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五十一章 编排
    后面那块本来打算用来种菜养鸡养鸭的空地如今成了茂官的娱乐场所。

    微月让人在空地上种上草皮。方十一亲手做了秋千,微月后来又让人做了跷跷板和各种能锻炼身体的器材,虽然比不上现代在公园那些的好,但也挺精致的。

    方夫人每天都带着茂官到这里来,仿佛看着茂官玩得开心,她自己也很快乐。

    茂官正在空地上自己玩跷跷板玩得正高兴的时候,听到小银进来跟他说章嘉少爷来了,他立刻跳下跷跷板。

    方夫人急忙扶住他,“小心小心,别急躁躁的。”

    茂官牵住方夫人的手,“奶奶,我们快回屋里去,小舅舅来了。”

    方夫人怔了一下,不是说媳妇和潘家断了关系吗?还哪来的舅舅?

    正房的花厅,微月和章嘉已经谈起了别的事情来,没有继续在谷杭的问题上多言,主帅重伤……并不是能到处公布的事情。

    “小舅舅,小舅舅……”茂官清脆的欢呼声在外面传来,章嘉笑着回头,一道小身影已经扑到他身上。

    章嘉哈哈笑着将茂官抱了起来,“这小子又沉了。”

    茂官搂着章嘉的脖子。“小舅舅怎么现在才来,都没人教我武功了。”

    “不是已经去学堂了吗?怎么还想着练武功。”章嘉摸着他的头问。

    “要打架啊。”茂官认真地回答。

    章嘉愣了一下,随即大笑出声,“谁敢欺负你啊?”

    “跟个泥鳅似的,一溜烟就不见了人。”方夫人一边说一边笑着走了进来。

    章嘉疑惑看着她。

    微月低声在他耳边道,“是十一少的生母。”然后对方夫人笑道,“娘,这是我的干弟弟,刚从广州来的。”

    十一少这么快就找到亲生父母了?章嘉心中诧异,但仍放下茂官,恭敬给方夫人作揖,“方夫人。”

    “快别多礼,真是个英俊的小伙子。”方夫人虚扶了一下,笑眯眯地看着章嘉。

    茂官拉住方夫人的手,“我也很英俊,当然,小舅舅也英俊。”

    方夫人笑着亲了他一口,“是,我们的茂官最英俊了,将来一定有好多姑娘喜欢。”

    “那我将来是不是要有好多好多个妻子?”茂官歪着头,天真问道。

    方夫人脸色微变,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微月一个爆栗子敲了过去,“你以后只准娶一个妻子,不许有好多好多个。”

    茂官捂着额头,委屈看着微月,“跟父亲一样吗?她们都说男子应该要纳妾。”

    微月眸色一闪,是谁说的?但看到方夫人也瞬息变了脸色。才压住想要详问茂官的冲动。

    “一夫一妻才能和谐社会!”她露出和善的笑容,摸着茂官的头,“乖儿子,老婆太多了对身体不好。”

    方夫人的脸色缓了一些,掩嘴轻笑着,“孩子才多大,你就跟他说这些。”

    章嘉俊美的脸颊有一丝绯色,瞪着微月道,“你还希望以后的儿媳妇跟你一样啊。”

    微月厉眼扫向章嘉,“跟我一样咋啦?要是茂官能娶到跟我一样的,那还是他福气呢。”

    章嘉摇头感叹,“这么多年来,你的脸皮也跟着见长了。”

    “我还有见长的,想不想试试?”微月挥了挥拳头,似笑非笑看着章嘉。

    章嘉嘿嘿笑着,连说不必。

    方夫人虽然依然含笑看着他们,眼底的笑意却多了几分的凌厉,最后目光落在茂官身上。

    “小舅舅,我带你去看瑞官,他会爬了呢。”茂官拉住章嘉的手道。

    “真的?”章嘉将茂官重新抱了起来,“茂官带我去找瑞官。”

    “你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不如先休息一下。”微月劝道。

    “没事,我不累。”章嘉笑道,已经和茂官走出花厅。

    回头看到方夫人一脸凝重的不知在想什么,微月轻轻唤道,“娘,您没事吧?”

    方夫人回过神来,对微月浅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那我扶您回去休息吧。”微月道。

    “不用了,你去忙吧,让丫环扶我回去就行了。”方夫人道,已经让随身丫环扶着她走出花厅了。

    待方夫人离开之后,微月马上就把小银叫进了内室,面上无一丝笑容,目光幽幽忍着怒意,“小银,我们最近买进来的几个小丫环品性如何?”

    “做事都挺勤快,为人也老实。”小银见微月脸色不好看,也不敢多问,如实说着自己的感觉。

    “可会碎嘴?”微月问。

    “她们还不会说官话,平时都是安安静静地做事,没见她们跟谁碎嘴。”小银道。

    不懂官话……是了,她们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因为怒火烧上了心,想得倒不透彻了。

    “茂官身边都有谁?”微月又问,之前只是让念翠跟着服侍茂官,因为茂官已经上学了,所以微月上个月买进几个小丫环,有两个就拨到茂官屋里了。

    “这几天茂官少爷身边除了念翠姐姐。就只有夫人的两个丫环。”小银道。

    微月怔了一下,良久才叹了一声,“这倒不好查下去了……”

    “少奶奶?”小银疑惑看着她。

    “你老实跟我讲,可有听过夫人身边的人讲过什么是非?”微月目光一厉,直视着小银。

    小银咬了咬唇,压低声音道,“少奶奶,奴婢曾听过夫人身边的两个丫环背里说您……说您是妒妇,不肯让十一少纳妾……”

    微月怒极反笑,“不让纳妾就是妒妇了?”

    “奴婢瞧着那两个丫环也不是好的,只怕是存了心思,奴婢之前已经想说两句,就是……”小银犹豫看向微月。

    “我知道,十一少才刚认了夫人,有些事确实不好说。”虽然方夫人如今住在这里,但她身边的两个丫环都是从知县府那边来的,她没有直接的权利去训斥她们,也不好训斥,这会驳了方夫人的脸,不小心引起他们母子的不愉快就不好了。

    “那也得敲打敲打,难道任由她们编排您么?”小银道,当时她听了就想立刻冲上去甩她们巴掌,只不过被金桂拉住了。说这毕竟是夫人身边的丫环,暂时忍她们一下。

    她们也想寻机会回了少奶奶,就是太忙了,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时候,倒没想今日少奶奶自己问了。

    “你一会儿去夫人那边转转,我瞧着夫人脸色不太对,茂官刚说了些话,夫人应该是有所察觉了,你去打听一下,夫人可有对那两个丫环说什么。”微月想起方夫人听到茂官的话之后脸色不好,她是个心思玲珑的人。应该是看出什么来了。

    “是,少奶奶。”小银应声。

    另一厢,方夫人回了屋里,立刻就让小丫环都出去了,只留下两个从知县府来的丫环,一个叫碧丝,一个叫碧燕,是王氏使来照顾方夫人起居的。

    本来方夫人身边有个贴身嫲嫲的,但因这两天身子不爽利,所以便没有过来。

    方夫人在铺着繁花锦簇椅垫的太师椅坐下,手轻轻放在同色的椅搭上,屋内金边掐丝八宝暖炉散发出袅袅轻烟。

    碧丝和碧燕面面相觑,不知向来温和亲切的夫人如今怎么一脸郁色,目光也隐含着令人紧张的锐利和冷漠。

    “你们二人回知县府去吧,我无须你们照顾了。”方夫人眼睫一敛,掩去眼中的冷意。

    碧丝和碧燕脸色一白,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眼圈发红地道,“夫人,是不是奴婢们做错了什么,您责骂奴婢就是了,千万别赶奴婢回去。”

    她们没做错什么,只是存了不该有的心思,这两天她已经察觉出来,这两个丫环总是会故意讨好茂官,在儿子出现的时候,也会装出特别柔弱的姿态来,她不是没心没眼的人,也不是没经历过有丫环想要爬到主子床上的事情。

    她可以理解这种想爬上枝头的心思,但绝不能原谅她们在孙子面前编排微月,若是微月误会她这个当娘的想给儿子屋里送人,岂不是怨恨上自己了?

    好不容易才能和儿子相认,她一点也不想让他们对她有误会,他们夫妇之间感情深厚,她也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这份平静的生活。

    王氏这个人就是见不得别人过得称心,故意送这么两个娇滴滴的丫环过来,打的是什么主意她还不知道吗?

    “做错什么?你们再想想。”方夫人沉住气。拿起盖钟儿,以茶盖拨了拨,抿了一口慢声问着。

    “奴婢不知,请夫人……”碧丝仗着背后有王氏,心中有三分硬气。

    “哼,是谁允许你们在茂官少爷面前胡说八道的?又是谁允许你们在背后编排主子的不是?你们这是想让少奶奶和十一少怨恨我了,是不?”方夫人厉声问道,与平常温和的形象完全两个极端。

    碧丝和碧燕脸色又发白了几分,“奴……奴婢不敢。”

    “不敢?我看你们胆子大得很!”方夫人冷哼,“别整天想着一些不该是自己该想的事情,不管你们是受了谁的意,今**们犯了这么大的错,我是容不下你们了,去收拾东西,回你们少奶奶身边去吧。”

    两个丫环哭了起来,“夫人,奴婢不敢了,求您不要敢我们走。”

    她们是对大少爷动了心,那样俊美儒雅的主子,又没有纳妾,她们是想多了,加上知县府那边的少奶奶也有暗示,她们才敢歪了心思,只是十一少除了这边的少奶奶是哪个女子都不入眼,她们也是嫉妒之下,才说了几句少奶奶的不是,没想到会被茂官少爷听去了而已。

    “我乏了,天黑之前就走吧,要是逼我狠了心将你们卖出去了,就怨不得别人了。”方夫人冷冷道。

    碧丝和碧燕面色如灰,嘴唇颤了颤,终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

    感谢絳珠小草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