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四十七章 兄弟
    微月和王氏之间算是有些来往。但若要比起和方夫人,这王氏是绝对不可能会亲自上门来找她聊八卦的,王氏有种自我的高高在上,骨子里是认为只有别人无巴结她,她不需要去奉承别人。

    不过自从知道微月是广州首富的少奶奶后,倒是打发过丫环给微月送了些普宁县的特产。

    这已经让微月十分惊讶了,但再多的惊讶也比不上见到王氏亲自上门来找她时的震惊,简直就是天要下红雨了。

    特别是见到那位和她并行的年轻男子,微月心中已经明白了大半,长得是很像方十一,俊美的脸庞,削瘦的身形……却没有十一少那种凛人的气质,反而显得有些轻浮。

    看着像个无所事事的纨绔,特别是看着自己的眼神,让微月很不舒服。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方十一同父同母的兄弟。

    方树荣也没有想到方十一的妻子会这么漂亮,一双眼睛看得都直了,若不是旁边熟知他品性的王氏扯了扯他的衣袖,他恐怕就要当场失态了。

    “大嫂!”方树荣咽了咽口水,热烈地看着微月。

    微月淡淡地挑眉,点了点头并没有应声。

    叫得她一声大嫂,就是已经知道方十一的身份了。是方汉玉说的吗?既然跟自己的小儿子提起了方十一,为何却让方十一不要跟方夫人说起?

    丫环奉茶上来,微月低声让小银去书房请十一少过来。

    王氏已经过来亲热地对微月道,“真没想到咱们还是妯娌,大嫂,以前要是有什么惹您不高兴的,您可别放在心上。”

    还真是什么都清楚了,微月淡淡笑着,“实在不敢当少奶奶这声大嫂,我们虽也是方家的人,可祭祀的可不是同一位祖宗。”

    “大嫂,您别瞒着了,我们可什么都知道了,十一少是老爷的长子,是我们的亲大哥,是吧,相公。”王氏看向方树荣。

    方树荣用力地点头,“是我亲耳听到爹说的,还有大哥自己也说了。”

    “是方大人亲口跟你说的?”方十一清冷的声音传了进来,颀长挺拔的身影慢慢地走到微月身边,目光有些冷冽地看着方树荣。

    方树荣仿佛被方十一冰冷的眼神吓住了,竟怔怔没说出一句话来。

    王氏看到方十一的时候,这才肯定自己丈夫所言不差,这个方十一和姥爷真的很相似。

    “谁让你们来的?”方十一皱起眉心,声音维持着惯常的冷漠。

    方树荣涨红了脸,他以为方十一见了他,应该会感激涕零地相认才是。怎么看起来仿佛要赶人似的。

    王氏干笑几声,“大哥,是我们听说了您的身份,这才来给您请安的。”

    “听谁说的?”方十一又问。

    “昨……昨天你和爹在茶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方树荣站起来低声道,不知为啥,见着方十一就好像见到爹一样,平时对待友人的气势不自觉就歇了几分。

    方十一冰雪般冷冽的眸光渐渐放柔一些,“都坐下说话吧。”

    微月含笑看着方十一,本来在方家他是最小的,原来还有几分当兄长的模样呢。

    方树荣还真乖乖地坐下,正襟危坐,甚至不敢抬头和方十一对视。

    “你听到多少了?”方十一问道。

    “也……也没多少,知道你是爹的长子……”方树荣回道。

    “那还说没听多少?方大人知道你在外面吗?”方十一冷冷瞥了他一眼,厉声问道。

    方树荣几乎是有问必答,“不知道,我也没回去跟娘说。”

    王氏沉着脸,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怎么就没觉得自己的丈夫这么丢人过,不就是见到自己的大哥吗?至于跟见到老虎一样战战兢兢的吗?

    “这么说,方大人不知你来找我?”方十一肃然问道。

    方树荣摇了摇头。

    “哼。那你还敢来?”方十一冷哼一声,脸上又仿佛蒙上一层冰雪。

    方树荣低着头,小声说道,“我自幼就希望自己有个兄弟,每每想起只有自己一人,难免觉得孤单,如今得知自己有个兄长,心中激动,亦十分高兴,所以……”

    “相认之后又该如何?”方十一喝了一口茶,声音平淡地问。

    “自然是相助兄长,夺回属于我们的东西!”方树荣猛地抬头,样子很激愤。

    王氏满意地直点头。

    方十一眼底爬上一丝讥讽的笑意,“我们的东西?你是指?”

    “我们既然是广州首富方家的长子嫡孙,没理由将那万贯家财便宜了别人。”方树荣的眼睛透出几分激动和疯狂。

    不仅是方十一,微月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她还以为方树荣和王氏是真的顾念亲情,没想到也只是起了贪心。

    “那么,你想如何做?”方十一又缓缓地问,嘴角竟然抿出一道完美的弧线,眼底一如温柔的水波。

    “我们兄弟联手,到广州找那些人算账去,要是她们不肯认账,咱们就找族长去,凭大哥在广州威名,还怕族长会不站在我们这边,到时候我们只要给那些个族长大家的一些好处,方家的一切就是咱们的囊中物了。”方树荣搓着手,兴奋说道。

    王氏也对微月道。“正是这个理,大嫂,咱们总不能老是被困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也得争一口气是不?”

    “我们心里没憋着气。”微月淡淡道。

    “再说了,方大人同意你们来与我们相认了吗?他不认自己的儿子,我们也不敢和你们攀亲戚,我们被方大人说不识相没关系,就怕连累了你们。”微月在王氏未开口的时候,又开口说道。

    王氏和方树荣面面相觑,他们到这里来,却是是瞒着方汉玉,若是被发觉了……少不得一顿斥骂。

    “大哥……”方树荣看着方十一叫道,还想再劝。

    “我担不起你的大哥。”方十一淡淡道,“我们不可能再回广州方家,也不稀罕那个首富,你和方大人若是觉得委屈的,倒是可以试一试。”

    方树荣怔了一下,“那……那你就一辈子在这里了?”

    “既然我能让方家成为广州首富,自然能再造一个首富出来。”方十一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自信口吻清声说着,幽邃深沉的瞳仁闪过一抹绚烂的光彩。

    微月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一颗心微微地发颤着,为他这一刻的自信挺拔的姿态。

    方树荣直直地看着方十一,那一瞬间。他的眼底既有羡慕也有自卑的情绪,但很快低下头,“爹不认你,我却认你这个大哥,既然你不愿意回广州,那就不回了,只希望大哥以后不要再说担不起这样的话。”

    方十一深深看了他一眼,良久才吐出一声类似叹息的声音,“好!”

    “谢谢大哥!”方树荣惊喜地抬起头,万分感激地看着方十一。

    王氏却撇了撇嘴,眼底没有开始的热情了。和微月说话也是一搭一搭的,像是在应付一样。

    很快到了响午,微月自然是热情地留饭,方树荣满脸意犹未尽想要张口应承,却被王氏用力一瞪,马上改口,“今天出来跟娘说了要回去陪她吃午饭的,就不蹭大哥这一顿饭了。”

    “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留你们了。”方十一沉声道。

    方树荣携着王氏离开后,微月也让丫环去准备午膳。

    “你觉得你这个弟弟如何?”微月搀着方十一的手,慢慢走会内室。

    方十一唇角紧抿成一道俊美的弧线,磁沉的嗓音徐缓道,“机灵有余,沉稳不足,他未必是真心想认我这个大哥,先是冲着同和行而来,继而知道我无意去争,还肯相认……应是因为我那句话了。”

    “你怎么不认为人家是因为兄弟情深?”微月歪着头看他,心中对他既怜又爱,为什么他的兄弟父亲都只想利用他?

    方亦承他们是这样,方树荣和方汉玉亦是如此。

    “你是这么认为?”方十一停下脚步,眼眸如温润的白玉,有一丝淡淡的失落在他眼底无声流淌着。

    微月迎上他乌黑深邃的眸子,心头一阵恍惚,忍不住踮起脚尖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低声呢喃,“我只是想要你为自己去奋斗,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是为了方家,不是为了别人的期待,只是为你自己。”

    方十一湿热的唇瓣滑过她耳后的肌肤,轻轻地吐气,“……只为自己?不能为了你?”

    微月的心一颤,感觉整个人已经被他紧紧抱在怀里,几乎就要折断她的腰,“你我不分彼此。”

    方十一滚烫的唇瓣贴着她的耳朵,轻轻地笑了起来。胸膛微微地震动着。

    另一厢,王氏在登上马车之后立刻甩开方树荣的手,“你什么时候孤单了啊?你一口一个大哥,人家认了你没?你这么热乎作甚?方十一不去夺回同和行了,能干什么呢?难道你还想他回来和咱们争那几百亩的地吗?”

    “大哥未必看得上那地儿。”方树荣道。

    “我呸!你还真把大哥叫上瘾了。”王氏怒声道,“老爷要是不认他,你也休想去开这个口。”

    “知道了。”方树荣不耐烦地道,哼,夫妇之见,短浅不可理喻!

    ——————————

    今天比较忙,不好意思更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