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三章 种田
    天色已经渐暗,宝信带着两个年轻力壮的小厮在路口等着方十一他们。见到他们的马车驶来,立刻就上前行了一礼,“十一少,少奶奶。”

    陈建海见竟有仆从来接方十一,心里虽疑惑,倒也没仔细问,寒暄了几句,留了地址与方十一,让方十一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都可去找他,之后便与他们分道扬镳了。

    宝信便在前头领着微月他们来到先前就置下的小院子,他们从东门进城,许是天黑的缘故,倒是没看到什么路人,只是在月色下隐约见那房屋轮廓,可猜这普宁县应不是太贫穷的才是。

    院子是普遍的四点金建筑,进了大门就是一面照墙,上面雕刻着吉祥物,照墙后是一个算宽敞的大厅,左边是一道拱形小门,是通向后面正房的。

    正房前面是个小天井,左右两边各有耳房。这小院子小地方的,住的也就没那么讲究,微月和方十一住在正房,瑞官和茂官住在正房的两间偏房,小银和金桂就在后面的平房住下,其余的都住前院的排房里。

    因赶路也周身疲倦,微月也顾不上去注意周围环境,安置两个孩子睡觉之后,她也回房梳洗睡下了,方十一却在前院的厅堂听着宝信回报这半个月来的事情。

    这里的百姓还算比较富庶,治安稳定,知县大人治很受大家爱戴,普宁县百姓主要靠耕作收入,有甘蔗和櫵柑,还有余苷,这些都是别的地方少见的。

    宝信看了方十一一眼,有说起知县大人的家里来,这已经是方十一的一个习惯,作为一个商人,去到哪个地方最先想知道的就是那里的官僚情况,所以宝信也先打探了个清楚。

    “……普宁县的知县姓方,爱民如子,清廉公正,家中只有独子,却是个纨绔之徒,与其父不可同论……”宝信低声说了一大篇,几乎是将方汉玉的祖宗几代都打听得清清楚楚了。

    方十一静默地听完。便点点头,让宝信回去休息,自己也回了正房。

    微月搂着轻软的蚕丝被已经进入梦乡,白皙莹润的脸颊在朦胧的烛光中显得更加细腻柔滑,他心中一软,方才那一点点的落寞被填补了。

    他将她搂入怀中,属于他们的生活终于要重新开始了。

    微月仿佛感觉到他的心声,在他怀里找了个更加舒适的位置,继续在甜美的梦乡中酣眠,方十一笑了笑,也渐渐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微月很自然地醒了过来,外面有几声叽叽喳喳的鸟儿鸣叫声,木窗外的阳光已经很灿烂,光线淡淡地抹在东墙上,投在屋里的光罩着浮尘,细小的颗粒在光线中快乐地上升下沉,像在欢快地舞蹈着。

    微月伸了个懒腰,转头见方十一也醒了,正含笑看着他。

    她搂住他的脖子,“咱们去种田吧。”

    书上电视上的田园生活总让人觉得温馨而浪漫。她现在就很想去尝试一下。

    方十一挑了挑眉,“你亲自下田?”

    “当然!不然怎么体会乐趣呢?”微月握拳道,“我们要一起去种田,养养小鸡小鸭。”

    “你确定你可以?”方十一似乎不太看好,这些听起来是挺不错,可做起来未必得心应手。

    微月两眼一瞪,掐住他的脖子,凶狠道,“你这是看不起我?”

    方十一哈哈大笑出声,顺手将她抱进了怀里,“没,我相信你,我让宝信在院子后面买了一块地,我们现在就去看看,你想种菜就种菜,想种花就种花,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微月嘟着唇,笑眯眯地在他怀里钻了钻。

    方十一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两人说笑了一会儿,才下了床让小银和金桂进来服侍梳洗。

    “荔珠和吉祥都没在你身边了,你可还习惯?要不要再买几个丫环?”待小银和金桂去取早饭的时候,方十一便问微月。

    “这里不比在广州,有小银和金桂就够了。”微月笑着道,她还不了解这里的生活,所以还是尽量低调一些。

    “好,你自己衡量,若是少了人服侍就买几个回来,不用替我心疼银子,几个丫环我还是买得起的。”方十一捏了捏她的鼻尖。眼底充满了无边无际的宠溺。

    微月笑眯眯地点头。

    吃过早饭之后,微月便先熟悉这个新家,方十一则让宝信出去打听哪里有先生可以请来坐馆,茂官这半年来都没怎么念书,不能让功课继续落下了。

    这个院子原来比微月昨晚第一眼想象的要大许多,正房隔壁还有的小院子,将来可做客房用,后面是一片空田地,虽然不大,但已经足够让微月达成种田生活的心愿。

    “唔,这边种白菜,这边种番茄……”微月兴致勃勃地规划起来。

    小银和金桂在旁边笑道,“小姐,你真的知道如何耕种?”

    微月自信一笑,“这有何难?”

    “娘,娘……”茂官焦急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

    微月推开篱笆门,看到茂官迈着小短腿跑向她,她弯低腰将他接住,“怎么了?”

    “娘,我要上学堂去,不要请先生到家里来。”茂官搂住微月的脖子,委屈地叫道。

    “请先生到家里不是更好吗?你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啊。”微月柔声问。

    茂官低声道,“和珅哥哥说在学堂里才能认识更多的人。比在家里好玩。”他小心翼翼看了微月一眼,“我刚才听父亲让宝信去找先生,娘,您去和父亲说,让我去学堂……”

    “好好,等一下我跟他提一下意见,尽量让他答应好不好?”微月摸着他的头,轻声道。

    茂官小脸转瞬明亮起来,眼睛闪忽闪忽的,“嗯,好!”

    “瑞官呢?”微月牵着他的小手走回内院去。

    “在屋里呢。我刚刚还和他讲故事的,他听得很开心。”茂官像邀功一样跟微月说着。

    “茂官还会讲故事了?真厉害。”微月轻笑道。

    “娘,以后我带瑞官一起去学堂念书好不好?”茂官又兴奋地问。

    “当然好,以后你保护弟弟。”微月笑着道。

    到了下午,微月让宝信去买的菜籽已经拿回来了,她兴致勃勃地带上茂官和瑞官,拉着小银和金桂又来到空地,方十一笑得有些无奈但宠溺地跟在她身后。

    瑞官被**抱着站在阴凉处,这小家伙好像知道微月要做什么似的,咿呀咿呀地很兴奋。

    “来,茂官,帮忙把菜籽撒到上面,咱们以后就吃自己种的菜。”微月抓了一把菜籽给茂官,很高兴地吩咐着。

    方十一拉住她的手,好笑地问,“你以为种菜就这么容易,把菜籽撒上去,浇一下水就了事了?”

    “难道不是?”微月狐疑地看着他,他也是大少爷吧,难道他就懂?

    “你撒菜籽之前要先松土,还有上粪呢?我看咱们附近也没粪坑,还得去茅坑或者猪圈那边取,以后谁给你挑虫浇水的?”方十一看着空地,很认真地想了起来。

    听完方十一的话,微月已经风化了。

    这时候难道还没有农药吗?应该有吧,为什么要粪?上粪的菜还能吃吗?啊?

    “你真的不需要让别人来帮你种菜?”方十一的声音有几分憋笑的感觉,但看着微月的目光却很认真。

    “那……让别人上粪……”微月的声音有些不确定了,“可是味道会不会传到内院去?”一想到吃饭睡觉还有那股粪臭味,她什么兴致都蔫了。

    “那是一定的。”方十一含笑道。

    微月泪奔,“我不种菜了。”

    方十一摸了摸她的头,“乖,还是当少奶奶就好,这种农妇生活不适合你。”

    “我在院子里种小鸡小鸭。”微月抓住他的衣襟,还是没彻底死心。

    “好好好,我让宝信去给你买鸡笼什么的啊。”方十一忍着笑,宠溺地道。

    茂官在旁边咯咯地笑着,“我也要养小鸡我也要养小鸭。养大了就能烤着吃。”

    “嗯,自家养的鸡吃起来会特别香。”微月欣慰地拍了拍茂官的头,果然不是只有她向往田园生活。

    方十一不置可否,只是笑着问微月,“那这块空地你打算如何?”

    微月想了想,又看看茂官,便道,“把这里弄成游乐场吧,以后茂官和瑞官也能在这儿玩,架个秋千啊什么的。”

    “需要什么你写下来,我让人来做。”方十一搂住她,“现在也该回去吃午饭了。”

    微月浪漫的田园生活梦想被打击了一半,只好将手中的菜籽放了回去,怏怏地跟着方十一回了内院,茂官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眼底充满了恳求,她这才想起答应茂官的事儿来。

    她给茂官使了个眼色,茂官这才眉开眼笑去跑到**身边说要自己抱着瑞官。

    微月拉着方十一的手,“你是怎么知道种菜要松土上粪的?你以前应该没干过这事儿吧?”

    “小时候父亲并不像你所想象的那般宠溺我,我在从化的乡下住过一段时间的。”方十一笑着道,当时他也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把他一个人扔到穷乡僻壤的地方,现在仔细想想,这也是父亲的一片苦心,如果不是父亲的严厉,他可能就成为一个无法无天的纨绔子弟了。

    “要不,咱们也让茂官去种田吧?”锻炼嘛。

    方十一“……”

    ************

    感谢褪色的记忆08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颢轩宝贝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紫萱草莓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