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九章 作证
    到了夕阳沉落在西边的时候。宝信才终于来给方十一回话,在这样的小乡小县要打听一件事并不难,难的是是否精准,一句话经过四个人之后就和原来的意思不一样了,宝信是清楚自家主子不爱听不准确的事情,所以才特意到陈家附近去找陈家的人打听。

    事情还是要从陈书生的热心善良开始说起,陈家附近有一户人家姓赖,因为家里没有长辈,唯一的男丁赖大爷又是个走商,常年不在家,所以赖家娘子足不出户,极少和邻里来往,就是作为邻居的陈家,也不知赖家究竟什么情况,大约半个月前,赖大爷走商回来,却发现人去楼空,年轻貌美的妻子已经不见了,家里的两个丫环也不知所踪,他找寻了几日还是不见踪影,便报上了衙门。也到邻里各户去打听,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陈书生同情这位赖大爷的遭遇,便让家里的仆人帮忙去隔壁乡里打听,如此一来二去,倒跟这位赖大爷熟络起来,几乎是无话不说无事不谈,就在昨日,陈书生还将一件宝物取出来给赖大爷评估,想着作为走商的赖大爷眼光肯定不俗,谁知道,今日将陈书生告上衙门的,就是这位赖大爷,说是陈书生杀害了他的妻子,谋夺了他们赖家的宝物。

    “什么宝物?”微月听完之后,狐疑问道。

    “好像说是一件珍珠衫。”宝信回道。

    微月和方十一诧异对视一眼,“珍珠衫?那珍珠衫是那位赖大爷家的宝物?”

    “正是如此。”宝信道。

    “那陈书生的家人怎么说?”方十一问。

    “陈家的管家道是那赖大爷诬告陈书生,分明是想将那件宝物占为己有,随便编排了罪名陷害陈书生,以陈书生的为人,是没有相信他会谋财害命。”宝信道。

    “陈书生家里还有什么人呢?”微月问道。

    “一妻一妹,老母尚在,其妻是隔壁县商贾之女唐氏,精明厉害,将陈家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宝信将打听来的消息一字不漏地说出来。

    “嗯,你先下去吧。”方十一听完略微沉吟片刻,才挥手让宝信退下。

    “那什么珍珠衫,该不是我们在惠州见到的那件吧?”微月问道。

    方十一笑道。“错不了的。”

    微月轻叹,“果然做人不能太好心多管闲事。”

    毕竟是事不关己,夫妻俩也没再继续躲谈论这件事,熄灯就寝,一夜无话。

    此时已经是十一月份了,天气已经转冷,微月天生畏寒,睡觉的时候喜欢整个人窝在方十一怀里,既暖和又舒服,对她来说,每天最舒服的事情就是睡到自然醒了。

    不过今天却一早就被吵醒了。

    睁开惺忪的睡眼,微月嘟着唇不悦地看着方十一,外面太阳还没出来,怎么就将她叫醒了。

    方十一拉着被子将她露在外面的肩膀盖住,在她耳边低声道,“起来了,外面来了客人。”

    微月挪了挪身子,紧紧贴住他跟暖炉一样的身子,脸在他胸前蹭了蹭,嘟哝道,“谁啊。一大早的。”

    方十一轻笑出声,宠溺地捏了捏她的脸颊,“不早了,都要九点了。”

    “骗人,都没太阳。”微月叫道,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

    方十一将她连人带被抱在怀里,“今天是阴天呢,哪里来的太阳,你要是还想睡,就等见了客人之后再睡。”

    微月终于放弃继续睡觉的念头,“难怪今日这么冷,原来是阴天。”

    方十一让小银进来服侍微月穿衣,“今日北风大,你多穿件大氅。”

    两人梳洗之后,才来到大厅见客人,来者是一位身材偏瘦,样子清秀,肤色白皙的年轻女子,梳着妇人发髻,站在她旁边的是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姑娘,上罩着嫩绿色暗纹棉袄,下罩散花百褶裙,黑亮的头发上下分开,前面的头发梳成双鬓,脑后的发丝自然垂下,头上左右别着双翅轻颤的蝴蝶珠钗,耳垂戴着珍珠耳珠,发出莹润的光晕。

    真是一位青春靓丽的姑娘!微月在心中暗暗想着,是那位书生的妹妹吧。

    “方爷。方少奶奶。”两个女子一见微月他们进来,就已经福身一礼。

    微月回了一礼,“陈少奶奶,陈姑娘,无需客气,请坐。”

    来人正是陈书生的妻子和妹妹,微月和方十一已经在主位坐下,让丫环捧茶上来。

    “大清早冒昧前来打搅你们,实在过意不去。”陈娘子再一次表示歉意,她的声音略显得低沉,但口齿清晰,双眉偏浓,是个坚毅的女子。

    “陈少奶奶太客气了,我们欢迎都来不及呢。”微月笑道,对于这个能将偌大家业管理得井井有条的女子,她心中其实很是佩服,毕竟这个年代极少女子是愿意出头替丈夫守着家业,就算陈娘子今日没上门来,她也打算找机会去结识一下的。

    方十一只是沉默地坐着,本来他是没必要来见客,只是这位陈少奶奶却是来求见他和微月,故而他们二人才会同时出现在这里。

    陈娘子抿了抿唇,好像在下定什么决心。“方爷,方少奶奶,其实今日前来,是有一事想求你们帮忙。”

    微月嘴角牵起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还以为陈娘子要说多少客套话才直奔主题,没想到却是个爽快的人,心中对她的好感多了几分,“陈少奶奶直说无妨。”

    “我听外子提过,当时他在惠州途中与您二位同道。”陈娘子顿了一下,又道,“昨日外子被公差抓进衙门一事。二位应该已经知晓,事因外子在惠州得到的那件珍珠衫,本是好心助人,却不想今日惹来祸事,那珍珠衫是赖家的传家宝物,不知为何落在他人手中,外子为何得到这珍珠衫,两位是一清二楚,所以今日才来求方爷,能否为外子作证,并非外子杀害赖家娘子才得到这宝物的。”

    “赖家大爷怎么会认为是陈公子夺了他家的珍珠衫,又怎么确定那珍珠衫就是他们家的呢?”微月疑惑问道。

    “此事大概只有那赖家娘子明晓,赖家大爷出门前,是将珍珠衫交给赖娘子报管,没想一年后回来,妻子不知所踪,珍珠神也不见了。”陈娘子道。

    “那赖娘子你可见过?陈公子可见过?”微月问道。

    “我倒是见过两面,外子应是不曾见过的,因赖大爷不在,赖娘子少出来走动。”陈娘子道。

    微月仔细回想当初那对夫妇,问道,“那赖娘子可是左边嘴角有一颗红痣?”

    陈娘子讶异看着微月,“方少奶奶见过?”

    微月和方十一对视一眼,将当时见到的情景说了出来。

    陈娘子尚未说话,她旁边的姑娘已经冷哼道,“都是大哥多管闲事,那女的不必说,一定就是赖大爷的媳妇了。”

    “诗意!”陈娘子侧头轻斥了一声,然后歉然笑着对微月道,“我们小姑还年幼……”

    被唤做诗意的小姑娘咬了咬唇,心里却暗想,等把大哥救了出来,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以后闲事莫理!

    微月只是含笑看了那陈诗意一眼。

    “方爷,方少奶奶,想来这事是那对……夫妇有心栽赃了,衙门就要升堂审问,您二位……”陈娘子恳求看着微月。希望他们能为自家丈夫作证。

    难得遇到个圣爹,自然是不忍心见死不救,微月看向方十一,她一个女子自然是不能到公堂去作证,可他愿意去吗?审案的是方汉玉……在这样的情景下见面……

    方十一只是淡淡一笑,“在下可到公堂为陈书生作证。”

    陈娘子急忙站了起来,给方十一和微月端正了地行了一礼,“大恩大德,铭记于心!”

    “陈少奶奶快请起,只是举手之劳,不必如此重礼。”微月扶起陈娘子,低声道。

    离升堂的时间已经近了,他们也没再多互相客气,陈娘子和陈诗意是女子不方便出现在公堂,只好先回了陈家静候消息。

    方十一作为证人,是要禀明公差,让公差跟负责刑名的典吏报备,这些陈娘子已经暗中打点好了,如今就等着知县大人传话而已。

    衙门的厅堂上,正中央悬着一块牌匾,黑漆鎏金字体,是显得很端肃的四个大字,明镜高悬。下方是一张公案,公案上面摆着两个竹筒,里面放着竹签,竹签上写着数目字是打多少板子的数儿。

    坐在公案后面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长袍之外穿着外褂子,是七品治鸿鹚补服,挂朝珠,戴红缨帽,面目儒雅温文,目光清明睿智。

    方十一怔怔看着那知县大人,觉得仿佛置身在冰窖中一样。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父亲入了棺木,如果不是那一身的官服,他几乎以为……他见到了父亲。

    几乎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人。

    知县大人方汉玉却没有注意到站在公差身后的方十一,只是大喝一声肃静,让公差带上陈书生和赖大爷,开始审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