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五十四章 选择
    翌日,方十一和章嘉去了北门。微月将章嘉从广州带回来的手里分成几份,给王氏送去了一份,还有谢夫人,范家娘子等一些平常有来往的,陈娘子前天才使人送来不少普宁县的特产糕果,人情总是需要礼尚往来的,微月也给送去了广州酒家特制的腊肉。

    微月带着茂官和瑞官去给方夫人请安,婆媳两人正听着茂官童言童语正开心,便听到有丫环来回话,是知县府的方大人来了。

    “他来作甚?”方夫人面色淡淡的,似乎并不十分想见到方汉玉。

    “老爷说有话跟您说。”绿桃道。

    “若是来劝我回去的话,就不必说了,跟他说我不想见他。”方夫人抱着瑞官低声道。

    绿桃为难地看向微月,微月笑着劝方夫人,“许是有甚要紧事,说不定是想念娘了呢。”

    方夫人轻笑出声,斜了微月一眼,对绿桃扬了扬下颚。

    微月想抱过瑞官退下去。

    “你也不必回避,就听听他想说什么。”方夫人按住微月的手,声音非常坚决。

    “让茂官和瑞官都先回屋里吧。”微月道。

    方夫人点了点头,亲了瑞官白嫩红润的脸蛋一下。“瑞官是越来越沉了。”

    “长大了呗。”微月让下人进来,把瑞官和茂官带下去。

    方汉玉大刀阔步走了进来,与抱着瑞官的**擦肩而过,目光忍不住睇了过去,眸色有些情不自禁的笑意和期待。

    “方大人。”微月行了一礼,方汉玉不肯认方十一,她自然也不会厚着脸皮去叫他一声老爷。

    方汉玉眉心皱了起来,轻轻哼了一声,目光落在方夫人身上,见她还是淡淡的表情,一点没有见到自己的高兴,心里堵着一口气。

    虽然没得到什么好脸色,微月也笑容不变,让丫环奉茶上来。

    方汉玉在方夫人左边的椅子坐下,眼角示意着微月退下去。

    “老爷,您有什么事儿就说吧,没什么媳妇听不得的。”方夫人淡声道。

    “你先下去吧。”方汉玉叹了一声,表情有些无奈地对微月道。

    微月应了一声,觉得自己真的避开比较好。

    “夫人,你究竟想闹到什么时候,老夫老妻的,难道还要儿子媳妇看笑话吗?”方汉玉坐到方夫人身边,深深地叹道。

    “你连儿子都能不认了,我还怕什么?”方夫人道。

    “你就是因为这事儿,连家里也不回了,还把绿桃和罗嫲嫲都叫这边来,难道你就不想再回去了?”方汉玉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了。

    “这儿难道就不是我的家了?”方夫人看也不看他。冷哼道。

    “夫人!”方汉玉瞪大眼睛。

    “你什么都不必说了,我好不容易把榆庭生下来,你那么狠的心让我们骨肉分离,如今还不肯让他认祖归宗,我还能跟着你过吗?我心里好受吗?”方夫人叫道,眼角有些湿润。

    方汉玉差点跳了起来,负手在背后来回走着,脸都气的发红了,手指颤颤指着方夫人,又无奈地甩了一下,“夫人,你还不明白吗?我不认榆庭,才是真的让他认祖归宗!”

    “什么意思?”方夫人愣了愣,疑惑看着他。

    “我已经是被方家丢弃的人了,何来的祖宗?我每年祭拜的都是养父养母,何曾给亲生父母上过一炷香,就是想念点孝心,也不知该如何拜起,我不认榆庭,就是想让他依旧记在我兄弟名下,如此一来。他还是方家的子孙。”方汉玉闭上眼睛,充满沧桑皱褶的眼角微抽着,藏在袖中的双手也紧握成拳。

    他对大儿子有愧疚,不是不想认,只是希望他不要跟自己一样,成了不能认祖归宗的人。

    方夫人怔愣看着方汉玉,她是真没想到这一层上面,如果他们认了儿子,那儿子不也成了被方家遗弃的子孙吗?

    这认与不认之间,为何这般为难?

    “方汉德曾经答应过我,就算将来方家的人都知道榆庭是我的儿子,也要将榆庭记在他名下,让他继承方家,白纸黑字,也容不得那邱氏不同意。”方汉玉继续道。

    方夫人脸色有些发白,沉默了许久才道,“老爷,二十七年前你没有问过我的同意就将儿子换给邱氏,今日儿子是否愿意认祖归宗,却要看他意愿,你不能在独自决定,榆庭已经长大成人,自有自己的安排。”

    是啊,儿子已经长大了,可在他心中,儿子依旧是那个襁褓之中的婴孩,他也希望儿子得到最好的。

    “罢了,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弄得家无宁日,若是儿子执意不肯回方家。也就由他吧。”方汉玉低声道,这些天他是想清楚了,虽然他心中有结,但儿子始终是儿子,和他不一样,不能让儿子代替自己去弥补这份遗憾。

    方夫人闻言大喜,“你可是说真的?”

    “难道我真愿意从此家不成家?”方汉玉没好气地道。

    方夫人已经提声让绿桃进来,“快去把少奶奶找来。”

    方十一带着章嘉来到北门晒柑皮的广场,分成几个小队,有的负责剥皮,有的负责晾晒,分工合作,显得井井有条,章嘉看得有些咋舌,“你买了这么多櫵柑?”

    “嗯,选了些比较好的,做成蜜制陈皮,到时候要窑场再烧一些精致的陶罐装着,价钱能翻个几倍。”方十一笑道。

    章嘉哈哈大笑,“难坏我姐以前说你天生是商人,去了哪里都能找到赚钱的路子。”

    方十一挑了挑眉,“什么时候说的?”

    “当时我们是在广州酒楼的厢房里,正好瞧见你和周仁俊在解救那位卖身葬父的女子。”章嘉道。

    提起周仁俊。方十一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也不是当了行商才能赚洋人的银子。”

    “如果李寺尧不是两广总督,你就不必如此。”章嘉压低声音,在他看来,方十一是属于十三行的,只有在十三行才能体现他的价值。

    “这话你在我面前说了就算,别乱说。”方十一瞥了他一眼。

    章嘉笑道,“我晓得,你放心吧,就算李寺尧知道我和你合作又怎样?他能拿我如何?”

    方十一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每个人在不同的时段不同的地方都有不同的价值。将来你会明白的。”

    “十一少来了。”他们沿着广场的边缘线走着,突然就传来一道清脆甜美的声音,一个十五六岁的姑娘手里捧着一个陶壶走了过来。

    方十一对她淡淡点了点头。

    “十一少,这是新酿制出来的陈皮,您试试。”小姑娘穿着半旧的蓝色粗布棉袄,鹅蛋脸,眼睛大大的十分灵动,皮肤稍微偏黑,但不掩她的年轻貌美,是个很漂亮健康的小姑娘,看着方十一的眼神充满了崇敬,小脸颊微微泛红。

    “试试。”方十一对章嘉道。

    章嘉看了那小姑娘一眼,伸手在陶壶里拿了一片陈皮放进嘴里,酸酸甜甜,既有櫵柑的香味又有蜜汁的甜,很开胃消食的零嘴。

    小姑娘咬了咬唇,将陶壶往方十一面前一送,“十一少,您也试试。”

    方十一摇了摇头,“我昨天已经试过了。”

    小姑娘眼神黯了下来,抱着陶壶泫然欲泣看着方十一。

    章嘉眸色微动,若有所思又看了那小姑娘一眼。

    方十一已经挥手让章嘉跟着离开继续走下去。

    小姑娘马上跟了上去,“十一少,要不我给您准备一些陈皮回去给茂官少爷尝尝?”

    “有劳李姑娘了。”方十一淡声道,仍旧是没有正眼看那小姑娘。

    章嘉嘴角已经扬起兴味的笑意。

    李姑娘闻言一喜,脸颊的红晕更加明显,看着方十一的目光有些迷恋,“我马上去准备。”

    待李姑娘离开,章嘉轻笑出声,斜睨着方十一笑道,“十一少魅力果然不小。”

    方十一冷冷横了他一眼,“别胡说八道,她只是个小姑娘。”

    章嘉摇头笑着,声音却透着一股认真,“她是不是小姑娘心思我不管,我只在乎你会不会让我姐受委屈。”

    虽然男人三妻四妾是平常事,但那是别人家的。他可不希望微月受委屈。

    方十一脚步一顿,回头眯眼看着章嘉,冷声问,“你以为……我会让微月伤心。”

    章嘉咧嘴一笑,“当然不会。”

    “走吧,到山上去。”方十一笑道。

    章嘉笑着点头,像方十一这样俊美清逸的男子在这小县城不多见,却为人也温润儒雅,有姑娘芳心暗许也是正常的事情,也不知他能不能抵抗得住诱惑,村姑虽没有大家小姐的温婉,但也有村姑的娇憨,唔,要给姐姐提醒一声才是。

    “还在想什么?”方十一见章嘉还没跟上来,回头皱眉看着他。

    章嘉笑着跟了上去。

    待那李姑娘拿着两陶壶精挑细选的蜜制陈皮出来,已经是不见了方十一其人,她委屈地跺了跺脚,扁着嘴坐到台阶上。

    一个村妇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喝斥道,“死丫头,你还对十一少存了心思,人家是大族的少爷,是你能想的吗?”

    “我就想了,怎么了?”李姑娘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人家都有少奶奶了,还会看上你。”那妇人戳了戳李小姑娘的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小姑娘只是扁着嘴不说话,但眼底却透着一份不肯轻易放弃的执着。

    ————————

    今天还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