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五十九章 甜蜜的守岁
    “少爷回来了。”方汉玉刚问完。就有丫环在外面回道。

    王氏暗暗松了口气,心里却忍不住气恼,到了紧要关头,连丈夫都让自己没脸,这要是惹得老爷发火了,她还怎么在这宅子里做人呢。

    方树荣脚步有些不稳地走了进来,身上酒气熏天。

    “混账东西,你又跑哪里去了?”方汉玉破口大骂。

    方树荣打了个酒嗝,被方汉玉吓得醒了三分,支吾道,“和……和友人聚会,不小心喝多了。”

    “你……”方汉玉开口要骂他。

    方夫人急忙道,“让他先去上香吧,过节呢,你别骂他了。”

    “都当爹的了,还一点也不长进。”方汉玉哼了一声,若不是看在今天是大儿子第一次到家里过节,他真要甩袖离开了。

    方树荣低着头站到王氏身边,王氏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好了,大家都去吃团圆饭吧。”方夫人笑着招呼大家来到大厅,丫环们已经备好了宴席。正等着他们入席。

    方汉玉在首位坐下,左手边是方夫人,方树荣习惯性地在他右手边入座,王氏见了,只是悄悄扯了扯他的衣袖。

    “作甚?”方树荣回头瞪着王氏。

    “你给我下去那边坐着。”方汉玉低声怒喝着。

    方树荣一怔,这才发现尚未入座的方十一,悻悻然地离开座位,如今他已经不是知县府唯一的少爷了,而是成了二少爷……

    “大家吃过团圆饭,今晚还要守岁呢。”方夫人笑着招呼大家入座,缓和了气氛。

    “要是睡着了怎么办?”坐在王氏身边的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出声问道,一脸不情愿的模样。

    “那就不能睡着。”方夫人笑道。

    “我不要,我要睡觉。”这孩子是王氏的长子方展义,和茂官同龄,就是早出生两个月成了哥哥。

    “我也不要守岁,也不要和他一起吃饭。”方展义旁边的小男孩也叫了起来,还指着茂官对着方夫人说着。

    王氏尴尬地拉住两个儿子,“说什么,快闭嘴!”

    “为什么不和哥哥一起吃饭?”方汉玉已经沉声问道。

    “他才不是我哥哥,他是野孩子!”王氏的次子方展和奶声奶气地回道。

    方汉玉用力地把筷子放到桌面上,脸色阴晴不定,声音隐隐透着怒意,“什么野孩子,谁教你的?”

    茂官微微低着头,看起来是面色如常,只有紧抿的嘴角泄露出他心中的情绪来。

    方展和从来没有被祖父如此大声喝过,吓得大哭出来。

    “祖父为什么要帮外人说话?”方展义见向来最疼惜他们的祖父突然对他们凶了起来。心里对茂官更是多了几分怒恨。

    “茂官怎么会是外人,他和你们一样,都是祖母和祖父的孙子!”方夫人目光扫过王氏,对方展和认真说道。

    王氏抬起手用力地往两个孩子身上打了下去,“谁教你们胡说八道的,谁让你们这样说茂官的,没规矩,来人,把他们都给带下去。”她已经是被儿子气得全身都抖了起来。

    两个孩子哭得更大声了,哭声震天,简直让人心烦。

    微月轻轻蹙眉,本该是开开心心的团圆饭,怎么弄成这个样子?小孩子都是天真无邪的,今日他们说的这些话若不是有人在他们面前提过,又怎么会说得出来?

    眼见方汉玉就要动怒了,微月心中叹了一声,轻轻地在桌子下面踢了一下方十一。

    方十一眼色微动,唇瓣一勾,淡声道,“小孩子不懂事,兄弟之间打架吵架都是平常事。将来才能亲厚些,今天是除夕,应该开开心心吃饭才是。”

    “榆庭说的是,别让菜都凉了,赶紧吃饭吧。”方夫人微笑起来,不禁有些感激方十一他们的大度。

    两个孩子也在王氏的警告下安静了下来,眼角却不停滴瞪着茂官。

    茂官对他们露齿一笑。

    吃过团圆饭之后,方树荣嚷着头疼,便要回去休息,方汉玉已经没了好心情,索性让他们大家都回屋里去守岁了。

    方十一带着微月他们回了下草铺路,并没有在知县府住下。

    这是微月在大清的第三个春节,仿佛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习惯了没有网络,没有电脑,没有电没有自来水的生活,这是和她在现代完全两个模式的生活,她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融入其中。

    很多时候,她都会忍不住想,她既然来到大清的潘微月身上,那么原来的潘微月去了哪里?会不会也穿越到她现代的身体里,成为现代的方晓筑。

    不知道现代的她和这时候的方家可有千丝万缕的一点关系呢?

    “在想什么?”身子被搂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磁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微月恍惚的心神收了回来,抬头落入一双幽邃深沉的眼眸中,心,突突跳了起来,“榆庭,这是我……和你第三个春节了。”

    方十一修长的手指细细在她鬓角抚摸着,“都嫁给我三年了……”

    突然很想告诉他。她不是属于这里的人,她不是原来的潘微月,可是,这个是只能烂在心里的秘密,谁会相信,她是三百年前的人呢?

    连她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荒谬,仿佛那现代的生活是她凭空想象出来的一样。

    “我们以后都会一起过年节吗?每年除夕,你都会在我身边?”微月细声喃喃问着。

    “当然……”方十一低笑,灵巧的舌头已经挑开她的唇瓣。

    他炙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她顺势躺在软榻上,他欺身压了上来,滚烫的手探入衣襟,握住她一方软玉,细细地揉抚着。

    她发出一声细喘的呻。

    他含住她的耳垂,用力吸吮搅动着。

    微月身软心热,两只手无力地搭在他肩膀上。

    腰带被他轻轻一扯,松开了。

    “榆庭……在守岁,茂官……”微月断断续续地说着,刚刚茂官不是还在屋里么?

    方十一全身滚烫,呼吸已经有些急促。大手来到她的腿心,轻轻揉捏着她的敏感,熟悉地找到那颗珍珠,他哑声地笑着。“……早就和章嘉出去放鞭炮了,你在发呆呢。”

    微月啊了一声,好像有听到茂官跟她说过的。

    “可是,在守岁……”微月的声音甜糯如蜜,媚眼如丝。

    “还没到时辰,要找些事情做。”感觉那紧致的涌动已经完全湿润了,方十一的声音更是嘶哑低沉。

    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喷薄而出,微月紧紧抱住方十一。

    远处正巧传来放烟花的声音。

    方十一轻轻挺身而入。

    微月喘了一声,修长充满弹性的大腿紧紧圈住他结实的腰。

    方十一慢慢律动着,由浅至深,渐渐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

    “这要是传出去。我都不用做人了。”微月瞪着只穿着一件中衣慵懒躺在长榻上的方十一,脸颊醉红如醺。

    真是的!明明是打算守岁的,又怎么会……突然滚上床单了,都是他的错。

    方十一含笑看着已经下了床榻在整理衣襟的微月,目光落在她脖子上,若隐若现的,有他恩爱过她的痕迹。

    突然就回味起刚才她在自己身下如花儿绽放的娇俏妩媚模样。

    微月已经重新穿戴整齐,只是屋里却还有恩爱过后的萎靡味道,总不能等一下让茂官进来和他们守岁的。

    “去和他们放鞭炮吧。”方十一建议道,是猜到了微月咬唇思索的苦恼了。

    微月嗔了他一眼。

    “来,帮我穿衣裳。”方十一声音磁沉,充满了诱惑力。

    微月没好气地走了过去,“自己没手呢?”

    方十一笑着抱住她,“就想让你帮我,别瞪,让我再抱抱。”

    “茂官在外面喊我们呢。”微月安静被他抱了一会儿,就听到茂官的声音在外面传了进来,她推开方十一,拿起长袍给他穿上。

    方十一哈哈笑了起来,伸开手让微月替他穿上长袍短褂。

    外头已经繁星满空,空气中还有硫磺的味道,茂官玩得小脸红扑扑的,见到微月和方十一出来,立刻就跑了上去,“娘,我们一起放鞭炮。”

    微月笑着牵过他的手,“都玩得满头大汗了。”

    来到前院的小广场,不止章嘉在,几乎家里的下人都围在这里看章嘉放鞭炮。

    宝信他们见到十一少和少奶奶一起来了,既是欢喜又有些拘谨起来。

    “咱们虽不是这里的本地人,但也能过个红红火火高高兴兴的新年,大家尽情地玩吧。”微月笑着对他们道,还让金桂每人发了二两压岁钱。

    众人大喜地道谢,说了许多吉祥话。

    “少奶奶给了压岁钱,舅少爷还没给呢。”小银对几个小丫环使了眼色,都眼巴巴地看着章嘉。

    章嘉指着小银,“如今遇上个年节。你们都算计起爷来了。”

    “可不是这样说,舅少爷给了小的们压岁钱,您自己不也财福广进么?”小银笑道。

    “牙尖嘴利!跟你主子一个样。”章嘉笑骂着,让自己的小厮把准备好的压岁钱发了下去。

    小银喜滋滋地道谢。

    只有金桂在借过压岁钱的时候,脸色有些怪异。

    微月见了只是记在心里,嘴上却道,“什么叫和我一样,臭小子你给我说清楚。”

    小广场上笑语一片。

    ——————————

    感谢淡淡如流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抱歉抱歉,今晚单位聚餐,晚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