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亲情
    听到方十一回来了。微月松了一口气,侧眼看着表情复杂的方夫人,又是激动期待,却又紧张担心的目光让人心中生出几分同情来。

    “娘,相公回来了。”微月在方夫人耳边轻声道。

    方夫人一震,目光直直地盯着门外。

    方十一昂然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见到方夫人的时候,脸上滑过一丝惊讶。

    “儿子!”方夫人立刻站了起来,伸出微颤的双手想要上前去抱住方十一。

    方十一却看向微月,见微月轻轻地点了点头,剑眉不自觉地蹙了起来。

    “是娘对不住你,是娘对不住你……”方夫人的双手在方十一半米处停了下来,不敢再向前一步,只是一直哽咽地说着自己的错。

    方十一心中动容,紧抿成一线的薄唇终于启齿,“不是您的错。”

    “儿子,儿子!”方夫人终于崩溃,一把搂住方十一的身子痛哭起来。

    一时之间,方十一竟有些局促起来。

    微月眼圈一热,含笑看着方十一。

    “儿子,您怪娘吧。是娘当年没有保护你,是娘的错!”方夫人的眼泪湿了方十一的衣襟,却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

    方十一叹了一声,抬手笨拙地拍着她的肩膀,艰涩开口,“……娘,不是你的错,不要哭了。”

    “你,你叫我娘?”方夫人眼底凝着泪水,惊讶地看着方十一。

    “您本来就是我娘,儿子这样唤您不对吗?”方十一露出温润如水的笑,眼底有温柔的光芒静静流淌着。

    方夫人喜极而泣,“对,对,儿子,你是我的大儿子。”是她想了二十七年的儿子。

    微月笑着走了过去,“娘,您怎么还哭呢,这应该是高兴的事儿啊。”

    “不哭,我不哭。”方夫人急忙拭去泪水,紧紧地握住方十一的手。

    方十一与微月对视一眼,轻柔笑着。

    “坐下说话吧。”方十一扶着方夫人的手道。

    小银的声音恰巧在外面传来,“十一少,少奶奶,方大人来了。”

    方夫人脸色马上就沉下来,“不必去见他!”

    “见一见也好。”方十一笑道,“娘与我一同去?”

    方夫人迟疑了一下。伸手握住微月的手腕,“微月……”

    “我扶您,娘。”微月笑道。

    大厅上除了方汉玉,方树荣也在旁边站着,见到方夫人,马上就迎了上来,“娘……”

    方夫人哼了一声,撇过头不去看方汉玉和方树荣。

    “夫人,随我回去!”方汉玉冷冷地瞥了方十一和微月一眼,沉声对方夫人道。

    刚刚他和儿子从书房出来,看到地上有夫人的绢帕,心中便明白他质问树荣的话被夫人听去了,他实在太大意了,不该在家里提起方十一的事情,本来还想再瞒一段时间的,如今看来是不行了。

    面对方汉玉的无视和冷漠,方十一只是淡淡含笑,扶着方夫人的手,“娘,坐下吧。”

    方汉玉目光露出凌厉的冷光直视着方十一。

    “好!”方夫人对方十一温和笑着,十分高兴的样子。在首位上坐了下来。

    方汉玉铁青着脸,“夫人,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这是我儿子的家,难道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方夫人看也不看方汉玉一眼,白皙丰润的脸蒙着一层寒气。

    “娘,您听到我和爹在书房的话了?”方树荣走到方夫人身边,小声问道。

    “哼,若不是被我听到了,你们是不是要瞒着我一辈子?是不是要我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却不能相认,是不是要我将来死了也不瞑目?”方夫人瞪着方树荣,厉声问道。

    方树荣哀怨地看了方汉玉一眼,嘟囔道,“娘,不是儿子不想说,是爹不让说……我也是无意中听到爹和大哥的对话,您不信问大哥,儿子早就和大哥相认了。”

    臭小子!刚刚还说没来见过方十一的!方汉玉气得胡子都直了。

    方夫人抬头看向方十一,方十一对她点了点头,她才露出一丝笑意,“算你还有良知。”

    方树荣听到母亲的语气软了下来,马上噤声站到她身后,心中却又有些嫉妒,娘好像更加喜欢大哥……

    “你们还想怎样胡闹?”方汉玉喝道,“回家去。”

    “方大人,不送了。”方夫人冷冷道。

    方汉玉一噎,忍住怒气,“你究竟想如何?”

    “你是不是不想认我们的儿子?”方夫人反问道。

    “我不是不想认。”方汉玉寒着脸道。

    “那为何不与我说?这么多年来,为何要瞒着我不让我认自己的儿子,这是我辛辛苦苦怀胎八月生下来的。你竟然跟我说儿子死了,在你看来是不是报复比自己的儿子自己的家人还重要?”方夫人哽咽着,声音句句充满谴责。

    “我的事你不必理会!”方汉玉挥袖道。

    方夫人冷笑一声,“很好,那你更是不必理会我了。”

    “这么说,你是不想认回这个儿子?”方夫人正色看着方汉玉,那表情就如保护幼仔母豹,正充满防备瞪着方汉玉。

    方汉玉看向方十一,冷声道,“你真不想再回去了?”

    “我已有家。”方十一淡声道。

    方汉玉又看向方夫人,“你也不跟我回去了?”

    方夫人撇过头,看也不看他。

    “哼!”方汉玉一甩袖,“那就随你了。”

    方树荣看着方汉玉大步离开的背影,迟疑地看着母亲,实在很为难,不知是要留下,还是要跟上去,方十一拍了拍他的肩膀,“先回去吧,娘这些天就住这儿了。”

    微月吩咐金桂,“赶紧去给夫人收拾房间。”

    金桂和小银应喏退下。

    方夫人仍然舍不得放开方十一的手,好像想一瞬间将这二十七年来缺失的时光补回来似的,要方十一跟她讲他小时候的事情。

    微月笑着陪在他们母子身边。听着方十一用磁沉的声音说起小时候的事情来,多是开心的事情,并没有跟方夫人说起方汉德妻妾之争的那些。

    方夫人听得很认真,眼底有欣慰也有遗憾,但更多的是激动的高兴。

    接下来的日子,方夫人就住在方十一这边了,每天就抱着瑞官逗玩着,怎么也舍不得给别人抱,待茂官回来了,也要和茂官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愿意将他放回屋里去看书。

    她似乎想将留在儿子身上的遗憾补偿在两个孙子上面。

    不过这种情况在她见到微月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安排年节的时候。终于有所改变,开始教微月这边的习俗和该准备些什么。

    微月有了方夫人的指点,事情的安排上也顺利了许多。

    转眼到了小年这一天了,是腊月二十三,是祭灶的日子。

    按照普宁县这边的习俗,每年腊月二十三,都要祭拜灶王爷,因为灶王爷这一天都要上天向玉皇大帝禀报这家人的善恶,让玉皇大帝赏罚。

    方夫人指点微月,要在灶王像前的桌案上供放糖果、清水、料豆、秣草。

    后三样是为灶王升天的坐骑备料。

    这里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因此祭灶王爷的时候,是有方十一带着茂官去祭拜的,方夫人和微月几个女眷都躲在屋里了。

    祭灶时,方十一照着方夫人的教导,把关东糖用火融化,涂在在灶王爷的嘴上,听说转眼他就不能在玉帝那里讲坏话了。

    家家户户都忙着刷新房屋,过节的气氛很浓厚且温馨,这是微月在现代甚至去年在京城的时候感受不到的,现代人情淡漠,邻里之间很少互相串门,大家对过节也抱着可有可无的心理,去年在京城,她几乎是足不出户,更是感受不到外面热闹喜气洋洋的气氛。

    去年,她还和章嘉谷杭一起打边炉的,虽然那时候方十一不在身边但她也过得很高兴。

    远在苗疆的谷杭,过年的时候又该怎么过?

    还有章嘉,已经去信让他来普宁县过节的,也不知什么时候到。

    正感叹着,就见到王氏挺着个越来越大的肚子款步走了过来,“大嫂。”

    微月对她点了点头,“要回去了吗?”

    这几天,方树荣夫妇轮流来劝着方夫人回家,只可惜方夫人是铁了心思,说不回还真的不回了。

    王氏撇了撇嘴。对微月的态度并没之前的热络,“是啊,不过还是不愿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嫂你这边有宝。”

    “可不就是有茂官和瑞官两个宝嘛。”微月笑着道。

    王氏脸色一黑,“我那儿也有三个娘的孙子,你得意什么。”

    呃?微月一怔,王氏对自己的敌意很明显,是觉得自己抢了她在方夫人心中的位置吗?“大嫂,我不是这个意思。”

    “哼,知道娘现在疼着你们这一房,不就是儿子吗?难道我相公就不是了?”想到一旦认为方十一,那她就不是长房嫡妻,将来分家产拿的也是份少的,心中就堵着一口气。

    微月皱眉看着她,“娘和相公二十几年都没见过,如今能相认了,难免会想要多亲近些,二嫂,你当多体谅才是。”

    “用不着你教训我。”王氏扶着丫环的手,哼声从垂花门出去了。

    微月只好无奈一叹。

    ——————————

    不好意思又更晚了。刚从同事家里回来,大白天遭窃了……家里的电视电脑现金存折金首饰全被顺走了……年尾了,大家都注意财产安全,特别是坐车的时候,也不要太夜出去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