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七章 早产儿
    微月最后带了四瓶英国来的香水并一些洋人胭脂到县衙拜访方夫人。不算贵重的手礼,但很新鲜,都是没见过的东西。

    县衙前面是公堂和知县的办公室,后院就是知县一家的住所,微月是从后院的角门进来的。

    “……人来就好了,怎么还带着手礼,太客气了。”方夫人笑得很亲切,让微月到里屋说话了。

    “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以前外子常和洋人打交道,是人家送的,这香水味道清淡高贵,最是适合夫人您,还有这胭脂,可比平常的好许多,您试试就知道了。”微月笑着道,顺便暗中打量了一下屋里的摆设,简单而大气,可看出主人平时风格。

    “你可真是个嘴甜的人儿,难怪谢夫人她们对你赞不绝口的。”方夫人笑着道,不知为何,总觉得和微月很投缘。

    微月看着方夫人。秀气的柳叶眉,狭长的丹凤眼……肌肤保养得也很好,白皙丰润,感觉和她在一起很舒服,对自己也没有看不起的意思,许多官夫人都看不起商贾的女眷,应该是个很善良的人啊,为什么会忍心不要自己的儿子呢?

    “那都是大家的抬爱。”微月笑道。

    “你不必谦虚,我也喜欢和你说话。”方夫人道,有丫环奉茶上来,她便停下话,挥手让丫环都在外面等着。

    微月也拿眼睇向小银,小银识趣地退下去了。

    还以为方夫人是想跟自己说什么,谁知道却只是说起了一些芝麻小事,又问微月家里有几个小孩,又说起普宁县一些日常小事。

    微月几次想问关于二十几年前她去过广州的事情,却一直没有机会问出来,一是怕引起方夫人狐疑,反而成事不足,二是始终交情不足,一个不小心会惹得对方反感,那她还怎么继续打听呢?

    微月心中还在犹豫,外面却已经传来王氏的声音,“怎么都在外面呢,家里是来了哪位贵客?”

    方夫人听了便对微月歉然一笑,开口对外面道,“进来吧。我这儿是有客人。”

    王氏托着还不是很明显的肚子走了进来,一见是微月忍不住就撇了撇嘴,才笑着对方夫人福了福身,“娘,我让厨房蒸了些您最喜欢的酸梅糕。”

    方夫人慈爱笑着,“辛苦你了,你双身子不方便,就别去忙这些了。”

    王氏从丫环手里拿过填漆托盘,上边摆着一碟枣红色的糕点,“不忙,这也不是第一胎了,没相干的。”

    “微月,你也尝尝。”方夫人笑着对微月道。

    “是啊,方嫂子你也试试,这可是我们夫人最喜欢吃的。”王氏斜了微月一眼笑道。

    微月浅笑对王氏点了点头,这王氏长得是挺清秀,就是眉眼间却透着精明刻薄之态,让人觉得不好相处。

    “这么巧,外子也很喜欢酸梅糕。”微月笑道,这算不算是母子天性呢?

    王氏嗤笑一声,“可真懂得攀关系。”

    微月羞赧地低下头。很尴尬的样子。

    方夫人有些不悦地看向王氏,“媳妇,怎么这样说话,太失礼了。”

    平常王氏虽有些小家子气,但自家婆婆大方宽容,从来也没发生口角,今日见方夫人竟然对一个刚认识不到两天的女子这么亲热,她心里难免有些想法,好像被冷落了一样,所以脸上也有些不好看了。

    “没关系,少奶奶也是在说笑呢。”微月笑着道,她还真不介意王氏的热嘲冷讽,因为她确实是在攀关系。

    方夫人也是极少动怒的人,很快已经缓了脸色,柔声对王氏道,“你身子不方便,先回屋里去歇着吧。”

    王氏有些错愕,是没想到方夫人会把自己打发出去,她才是她的媳妇啊,怎么却不偏帮她呢,王氏有些委屈地想着,看向微月的目光却多了几分怨怼。

    微月在心里苦笑,她是想讨好方夫人,可也没想要得罪王氏啊。

    王氏离开之后,方夫人才对微月道,“我这媳妇没见过什么世面,让你见笑了。”

    “哪里哪里,我看少奶奶对您很上心呢,有个孝顺的媳妇比什么都强。”微月安慰道。

    方夫人笑容有些苦涩。“是啊,我也就这么一个儿子一个媳妇,只要他们好好的,我还有什么求的。”

    她是听说过,知县大人的独生子与其父不太一样,好像是有些游手好闲的纨绔,方汉玉夫妇风评极好,怎么会教出那样令人摇头叹息的儿子来?

    微月还想说什么,却见方夫人好像突然很疲倦似的,便只好收了话,找了由头告辞离开了。

    有了第一次的拜访,自然就会有第二次,只不过现在她不止是接近讨好方夫人,还时不时给王氏也送了燕菜花胶等补品,一来二去的,她跟方夫人婆媳的关系也好了起来。

    王氏如今见到微月脸色也好看了很多,偶尔还会请微月到她屋里去聊天。

    这些天来,微月也试探过方夫人当年去广州的事情,不过每次提起广州,方夫人眼底就会出现莫名的哀恸,仿佛那是一个多悲伤的话题。

    后来王氏悄悄跟微月说起,“我本来该有个大伯的,只可惜当时老爷尚未得志。带着夫人去省府补缺,……住在亲戚家,谁知道会早产呢,我那无缘的大伯刚出世就走了。”

    微月压住心里的震惊,死了?不是卖给方邱氏,也不是被方邱氏抢了?

    这样说起来,方夫人这二十几年来,都不知道还有方十一这个儿子的存在,而是以为自己的亲生儿子已经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知县府回到家里以后,微月还一直在疑惑中,就连方十一回来了也没察觉到。

    “在想什么呢?”腰间突然被用力抱住。方十一的声音在耳边传来。

    微月回过神,侧头看着他清隽的俊脸,皱眉问道,“你是早产儿吗?”

    方十一愣了一下,“怎么这样问?”

    微月便将从王氏那里听来的消息说给他听,“……如果你是方夫人的儿子,那你应该是早产儿啊。”

    方十一冷冷笑道,“如果我是知县夫人的儿子,那我便是早产儿,但我成了邱氏的儿子,我自然就不是早产儿了。”

    方夫人会早产……是不是跟方邱氏有关系?

    “这么说来,方夫人也真可怜,到现在还认为自己的儿子一出世就死了。”微月瞥了方十一一眼,继续道,“每天还思念着儿子,还自责若不是她跟着去了广州,也许就不会早产,哎,明明儿子就在不远处,也不能相认……”

    方十一挑高眉看着她,越听越觉得有些不是滋味,“你这是变相说我不孝呢,嗯?”

    “我哪敢啊,我这不是同情方夫人吗?”微月搂着他的脖子笑道。

    “不是我不认,是还没到时候。”方十一叹道,“她不知情,难道方汉……我的亲生父亲会不知情吗?详情究竟如何,不应该由我们来说。”

    也是,知县大人肯定是知情的,如果孩子真的一出世就死了,那后事应该是方汉玉去安排的,做父亲的难道还会把别人的儿子当成自己的?

    “那你也应该去见一见知县大人嘛。”微月低声道。

    “总会见面的!”方十一摸了摸她的头道,然后转开话题,“这几天櫵柑已经大收成了,不过却因为产量过足,反而卖不出去了。”

    “这櫵柑销量都是往哪里去的?”微月问道。

    “太远的地方去不了,也就附近几个省。櫵柑三年才结果,这三年来大家都只守着柑园,如今卖不出去的话,这普宁县可就要乱了。”方十一叹道。

    “要是农民没有收入,这年关可就不好过了,还有朝廷的赋税……知县大人要头疼了。”微月瞟了方十一一眼,淡声道。

    方十一却陷入了沉思,不知在想什么。

    微月推了他一下,“你之前不是想承包个山头吗?如今櫵柑卖不出去,许多人是不愿意再种櫵柑了,应该愿意将山头让出来吧。”

    “这也难说,毕竟柑树是年月越久,櫵柑就越甜,好不容易等了三年,要一下子放弃,只怕也不甘心。”方十一道。

    微月见他轻松自信的模样,便笑嘻嘻地问,“你是不是想到了别的什么赚钱的路子?”

    “在你看来,我每天就只想着这个?”方十一没好气地问。

    微月嘟哝道,“你是商人,商人不想着这个,还想什么?”

    方十一敲了她一下,“想着怎么收拾你!”

    微月哼了一声,眼角瞄到屋里角落的一筐櫵柑,“哦,对了,我们在惠州遇到的那个陈书生使人送了一筐櫵柑过来,还有之前也送来了不少青枣,还给咱们下了帖呢。”

    “这书生还真是热心。”方十一失笑道,“我约了他明日在酒楼吃饭,顺便谢谢他的好意。”

    “那我去准备些回礼。”微月道。

    方十一点了点头,微月领着小银和金桂去了库房。

    他回到里屋的软榻躺了下来,想起了微月刚才的那些话……虽然他并没有刻意去避开见亲生父母的机会,但心里也有些不习惯,到了这里,没有人知道他是十一少,他也只以方亦霁这个名字对外介绍自己,很多人不知道方亦霁,但肯定听过十一少。

    如果那位知县大人知道他是十一少,是不是就已经知道他是自己的儿子了?

    *****************

    感谢书友起点币的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