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五十七章 打架
    少女怀春的事情微月也经历过,见到气质成熟稳重,温润优雅,又长得俊美清逸的男子自然会心动,可是听到有年轻小姑娘对自己的丈夫动心了,微月可没当时那种深有体会的心情。

    不是她不信任自己的丈夫,虽然方十一并不想纳妾,但他根深蒂固的三妻四妾教育精神还是让她有些不太放心,好吧,她对方十一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她是对别的女人没信心,这时候的女人是不介意和别人共侍一夫的。

    可她又不能直接走到人家面前,对那小姑娘说,这男人是她潘微月专属的,叫人家不要看上她的丈夫。

    方十一回来的时候,就见到微月歪在软榻上发呆,秀眉轻蹙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发什么愣呢?”他走了过去,将她抱了个满怀,微凉的脸庞埋在她颈窝里。

    微月打了个冷颤,却没有推开他,“外面很冷吗?”

    “还可以。”磁沉的声音在她颈窝处传起,温热的呼吸打在她动脉上。

    她柔软的手指轻轻地揉捏着他的肩膀,声音如蜜般甜糯在他耳边吹气,“酿制陈皮的事情怎么样了?”

    方十一舒服地喟叹一声,将她搂得更紧了,“北门李家村以前是酿制酸梅的,懂得怎么酿陈皮,我前几天试过了,味道还不错。”

    “那就好。”微月笑着道。

    方十一抬头看着她,眸光寒着温润如水的笑,声音有些暗沉,“怎么了?”

    “没有啊,就想着……哪天有空了去看看别人怎么酿制的嘛,我还没去过北门呢。”微月搂住他的脖子,笑嘻嘻地道。

    “好!”方十一低笑着,舌尖已经挑开她的唇瓣灵巧滑入她嘴里。

    缠绵了许久,他才深喘着离开她的唇,眸色幽邃深沉,“小日子过了吧。”

    微月埋在他胸膛里,双颊泛着红晕,即使不是第一次了,这样暗含着某种意思的问话还是忍不住害羞,“金桂她们要进来了,你快松开我。”

    方十一眸光熠熠地看了她一眼,依言松开她,反正今晚多的是时间……

    微月整理了有些松动的发型和衣襟,让在门外的金桂和小银准备晚膳,又使小丫环去前院把章嘉叫了过来一起。

    第二天,微月却是没有办法去北门那边,等她腰酸背疼起身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本来是决定吃过早饭之后就去那边逛逛,宣布一下领土权,谁知道去了知县府的茂官却突然跑了回来。

    “怎么把茂官带回来了?”微月诧异地问念翠,眼睛却盯着嘟着嘴有些委屈模样的茂官。

    “是茂官少爷想回来的。”念翠为难看了茂官一眼。

    “夫人知道了吗?”微月招手让茂官到自己面前来,捧着他的小脸端详着,又检查了他四肢,发现手背有些擦破皮的地方。

    “夫人……夫人不在知县府里。”念翠道。

    微月皱起眉心看着茂官,“怎么受伤的?”

    茂官紧抿着唇不语。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微月柔声问道。

    “方展义他们说我是野孩子,说我不是方家的人,我明明是姓方的,为什么不是方家的人呢?他们还打我,要赶我出去,哼,我也不喜欢住在那里,我再也不要去了。”茂官扬着小脑袋,脸上有着和方十一类似的傲气。

    方展义是王氏的长子。

    微月哑然失笑,“茂官是我们的宝贝,怎么会野孩子,不要听他们乱说,他们是小孩子不懂事。”

    “娘,我以后都不去找他们玩了。”茂官撒娇地对微月道,脸上的傲气一下子变得可爱了。

    “好,以后咱们就跟瑞官玩儿,可你怎么受伤的?他们打你了?”微月问着,眸色有些清冷。

    “他们说爹和娘是坏人,我就揍他们了。”茂官哼声道。

    “他们始终是你堂兄弟,以后不可以打人了,知道吗?”虽然心疼茂官手背的伤,但和同学打架与跟堂兄打架是不一样的,兄弟之间是需要自小培养感情,将来能够互相扶持。

    “知道了。”茂官不太情愿地应了一声。

    要慢慢教的,微月心中暗叹,让小银去把创伤药拿来,“金桂,你亲自去一趟知县府,如果夫人还没回去的,就跟她身边的丫环说一声,茂官少爷已经回家了,让她们不必担心。”

    金桂应声离开。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方夫人才回了知县府,得知茂官自己回了家里,心里疑惑,便让王氏来回话了,“我让展义陪着茂官的,怎么让茂官回去了,是不是展义欺负他了?”

    “娘,展义怎么会欺负自己的兄弟,是不是茂官不习惯住在这边呢?”王氏扯了扯嘴角干笑道。

    “我怎么听说展义和茂官打架了?”方夫人皱眉问。

    “小孩子闹着玩儿的。”王氏道。

    “如果是闹着玩儿,茂官怎么会一声不响就回家,他不是没有交代的孩子。”茂官向来乖巧,绝不会无缘无故跑回去的,方夫人心中对王氏两个调皮的孩子也很疼爱,但此时她心中难免要偏爱茂官一些。

    王氏心中不悦,撇嘴道,“说不定是那个大嫂使人偷偷带走了茂官,她可不是茂官的亲生母亲,说不定是怕将来茂官和你太亲近了,所以故意要……”

    “够了!微月岂是你说的那种人,她待茂官和瑞官并无不同,以后不许在我面前提起她的不是。”方夫人厉声喝住。

    “娘,大嫂是您的儿媳妇,难道我不是您的媳妇,您未免也太偏疼了些。”王氏双手绞着绢帕,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我对你们并无不同。”方夫人看着王氏轻轻摇头,这个王氏目光还是短浅了一些,“我去那边瞧瞧。”

    王氏咬了咬唇,“娘,我陪您。”

    “不必了,你有了双身子不方便。”方夫人淡淡道。

    到了下草铺路,虽然微月说的是茂官自己想家了才任性地跑回来,但方夫人又岂是没有心思的人,看到茂官那憋屈又不愿意再去知县府的样子,她已经明白了大半。

    但微月和茂官却都没有提到和堂兄打架的事情,是为了不想她难做吧。

    方夫人心中暗叹一声。

    ————————

    求各种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