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四十八章 激动
    收购櫵柑的事情已经进行了一半。如今便是雇人开始剥皮了,但不知道附近县的药商怎么就知道了这件事,竟然联合起来责怪陈家,说陈家竟然不帮自己乡里的百姓,反而帮助一个外来人欺骗邻里。

    这是一种商业手段,微月在现代的时候已经见惯了,但这里毕竟不是现代,所以处理起来必须更加小心。

    有一些附近的村民听到那些药商的怂恿,都不愿意将櫵柑卖出来,甚至也有许多女眷也不愿意做工了。

    这事只靠陈娘子出面已经是无法解决的了,所以方十一便请陈娘子请几个村民代表出来谈话。

    在陈家的大堂上,方十一昂然挺拔的身影立在中央,他穿着一件天青色锦缎袍子,领口和袖口绣着卷云花纹,衬得他温润如玉,添了几分雅致的贵气,“请大家安静一下。”

    面对听不明白的各种斥骂,方十一幽黑的眸光闪动着淡然的笑意,却又透出一股如冰雪般的冷冽,那是一种天生的领导者风范。

    偌大的厅堂终于安静下来。

    “我虽不是普宁县本地人,但我是一个商人。商人做生意最重要的是盈利,但在盈利之前,是诚信!我不是只想做一两天的生意,也不是只做一个地方的生意,你们不愿意将櫵柑卖给我,我只是觉得遗憾,但大家的櫵柑该怎么办?任由其烂了腐了?”方十一不会说普宁县的方言,他没说一句,便有陈家的管家为他翻译一句。

    有村民叫道,“我们可以卖给药商。”

    “好!”方十一沉声应道,“我方十一也不喜欢勉强别人,做生意本来就是你情我愿,愿意将櫵柑卖给在下的,可留下再仔细商谈,不愿意的,那就希望有机会再合作。”

    “方十一?你是……广州方十一?”突然有人怪声问道。

    “你是……十三行的十一少?”底下像炸开了锅,都叽喳议论起来。

    “哼,人家是十一少,你也是十一少,这差别可大了。”有人故意以官话叫道。

    方十一只是微微一笑,却已经有一种摄人的气势。

    “诸位,不管是哪里的十一少,在下都只是一个商人。”方十一淡声道。

    “那……那你是不是真的把大家的櫵柑都买了?”有个村民已经动摇了心思。

    “大家都是熟悉耕种的人,若是愿意的,将櫵柑卖与在下,不想再种櫵柑的,也可与在下继续合作。”方十一眼梢带笑。十分温和可亲。

    “合作什么?”有人问。

    方十一笑了笑,没有回答。

    问的人悻悻然地闭嘴,在这些村民当中,是有两三个药商派来捣乱的人。

    “那……反正放着也没用,就卖了吧。”有村民终于点头,“以十一少的名声,也不至于骗了我们这些乡下人。”

    有几个村民代表跟着附和。

    方十一嘴角抿起一个俊美的弧线。

    看来,他是有必要将以前在他手下做事的福掌柜等人请到这边来了,不出三年,他一定会重新站在十三行的顶端。

    很快方十一被村民围了起来,叽叽喳喳不知在问些什么。

    人群后,有个挺拔的背影逐渐远去。

    方十一懒懒地眯起眼眸,看着那个消失在门边的背影,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眸光如冰冷。

    知县大人……既然来了却不露脸,是什么意思?以为他会因为这次的事情知难而退离开普宁县吗?

    櫵柑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方十一忙着给广州的福掌柜联系,也跟高奕光通了气,有了漕帮帮忙将柑皮运到北方,就不怕到时候销量不好。

    微月接下来的半个月都在忙着过年的事情,先要准备章嘉的房间。还有各种年节要办的东西,少了吉祥和荔珠,她实在有些手忙脚乱起来,幸好半个月前已经写信让将双门底上街的孙嫲嫲过来帮忙了,这才将一切打理顺当起来。

    这些天来,微月也很少去知县府了,一是避开王氏刻意的讨好,二是不想让方夫人看出什么端倪,既然方汉玉不想让方夫人知道,那她也不能越了过去,否则到时候只会让方十一他们父子产生嫌隙。

    “小银,一会儿你上街去把这些东西都买齐了,我昨天问过范家娘子了,这里的过年习俗其实和广州没差多少,咱们照着在广州时候那样过年节就可以了。”微月吩咐道。

    小银应喏,却没有转身就走,而是迟疑看着微月。

    “还有什么事儿?”微月问。

    “少奶奶,咱们以前过年祭祖是……是在方家祠堂,那今年……”小银小心翼翼瞄着微月。

    微月一怔,是啊,今年该祭哪位祖先?邱氏将方十一赶出来了,方汉玉至今还没认回方十一,那方十一的祖先究竟该祭祀谁?

    “这祭祖的……能免了吗?”微月问道。

    “不行吧。”小银摇头。

    “那等十一少回来再商量吧。”微月无奈地抓了抓额头,这几天方十一忙得早出晚归的,她除了早上跟他匆匆见面,就一直到晚上都没见他的人影。

    小银应了一声,转身就往垂花门走去了,谁知刚走到垂花门,却差点被一道娇小的身影撞倒在地。反而那个撞到她的人差点往后面摔下。

    “方夫人!”小银急叫一声,伸手拉住来人。

    微月听到小银的呼叫声,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少奶奶,是方夫人。”小银回道,已经扶着方夫人站稳了。

    方夫人苍白着脸,眼眶发红地看着微月,十指微微颤抖着,唇色尽失,却难掩眼底的激动,“微月,微月……”

    她紧紧抓住微月的手,勒得微月雪白的皓腕都变出现了紫色的指痕。

    “方夫人,您怎么了?到屋里说话吧。”微月顾不上疼,急忙扶住她的双手。

    “你实话跟我说,实话说……方十一是不是……是不是我的儿子,是不是?”泪水从她眼眶滑落,哀伤的目光看得微月心中一颤。

    “方夫人……”微月惊讶地看着她,她已经知道了?

    “是我的儿子,是我那个应该死去的儿子,是不是?”方夫人泣不成声,声音充满了悲凉。

    微月给小银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同搀着几乎站不稳脚的方夫人进了内室。

    “先去把十一少找回来。”微月低声交代小银。

    内屋只有微月和哭得几乎肝肠寸断的方夫人。

    微月轻轻叹息。是没有必要再隐瞒了,“方夫人,您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这么说是真的?”方夫人接过微月的绢帕拭着眼泪,声音哽咽,“若不是我听到老爷跟树荣在书房的话,你们是不是打算隐瞒我一辈子?”

    “夫人,我们从来没想过要瞒着。”微月低声道。

    方夫人摇了摇头,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低落在微月的手背上,“这么多年来,我每天做梦都想着儿子,没想到……没想到……却是我的丈夫瞒着我这么久……”

    微月只是无语地拍着她的背。不知该怎么安慰她。

    “微月!”方夫人突然抓住她的手,“你知道整件事的吗?告诉我实情,告诉我……”

    这不是要她将方汉玉的坏话吗?微月无奈地想,但看到泣不成声的方夫人,她又心软下来,只好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

    方夫人是玲珑心思,轻易就从微月的字句中听出这是自己丈夫的主意,若不是他想报复,又怎么会有她二十七年来和亲生骨肉相离的事情?

    哭得更是伤心了。

    “夫人,您是伤心这些年和十一少分离,可如今十一少就在您附近了,您应该高兴才是,别伤了身子,难道找回了儿子,不是该高兴嘛?您怎么却哭了起来,这让十一少见了,他该多难受,这些年来他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如今能够孝顺您了,却见您哭得这样伤心,他肯定是要自责了。”微月给方夫人倒了一杯温水,轻声劝着。

    “你说得对,我不伤心,我不哭,我的大儿子没死,我该高兴才是。”方夫人激动地道,顿了一下,突然拍案而起,“可我生气!他竟然瞒了我这么多年,他竟然这样利用自己的亲生儿子……”

    “夫人……”微月站起来扶住她。

    “叫我娘,微月,你不知道,我盼了多少年。”方夫人的眼角又湿润了。

    微月点点头,“是,娘,我看方大人也不是故意的……”

    “他是有心为之!你和十一少都不许喊他爹,这种父亲不要也罢。”方夫人怒声道。

    微月这话不敢应下。只是想着怎么方十一到现在还没回来。

    “微月,你来跟我说说,我儿子的事情,我竟然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说着,又拿起绢帕拭泪。

    “相公名字是亦霁,字榆庭,因在方家排行十一,所以大家都叫他十一少,在十三行无人不晓得他的……”微月看了看门外,顺着方夫人的意思说起了方十一来。

    方夫人听得很高兴,可是心里又觉得难受,这是他怀胎八月生下来的儿子,却从没喂过他一口饭……这种作为母亲的遗憾,是一辈子都弥补不了的。

    “十一少回来了。”终于,外面传来金桂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