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五十二章 训话
    方夫人斥责碧丝和碧燕的时候。是屏退屋里的小丫环的,小银就算想打听内容,也不知从哪里打听,不过见到那两个丫环红肿着双眼到屋里收拾东西回了知县府,她立刻高兴地去回了微月。

    微月听了小银的回话,眼波轻转,嘴角的笑容很轻柔,“娘也是用心良苦。”

    小银低声道,“赶了也好,不用见着心烦。”

    “夫人那边少了两个丫环,服侍的人怕是不够。”微月沉吟片刻,想着要调谁过去好一些。

    “少奶奶是担心那边的会再使丫环过来?”小银问。

    微月眸色一冷,“王氏还不敢明目张胆往我们这里送丫环,打着夫人的名头,实则要插手我们这边的事情,我们且等着她接下来会如何做。”

    别说方大人还没正式认回十一少,那王氏的爪子也伸得太长了,真要认了,难道她这个当嫂子的还要插手大房的屋里事不成?

    是她平时表现得太软弱了吗?王氏还真当她是傻子了?

    小银便问,“可夫人那边……少奶奶想调谁过去?”

    微月正欲开口,金桂走了进来。“少奶奶,知县府的少奶奶过来了,正在夫人那儿呢。”

    速度可真快!微月笑了笑,起身让小银帮忙整理衣襟和衣裾,“金桂你去前头给章嘉少爷整理屋子,小银去厨房交代了,今天要多准备些菜式,要给章嘉少爷洗尘。”

    “是!”小银和金桂同时应道。

    微月先到后面的空地去看看章嘉和茂官,看时候差不多了,才往方夫人的屋里走去。

    方夫人披着紫红色吉祥如意绣银丝锦缎褙子歪在软榻上,半垂着双睫,眉目温和,嘴角带着浅笑,王氏穿着交领五彩缂丝裙衫,外面罩一件雪白的貂鼠皮夹袄,小腹隆隆凸起,手里拿着绢帕在揩着眼角,一双眼不停地剜着跪在方夫人面前的两个丫环。

    “娘,这两个不懂事的奴才要是做错了什么事儿,您只管跟媳妇说,媳妇断不会轻饶了她们,媳妇本来是一片孝心,想使两个伶俐的来服侍您,没想反而惹您生气了,都是媳妇的不是。”王氏自责地道。

    方夫人拿眼斜了过去,淡淡道,“不关你的事儿。你的孝心我是明白的,只是我不习惯,还是喜欢让罗嫲嫲在身边,我一个老人家也用不着那么多人服侍着。”

    “罗嫲嫲这不是身子不爽利吗?”王氏道。

    “我使人去问过了,她身子已经好了,一会儿就过来了。”方夫人闭上眼睛,轻声道。

    王氏脸上闪过一丝郁色,干笑几声,“原来娘已经使人和让罗嫲嫲过来了,那这两个丫环就留着给罗嫲嫲打下手也好啊。”

    方夫人攸地睁开眼,目光锐利地看着王氏,“我如今在你大嫂家里,你一直送丫环过来,这不是给你大嫂难堪吗?难道你大嫂还会缺了我短了我什么?”

    “媳妇不是这个意思。”王氏咬了咬唇,低声道。

    “这两个丫环也不是不好,就是不太适合在这里。”方夫人拿眼睇向王氏。

    “这是为何?难道是大嫂容不下?”王氏问道,心想怪不得十一少连个通房都没有,这个微月也太厉害了些,连两个丫环也不肯放过。

    方夫人见这个媳妇还一直敲打不通,心中已经有些不耐烦,挥手让两个丫环都退下去。才坐直了对王氏厉声道,“你当你大嫂与你一般心胸狭小?你送这么两个年轻娇媚的丫环过来是什么心思还瞒得住我吗?别说如今还没正式相认,就是相认了,你也不应该插手长房的事情。”

    言下之意,就是要王氏掂量自己的分量,别鸡管鹅事。

    王氏脸色变了变,讪笑着,“媳妇不明白娘的意思。”

    “你进方家的门多少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媳妇,你要懂得本份如何写才是啊。”方夫人叹了一声,有些事情也不想说得太白了,免得婆媳两人撕破脸,这些年来,王氏发落了小儿子多少通房,暗中除去多少小妾,她不是不知道,只是身为女人,她懂得这种心理,可若是她想将这份痛苦强加到微月身上,她绝不允许。

    王氏心中怒气波涛汹涌,深觉自从夫人认回十一少,对待她的态度已经完全不一样,如果继续这样下去,说不定将来什么也分不到了,那不是便宜了那个方十一。

    “娘,就是判罪也要有个由头,媳妇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让娘如此伤心?”王氏压着气,只是用力拿绢帕拭着眼角。

    方夫人摇了摇头,“这两个丫环本是你屋里人。你怎么舍得让她们到这里来服侍我这个老太婆?莫不是你怕树荣会趁着你有了身子要了她们,她们是什么身份的人,若不是有人在背后撑腰,敢在背后编排主子的不是吗?”

    到底是顾及着王氏的脸面,方夫人没有说出那两个丫环明里暗里都想勾引十一少的事情,这事儿和王氏只怕也脱不了干系。

    “娘……”王氏想撇清自己。

    “行了,既然我让她们回去,你也不必带她们回来,我在这里不需要那么多人服侍。”方夫人坚决道。

    王氏双手绞着绢帕,双眼盈了泪水,“娘也忒偏心了。”

    方夫人默默不语,偏心么?要怎么样才能将两碗水都端平了,她这才刚认回念了二十几年的儿子,就是多看重些,也是理所当然。

    微月的身影在外面绰约走了进来,笑意盈盈,“娘,弟妹。”

    方夫人露出温柔的笑,“茂官还缠着他小舅舅?”

    “两人带着瑞官去了后面玩儿呢。”微月行了礼,在方夫人左下方的圆凳坐下,对面是王氏。

    王氏拿眼晙着微月,脸色很阴郁。

    “弟妹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呢?”微月笑着问,佯装不知她的来意。

    谁想当你弟妹!王氏在心中暗骂着。但当着方夫人的面,她还是不敢太明显表现出对微月的嫉妒和不满,“不知娘在这里可是习惯,所以才过来瞧瞧。”

    “我也担心着呢,弟妹若是觉得我有哪些没做好的,可千万要提出来,娘是疼惜我,就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妥当的,也是舍不得提出来。”微月笑着道。

    这是在炫耀她在娘心中的地位吗?王氏忿忿地想着,脸上的笑容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若真有错处的,我一定挑出来。”方夫人笑着道。

    王氏勾起一抹冷笑。“大嫂哪里会有错处。”

    方夫人拿眼看了她一眼,对微月道,“我这边平常也没什么事儿做,知县府年节到了缺些帮手,所以我让你弟妹把碧丝和碧燕领回去了,我有罗嫲嫲就行了。”

    “那怎么行呢,娘这里就算没什么事儿,可平常跑腿杂货的也少不了要个帮手。”微月急忙道。

    王氏闻言一喜,“可不就是这样说嘛,还是让那两个丫环留下吧。”

    方夫人看了微月一眼,“我见着有两个小丫环不错,你让她们到我屋里来服侍,我那边屋里的罗嫲嫲和绿桃一会儿就过来了,还怕少了人服侍我吗?那碧丝碧燕能回去帮着儿媳妇,她有了身子,身边不能少了人。”

    王氏心中一恨,方夫人身边本来有四个大丫环,其中有两个几个月前配了出去,还没重新安排人选,另外两个分别是绿桃和红桃,和罗嫲嫲一样,都是方夫人身边得力的助手,方夫人离开知县府之所以没有带走那两个丫环,也是想留下她们好服侍老爷,如今却为了不想留下她的人,把绿桃和罗嫲嫲都叫到身边来了。

    难道是打定主意不想回知县府了?

    微月可不就是等着夫人说这话么?马上就笑着应了下来,“是,夫人。”

    王氏撇了撇嘴,“娘,那您什么时候回去呢?大过年了,总要一家团聚的。”

    “是啊,除非一家团聚了,否则我也不会回去。”方夫人轻叹道,她的一家团聚和王氏的一家团聚还是有些不同的。

    真是心心念念只有大房了,王氏面上露出不悦,“娘,家里还忙着。我就先回去了。”

    “嗯,你仔细身子。”方夫人淡淡道。

    微月站起身,“我送弟妹出去。”

    方夫人笑着颌首。

    碧丝和碧燕两人还在门外等着,见到王氏出来,马上就迎了上去。

    王氏见到她们年轻娇媚的摸样,气不打一处来,“还杵着作甚?回去再好好收拾你们。”

    碧丝和碧燕脸色发白,颤惊地跟着王氏身后。

    微月和王氏并肩走着,“弟妹,你上次不是说想要一些香水吗?正巧今日我弟弟从广州来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些胭脂香水,你顺便拿过去。”

    王氏目光一闪,扯出一个笑容,“如此,就多谢大嫂了。”

    大嫂二字,咬得特别用力。

    “都是自己人,何必客气。”微月笑着道。

    王氏嘴角微勾,冷笑一声,“若是老爷肯认回十一少就好了,也省得大家两头跑。”

    微月淡笑不语。

    王氏继续拿话刺着,“若是坚决不认,夫人难道还真不回知县府吗?也不过是一时气头上罢了。”

    这意思就是,就算方老爷真不想认方十一,方夫人也是没有办法的,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微月想压她一头,还指不定成不成。

    “既是亲生骨肉,就是一辈子也改变不了的事情,难道还能抹去吗?”微月笑着道。

    王氏冷声道,“你说的也是,就看老爷怎么想了,时候不早,我看娘还有话跟你说,我先走了。”

    “那就不送了。”微月在院门停了下来。

    —————————————

    温馨的种田文:秀色满园

    书号:>

    一句话简介:丫鬟的宅门奋斗史

    ——————————————

    感谢扔到如今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青青子衿160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会琳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紫藤瑾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