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五十五章 决定
    方十一承包的山头是在郊外的宝镜村。有一千多亩的地,如今已经让人开垦,是梯形的形状,适合种植茶叶。

    章嘉见到这山头的时候,说不震惊是骗人的,“这么大的山头,你就想也不想承包了?要是种出来的茶叶不行呢?”

    “这里适合种茶叶!”方十一昂让桀骜地站在山脚,仰头看着山腰,“如果我连这点判断都没有,又如何在十三行立足这么多年。”

    章嘉怔了一下,若有所思看着尚未种茶树的山头。

    “如今茶叶生意越来越多人做了,潘家在附近也开了茶园,想要脱颖而出,就必须想办法吸引洋人的目光,章嘉,茶叶除了平常泡来喝之外,可知还有什么用处?”方十一含笑看着章嘉问道,他这是有心想要提点这个小舅子的。

    “送人?”章嘉想也不想地道。

    “总不能把茶叶找个布袋一装就送人吧。”方十一笑道,“人要衣装,茶叶也有茶叶的包装,你姐姐说过。质量固然重要,包装也不能疏忽了。”这是微月在包装秘制茶果的建议上,方十一变通出来的,既然茶果能包装,那茶叶应该也可以吧。

    “她的鬼主意最多了。”章嘉嘀咕着,却不得不承认,微月有时候很多话都是很有道理的。

    方十一轻笑,继续道,“茶叶本身容易受潮,特别是在海上,若是包装起来既新颖又不容易受潮的,肯定受洋人喜爱。”

    “看来你是什么都打算好了。”章嘉道,他还以为方十一真的愿意就在这小县城屈就了,没想到他已经设想了那么多。

    “走吧。”方十一淡淡一笑,带着章嘉在周围走了一圈,沉声分析了如今广州十三行的形势,要章嘉暂时不要和泰兴行作对,潘世昌还恨着隆福行,无时无刻不想讲隆福行连根拔起,只是如今的隆福行今非昔比,岂是说除就除掉的。

    但虽然有了实力,还是不能和潘世昌明目张胆地对着干,李寺尧肯定是站在泰兴行那一边的,每年泰兴行孝敬朝廷和李寺尧的银两不少,就算李寺尧忌惮着章嘉在京城的老爹,也不保证哪天就暗中给了小鞋穿。

    章嘉虽然不怕李寺尧,但想着如今他在朝廷如日中天的势力。心中也知自己和隆福行都不是对手,便虚心听着方十一的见解。

    两人几乎是过了响午才回到家里的,微月已经准备了午膳,还以为他们不回来吃饭呢,也没准本他们的饭菜,只好赶紧让厨房再去做两份。

    “不是去了北门吗?”微月看了方十一一眼,低声问。

    “刚从宝镜村回来,那边没酒楼,这大少爷肯定不习惯。”方十一指着章嘉道。

    章嘉叫道,“我哪里有这么娇生惯养!”

    微月笑了起来,“你俩没带着茂官一起出去,他大少爷现在还郁闷着呢。”

    “哈哈,我去找他,下午就带他出去玩儿。”章嘉站了起来,未等微月开口,已经消失在门边。

    “还没吃饭呢,就一下子不见人影了。”微月嘀咕道,她还想跟他说,已经有人过去和茂官玩儿了。

    “你还怕他会饿着。”方十一轻笑道。

    微月屏退了厅上的丫环,在他身边坐下,“今天老爷来了。”

    方十一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并没有特别大的惊讶或者别的什么表情,仿佛就听着一个陌生人的名字一般。

    “你就不想知道老爷来作甚?”微月扯着他的衣袖问道。

    “是打算认了我这个儿子了?”方十一捏住她的手,含笑问道。

    “你怎么知道?”微月惊讶瞠目,这事儿可就只有她和方汉玉方夫人知道,她还想给方十一惊喜来着。

    “你都一口一个老爷了,还不是今天他愿意认了我这个儿子的缘故。”方十一笑道,声音却没有终于得到亲生父亲相认的喜悦,反而有一些讥讽的笑意。

    “……其实老爷考虑的立场和我们想的不一样罢了,不是不想和你相认。”微月将方汉玉不希望儿子跟他一样,成了有祖宗不得相认的子孙,与其认回一个被方家遗弃的父亲,还不如继续记在方汉德名下,如此将来百年之后,还能和方家列祖列宗一个祠堂安放牌位。

    虽然这个担忧对微月来说,很扯淡!人死了之后谁还想着什么牌位的,一百年两百年三百年之后,所有的人都成了一堆黄土,对谁来说不是一样的?

    但这种事情对古人来说,却十分看重,微月自然不好去辩驳什么。

    方十一听完,只是勾唇淡笑,“既然他的心愿是想要到方家认祖归宗,我自然会为他想办法,也算是报答他的生育之恩。”

    “什么意思?”微月愣了一下。

    “他生我固然有恩,但父亲养我之恩,我也不能忘怀,微月,同和行再过两年就不行了,两年之后。我不止要回到方家,还要重新振作同和行,以我方十一的名义,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就算不依靠祖荫,我也能让同和行成为行首。”方十一握紧微月的手,眼底迸发出夺人心魄的光芒。

    微月的手掌有些发疼,但她顾不上这许多,只是看着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摄人张力的方十一,坚定的口气,幽邃深沉的瞳仁……这是不一样的方十一。

    “方家……会让你重掌同和行?”微月问道,凭着方亦承对他们的怨恨,只怕不会轻易将同和行叫出来。

    “到时候就由不得他们了。”方十一淡声道,“不仅如此,还要方家的族长亲自来请我们重新归入祖籍。”

    啊!微月突然灵光一闪,算是想明白为何方十一想这样做了,如果方汉玉命中带煞星是要克方家的,方十一要是能为方家来到荣华富贵,那这个说法就不能再成立了,既能让方汉玉认祖归宗,又不负方汉德的养育之恩,也省去重新再申办商行的复杂手续,将同和行起死回生跟开一家新商行。前者虽辛苦一些,但远比后者更有利。

    一举三得,何乐不为呢?

    “如今就只要等了。”微月轻声道。

    方十一淡笑着点头,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外面的声音打断。

    “娘,娘……”茂官清脆的叫声传了进来,似乎还很焦急的样子。

    微月急忙挣脱方十一的手,嗔了他一眼走到门边,正要将茂官搂进怀里,柔声问道,“怎么了?”

    “娘。小舅舅和诗意姐姐在吵架了,快去看看。”茂官拉住微月的手往外面拖着。

    “啊?这两人怎么一见面就吵起来了?”微月诧异地问。

    “娘快去看。”茂官叫道。

    “怎么回事?”方十一问道。

    微月回头对他道,“我去让章嘉过来吃午饭,你先去娘那儿,要不要搬去那边,得看你的意思。”

    “我去跟娘说吧。”方十一轻声道,他是想都没想过要搬去知县府的。

    微月和茂官来到后面的空地,还没走近就听到陈诗意的声音,“谁无理取闹了,是你做错在先,难道不应该和我道歉吗?还是男子汉大丈夫呢,一点度量都没有。”

    “就是错也是你的错,你不动手打人,我又怎么会出手?”章嘉气恼的声音也跟着传来。

    微月站在门边,低声问茂官,“怎么回事?两人还打架了?”

    茂官也有样学样地压低声音,很神秘地在微月耳边道,“我在玩跷跷板,小舅舅想过来吓我,诗意姐姐以为他是小贼,拿着棍子丢了过去,砸到小舅舅的胳膊了,小舅舅也以为是有人闯进来,就抓起棍子看也不看扔了过去……”

    这小子,是在旁边看章嘉和诗意吵了有一段时间才跑来跟汇报的吧,连起因过程都这么清楚了。

    按两个人的性子,可不是容易吵架的人,再说了,能进得来这宅子的,怎么就成了小贼了,陈诗意眼光没那么差吧,章嘉怎么看都不像个小贼,这还光天白日呢。

    诧异归诧异,微月已经快步走了进空地,“吵什么呢?外面都听到了,啊,陈姑娘。你额头怎么肿了?”

    “还不是因为他!”陈诗意委屈地指着章嘉。

    章嘉眼底闪过一丝歉意,他是真没想到袭击他的人会是个姑娘家,否则也不会出手了,可是仍死鸭子嘴硬,“谁,谁让你先打人的?”

    “谁知道你进来干吗,要是来拐带小孩的呢?”陈诗意马上回嘴。

    “我会拐带自己的外甥?还有,你之前还见着宝信和我说话的,难道宝信还带了个小贼到家里不成?分明是你故意的!”章嘉也不傻,一眼就看出来这女子是故意扔棍子打他的。

    陈诗意有些心虚,“我看不清楚!”

    “借口!”章嘉冷哼。

    微月促狭的目光在他们二人之间流转,嘴角忍着笑意,“好了,章嘉,你把陈姑娘的额头都打肿了,你是个男子,跟个姑娘斗什么气儿啊。”

    章嘉悻悻然地闭嘴。

    ——————友情推荐———————

    书名:《古代剩女的春天》

    书号;>

    作者:短耳猫咪

    简介:剩女咋了?咱们也能找到自己的春天,宁愿当后妈,死不做小妾!

    **********************

    书名:《世家名门》

    简介:穿越成为最不受待见的京城贵女,老公不疼,婆婆不爱,爹死娘不在,还有小妾在旁边虎视眈眈,最没天理的是,因为是皇帝赐婚还不能和离!

    不过没关系,我自有办法过好我的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