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五章 邻里
    小银领着一个穿着浅黄色半旧的袄儿。内衬鸦青色的衣裳,下着紫色的百褶裙,颜色搭配得有些奇怪,比起小银和金桂穿得还有些寒酸。

    范家娘子也似有些察觉,见到小银来二门口接她,讪笑着拉了拉自己的衣襟,灿烂笑着,“小银姑娘好。”

    “范少奶奶,您请。”小银福了福身,让了一身让范家娘子进了二门。

    范家娘子走了进来,拿着手帕捂着嘴角咯咯笑道,原来感觉如此美妙,“带了些点心来给你们少奶奶尝尝,不会打搅她吧?”

    “我们少奶奶是个好客的,怎么会是打搅呢,您来了,我们少奶奶才高兴。”小银马上道。

    范家娘子嘴边的笑容更盛,眼睛却不住地打量着四周围,心里暗想,这院子瞧着虽简单,这里头摆设却都是自己不曾见过的。想来肯定是家底殷实的人家,就不知和那陈家比起来,这方家又是怎样的呢?

    在她看来,陈家已经是县城里最富有的人家了。

    小银是个活泼的人,这一路走来虽有心想跟这位范家娘子打听着外面的事情,只是无奈语言实在不同,这范家娘子不会讲粤语,讲官话又带着浓浓的乡音,她本身也不是太擅长讲官话,两人倒有点鸡对鸭讲的感觉了。

    来到正房的偏厅,微月已经笑着迎了上来,她不懂说这里的方言,只好以官话道,“范少奶奶,真是怠慢了,快请进。”

    然后吩咐金桂奉了茶果上来。

    范家娘子手里挽着一个竹子编织的篮子,里面放着是普宁县的特有小吃凉果,只是见到微月奉上来的精致点心,脸上的神情有些尴尬起来,也不知人家看不看得上她亲手做的凉果……

    不过她依旧热络地对微月道,“方少奶奶叫我一声范嫂子就就可,这周围大家都是这样称呼的,你叫我少奶奶,这还真是怪别扭的。”

    范家娘子比微月稍长几岁,丈夫虽在县衙书办任职,家里生计却也一般般,自然不像别的人家买个丫环小厮在家里服侍着。

    微月知道这里的人向来朴素好客。所以也没与她客气,“范嫂子这是平易近人。”

    “哪里哪里,这是街坊们都看得起我。”范家娘子掩嘴谦虚笑着,要说到人缘,她在这周围附近倒是不错。

    “本来就想这两天到您府上去拜访,却没想您今日亲自来了。”微月继续给范家娘子灌甜汤。

    “说什么拜访,大家都是邻居,偶尔这边串串那边坐坐多平常,是我唐突了才是,就这样贸然来了,其实就是我今早亲手做了些凉果,想着你应该都没试过,所以就拿来给你试试的。”范家娘子道。

    微月十分感激地从她手上接过竹篮,“那怎么好意思,承了您大情呢。”

    “哎哟,说什么情不情的,大家都是邻里。”范家娘子见微月没有嫌弃自己的意思,心中也很高兴,还有一种被看得起的欣喜。

    想到谢夫人平时对自己虽然笑脸相迎,却总有种瞧不起自己的神态,她心中又有些不舒服了。

    虽然还不清楚这新搬来这里的是方家是什么底细。不过看着是那谢夫人和媳妇都讨好的人,想来是非富即贵吧,自己也上心些准没错。

    “那我就不客气了。”微月示意小银收下凉果,然后吩咐道,“早上新做了些软糕,一会儿给范嫂子送些,让家里的孩子也尝尝鲜。”

    范家娘子已有三个小孩了。

    她可从来没吃过这样精致美味的糕点,范家娘子眼底闪过一丝喜悦,又看看那上等酸枝木的家具,心底将微月又抬高了几个位置,“方少奶奶真是太见外了,说起来,你们和知县大人却是同姓呢。”

    微月笑道,“是啊,可真是巧。”

    “可不是嘛,不过另外的方家少奶奶,啧啧,真叫人不敢恭维。”说起那个泼辣的王氏,范家娘子脸上就露出几分嫌恶。

    微月淡笑不语,关于另外一个众所皆知的方少奶奶,她已经从谢夫人哪里听了不少,是个很泼辣的女子,在别人看来是少了几分端庄娴静,不过她未曾见过,却是不好评价。

    大家对知县夫人倒是多有赞誉。

    听说今日她也会到城隍庙去还神,想到这个,微月才想起自己得去城隍庙了,只是这范家娘子似有准备继续长篇大论的架势。

    “你们这是打算在这里长住,还是来小住几个月呢?我听说许多大地方的人都喜欢找些小村庄度假的。我们这里虽没有广州府那样繁华,不过也是山明水秀,方大人治下太平,少有大奸大恶的事情发生……”范家娘子侃侃而谈。

    微月睇了小银一眼。

    小银悄然地转身离开花厅。

    “这里住着也挺舒服的。”微月笑着道,也没说是长住还是小住。

    虽然结交这附近的女眷能够更快知道县城里的大小事情,不过现在她实在没时间陪范家娘子在这里八卦,所以应得也不甚热络。

    “那就多住些时日,你若是在家里嫌闷了,就去我那儿串门,不过就是我家那儿没你这儿好,怕是怠慢了你。”范家娘子想起自己那间小平房,也不好意思邀微月上门了。

    “一定会去打搅您的。”微月笑道。

    范家娘子还想张口说什么,就见去而复返的小银走了进来,给微月行了一礼,“少奶奶,去城隍庙的香烛都准备好,您看还需要准备些什么?”

    微月责备地看了她一眼,斥道,“没规矩,怎么现在来说这个。”说着,跟范家娘子歉然一笑。

    范家娘子本就是通透的人,哪里还会继续留在这里磕牙,马上就道。“原来你还要到城隍庙,你认识路吗?不如我带你去。”

    “那敢情好,人多热闹,谢夫人也一道去呢。”微月马上笑道,

    听到谢夫人也去,范家娘子已经没了兴致,便道,“这倒不巧,我突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儿,下次你若是想去哪里,找我相陪啊。”

    微月连声答谢。让金桂到厨房取了两碟糕点放在原来的竹篮里让范家娘子带了回去。

    刚送走了范家娘子,谢夫人就使人来让微月过去了,这里离城隍庙有一段距离,得乘马车过去。

    谢夫人并不是本地人,是饶平县人氏,是个看起来很精明的女子,有四十来岁,丈夫是县丞,也就是等于副县长之类的职位,是个八品小吏,但在这小县城而言,已经足够让许多人敬畏了。

    谢夫人的儿子是个秀才,不过一直没考能中举,所以也就弃书从农,在家里包了个山头,种起了櫵柑,却不知櫵柑要三年才结果,今年终于硕果累累,许是会大赚一笔了。

    微月其实并不是那么积极想来拜神,只是昨日无意听到谢夫人提起,方夫人今日是要来还愿的,所以也想跟着来。

    有些事情方十一因本身傲气不愿意去打听询问的,就让她来做好了。

    到了城隍庙,因为近了年关,许多人都要来还愿,人流还是不少的,微月只带了小银出来,她对这种拜神的事情从来不热衷,也不知该从何做起,只能跟着谢夫人一步一步来。

    先把香烛生果摆放在香台上,然后烧香跪下祈福……

    微月心中只记挂着那位方夫人什么时候到。

    完了之后,谢夫人便拉着她到后堂,一边道,“这里的城隍爷十分灵验,我看你年纪还轻,肯定是少去这些庙里祭拜的吧?”

    微月笑着点了点头,“今日这里人真多。”

    “是啊。每年都是如此,咦,那不是方夫人吗?”谢夫人挽着微月的手,十分亲近,她和微月他们的院子就隔了一条冷巷,所以清楚微月绝对不是一般村妇可比,就她那位夫君,看着也是非池中物,关系打理好了,对他们老爷也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微月眼睛一亮,顺着她的手势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一位穿着青绉绸上衣,下着月华裙的娇小妇人向她们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年轻女子,一个打扮比较艳丽,眼底藏有不耐烦之态。

    “谢夫人。”方夫人走了过来,对谢夫人热络笑着。

    “方夫人,您也来还愿呢?”谢夫人欠了欠身,方老爷的官职在自家丈夫之上,所以谢夫人即使心中对方夫人有妒意,也甚少表露在脸上。

    方夫人身后的女子只是淡淡地跟谢夫人见礼。

    谢夫人却和蔼可亲地回礼,“方少奶奶。”然后笑着对方夫人道,“听说您就要再添金孙了,可喜可贺啊。”

    方夫人慈爱的目光在自家媳妇小腹上一闪而过,小声道,“还没三个月呢,娇贵得很。”

    “是是是,这可是第三胎了,您真是有福气。”谢夫人握住方夫人的手,想起自己的儿子如今只有一子,心底像被刺着一样难受,不过脸上的笑容还是很温和。

    微月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仔细地观察着这位方夫人,身材虽是娇小,但五官很精致,方十一的五官应该是遗传自母亲吧。

    “差点忘了介绍,这位是刚搬到咱们县城里的方少奶奶,与你们指不定还更有缘分呢。”谢夫人想起微月,马上笑着介绍了。

    微月盈盈地给方夫人福了一礼,“方夫人。”

    ————————

    感谢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