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四章 养鸡
    初冬的午后总是让人特别容易感到疲倦。给瑞官讲故事的茂官连连打哈欠,最后终于忍不住爬上了温软的床榻睡起午觉来。

    瑞官却精神得很,也不愿意给**带着,吃饱之后就非要缠住微月,微月只好让**先下去休息,自己抱着瑞官在咿呀说着儿童国的话语。

    方十一在临窗的软榻上看着妻儿,忍不住嘴角牵起淡淡的笑。

    “啊啊,瑞官坐起来坐起来了。”将瑞官放在被子上的微月突然兴奋地叫起来,惊喜看着翻了个身,然后努力坐了起来,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欢乐地拍打着被子的瑞官。

    “来,爬过来,瑞官。”微月眼睛晶亮激动,心底漾满了一种涨涨的幸福感。

    方十一放下手中的书,来到床边也十分惊喜看着小儿子,“这小子好像是长大了点。”

    “都会坐起来了,不久就要爬路,然后长牙,学走路,然后就能跟着茂官一起到学堂上学,啊啊。那我到时候就老了。”微月抱着坐不稳跌躺在被子上的瑞官,疼爱地亲了几口。

    方十一坐了下来,挑眉看着她,“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微月将瑞官抱在怀里,笑眯眯地往方十一身上靠,“小孩子还是要跟别的小朋友多来往才好,一个人在家里念书多没意思,我听说这附近不是有个儒学堂吗?不如让茂官去那儿上学吧,就不用请先生到家里坐馆了,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也不知道哪个先生好啊。”

    方十一捏住她的下巴,好笑地问,“是茂官跟你说不愿意在家里念书的?”

    “当然不是,我也是这样认为,茂官总是不出去跟别的小朋友接触,性子难免会变得孤僻。”微月认真道。

    “难道我会孤僻吗?”方十一皱眉问,他小时候也是不曾去过学堂的。

    微月扫了他一眼,“你不孤僻,只是不合群而已。”

    方十一噎了一下,无奈道,“我去打探这里的学堂风评如何,若是不错,就让茂官去学堂上学。”

    微月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两口,瑞官蹬着小腿咧嘴笑着,好像也要微月亲他一样。

    “乖儿子!”微月哈哈笑着将脸在瑞官怀里蹭了几下,瑞官咔咔笑了起来。

    方十一却怕微月在乡下会嫌闷,便低声道。“早上我出去走了一圈,这里虽然是乡下,不过却也十分热闹,乡民是很朴素好客,你若是在屋里闷了,倒是可以出去走走。”

    出去结交左邻右舍是必须的,只不过才初来乍到,总不能贸贸然上门去拜访,所以她还是需要准备准备,先把家里的一切安定下来再说,不过嘴上还是答应下来,“我也有这个打算。”

    “你也可以请教她们,该如何养鸡养鸭。”方十一忍不住就打趣道。

    微月媚眼一嗔,不悦道,“这还难得倒我吗?”

    方十一笑了起来,凑在她耳边道,“没,你最厉害了。”

    微月抱着儿子隔开他,他们之间已有一个多月没亲热了,原因自然是因为他的伤势,不过自从伤势痊愈之后。她是有感觉到他各种暗示,不过她忙着搬家各种事项,每天累得一沾床就不知人事,哪里还能和他恩爱。

    “你有没打听过那件事儿?”想到床第之间的事,微月不自觉红了脸,急急地转移话题。

    知道微月提起的关于他亲生父母的事情,方十一神情有些黯了下来,“如今他们一家过得很好。”

    母慈子孝……是乡里羡慕的家庭,也许,他们早已经忘记还有个儿子了。

    “我们也会过得很好的。”微月握住他的手,温暖一笑。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一家子都过得十分悠闲惬意,方十一是难得的清闲,已经打听了这里的儒学堂风评不错,所以给学堂捐了五百册的新书籍之后,茂官在夫子的热烈欢迎中进学了。

    宝信从长随升职为总管,不过倒也没有总管的架子,还是经常被使唤着到外面买些琐碎的东西,例如微月的十只仔鸡

    微月将仔鸡养在后面的那块空地,让人搭了个鸡窝草棚,就是少了个池塘,所以才没养鸭子。

    刚开始,她是兴致勃勃拉着茂官去给喂仔鸡饲料,发现仔鸡毛绒绒的样子好可爱,瞬间对种田农家生活又充满了希望。

    接着,她发现这些仔鸡虽然可爱,但不是那么听话,让它们回鸡窝也不回,有时候还跑出空地。到院子里来乱跑。

    微月的耐性有点被磨灭了。

    最后,当微月每天天未亮就被公鸡的啼叫声吵醒的时候,终于抓狂地来到空地,让小银让把公鸡挑出来去送人,谁知来到空地,一脚却踩在鸡屎上面,她终于泪奔,“我不养鸡不养鸭了,小银,让人把这些鸡都送走。”

    说完,她回屋里换了鞋,然后直奔到方十一怀里,“我不向往田园生活,我以后就当少奶奶,你要努力赚银子让我挥霍享受……”

    方十一抱着她坐在自己腿上,放下手中的书,含笑看着她,“这是怎么了?这些天不是天天念叨着养鸡很好玩,还想开个农场吗?”

    微月掐住他的脖子,“你还笑我!”

    “好了好了,不笑你不笑你。”方十一拉下她的手,将她箍在怀里,“那你接下来想做什么?只当个少奶奶吗?”

    “那这半个月来。你都在做什么?”微月靠在他怀里,笑声问道。

    “这里挺适合种茶叶的。”方十一与她十指相扣,拇指摩挲着她的拇指,低声说着这些天的观察,“你还记得我们一路来的时候,见到什么吗?”

    “你是说……櫵柑?”微月眼色一转,立刻就想到他在路上曾经说过普宁县的百姓都种櫵柑的事儿来。

    “其实潮汕平原适合种植许多水果,只是因为前几年的櫵柑大卖,所以大家都改种櫵柑,今年行情未必如去年那么好了。”方十一道。

    “然后呢?”微月纳闷看着他,难道这里面有什么商机?

    “我本来想包下一个山头种茶叶。不过现在倒觉得不急,再等等。”方十一笑道。

    微月看他笑得温润儒雅,却好像又在算计什么,“买下一个山头是不可能,我们银子不够,但如果租下的话,现在大家都巴不得多一旦山来种櫵柑,那租金一定很贵,你就这么确定櫵柑卖不出去?”

    方十一大笑,“差点忘记了,你虽然种菜养鸡不行,在做生意方面却是敏锐。”

    “你这是夸我还是贬我?”微月哼声问。

    “当然是夸我娘子如此聪慧。”方十一马上道,随即一叹,“这里的人有些排外,想在这里包下个山头并不容易。”

    “我们一步一步来,反正也不急。”微月道。

    “嗯,看看情形再说。”方十一笑道。

    “我不和你说了,谢夫人约了我去城隍庙去上香,你就在家里看书?”微月从他腿上下来,替他整理了衣襟。

    方十一挑了挑眉,“隔壁的谢家?”

    微月点点头,这里附近算是普宁县的高级住宅区,周围都是大大小小的四合院,最大户可算是微月他们这座院子,隔了一条冷巷就是谢家,谢家老爷是普宁县的县丞。

    “我可没有故意去接近啊,是谢夫人实在好客,我们才帮来没多久,就是人上门投帖了,我总不能闭门不与邻里来往吧。”她不想方十一误会什么,赶紧解释着。

    “我没说不好。”方十一笑道,“这附近不是住着县里的主薄就是典吏,你与他们的女眷来往也没有什么。”

    “你可有想过,这么些年来,他们有没也时刻关注着你,毕竟你方十一在广州乃至广东省而言名声不小,他们迟早会知道你来了普宁县。”微月握着他的手。轻声说着,不是方十一不去找他们,他们就不会察觉到他的存在,普宁县才有多大,且他们就住在县城里,距离方家也就三条街的距离。

    “我自有分寸,你不用担心。”方十一笑着道。

    微月心中暗叹,其实他还是介意自己被亲生父母送人的事情。

    还想继续劝他几句,外面却传来小银的声音,微月只好道,“那我先走了,我得先跟你说一声,照现在的情况看,我迟早要跟知县夫人接触的,到时候可免不了要请家里来,难道你还避着不见面?我知道你是不想打破人家现在和谐美好的生活,可是既然我们来到这里,不就是想知道个真相么?你一日不问个明白,你的心结就一日解不开。”

    方十一苦笑看着她,她总是能看得清他心底最深处的想法,有时候连他自己没想到的,她都已经看出来了,“我知道了,这些天知县请乡绅捐银子修桥,我已经捐了一份,到时候会见面,若是他们还记得我,我一定问个明白,好不好?”

    微月笑了笑,“好,那我先出去了。”

    方十一亲了她一下,“人多,自个儿小心。”

    微月笑着答应着,出了书房便见小银迎了上来,“少奶奶,范家的娘子来了。”

    范家娘子的丈夫是在县衙里书办负责掌管刑名的,就住在她们隔壁街,微月昨天去谢夫人那儿的时候见了她一次,倒没想今日她就来了。

    ——————————

    对不起对不起,更新晚了,跑了一天,走得脚要不是我的了,~~~~(》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