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六十三章 人命
    章嘉带着茂官在回家的路上,不断地利诱警告他回家之后不许跟微月说起今晚遇到陈诗意的事情,跟不准说什么谁看上谁了。

    茂官听得耳朵快要生茧了,认真地看着章嘉,“小舅舅,你怎么老是在说诗意姐姐,我看你也不是讨厌她。”

    “臭小子,都跟你母亲一个样了。”章嘉没好气地道。

    回到家里的时候,却发现屋里的气氛有些凝重,方十一和微月也还没回来。

    “……十一少和少奶奶方才已经回来了,被老爷使人叫了过去,好像是二少爷出了事儿。”小银迎了上来,低声对章嘉说道。

    “发生什么事儿了?”章嘉问道。

    “说是二少爷在外面和人家吵架,出了人命了。”小银回道。

    章嘉一怔,怎么就出了人命了?他看向章嘉,对念翠道,“先把少爷带下去吧,时候也不早了。”

    茂官也知自己年幼,许多事情还帮不上手,便乖乖听话回了自己屋里去睡觉了。

    “十一少他们去知县府多久了?”章嘉问小银。

    “刚过去的,现在应该才到那边,少奶奶吩咐了,若是您回来了,让您也过去那边。”小银道。

    章嘉来到知县府的时候,方汉玉和两个儿子都在大厅上,不见方夫人和微月,应该是在后院里。

    “方老爷。”章嘉大步走了进来,和方汉玉见了礼,才发现坐在方十一下首的方树荣脸色苍白如死,眼色一片恍惚。

    方十一站了起来对方汉玉道,“我和章嘉去一趟死者家里,若是能够私下解决最好,别明日他们闹上公堂。”

    “大哥,我真的没动手打他,就吵了几句,他突然就倒在地上了……跟着就没了。”方树荣嘴唇轻抖着,说话都有些不稳,眼底充满了恐慌。

    “谁让你又出去喝酒的?我前几天跟你说活过什么?”方汉玉大声喝道。

    方树荣一瑟,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在现场的人不少,他们都能为你作证你没有动手打人就可以了,有哪些人在现场的,你先仔细想好了,以防万一,说不定到时候需要他们作证。”方十一道。

    “我记得我记得,我这就使人去找他们。”方树荣急忙道。

    “你使人去找了,那死者的家属若是说你贿赂证人呢?”方汉玉冷声哼道,“现在什么都不要做,先去看看死者再说。”

    “你们先休息吧,二弟,你也回屋里去把身上的酒味洗了。”方十一沉声说着,然后和方汉玉对视一眼,才与章嘉离开知县府。

    路上,方十一将事情的经过说给章嘉听。

    原来是方树荣今天去酒楼和友人喝酒吃饭,讨论起一些见解的时候难免有意见分歧的,许是喝了酒,理智上有些控制不住,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平常这些人会顾忌着方树荣是知县大人的公子不太敢得罪,只是今晚却有些不同,那死者喝酒胆大,处处针对着方树荣。

    方树荣气不过,便骂那人不知好歹,说的话不免有些难听,谁知那死者听了一激动突然就倒地了,跟着就没了。

    “……照这么看来,这人的死也跟二爷没多大关系,二爷可没动手啊。”章嘉道。

    “怕是这位死者身体就有些问题,不然怎么会说没了就没了。”方十一沉吟着,正常人来说,就算喝了酒吵上几句话也没什么大碍,怎么会一下子就没气儿了?

    其实方树荣本来跟这件事没多大关系,最不应该的就是那死者倒在地上之后,他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就是让大家别去抬那人起来,让他去装死……

    这句话就落理了,让人听了,还要认为是方树荣站着父亲在外面横行霸道。

    死者叫刘大有,家里生计比较艰难,就住在南门,方十一他们从东门过去还不需要半个时辰,刘家已经在门外挂上白灯笼了。

    听到方十一是知县府的大爷,刘大有的妻子立刻哭着扑了上来,叫着要以命换命,她身后还跟着两三个幼儿,最大的也就十岁,是个瘦小的小女孩,再小一点的是两个男孩,一个有七八岁,一个有五六岁。

    方十一退后几步,宝信挡住刘娘子。

    “这位娘子,我们爷是来问问有没什么可以帮得上的,不是来恐吓你们的,有话好好说。”宝信劝道。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的丈夫都叫你们给害死了,如今只剩下我们孤儿寡母的,别以为我们会善罢甘休,我丈夫的命一定要你们还。”刘娘子哭得双眼浮肿,只恨不得也随了丈夫去了,想到家中还有幼儿,又觉得舍不得。

    方十一将刘家环视了一眼,空气中有苦涩的药味,他看向墙角处一些药渣,心中亮堂起来。

    “刘娘子,你若是去仔细打听了,就该知道你丈夫并非方家的二爷害死的,而是自己突然就倒了在地上……”章嘉开口说道,只是尚未说完,就被刘娘子尖声打断了。

    “好好的人怎么就死了,难道不是你们使了什么诡计,你们自然是说你们的话,明日我就告上衙门,若是知县大人偏私,我就是死了做鬼也不会干休的。”刘娘子嘶声道。

    方十一低声道,“我们不是来威胁你,只是想来略尽绵薄之力,这些银子你先拿着,总不能让刘公子一处安身之地都没有,我们方家也不是想逃避责任,是我们错的,我们会认,但刘公子是不是被害死的,还有待查个明白清楚,我自己的弟弟难道还不了解,他断不会有害人之心,刘娘子,你还有三个幼儿,别轻易说死不死的,免得孩子们伤心。”

    刘娘子一怔,呆呆地看着方十一递到眼前的两锭银子。

    宝信得了主子的眼色,便将拿过银子塞到那小女孩手中,“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到方家说一声,你想上衙门告状就上衙门告状,我们也不会拦着,公道自在人心,我们二爷有没害人大家眼睛都看着,今日我们过来,也是我们二爷交代了,毕竟大家一场交往。”

    刘娘子低头抹泪,敌意没那么明显了。

    方十一和章嘉不方便继续留在这里,只好打道回府。

    “……刘家难道就只剩下这孤儿寡母了?咱们两个大男人来了反而不好说话。”章嘉叹道。

    “不是没有,只怕是不愿意替刘大有出面。”他也以为会有能做主的爷们出来说话,没想到只有刘娘子和三个幼儿。

    这倒是有些不好由他出面了。

    _____________

    书号:>

    《天下为聘》

    作者:令狐兮兮

    简介:就算换了时空,变了容颜,我依然记得你眼里的依恋。

    纵使周遭阴谋环伺,我也要拿如画江山为聘,再续前世缘。

    ***********

    感谢艺园独秀投出1张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