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六十二章 元宵
    李红莲见到方十一面无表情地走了出来。眼泪涌了出来,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方十一却是没有看她一眼,只是皱眉来到微月身旁,低声问,“你对李姑娘说了什么?”

    李红莲听方十一这样问,便以为他是在帮自己责问潘微月,脸上的神情更是凄楚可怜,“十一少,她骂我不要脸,还说我是丑女人……”

    “你真的这样说?”方十一冷声问着。

    微月仰头看着方十一,柔声道,“有这个意思。”

    方十一轻叹一声,摸了摸她的头,“以后不要说得太明白,实话往往是伤人的。”

    微月愕然看着他,嘴角憋着笑。

    李红莲闻言却是愣了一下,有些没听明白,等她想明白方十一的意思之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突然哇一声哭了出来。快步地奔出大厅。

    “你这可是在人家小姑娘心上撒盐了啊。”微月站起来感叹道。

    “难道你觉得我该去安慰她?”方十一挑眉问。

    “你去试试。”微月回他一个冷笑。

    章嘉和茂官抱胸看着他们摇头,“茂官,你这对父母太可怕了,绝对不能得罪他们。”

    茂官用力地点头,“娘好酷!”

    “酷是什么意思?”章嘉愣声问道。

    “娘说酷就是厉害的意思。”茂官回道。

    “那小舅舅是不是也很酷?”章嘉问。

    茂官慎重看了他一眼,考虑了很久,才勉为其难地道,“也算啦。”

    那厢李红莲哭着跑了出去,正好撞上来做工的李母,李母见自己的女儿哭着从十一少的办事大厅出来,还以为女儿是受了什么委屈,立刻就拉着问,“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走,娘给你讨公道!”

    旁边晒柑皮的妇人闻言就嗤笑道,“谁还敢欺负你女儿啊,怕是自己做了什么没脸的事情被赶出来吧。”

    “你们几个臭婆娘胡说什么话。”李母听见她们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心里怒火直窜。

    “我们可没胡说,你自己问问你女儿,兜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人家十一少是身份的人,也是她能想的,自己去瞧瞧方少奶奶,那才是有教养的大户人家,一个连人家的门都没摸到的还把自己当半个主人了。”有人冷哼着道。

    李红莲本来只顾着哭,听到她们奚落自己,恨不得扑上去撕烂她们。“谁见不得人了?你们就是嫉妒我们……”

    “是啊,可真嫉妒你有个女儿能去勾引十一少,我们就是少了这么个不要脸的女儿。”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低声笑了起来。

    李母听着她们一言一语,已经是明白怎么回事了,年前女儿跟她说和十一少两情相悦,求她成全他们,她还当真了,如今看来,难道是自己的女儿自作多情了?

    “走!我去问问十一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若是让我知道有人乱嚼舌根,我可没那么好欺负的。”李母拉起李红莲就往办事大厅走去。

    众人只发出一声冷笑,只顾着晒柑皮,她们又不是瞎子会看不出十一少究竟对里小姑娘有没意思,如果真看出什么端倪来,她们自是不敢随便乱说,根本就是姓李的小姑娘不要脸贴了上去,人家十一少可是正眼都没瞧她一眼。

    李红莲拉住李母的手,“娘……”

    李母惊疑不定地瞪着她,顿时什么都明白。“死丫头,跟我回家去!”

    自此以后,李姑娘就再没出现在这个柑皮厂里,正月一过,听闻就说了一门在隔壁县城的亲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元宵节那晚有花灯会,微月将瑞官哄睡着之后,便和方十一一起去闹元宵了,茂官跟着章嘉一起去猜灯谜。

    在现代的时候,微月曾经听说过,元宵节也算是中国的情人节,所以她在前几天忍不住就要求方十一今天要给她送蔷薇花。

    方十一只当她是耍性子,还问为什么一定要蔷薇花,难道不能送别的花?她又怎么解释蔷薇花代表爱情呢?

    其实她也只是说说,没真想过方十一会真的给她送来了一花园的蔷薇花,虽然都是不是她想象的那样一大束玫瑰花,而是在庭园种满了蔷薇,但同样让她感动,他在意她的话,在意她的想法……

    “在想什么呢?”察觉到身边的微月心不在意,方十一伸手拉住她的手,担心一会儿走到人多的地方会被撞到。

    微月也不顾别人侧目,挽住他的胳膊,“在想你到底从哪里找来的那么多蔷薇花。”

    方十一轻笑道,“陈家后面的山头都是。”

    “哼,那不是便宜了你。”微月嘟着唇叫道。

    方十一心神荡漾,那娇俏的模样……真想咬下去,他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道。“那你还想怎样?今晚……任你处置,可好?”

    微月笑着呸了一声,却笑得更加甜蜜地和他一路欣赏着花灯。

    而章嘉那边,带着茂官猜中了几个灯谜就没了兴致,来到一处热闹的地方,是有人在竞技投壶,已经有一位少年连赢了几个人,若是再无人胜过他,他就是头名,能拿到一盏双凰花灯,是最漂亮的花灯了。

    章嘉兴奋地去参加投壶了,茂官在一旁鼓掌给他加油。

    那位眼见双凰花灯就要到手的少年见到章嘉他们,却立刻压低了头,听到他要和自己比投壶,眼底闪过一抹恼意。

    章嘉却没有察觉,还走过去拍了拍那少年的肩膀,“兄弟,在下来与你比一比。”

    “别动手动脚的!”少年推开他的手,声音偏柔。

    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章嘉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觉得这少年看起来有些眼熟,也不知是不是夜晚看得不清楚。

    那少年已经过去拿了竹箭投了起来,却是没有之前那么好的手法。只中了三个。

    茂官笑眯眯地看着那少年,又看看章嘉。

    那少年目光触及茂官的时候,灿烂地对他笑了一下。

    章嘉一投中了五个,全满了。

    少年懊恼地瞪了他一眼,章嘉却无所觉,从老板手里接过双凰花灯,在一片称赞声中带着茂官要离开。

    “你等等!”少年急忙追了上去,指着他手中的双簧花灯,“这个花灯给我,我给你银子。”

    章嘉最是不喜人家用银子压人的,脸上自是不好看。“爷不缺那几两银子。”

    “你……明明就是我先看上的。”少年跺了跺脚,他好不容易就要到手的花灯就这样被别人抢了,他心里怎么也不好受。

    “懂什么叫愿赌服输不?”章嘉咧嘴笑着,样子十分嚣张。

    茂官在一旁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章嘉和那少年都疑惑看着他,章嘉问,“茂官,笑什么呢?”

    茂官指着那少年,咯咯笑着,“刚才诗意姐姐说,小舅舅是她先看上的,原来诗意姐姐看上我小舅舅了,一会儿我要跟娘说去。”

    原来这少年却是女扮男装的陈诗意,她听完茂官的话,才知道自己情急之下说错了话,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眼睛也不敢再直视着章嘉了。

    章嘉也瞪圆了眼,这才发现眼前的少年果然是个女子,只不过天色太暗,他也没仔细去看明白,才误以为是个比较娘的公子哥……

    竟然是那个小辣椒!

    “小辣椒,你今日玩儿的又是哪出呢?”住在这里有半个月了,自从那次棍子事件之后两人又见了一次,不过两个人好像天生八字不合似的,见面总是没好事的。

    “关你什么事,谁是小辣椒了。”陈诗意瞪了他一眼,想起刚刚的话,脸又是一红,扭头看向茂官,“你怎么认出我来了?这傻蛋可没看出来。”

    茂官嘿嘿笑道,“诗意姐姐常来找我玩儿,我怎么会认不出呢,而且……”他走到陈诗意旁边,要她弯下腰,在她耳边低声道,“诗意姐姐忘记把耳坠拿下来了。”

    陈诗意一怔,立刻伸手摸着耳垂,还真的……小脸立刻又红了起来。嗔了茂官一眼,“就你眼厉!”

    茂官回头看了章嘉一眼,悄声对陈诗意道,“其实小舅舅不是傻蛋,他只是没注意,一心想要赢了花灯而已,诗意姐姐若真是看上他了,我去跟我娘说,娘肯定很高兴的。”

    陈诗意羞恼地捏住茂官的脸颊,“再胡说八道,看我怎么饶了你,谁看上那个傻蛋了。”

    茂官疼得哇哇大叫。

    章嘉赶紧过来拉开陈诗意的手,“谁稀罕你这颗小辣椒,又不是嫌命长。”

    陈诗意瞪着还抓着自己手腕的大手,感觉被他抓住的地方像火一样烧了起来,“放开我!”

    茂官急忙对章嘉道,“小舅舅,诗意姐姐和我闹着玩的。”

    章嘉甩开陈诗意的手,哼了一声,俊脸却有一丝绯色闪过,碰过她手腕的手掌握成了拳头。

    茂官扯了扯章嘉的衣袖,“小舅舅,我们把花灯送给诗意姐姐吧。”

    “拿去!”章嘉撇了撇嘴,把花灯扔到陈诗意手里,有些别扭地看了她额头一眼,沉声道,“就当是……赔礼好了。”说完,已经拉着茂官大步离开了。

    陈诗意怔怔看着他们的背影,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笑意。

    ————————————

    感谢紫云星光投出1张粉红票,感谢投出1张粉红票,感谢...水...投出2张粉红票,感谢落葉飄飄投出1张粉红票,感谢khkh7374同学投出3张粉红票,感谢幽雅呀呀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打赏100起点币的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