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四十一章 火花
    方十一和微月对视一眼,这也来得太快了吧,他前脚刚回家,方汉玉后脚就来了,有这样急迫吗?

    微月已经站了起来,对金桂吩咐道,“请知县大人到厅上请坐,我们即刻就来。”

    金桂应喏离开。

    微月过来拉起方十一,“应该是认出你来了,不如趁这个机会问个清楚。”

    方十一点点头,与微月一道来到大厅。

    方汉玉身上的官服都来不及换下来,依旧是刚才在公堂上的样子,见到方十一走来,立刻就起身指着他,大声问道,“你是不是广州十三行行首方十一?”

    方十一挑了挑眉,“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微月站在方十一身后,将那个可能是方十一的亲生父亲的男子打量了一遍,他虽没见过方老爷,但却是见过他画像的,眼前这方汉玉与方老爷真的很像,不管是轮廓还是身形,几乎同个印子出来的。

    如果他们两人没有关系,谁会相信?根本就是双胞胎!

    双胞胎?微月暗暗吃惊,如果是双胞胎,为何一个在广州,一个在普宁县?而且之前也不曾听谁提起过家中还有一位不知是叔老爷还是伯老爷。

    “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方汉玉铁青着脸问。

    “大人这话问得草民很不明白,难道草民就不能在这里?”方十一冷笑一声问。

    “你……”方汉玉指着方十一,恼怒地一挥手,“你好好的大少爷不当,来这乡下作甚?”

    方十一抿紧唇,目光清寒地看着他,听着对方那满是责备的话感觉很逆耳,“大人对草民的事情何以这样清楚?”

    方汉玉背对着他们,沉默不语,只是抖动的肩膀出卖了他的情绪。

    “大人与广州方家是何关系?”方十一却言语犀利地进一步问着,“与草民又是什么关系?与草民的父亲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和草民的父亲长得如此相似?”

    “没有关系!我不认识你!”方汉玉回过身指着方十一叫道,脸色十分难看,“世间何其大,两个人长得相似有什么奇怪。”

    方十一冷笑一声,心头浮起一丝怒火,也觉得这个知县大人与在公堂所见那位温文儒雅且沉静严肃的形象不一样,似乎脾气并没有那么温和。

    方汉玉气呼呼地甩了一下衣袖,自己刚才进门就已经问了人家是不是叫方十一,如今才来说不认识,确实是自相矛盾了。

    “那么请问知县大人,您如今到敝府来是所谓何事?”方十一冷声问道。

    方汉玉的目光却落在方十一身后的微月身上,声音缓了一些,“你就是贱内提过的潘氏?”

    “民妇见过大人。”微月曲膝行礼,笑容端雅大方。

    方汉玉目光冷峻地看着她,“你是故意接近我们的?”

    “民妇不明白大人的意思。”微月低声道。

    “哼!”方汉玉重重地哼了一声,“你们到底是来普宁县作甚?”

    “大人虽然是父母官,但这管得也未免太宽了一些。”方十一挑眉道。

    方汉玉又怒道,“我这不是要管你,你别跟我说你到普宁县来是小住游玩,你是同和行的东家,能有那么得空到这穷乡僻壤来游玩?还拖儿带女的,难道是那方家要败落了不成。”

    “大人对广州方家倒是熟悉。”方十一笑了笑道,此时更是确定眼前这位知县大人与方家定是关系不浅。

    方汉玉紧皱着浓眉,心里暗咐,不知他是不是已经知道自己身世,否则怎么会无端出现在这里?但若是已经发现了,为何也没找他们问个清楚明白,反而只是低调安静地生活在这里。

    不对!方十一的媳妇已经成了妻子天天要念一次的人了,如果被妻子知道他当年所为,肯定是不会原谅他的。

    想到这点,方汉玉背后不禁起了冷汗。

    “在下是不是同和行的东家,是要在这里长住还是小住,与大人何干?还是大人以为在下住在普宁县会让大人多年的秘密无法隐瞒?”方十一见他事到如今还不远承认自己和方家的关心,心中既怒又痛。

    方汉玉一下子跳起来,“秘密?你知道什么秘密?没有秘密。”

    “大人何必如此激动,如果没有秘密,好好说便是了。”如此大的反应分明是心虚,方十一哪里肯相信是真的没有秘密。

    方汉玉有些颓然,看向方十一的目光多了几分的愧疚。

    方十一继续道,“若是大人想找的是同和行的东家,只怕大人要失望了,方十一与方家早已经脱离了关系,大人大概尚未听说吧。”

    闻言,方汉玉大吃一惊,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你说什么?”

    “我非方氏所出,也不是父亲亲生,自然是与方家没有半点关系。”方十一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炯炯地盯着方汉玉,留心着他脸上一闪而过的愤怒。

    微月没想到方十一会这么快把事情挑明了,只是将视线投向方汉玉,却见他瞠大眼,一副不敢置信又非常愤怒的表情。

    “谁说你与方家没有半点关系?”方汉玉怒声问道,“你不是方家的家主,那是谁当家?”

    “方亦承是同和行的东家,家里的一切则有方亦浔……”方十一开口。

    方汉玉大怒地打断他的话,“让两个小妾的儿子来当家?那邱氏脑子是被老鼠咬了啊?”

    微月闻言差点噗一声笑了出来。

    方十一脸色却沉郁得惊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对方家如此了解?”

    “哼,我是什么人?”方汉玉眼底闪过一丝怨恨,声音越发地恼怒,“你就仍由他们把你赶出来了?还躲到这穷乡僻壤来?你窝囊不?你还是不是个男子汉,啊?”

    一心一意想要来找自己的亲人,却被可能是亲生父亲的人如此看不起……微月担心地看向方十一,他是多么傲气的一个人,能忍受得住这番话吗?

    就算再怎么冷漠冷淡,也会被这些话伤害了吧。

    微月对这个方汉玉突然就多了几分怨怼,他难道就猜不出方十一到这里来的目的吗?

    “……那又与你何干?”方十一声音嘶哑而徐缓,看向方汉玉的目光冷淡而清寒,再没一点渴望了。

    方汉玉胸膛剧烈起伏着,看来也是气得不轻,犀利的眼睛盯着方十一半响,“我回去取一样东西,你回广州,别说是邱氏,就是方家的族长也没权利将你赶出来,你是名正言顺的方家长子嫡孙,比那几个狗屁庶子更有资格成为方家的家主。”

    “我不稀罕!”方十一冷冷地道。

    “你说什么?”方汉玉怀疑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看着方十一。

    “是不是广州首富的当家人,能不能成为十三行的行首,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方十一回以冷视。

    方汉玉目光冷沉下来,这才认真地观察方十一,眉眼间透着一股和他当年一模一样的傲气,清隽儒雅的俊脸……有一种沉静内敛的气质……

    突然猛地发现,他已经不是能任由自己摆布的婴孩。

    不想要当豪门大族的少爷,那他想要什么?

    “既然方大人无话可说,那在下就不送了。”方十一微眯起双眸,低声说道。

    方汉玉愕然看向他,方十一却已经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清冷孤傲的背影。

    微月微微一怔,回头看着方十一挺身消失在玄关处的背影,“榆庭……”

    方汉玉怒笑几声,“混账东西,竟然还敢给我摆脸色!”

    “方大人,您既然如此熟悉广州的方家,那么,您应该也清楚榆庭的身世吧?”微月转过头来,有些不悦地看着方汉玉。

    这个人从进门到现在,一句关心方十一的话都没有,除了责问就是怒骂,如果他不是方十一的生父,又凭什么这样理直气壮地伤害方十一?

    方汉玉冷哼一声,看着微月的眼神有些不屑。

    “您与广州方家的方老爷长得如此相似,该不是兄弟吧?如果是兄弟,为何却从来不曾听过方家的人提起您,方大人,您才是榆庭的亲生父亲吧?”微月似笑非笑地试探着。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话毕,竟然甩手大步走出厅堂。

    微月皱眉看着方大人的背影,是个瞧不起女子的典型古代男人啊。

    方汉玉走到大门的时候,却正好遇到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笑得阳光灿烂地走来,那模样看着就忍不住心生喜欢。

    茂官见到家里门口站着一位大爷,料想应该是家里的客人,便礼貌客气地行了一礼。

    和方十一有七八分的相似……

    方汉玉震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被自己忽略了。

    有些落荒而逃地上了轿子。

    茂官站在石阶上狐疑看着那位大爷上轿离开,念翠催了几声,他才跟着走进院子里。

    微月在方汉玉离开之后,立刻就来到书房,方十一阴沉着脸站在窗边,面上虽然沉静淡漠,但紧握双拳的手已经泄露了他的情绪。

    她走了过去,有些心疼地从背后抱着他。

    方十一转过身来,对她笑了笑,很快掩去了眼中的脆弱,“我没事。”

    虽然他是很想和自己的亲生父母相认,但既然他们不愿意,他还能强求吗?

    ****************

    感谢钻心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书咪书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美目盼兮起点币的礼物。

    今天二更,放可爱的小茂官替小归求各种票票~~嗷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