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四十五章 报复
    听完微月的建议。陈娘子几乎就要点头答应下来,这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可是,她还是有些迟疑,“那该请谁人来剥皮晾晒?”

    “櫵柑没有大家想象中好卖,难道大家就不需要赚些许银两补贴家里?”微月含笑问。

    陈娘子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你说得对,方少奶奶,这是……您的意思,还是方爷的意思?”

    “夫妻本是一体,难道还有区别?”微月狡黠对她眨了眨眼,显得有些俏皮。

    陈娘子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但很快掩嘴笑道,“我明白了,方少奶奶,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微月心照不宣地笑道,“那么就由陈少奶奶出面去收购櫵柑了。”

    本来还想将制干果的事情一并说了,但仔细一想,如今那些青梅什么的都没成熟,还是等柑皮的事情成功了再提好了。

    中午微月被留了在这里吃饭。

    陈娘子把小姑子陈诗意也叫来了。这小姑娘没有一般女子的扭捏,见到微月的时候,马上笑容甜美地谢谢他们救了陈书生。

    “诗意,你招呼一下方少奶奶,我去去厨房。”陈娘子道。

    “大嫂您去吧,这儿有我呢。”陈诗意回道。

    “方少奶奶,那您慢坐,我先去忙一会儿。”陈娘子歉然地看向微月。

    “陈少奶奶请便。”微月紧忙道。

    陈娘子离开之后,陈诗意马上放松下来,手肘撑着下巴,“方少奶奶,你长得真好看。”

    微月怔了一下,眼眸含笑看着陈诗意,“陈姑娘也长得很可爱啊。”

    陈诗意轻轻哼了一声,“大家都喜欢那种讲话低声细语,走路要人扶的娇弱女子,我这种……他们都嫌粗鲁。”

    她却喜欢这样真情流露活泼开朗的陈诗意,微月看着这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想起现代那些整天无忧无虑的中学生,“你这样也很好,没必要跟别人学。”

    陈诗意俏皮地吐了吐舌头,“我大嫂也这样跟我说,就是我那个榆木大哥,烦死了,比我爹在世的时候还啰嗦。”

    微月笑道,“你大哥也是兄代父责,全是为了你好。”

    “我自是晓得的。只是……”陈诗意脸上闪过一丝忿色,“只是我大哥有时候难免识人不清,让人又气又怒。”

    虽然愤怒,但对陈书生的关怀丝毫不减。

    微月淡淡一笑,这个小姑娘在家里想必十分得大哥大嫂喜欢吧,否则又怎敢出口批评自己的大哥,要知道,在这个时候,没了父亲的话,兄长就相当于她的父母了。

    陈诗意问起微月关于广州的趣事来,好像很向往的样子。

    “……方少奶奶,您真好,愿意听我讲这么多话,又愿意跟我讲那么多的事。”陈诗意眼睛含着崇拜和感激看着微月。

    “这并没有什么。”微月道。

    “那我以后有空能去找你吗?”陈诗意问。

    “可以啊,我对这里也不熟悉,你若是愿意多来陪我说话,我还求之不得呢。”微月笑道。

    “太好了……”陈诗意欢呼出声。

    陈娘子正好走进来,见自己的小姑子和微月说得那么开心,心里也很欢喜,“看来方少奶奶比我这个当嫂子的还更贴这丫头的心了。”

    “大嫂……”陈诗意马上走过去搀着陈娘子的手,“我最喜欢大嫂了。”

    屋内顿时笑声连片。丫环们也会心掩嘴一笑。

    微月从和陈家姑嫂两人吃过午饭便告辞回家,马车经过大街的时候,她特意撩起一角窗帘看了出去,虽比不上广州的繁华和热闹,倒也有小地方的特色。

    “小银,找个地方停一下,去买些零嘴给茂官。”微月看着在自己怀里睡过去的茂官,低声交代小银。

    “是,少奶奶。”

    接下来的几天,方十一忙了起来,陈娘子派了个四十开岁的男子来跟方十一谈承包山头的事儿,还有收购櫵柑的事情也终于在进行,有陈家出面,不管是价钱还是雇人,都比想象中要顺利许多。

    就在微月他们放弃追寻方十一身世的真相时,方汉玉却使人约了方十一到城外的一间茶舍见面。

    到底什么事情非要到城外去说?难道不能在家里说?微月心中狐疑,方十一对于赴约一事却兴致缺缺,不太愿意去见方汉玉。

    微月劝说了他几句,不管怎样,既然方汉玉主动邀约,想来应该是有要紧事要商谈,不凡去见一见也好,听听他究竟要说什么,若还是劝他离开普宁县返回广州,他们大可不理。

    方十一第二天准时赴约了。

    许是时间尚早,茶舍的客人极少,方汉玉在一间背山面水的厢房等着方十一了。

    “方大人。”方十一进了厢房,便是给方汉玉行了一礼。

    “坐!”方汉玉指了对面的椅子,让方十一坐下。浓眉紧皱着,看起来很严肃。

    方十一依言在他对面坐下,浓墨一般的眼睛深湛看不出情绪,声音也是不卑不亢,“方大人,不知您邀在下前来是所谓何事?”

    “你……”方汉玉眉心皱得更紧,半响后才徐徐开口,“你是不打算再回方家夺回你应有的一切了?”

    “方家有什么东西是在下应有的?”方十一反问,猜测着方汉玉今日找他来这里,是已经使人去打听过他在方家发生过的事情了。

    “没人比你更有资格得到方家的一切,这是方汉德当年写给我的信,他与我保证过,一定会让你成为方家的家主,今日她邱氏有什么资格将你赶出来。”方汉玉从怀里拿出一封信给了方十一。

    方十一怔了怔,父亲……给方汉玉写信了?

    他接过来打开信封,真的是父亲的亲笔信。

    除了跟方汉玉保证会将方十一当亲生儿子一般看待,也绝对不会让庶子分薄属于方十一的家产。

    将信读完,方十一心中既是震惊,又是酸涩。

    难怪父亲临死之前不许他们兄弟们分家,怕的就是同和行和方家的祖业被分薄了。

    他抬头看向依旧严肃冷漠的方汉玉,淡声开口,“这么说,我是你的儿子?”

    “没错!”方汉玉点头。面上缺无半点和亲生儿子相认的喜悦。

    “那为何要将我留在广州?”方十一又问。

    方汉玉沉默了一会儿,才将自己和方汉德的关系说了出来,“……我才是方家的嫡子,方汉德只是我的弟弟,不过是投胎的时辰选得好。”

    他冷笑着,“当时邱氏刚出世的儿子死了,也不知她对我夫人使了什么奸计,竟然让我夫人早产,还使人来跟我说,若是愿意将儿子给她,她便给我五万两。”

    “所以你就将儿子卖了?”方十一挑眉。声音肃冷。

    “我会看上她的五万两?”方汉玉大笑一声,“他方家的人不是觉得我会克了方家吗?不是不认我吗?要是我的儿子将来成了方家的家主,那个不肯认我的老夫人只怕死也不瞑目了。”

    “所以你将计就计,将我给了邱氏,再跟方夫人说,我已经死了?”方十一问。

    “没错,既然我要报复,就不会给自己后悔的余地,我将你留在广州,就希望你有一天能够得到我本来应该得到的一切,这么多年来,我放弃那么多个上升的机会,就是不想在广州遇到你,免得功亏一篑,你倒好,自己离开了方家。”方汉玉恨恨地看着方十一。

    “我父亲也知道这件事?”方十一轻声问着,面对自己的身世真相,他竟然能够如此冷静,甚至得知自己只是报复的工具,他也能够淡然处之。

    “我才是你的亲生父亲!”方汉玉哼了一声,“方汉德当时不在,是隔了几年才知道了你不是他儿子,不过他是有良心,知道是亏欠了我,会将一切都还给我。”

    “那是你的报复,不是我的,你不能因为自己的不服气而利用我。”方十一冷声回道。

    “你是我儿子,就应该替我争这口气!”方汉玉叫道。

    “你对我何曾尽过半点为人父的责任?对我而言,方汉德才是我的父亲!”方十一道。

    “你放肆!”方汉玉站了起来,指着方十一大声道,“若不是我,你可有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可享?若不是我,你能成为十三行的行首?子替父报仇天经地义,你立刻回广州去,跟那个邱氏讲明白了一切,将你应得的拿回来!”

    “你可想过这是不是我想要的荣华富贵?你让我刚一出世就与亲生父母骨肉相离,如果不是事出巧合。我一辈子都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难道这对我也是公平?父亲对我有养育之恩,我已经对不起他一次,绝不会有第二次。”方十一站起来与方汉玉平时,一字一句无比坚决地开口。

    “他那几个儿子不能生育是方家的报应,关那你何事?”方汉玉瞪眼道。

    “你根本就不懂……”方十一徐缓道,“当年老太夫人或许对不起你,但祖母却只是一心想要保护你,就是我父亲……也念着和你手足情深,你却心心念念只想报复,甚至瞒着自己的夫人,将亲生儿子送给他人,你配为人子人夫人父吗?”

    方汉玉气得腮边的肉都抖了起来。

    **************

    感谢oo醉☆失意打赏588起点币的礼物~o(n_n)o~

    最近有点卡文有点懒,我忏悔……

    一会儿还有一小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