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五十六章 年前
    将章嘉劝回去吃饭。微月带着陈诗意回到正房屋里,小茂官左右为难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最后决定抓着陈诗意衣袖跟着到了屋里。

    章嘉哼哼几声,“偏心的小家伙。”

    陈诗意得意地扬高下颚,对章嘉露出一个俏皮的鬼脸。

    回到屋里,微月让小银拿了薄荷膏过来,歉然地看着陈诗意,“还疼吗?真是抱歉,我那个弟弟他冲动了。”

    “没事没事,都没破相,我还是长得漂亮可爱。”陈诗意急忙挥手说着,本来就是她先动手的,怎么好意思当起微月的道歉。

    微月将薄荷膏在手心抹开,轻轻地揉着陈诗意的额头,“我这弟弟虽然有些爱打不平,可不是会对姑娘无理的,你和他什么时候结的怨呢?”

    “哪,哪有结怨。”陈诗意支吾着,眼神闪烁地四处瞟着。

    “你本来就是个爽快的人,若不是真有什么,哪里会不回答我?”这些天陈诗意一有空就往她这里跑。几番相处下来,倒是挺谈得来,她是将这小姑娘当妹妹一般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昨天在街上……”陈诗意也不想瞒着微月,便将昨日被章嘉当成刁蛮任性的恶女原原本本说了出来,“我那表姐夫你也是知晓的,宠妾灭妻,简直人神共愤,我教训他有什么错?偏就是他……多管闲事。”

    “是该教训!”微月之前已经知道陈诗意的表姐夫的恶行,作为现代人,她对三妻四妾的制度本来就深恶痛绝,更别说还是抛弃糟糠之妻的人渣,不过好像不能这样教育这个小姑娘,微月轻咳一声,“我的意思是,你表姐夫是该教训,但你用错了方法,你不应该在大街上当众打他,别人是不知他恶行的,所以才会误会你以多欺少。”

    “那要怎么教训他?”陈诗意问道。

    “你表姐夫之所以这么有恃无恐,不过是认为你表姐不敢将他宠妾灭妻的事情说出来,不妨让你表姐试试和他来硬的,别总是逆来顺受。”微月道,古代的女子固有思想就是以夫为天,根本不敢为自己争取利益。

    “我表姐的性子太绵了,也不知她敢不敢跟那死男人撕破脸。”陈诗意没好气道,“我一会儿就去劝劝她。”

    微月笑道。“就因为这样,你就故意拿棍子扔章嘉啊?”

    “我……我也不是真的想打他。”陈诗意心虚道。

    “他也不是想伤你,若他知道是你打他,顶多也就生气说几句,只是……因为茂官曾经被绑架过,所以他难免有些小题大做,这才出手伤了你,你别放在心上。”微月低声道。

    “什么?”陈诗意惊呼一声,“茂官被绑架过?什么时候?”

    微月看了在门外的茂官一眼,“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茂官如今不好好的么。”

    陈诗意松口气地笑了起来,“对啊,我在紧张什么,哈哈。”

    “那么,你是肯原谅我那笨弟弟了?”微月笑着问。

    “哎呀,我们……都有错嘛,扯平了。”陈诗意抓了抓鬓角的头发,笑道。

    微月笑着点看点她的头,“记得以后别在大街追打一个男子了,对你的名声不好,姑娘家在外名声很重要的。你要是看不过眼,在背后教训也是一样的。”

    “我才不怕什么名声呢。”陈诗意哼了一声,想起自己被大家成为泼妇,心里也有些愤怒。

    “有好名声才能嫁个好郎君。”微月打趣道。

    陈诗意脸一红,“谁要嫁人了。”

    微月轻笑出声,眼底尽是促狭之意。

    “不理你,我要回去了。”陈诗意站了起来,嗔叫着跺脚,转身离开了正房。

    微月起身跟了上去,不过这小丫头却怎么说也不肯留下了,说是想到南门表姐家里去,茂官牵着微月的手,跟陈诗意挥手,“诗意姐姐慢走,明天再来找我玩。”

    陈诗意甜甜笑着,“好。”

    送走陈诗意之后,微月让念翠带着茂官先回去了自己屋里去洗脸午睡,自己则去找章嘉了。

    章嘉和方十一也正好收筷漱口,见到微月进来,章嘉勾头看向她身后。

    “人家走了,你还看什么看。”微月笑着道,让小丫环把碗筷收了下去。

    “怎么?”方十一还不知详情,疑惑看着微月。

    “这小子和陈姑娘好像欢喜冤家一样,昨天在街上结了梁子,今天都差点打架了。”微月笑着把两个人结怨的经过讲给方十一听,边说边以促狭的目光看着章嘉。

    章嘉俊脸浮起一丝绯色,“我如何知道那男子竟如此可恶。”

    “你又不是什么行侠仗义的大侠,管人家那么多事儿。”微月笑骂着,她知道这个章嘉虽然嘴上有时候说话倔强。但其实是很善良的孩子,以前遇到那位卖身葬父的女子也是想伸出援手,只是被她阻止了而已。

    其实商人不一定都势利刻薄,古人做生意最是讲究诚信大度,如果让在现代的那种奸商到古代来做生意,未必能像在现代那般成功,章嘉能有一份善心她是高兴的,只是不希望他识人不清。

    “我一开始是不想多管闲事,我也知道那个男的未必就是好人,就是那女子太嚣张了,跟那索绰罗敏佳一样,我就忍不住……”章嘉摸了摸脑袋,尴尬笑道。

    “陈姑娘可比你那位姐姐善良。”微月嗔了她一样,这两个人完全没有可比性。

    “这算不算不是冤家不聚头?”方十一含笑喝了一口茶,轻声问道。

    章嘉叫了起来,“谁跟她聚头来着,你们少胡扯!”

    “不是就不是呗,你紧张什么?”微月斜了他一眼,淡淡道。

    章嘉涨红了俊脸,“你……你有空管我,还不如去盯着十一少,他如今跟蜜糖一样呢。”

    方十一冷冷瞥了章嘉一眼。

    微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二人,“什么蜜糖?”

    “没事!”章嘉摸了摸鼻子。这事儿他本来是打算私底下瞧瞧给微月提醒一声的,倒没想会冲动之下说漏嘴了。

    微月笑了笑也没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对方十一道,“一会儿老爷要过来接娘回去知县府了。”

    “嗯。”方十一淡淡应声。

    章嘉趁机会找了借口回客房了。

    隔不到半个时辰,方汉玉就和方树荣来了。

    方十一始终没有叫方汉玉一声爹,不知是不是心中还有心结。

    “……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到知县府住吗?”方夫人有些失望地看着方十一,她心中是希望能够一家人住在一起,团团圆圆的,可刚认回来的大儿子却觉得没有必要,反正住得也不远,只是几步路的脚程。

    “既然不愿意。那就算了。”方汉玉沉声道,也没有看着方十一。

    方树荣心中暗松一口气,不住一起才好,免得他在家里真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可就要过节了,总得一家团圆吧。”方夫人不死心地道。

    “要不,年节的时候,我们再带着孩子一起过去?”微月提议道,她本身也是不想搬到知县府的,这座小四合院虽不大,但却自在,如果去了知县府,光是应付王氏,她都不知要损失多少精神细胞了。

    “如此也可!”方汉玉点头道。

    方夫人也只好作罢,“那我先回去让下人给你们收拾一个小院出来。”

    方十一和微月同声应是。

    最后在方夫人的要求下,便让茂官跟着她去了知县府,希望能跟堂弟们一起玩,将来也能亲厚些,微月虽然不舍,但也只好答应下来。

    方十一亲自送着方夫人去了知县府,微月便回去里拿了药酒去找章嘉。

    “……不是被棍子打到胳膊吗?上药了没?”来到客房,章嘉正打算出去,被微月叫了回来,“又想上哪里去呢?”

    “去找茂官啊,说好了下响带他出去玩儿呢。”章嘉道。

    “他去了知县府,你倒能清静几日了。”微月苦笑道。

    “怎么去知县府了,他一个人能习惯吗?”章嘉叫了起来,好像觉得茂官去了那边会受多大委屈似的,“我去把他带回来。”

    “回来!坐下!”微月喝道,“他是随着他亲祖母去的,还能受什么委屈。”

    章嘉哼哼几声,就是觉得不爽。

    “把袖子捋起来,我看看你的胳膊。”微月道。

    章嘉脸一红,“我自己来,男女授受不亲。”

    “不你个头,你自己能看得到吗?”微月斥了一声,姐弟两个哪来那么多讲究,说着。已经动手把他有些不自如的手臂抓了过来,捋起袖子一看,胳膊上已经是乌青了一大块。

    “小姑娘下手挺重的嘛。”微月挑了挑眉道。

    “其实也不重,是我自己伸手用力去挡了,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章嘉急忙道。

    “还为人家说话了呢。”微月打趣道。

    “少胡说八道,啊,疼,你是不是女人,轻点行不行啊。”章嘉哇哇叫了起来。

    金桂和小银在旁边看得掩嘴直笑。

    微月轻哼一声,手中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章嘉疼得差点跳起来,“行了,姑奶奶,我说,我说,你问什么我都说。”

    微月柔柔一笑,见他胳膊的淤血已经散开,便笑着接过小银手中的绫巾将手上的药酒擦干净了。

    章嘉急忙把衣袖放了下来,讨好地看着微月,“姐,您问吧,您想知道啥?”

    ____________

    《荣华归》

    简介:

    穿越成丫鬟的小姐,面对占据自己身体的穿越者,怎样才能劈开困境,回归荣华?

    *********

    书名:半劫小仙

    作者:o滴神

    简介:渡别人的劫,成自己的仙

    *******

    年底忙,尽量晚上再更一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