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四十六章 各自心思
    “这么说,你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回广州了?”方汉玉冷冷地问。

    “广州自然是要回的。”方十一道。

    “你就是不愿再回方家?”方汉玉问。

    “我回方家作甚?我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就已经不是方家的人了。”方十一淡淡道。

    “你就舍得放弃那些名利家财?”方汉玉瞪眼问。

    方十一轻轻笑了起来,“难道我就不能自己创造自己的家财?难道我只能依附着方家才能有名利?我偏要证明,十一少就算不靠方家,也能在广州有一席之地!”

    方汉玉微眯起双眸,“那你到普宁县来……是打算认回亲生父母?”

    方十一勾唇浅笑,温润如水的目光透着察觉不出的冷意,“这对您而言,重要吗?”

    方汉玉一震!

    “很感谢方大人今日愿意告知在下真相,如果没有别的什么事儿,在下就先告辞了。”方十一合手一礼,已经是想离开了。

    “慢着!”方汉玉喊住他,已经染了风霜的脸庞闪过一丝挫败,“你……你亲母不知当年的事情,不可贸然告诉她,否则……”

    “这事儿当由方大人自己跟她说明白。”方十一眼底飞逝闪过一抹清寒的光芒。

    方十一推门而出,笔直的身姿渐行渐远,方汉玉站在原地怔愣了许久,心底莫名升起一股骄傲的情绪,他没想到被他送走的儿子竟然有这样的风骨,而疼了二十几年的小儿子却……

    也不知是欣慰还是苦笑,他重重叹了一声,走出了厢房。

    谁也没有注意在窗外有一个脸色苍白冷汗直流的年轻男子也呆怔在阴影处。

    方十一刚走进垂花门的时候,微月已经飞快地迎了上来,笑容灿烂如夏花,“回来了?”

    “嗯,怎么站在外面?今天有些小雨,别冻着了。”方十一将她冰凉的小手握在自己温热的掌中。

    “刚出来呢,知道你回来了。”微月眯眼笑着。

    方十一的目光缓缓有温柔的水波淌过,“傻瓜!”

    夫妻俩回了内室,热气扑面而来,微月遣了小银和金桂都下去了,拉着方十一坐在软榻上,“都说了什么?”

    方十一懒洋洋地歪在软榻上,让她靠着自己宽厚的胸膛,声音略带嘶哑地说起了和方汉玉的对话。

    微月听得目瞪口呆,“这方大人……也实在太……儿戏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幼稚,他报复的可是自己的亲人,而且是利用自己的亲人去报复亲人,他到底怎么想的啊?

    方十一轻轻叹息,“老太夫人对他确实不公,但我父亲和祖母并没有对不住他。”

    他相信以父亲的性子,当年一定会对方汉玉施以援手,不过,方汉玉大概不会接受吧。

    “……只是可怜了方夫人。”微月叹道。

    方十一眼色微沉,薄唇抿成一线,久久不语。

    微月搂住他的腰,“也许方大人会跟她说的。”

    方十一抿出一丝笑纹,对她点了点头。

    且说知县府这边。

    王氏看着难得在日落之前回家的丈夫,脸上总算有了几丝笑纹,不枉她昨儿才做主让他收了她的陪嫁丫头,想起他曾经在外面养了个狐媚妖精,她心里又噎着一口气。

    “这太阳今儿是打哪边出来,爷回来得可真早。”王氏让丫环扶着坐了下来,挥手让屋里的丫环都出去了。

    一个五官和方十一十分相似的年轻男子大步走了过来,来到王氏面前,他身形显得削瘦,脸色有些苍白,两眼还有深深的倦意,一看就是昨晚放纵过度的结果。

    王氏的脸色不好看了。

    “我有话跟你说!”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方十一的亲生兄弟,方汉玉的小儿子,方树荣。

    “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的。”王氏甩开他紧握自己胳膊的手,寒着脸道。

    “我今儿去城外,你猜我遇着谁了?”方树荣苍白的俊脸因瞠大双眼,嘴角带着怪异的笑而显得有些狰狞。

    “你去城外?你又去找那个狐狸精了?你对得起我吗?”王氏一听他出了县城,马上就不依不饶起来,先前他就是养了个女人在城外的。

    “发什么疯,我说的是正事!”方树荣压低了声音喝道。

    “这对我来说就是正事。”王氏叫道。

    “你小声点,还怕外面的人听不到是不是?”方树荣瞪着她压低了声音。

    “你自己什么德行,还怕别人不知道?”王氏冷哼一声,不过还是将声音压低了一些。

    “我遇着爹了,就在那茶舍里。”方树荣急忙说出正事来,免得妻子又是吵闹起来。

    “这有什么奇怪的。”那茶舍本来就是老爷最喜去的地方,随便哪一日去了都可能遇上。

    方树荣深吸一口气,凑在王氏耳边道,“……我竟然还有个大哥!亲生大哥!”

    “什么?”王氏惊叫起来。

    “嘘!”方树荣按住她的嘴,“小声些,这事儿只有爹一人知道,娘还不晓得的。”

    “是老爷在外面……外面有了外室?”王氏瞠大眼,想不到平常端肃严厉的老爷竟然也……

    “不是,你还记得娘以前常提起的,我那个福薄的大哥吗?他没死,他是广州的十一少!”方树荣嘿嘿笑了起来,“爹竟然是方家的人,想不到我们和那个首富竟然也有关系,说不定……要论分家的话,还得给咱们头一份。”

    王氏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丈夫,“说什么疯话,我们还能和首富扯上关系,要是老爷是那个方家的人,我们至于在这儿呆了二十几年吗?”

    “我可是亲耳听到我爹对十一少说的,爹和那个死去的方老爷是亲兄弟,十一少是爹的亲儿子……”方树荣将听来的事儿一五一十讲给王氏听,“娘还不知道呢,若是知道了,是肯定要认为十一少的。”

    “十一少不是给方家赶出来了吗?”王氏问。

    “那是因为之前不知道身份,如今他们还有什么资格赶我们?别说是十一少,就是我,也比那几个庶出的更有资格得到同和行。”方树荣眼底有一股疯狂的贪婪。

    王氏闻言,心中大喜,“那……咱们先去把十一少认了?”

    “我明日去一趟下草铺路,探一下口风,劝劝十一少得回去争一争,不能白白便宜了别人。”方树荣道,

    “我和你一道去,我认得那家的少奶奶,比较好说话。”王氏喜滋滋地道,已经开始想象自己成为广州首富的少奶奶的情景,到时候肯定是金玉满堂,富贵荣华享不尽了吧。

    “行,不过这事儿得先瞒着娘,不然爹可饶不了我。”方树荣警告王氏。

    “我省得。”王氏嗔了他一眼。

    ———————————

    二更,虽然很小,大家别嫌弃~~~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