没能陪在微月身边已经成了他的遗憾,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每天留在她身边的。

    “这不是才两个月的身孕么?你这么紧张作甚?”微月好笑地对方十一道。

    方十一很认真地淡声道,“要从现在开始培养感情。”

    自那以后,方十一不许茂官再拉着微月跑,会吓到妹妹,也不许瑞官赖在微月怀里,会伤了妹妹,瑞官才学会走路,已经能呀呀说话了,虽然还不明朗,在方十一的教导下,这小家伙讲得最清朗的字眼竟然就是妹妹。

    茂官也受了父亲的影响,每天都牵着瑞官围在微月身边,左一句妹妹什么时候出来,右一句以后要抱妹妹……

    微月忍无可忍,终于掐着方十一的脖子,“你到底在给茂官他们灌输什么思想,你怎么就知道我怀的是女儿啊啊啊啊?”

    方十一淡定地将微月抱在怀里,摸着她的小腹柔声道,“一定是女儿。”

    “如果是儿子呢?”微月没好气地问。

    “他敢!”方十一咬牙道。

    微月默默地无语了,孩子,摊上这样的父亲,也不知是你福气还是……

    八个月后,微月顺利生下一名女婴,方十一笑得都见牙不见眼了,茂官拉着瑞官的手在大厅欢快地跳着,大声喊着,“妹妹,妹妹……”

    ——————————

    感谢宝宝是小财迷投出1张粉红票,起点,起点投出1张粉红票,連華投出1张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