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八章 母子见面
    第二天,方十一约了陈建海到酒楼的时候。微月这边也来了意想不到的客人。

    “方夫人?”微月急忙忙来到垂花门的时候,真的见到笑眯眯看着自己的方夫人,心里诧异不已,“您来了也不使人来跟我说一声,这不是怠慢您了吗?”

    说着,微月已经上前搀着方夫人的手,真是没想到她会亲自上门来,她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正好到这边来,知道你住这儿,就来看看了,是不是成了不速之客了?”方夫人笑着问。

    “哪能呢,您来了我不知多高兴。”微月半是撒娇地道。

    “一直想来看看你那两个孩子的,今天可不是刚好么。”方夫人将四处略一打量,景致幽雅,觉得微月跟自己的脾性相差不多,心中对她的好感又深了几分。

    微月将方夫人请到正房的花厅,对小银道,“茂官不是正好在家里吗?让他赶紧过来,让**也把瑞官抱来。”

    今天正好是茂官放假。

    “我贸然前来,可会给你造成困扰?”方夫人握住微月的手问道。

    “不会,其实我今日也打算去探您的。”微月笑道。“做了些酸梅糕,让您试试。”

    “你这孩子……”方夫人眉梢蕴染了笑意。

    两人说了一会儿,茂官和瑞官就一起来了。

    茂官小跑进来花厅,见到有客人在,马上收敛了神色,规矩地给微月行了一礼,圆润可爱还显得很稚嫩的小脸绷得很严肃,“娘。”

    一双明亮的大眼悄悄地看向方夫人,仔细打量着这位看起来很和蔼的夫人。

    方夫人看到茂官的瞬间,眼底飞逝闪过一丝惊讶。

    微月从**手里接过瑞官,笑着对方夫人道,“这是我家二小子,小名是瑞官,还没正式起大名,这是茂官,大名是茂晟。”

    方夫人一眼就喜欢上这两个小孩,也许这真的就是缘分,她怎么觉得这两个小孩看起来有些眼熟,虽然没有见过,但那种熟悉感却不知从何而来。

    微月心中却有些感慨,按理来说,茂官应该喊方夫人一声祖母的吧。

    茂官已经大大方方地走过来,拱手给方夫人行礼,“给夫人请安。”

    方夫人将茂官搂进了怀里,“乖乖,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子。”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塞到茂官手里。

    微月急忙道。“太贵重了。”

    “什么贵重不贵重的,这两个孩子我看着喜欢,只不过今日我没准备,二小子的见面礼下次再给。”方夫人笑道。

    “还不赶紧谢谢夫人。”微月对茂官道,心想如果方夫人知道这两个孩子都是她的亲孙子,是不是会更高兴呢?

    茂官恭敬地给方夫人道谢。

    方夫人笑眯了眼,问起茂官的学业来,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疼爱。

    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茂官和瑞官,她所流露出来的喜爱都是真心的,微月不自觉有些内疚,自己这样什么都不说,只是接近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我大儿子还在的话,应该也会有茂官这么大的儿子了。”方夫人突然就一声感叹,眼底充满了悲伤。

    微月将瑞官抱给**,示意她们先退下去,然后才低声问方夫人,“夫人怎么这样说?昨天不是还听说方大公子要到省府去补缺吗?”

    方夫人拿了衣袖抹去眼角的泪花,对微月笑道,“失态了。”说完,她的目光游离地瞟向外面,轻声道。“我本该有两个儿子的,只是大儿子与我缘浅,刚出世就……都是我,当初不该随着老爷到广州去,否则也不会有此憾事。”

    “夫人亲眼见着儿子断气?”微月诧异问道,话一出口才知自己太冒犯,急忙道歉,“抱歉,我的意思是,怎么您的孩儿刚出世就走了呢。”

    方夫人摇了摇头,神情更加伤心,“生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抱出去给老爷看了一眼,谁知道没多久就没气了。”

    微月几乎就要脱口而出说出方十一就是她的儿子,可还是生生忍住了,看样子,方汉玉当时是抱过方十一的,为什么他见过之后儿子就出事了,这个就只有他知道了。

    “世事总是难以预料,方夫人,您是个有福的人,上天不会亏待你的。”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微月只好安慰道。

    方夫人露出一个疲弱的笑容,“但愿如此。”

    “我听说普宁县的南庵十分灵验,我想去求个签呢。”微月转开了话题。

    方夫人感激看了微月一眼,“香火很盛,我也经常去那里祈福,你什么时候想去?”

    微月正欲开口,外面突然就传来金桂的声音。“十一少,您回来了?”

    “家里有客人吗?”方十一的声音在外面传起。

    “是外子回来了。”微月对方夫人歉然道。

    方夫人便起身告辞,“时候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您。”微月笑着道。

    走出花厅,却正好遇到要往门廊另一边走去的方十一,既是碰上,自然是要打个招呼的。

    方夫人却在看到方十一的瞬间怔愣在原地。

    “方夫人。”方十一神情是一贯的清冷,眼色如两泓幽深的潭水,看不出喜怒哀乐。

    立在他面前的是他的亲生母亲,不需要再怀疑,不需要再确认,那种与生俱来的亲情感觉是以前面对方邱氏的时候没有的,他在她眼底看到了震惊,是因为他长得很像她另外一个儿子,很像她的丈夫吧。

    看着眼前这个应该与那无缘的儿子相同年纪的男子,方夫人抑制不住心底的悲伤,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扯着心口似的。

    微月看着眼里,只能在心底无奈地叹息,真希望能快点让这对母子相认。

    方十一眼睑低敛,掩去眼中如湍流急起的情绪,“方夫人?”

    “啊!”方夫人回过神来,眼角已有些湿润,“失态了。方公子真是一表人才,和微月是郎才女貌呢。”

    微月搀着她的手,撒娇道,“他啊,其实就是笑面狐狸,坏心得很。”

    方夫人笑了出来,如果不是得到丈夫的宠爱,又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又看了方十一一眼,只有无尽的宠溺,一点也没有因为微月的话有什么不喜的神情。

    真是一对幸福的夫妻!

    “他若是狐狸。那你是什么呢?”方夫人打趣微月。

    微月看着方十一抿唇笑了起来,眼中毫不掩饰流露出甜蜜的光芒。

    “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不用送我了。”方夫人目光从方十一脸上移开,对微月柔声道。

    “我送您出去。”微月道,搀着方夫人的手一起走向垂花门。

    方十一看着她们的背影,目光有些复杂,“方夫人慢走。”

    方夫人临登车之前,终究还是忍不住回头看着微月,压低了声音,“微月,恕我冒昧问一句,你们和广州首富的方家,可是有关系?”

    “夫人为何这样问?”微月一怔,面上却是如常。

    “方公子……让我想起一位故人。”方夫人微弱叹了一声。

    “我们与那方家已经没关系了。”微月模棱两可地道。

    方夫人一时没注意微月的意思,只是有些失望地点点头,这才登车离开。

    直到马车的身影消失在街角处,微月才转身回了正房,却见到方十一还是维持刚才的姿态,笔直地站在台阶上,目光清冷地看着远处。

    她慢慢走了过去,伸手抱住他的腰,将脸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健稳的心跳,什么话也没说。

    方十一将她紧紧搂着,声音有些暗哑,“她真的是我的亲生母亲。”

    微月道,“嗯,很善良和气呢。”

    “她早已经认定我死了,如果贸然告诉她真相,她未必能接受。”方十一道。

    “你应该去见见方老爷,也许让他说比较合适。”微月道。

    方十一轻轻应了一声。

    微月仰头看着他,狐疑问道,“不是去酒楼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方十一这才想起刚才在酒楼发生的事情,他牵着她的手走回屋里,一边道,“本来是跟陈书生在喝酒的。突然就来了两个公差,说是有人到衙门投了状纸,要状告陈书生,我原是想跟去看的,不料衙门的公差却不让我进去,我只好先回来了。”

    “陈书生犯了什么法啊?”那个圣爹一样的书生也会犯罪?微月有些惊讶。

    “只是将陈书生关押起来,尚未升堂,也不知是犯了什么事儿,我已经让宝信去打听打听,其实之前我有借问过陈书生的为人,大家对他风评极佳,虽然性子有些软,却是个十分热心善良的人,这次惹上官司,只怕有人故意为之。”方十一道。

    “是在生意上得罪别人?”微月猜测问道,不过陈书生好像都没打理过家里那些田地和果园的。

    “我看陈书生挺淡定的,应该不会有事,宝信已经去打听什么时候升堂,到时候自然就什么是什么原因了。”方十一道。

    还想跟陈书生承包个果园的,如今只能希望他平安无事才好。

    *************

    感谢打赏100起点币的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