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四十四章 落空
    方汉德虽然认了他这个大哥。却不是方家认他这个子孙,他依旧只是一个穷书生,他的亲生母亲给陪房供养他的银子只有十年,后面的十年是他的养父母辛苦帮人家干活种田得来的。

    他们已经将他视作亲生儿子了。

    他寒窗苦读,也是为了有朝一日能让养父母过上好日子,可等他中举了,却因没有银两打点,一直没有补上缺,养父母也在那一年相继过世。

    他只好带着有八个月身子的妻子到广州来,那时候他是一肚子的怒气,心想既然是方家欠他,就该让方家还给他。

    可正巧那时候方汉德不在广州,他当时只是想发泄怒气,却没想过要回方家,便蓄了满脸的胡须,掩去了自己原来的面貌,自称是方家的远房亲戚。

    方家的管家见他和自家老爷长得很相似,便去回禀了邱氏,邱氏因为还在月子中,就没有招待他们,只是将他们夫妇俩请进了客房。让管家好生招待他们。

    方汉玉只讲到这里为止,便没有继续再说下去了,关于方十一的身世,他还是没有提到。

    “你是……”方夫人诧异地张口,心中十分震惊,是说不出的失望疑惑是别的什么情绪。

    十一少真的不是自己的儿子!

    “既然方家不认我这个子孙,我也没必要去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方汉玉哼道。

    “但微月他们已经离开方家了……”方夫人解释着,以为是相公不同意她和微月来往。

    方汉玉皱起眉心,他昨天已经派人去广州打听这件事了,怎么会被赶出了方家,那个邱氏算个什么东西!

    “你忙去吧,我有事出去一趟。”方老爷突然道。

    方夫人将他送到门外,“老爷放心,我不会在方少奶奶面前提起这事儿的。”

    方汉玉点了点头,往前院去了。

    方夫人使人去将微月请了回来,没有再问起她在广州的事情,只是说起了过几天要带她到南庵去,微月笑着应下来,心中却疑惑方汉玉究竟来说了什么,感觉方夫人的情绪好像有些失落。

    被留下来吃了午饭,微月不好再打搅方夫人午歇,便作别离开,王氏似乎还想再找微月聊些关于广州方家的话题,被方夫人留下来说话了。

    微月回到家里的时候,收到了章嘉从广州寄来的信,除了将隆福行和烧窑的事儿详细汇报一遍,还说起关于方家的一些事情。

    方亦浔不愿意继到邱氏名下。把邱氏气得病情又加重了,家里三个小妾对邱氏也不像以前那样言听计从,几个少爷也没有以前那么和睦,方亦浔的妻子也无时无刻找话刺妯娌,几个妯娌之间战争不断,已经成了广州百姓的茶后笑果,总而言之,方家和同和行都是一团糟。

    这是早已经预料到的结果,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邱氏之前能够那么霸道,不过是持着自己的儿子是当家作主的人,又是方家唯一的嫡子,如今方十一既不是她生的,她名下也没个正经的儿子,虽说小妾的儿子都得喊她一声母亲,但终究不是自己的骨肉,还是有些差别的。

    倒是同和行……实在可惜了。

    如今距离年关是只剩下个把月,章嘉只有一个人在广州……

    不如让他到这边来过年好了,顺便给他敲打敲打,还真是该找个媳妇了,免得京城的区总管放不下心。她可是答应了要帮忙章嘉物色个好媳妇的。

    准备回信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浮现出一道清逸的身姿,微月眼波微动,远在苗疆的谷杭……战场上的谷杭……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打胜战了吗?受伤了吗?

    想起他那双凝望着自己时清澈深幽的眼睛,微月只有轻轻一叹。

    如果不是那次三阿哥闯进院子里,如果不是他那一推,她恐怕至今还看不出谷杭对自己的心意吧。忍不住苦笑,也不知道谷杭究竟是看上她哪点好了。

    她怎么配得起如谪仙一样的他。

    摇了摇头,微月将心中的酸涩抛出脑后,她既然已经爱上方十一,就不能再对谷杭心软,感情的世界只有两个人,如果三个人的话就太挤了。

    她也讨厌处理这种人际关系,所以当初才会那么决绝地断了谷杭的心思,哪怕是会伤到他。

    方十一回来的时候,就见到微月拿着鹅毛笔在书案前面发愣,秀眉轻轻蹙起,殷红娇嫩的双唇无意识微翘着,雪白的小脸透着淡淡的红晕,眼神有些迷惘……

    整个人看起来既柔和又妩媚。

    他走了过去,趁她不注意亲了她脸蛋一下,“在想什么?”

    脸上传来湿热的触感,微月回过神来,看到方十一站在旁边低眸含笑看着自己,脸上一热,“回来了?”

    方十一看到她手边的信,“章嘉来信了?”

    微月站起来将信递给他,“来信了,正想着怎么回呢。我想让他过年到这儿来,咱们也热闹些。”

    “我看他肯定巴不得快点过来。”方十一看起了信,轻笑道。

    看着看着,脸色有些沉凝起来,但很快又恢复了笑意,“九哥始终是魄力不够。”

    “可能还没习惯过来。”微月低声道。

    方十一摇了摇头,“是我愧对父亲。”

    “这不关你的事情。”微月握住他的手道。

    方十一摸了摸她的鬓角,“给章嘉回信吧,要是岳父岳母过年了也能和我们团圆就好了。”

    微月笑道,“前几天收到信,他们在江苏呢,怕是赶不及过来了。”

    “等咱们老了,也学着他们当一对闲云野鹤。”方十一将她揽进怀里,炙热的嘴唇贴着她的耳朵,低声细语说着。

    微月嗔了他一眼,“那还远着呢。”

    “不远了,过了年茂官都七岁了。”方十一低声笑着,突然顿住,“你的生辰也该到了吧?”

    “是在大年初三,还记得吗?第一年你给了两盆橘子。”微月在他怀里嗤嗤笑道。

    “那时候不知道你生辰。”方十一笑道,今年却又……总之明年一定要好好补偿。

    “现在知道了,可是要送什么礼物?”微月仰头看着他。

    方十一蹭了蹭她的额头,“你想要什么?要不。把我送给你?”

    “我才不稀罕呢。”微月笑着推开他,“你现在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

    “不稀罕?”方十一咬住她的耳垂,用力地搅动着,湿热的吐息刺激着微月敏感的感官。

    “我还得给章嘉回信呢。”微月脸颊布满红潮地推开他,重新执起鹅毛笔,“今天王氏还托我在广州买东西,这下可就要麻烦章嘉了。”

    方十一眼底的**渐渐沉淀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清寒的阴郁,“你去知县府了?”

    “嗯,方夫人似乎一无所知。不过却问你是否光州的十一少,我看她神情,仿佛是……是希望你是她儿子。”微月小心翼翼看着他的脸色。

    方十一摸了摸她的头,“我没事。”

    “真相应该只有知县大人知晓。”见他眼底有飞逝而过的失落但神情依旧如常,微月心里微微一疼。

    “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了。”方十一淡淡道,“快回信吧。”

    微月应了一声,“茂官也该回来了,你今天不是要考他功课吗?”

    “我让他在书房等呢。”方十一笑道,然后就往书房去了。

    给章嘉的回信在第二天就送去驿站了,微月也应了陈娘子的邀请,一早就到陈家来做客了,茂官正好休假,微月是带着他一起来的。

    陈娘子已有一子一女,大儿子今年八岁,长女今年六岁,和茂官同龄,许是受了陈娘子的嘱咐,这对兄妹待茂官十分热情客气,没一会儿,三个孩子就溜出去玩了,剩下微月和陈娘子在屋里说这话。

    “……上次方爷提起要承包山头的事儿,我已经交代了管事,我一个妇道人家出面不适宜,所以让管事去跟方爷谈。”陈娘子和微月说起了正事。

    “这事真要多谢你。”微月道。

    “我们这是互利互惠,不过……”陈娘子眼底一闪精明的光芒,“我瞧着方爷也不似懂得耕种的,这山头是要来种什么呢?”

    微月笑道,“我们是不懂,可也有懂的,包下山头也不一定要自己亲力亲为去耕种啊,至于用途么,最后决定还没出来呢。”

    陈娘子道,“想来不会是果园了。”

    微月掩嘴浅笑,“说起这个,我还有一事儿想跟你商量一下。”

    陈娘子给微月倒了一杯热茶,等着微月往下说。

    “陈少奶奶也知道,今年那櫵柑是卖不出去了。与其让成堆烂着,不如利用起来……”微月说起了合作收购櫵柑的事情来。

    陈娘子本来并不以为然,在她看来,这位方少奶奶固然聪明,但未必懂得生意上的道儿,所以从没想过要跟她谈论生意的事,不过越是听微月往下讲,心中越是震撼。

    不管是收购需要多少钱,到最后大约能赚多少钱,药商要货该如何给价,不要的话又有什么退路……详细得连她都自叹不如。

    这是方十一想的,还是这位方少奶奶自己想出来的?

    不管如何,她都不能再小看了这位方少奶奶。

    *****************

    感谢夜月嫏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白∷糖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