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六章 家里长短
    方夫人很讶异地看了微月一眼。不过目光却很温和,亲切赞道,“跟花儿一样的美人儿呢。”

    微月略作羞涩低头。

    谢夫人笑道,“方夫人,您说这可是缘分?指不定他们与你们方家还同宗呢。”

    方夫人的媳妇王氏听着就冷笑一声,“这普宁县姓方的人多了去了,这也叫缘分?”

    谢夫人有些尴尬地对着微月笑着,微月没有因王氏的话感到不悦,反而亲切看着方夫人,“是不是同姓同宗有什么所谓,相遇了便是缘分。”

    王氏听了,皱眉正眼看向微月,不管是气质还是衣着,都显得特别端雅高贵,长得也过得去。

    女人都有一种攀比心理,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王氏潜意识就不想承认微月长得好。

    “说得好,方少奶奶是从外地来的?”谢夫人听微月这么一说,对她的好感又多了几分,搀着她的手来到一旁凉亭下。

    谢夫人笑容不变,只是眼底却少了几分欢快。

    王氏撇了撇嘴。跟了上去。

    “我是随外子过来这边,普宁县也是充满了商机。”微月含笑看着方夫人,眉目慈祥,笑容亲切,比起方邱氏更让人觉得是个好相与的长辈。

    “哦?是来做生意的?”方夫人好奇地问。

    “暂时也就先住着,生意什么的还是慢慢来。”微月笑道。

    谢夫人握住微月的胳膊,笑着插话,“方少奶奶是从大省城来的,别是瞧不起我们小地方才好。”

    微月就笑道,“谢夫人,您这是打趣我呢。”

    谢夫人掩嘴笑了起来,转眼看到王氏脸上闪过一抹不屑,笑容立刻更加灿烂了。

    “方少奶奶是从哪儿来的呢?”方夫人问道。

    “方夫人,若是不嫌弃,您就称我一声微月,您二位都是我长辈呢。”微月本来是想对方夫人这样说的,但随即想到听范家娘子提过谢夫人表面对方夫人是恭敬,但实际上也有些意见的,所以马上就改口了,不好得罪了谢夫人。

    谢夫人拿眼看了微月一眼,心中暗想,原来她与自己来往,是为了攀上方夫人!

    方夫人已经拉住微月的手,“那我就托大了。”

    微月点了点头,这才回答了刚才的问题,“我是随外子从广州来的,方夫人去过广州吗?”

    方夫人的眼底迅速闪过一丝哀恸。但很快被亲切的笑容掩盖住,“广州是个好地方,我以前去过一次,繁花似梦……”

    真的是如一场梦……

    微月没有放过她脸上的悲伤,是想起那个被送给别人的儿子了吗?只可惜尚未熟络,很多问题都不能明着问。

    王氏被冷落得不耐烦,便托着腰喊累。

    孕妇最大,聊得正欢的三人只好停了话,方夫人对微月道,“与你倒是投缘,若是不嫌弃,经常来陪我这老太婆说话。”

    “好,一定会经常叨扰您。”这不就是她特意结交谢夫人的目的吗?贸然结识方夫人反而显得刻意,如今偶然相遇,才更容易接近。

    谢夫人满脸笑容,客气地与方夫人她们道别。

    微月知道精明如谢夫人,肯定是知道她想借她接近方夫人了,所以不等她开口,微月已经道,“谢夫人,我上次听您说想托人到广州买洋人的花露水。我那儿正好有两瓶,一会儿让小银给您送过去。”

    谢夫人挑了挑眉,真是个通透聪慧的女子,她已经眉梢带笑,“那怎么好,这花露水可是金贵的东西,你还是留着自个儿用。”

    微月道,“再金贵也是用在人身上,我每天还得带着孩子,他们都闻不惯这个香味。”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夫人笑道。

    “谢夫人要是跟我客气,我还不依呢。”微月亲热地搀着她的手道。

    谢夫人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去与她计较那许多,她懂得这就是人情之间的利用,只要她懂得尊敬自己这一份的就行了。

    不过却不能让她跟方夫人太熟络,方家本来就是一县之长了,这刚来的方亦霁颇有家底,这两人一旦交好,那这普宁县还有他们谢家什么事儿啊?

    终于和方夫人搭上线的微月心情大好,回到家里之后,就让金桂给谢夫人送了两瓶花露水,然后就打点着要去拜访方夫人的事儿了。

    明日不能去,显得太心急,搞不好会被认为是有所图,后天吧!可该带什么手礼呢?不能太重也不能显得太轻了。

    微月有些烦恼起来,她还想见一见那位方汉玉的,不过也未必能如愿。

    方十一从书房回来,见到微月在低头苦思,便笑着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在想什么?”

    微月回过神。侧头看了他一眼,自己特意去结识方夫人的时候还没跟他说呢,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多了几分讨好,“我刚刚去了城隍庙。”

    “我知道,你早上说过了。”方十一轻抚着她的鬓角,才发觉不知不觉她已经脱了稚气,不再是初见时那个傻愣愣的小姑娘了。

    一般的小姑娘哪有她的千娇百媚和聪慧沉静,想到昨夜她如娇艳的蔷薇在他身下盛开到最美,他的身体忍不住热了起来。

    微月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灼热,急忙将他推开一些,嗔怒地道,“别乱来!”

    方十一将她抱着坐到自己腿上,一手就探入她的衣襟,脸埋在她肩窝含糊道,“我怎么乱来了?这样就是乱来?”

    胸前的敏感被他扯了一下,微月身子也软了几分,但还是按住他在她腰间游移的手,大声道,“我遇到方夫人了。”

    方十一的动作顿了一下,抬头诧异看着微月。

    微月咬了咬下唇,才道,“我和谢夫人一块儿去的,你知道的。方夫人是知县夫人,见了面没理由不打声招呼,她是个挺和气的人,还让我有空多到她家走走呢。”

    “你答应了?”方十一挑高眉看着她,身子有些僵硬。

    微月呵呵一笑,“难道我还说不行啊?”

    方十一捏住她鼻尖,没好气道,“你是故意的!”

    微月拉下他的手,在他唇上轻啄一下,“这样有什么不好?难道我们来普宁县的原因不是想要知道的真相吗?既然你不想光明正大上门去问,那就只能旁敲侧推了。”

    “你啊!”方十一低头用力吮吸她的锁骨。

    微月吃痛地捶着他的肩膀。“放开,我还没想到该拿什么手礼去拜候方夫人呢。”

    “随便吧!”方十一将她抱了起来走向床榻。

    微月挣扎要下来,大声道,“这哪能随便,快放我下来,茂官要放学了,等一下就来了,你……”

    接下来的话被方十一堵在嘴里,不过也没再进一步动作了,只是将她吻得气喘吁吁才放开她,看着她娇艳欲滴有些红肿的唇瓣,他忍不住又舔了一下,哑声道,“若是好相处便罢了,不要委屈了自己。”

    微月靠在他怀里,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声音透着妩媚,“嗯,我知道,方夫人真的很和气,别担心。”

    方十一只是紧紧抱住她,将下颚抵在她头顶。

    外头夕阳似火,屋里温馨美好,在屋外的小银和金桂彼此对视一眼,掩嘴笑得暧昧而又羡慕。

    没一会儿,茂官的小身影就出现在垂花门。

    “茂官少爷,您这是怎么了?”小银见到茂官早上出门还干干净净的衣裳如今站满了杂草灰尘,诧异地惊呼。

    听到外面的声音,微月急忙推开方十一,低头整理被他弄乱的衣襟。

    方十一含笑在一旁睨着她。

    微月脸红地瞪了他一眼,茂官已经跑了进来。

    白皙红润的脸颊有些灰土,下巴还有擦皮的伤口,正沁着血珠,只是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却明亮如星,脸上的笑容也是十分灿烂。

    “娘,父亲。”茂官在见到方十一的时候,肩膀明显缩了一下。

    微月将他拉到怀里。拍打着他身上的灰尘,“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被欺负了?”

    金桂已经打水进来给茂官拭脸,小银也取了药水过来。

    茂官却一点也不觉得下巴会疼似的,“范耀祖他们笑我,说我和别人不一样,是使了银子才能到学堂念书,还取笑我肯定不会背三字经,不过后来夫子让我背书了,还夸奖我聪明,下学之后,他们就要打我,说我是作弊的。”

    微月沉下脸,那些臭小子,分明是欺负茂官外来的,“那你打回去没有?”

    茂官以为微月是要斥责他打架,声音小了下来,怯怯道,“他们三个人打我一个,我……把范耀祖推到了。”

    “打赢了?”微月笑着问。

    “当然,和珅哥哥教过我打架的。”茂官脸上的笑容又亮了起来,虽然他也受伤了,不过一个对三个,他也不算输。

    “好样的!”微月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但马上就觉得小孩子打架好像不能鼓励,便清了清喉咙,“咳,我是说,打架是不好的,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一定要找夫子解决,不能动手打人,知道吗?”

    “可是,娘不是说过,打不还手的人是傻瓜吗?茂官不想当傻瓜。”茂官委屈道。

    “是这样说没错!”微月点了点头,马上又道,“小孩子还是不能动不动就打架。”

    方十一哭笑不得,却沉着脸看向茂官,“他们为何欺负你?”

    “我也不知道。”茂官低下头,大气都不敢吭一声了。

    “是不是你做错什么事情了?”方十一问。

    微月瞪了他一眼,被别人欺负了就一定是自己做错事吗?

    “我没做错什么事,是他们不喜欢我。”茂官眼眶红了起来,大家都不陪他玩,他们在说什么,他也听不懂,他说的话他们也听不懂。

    只有夫子懂得讲官话,才会在平时多照顾他一些,再给你讲讲书上的意思,许是因为这样,大家都不喜欢他。

    听完茂官的话,微月和方十一都沉默了下来,他们原意是希望茂官到学堂跟大家多接触,养成活泼开朗的性格,却没想到会因为地方的不同,反而让茂官受到排斥。

    “刚开始都是这样的,人家不主动找你玩,是因为还不熟,你以后可以主动找其他同学说话啊,要是他们不懂说广州话,你就跟人家说官话,你们夫子不是有教大家讲官话吗?”微月不想茂官泄气,马上笑着安慰她。

    “要是在学堂学不到知识,不如还是请先生到家里坐馆。”方十一皱眉道。

    茂官恳求地看着微月,他还是喜欢在学堂上学。

    微月笑着整理他的衣裳,一边上药,一边对方十一道,“小孩子打架是多平常的事情,没什么好怕的,不打架的小孩将来怎么当男子汉。”

    茂官高兴地直点头。

    方十一无奈道,“大家都不理他,难道就能成为男子汉?”

    “如果因为人家不理你就打退堂鼓,将来遇到什么挫折是不是都要逃避?很多事情小时候就该培养的,例如怎么处理人际关系。”微月笑着反驳。

    方十一摇了摇头,算是答应让茂官继续在学堂上学,不过心中已经暗自决定,如果再过一个月还是如此情形,他就不会再心软答应她了。

    微月知道他是答应了,便对茂官眨了眨眼,茂官咧嘴笑了起来。

    小银这时却走进来,有些为难看了方十一一眼,“少奶奶,范家娘子来了。”

    微月一愣,这都起炊烟的时候,怎么会上门来。

    小银给微月打了个眼色。

    方十一已经站了起来,“我到里屋去。”

    范家娘子是带着她家的大小子上门的,就是那个被茂官推倒在地上的范耀祖,左脸颊都擦破了皮,伤势比茂官的要严重一些。

    “方家嫂子,你瞧瞧,这哪能下的这么重手,将来破相了要怎么好?”范家娘子满脸的愤色,一双眼睛用力地剜着站在微月身旁的茂官。

    “范嫂子,这……也不是我们茂官先动的手不是,他也是自卫,出手才没个轻重。”微月见了那虎头虎脑的范耀祖一眼,赶紧地赔不是。

    “娘,我没先动手。”范耀祖躲在范家娘子怀里抽泣着,眼睛却闪着不怀好意的笑意。

    “我家小子老实得很,怎么会动手打人,方嫂子,孩子还是不要太骄纵的好,免得将来成了纨绔。”范家娘子口气有些冲。

    微月面含微笑,“范嫂子,这话不该这样说,你家小子比我们茂官还高了半个头,怎么瞧都不可能是我们茂官打伤的啊,你看看,我儿子也受伤了,你们家小子出手也真不轻。”

    “娘,我疼。”茂官配合地拉着微月哭了起来。

    范家娘子犹豫起来,好像……自己的儿子怎么看都比人家的孩子强壮。

    “不是我打他的,是李家那小子。”范耀祖马上就道。

    微月笑眯眯地看着范家娘子,“范嫂子,看来打架的不止这两个孩子,几个小子打我们茂官一个,这不是欺负我们外地人吗?”

    范家娘子狠狠地在自己儿子头上敲了一记,“臭小子,叫你撒谎叫你撒谎。”

    范耀祖哇一声大哭起来,连声叫着不敢了。

    “小孩子打架是常事,不动动手脚怎么长大呢。”微月上前拉住范家娘子的手劝着。

    范耀祖躲在柱子后面不敢出来。

    范家娘子对微月尴尬地笑了笑,狠狠又瞪了儿子一眼,差点就让他害得和方家撕破脸了,“我回去一定狠狠抽他。”

    微月可不想以后这个范耀祖在学堂里继续针对茂官,便对茂官道,“茂官,带你同学到屋里玩,你不是还有从广州带来的蚕豆吧,快去拿来。”

    茂官瞠大眼看着微月,但还是返身跑回了屋里。

    微月劝着范家娘子坐了下来,“没必要为孩子的事儿大动肝火。”

    “……我家臭小子就没你儿子那么乖巧!”范家娘子道。

    微月岔开了话题,“今日的糕点可尝过了?合胃口吗?”

    “我们乡下地方哪里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范家娘子赞了起来。

    茂官也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袋油纸包着的蚕豆,犹豫了一下,在微月鼓励的目光下,将蚕豆递给范耀祖。

    范耀祖愣了愣,才接过来,眼底有些惊喜,平时他都没机会吃到这样的零嘴,一袋要两个铜钱的。

    “以后我不会让别人欺负你的!”范耀祖大方地对茂官道。

    茂官咧嘴笑了起来。

    送走了范家母子,微月和茂官回了屋里跟方十一说了对方来意。

    方十一皱眉看着茂官,又想训斥他下手不该太重,微月已经抢先开口教育他,“茂官,以后打架的时候不能打脸,凡是看得见的地方都不能打。”

    茂官似懂非懂地点头,“那要打哪里?”

    “屁股,看不出来。”方十一淡淡地道,还瞟了微月一眼。

    茂官恍然大悟,决定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他,他就踹人家屁股。

    晚上睡觉的时候,微月忍不住问他,“你小时候跟别人打架,就往人家屁股下手吗?”

    方十一将她压在身下,拒绝回答她这个问题。

    *****************

    感谢劍劍男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小妖71投了1张评价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