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二章 珍珠衫
    “茫茫水月漾湖天。人在苏堤千顷边,多少管窥夸见月,可知月在此间圆……”念过一遍之后,又听那人再念了一次。

    微月推开方十一寻声望去,映着月色的湖水潋滟着寒光,朦胧的月华下,石堤另一边站着一名身形高大,穿着深色长衫的男子,只见他仰着头,看着天空那轮圆月,完全没察觉到附近还有人。

    因他侧对着微月他们,加上夜色朦胧,也看不清究竟是何模样,估计是哪个路过惠州的书生来此观赏夜色吧。

    微月和方十一对视一眼,既然已经有颗大灯泡在此,他们也失了约会的兴致了。

    正欲转身离开,那个书生突然回过头来,看到微月和方十一,露出愕然的表情,随即有些发窘地给他们作揖,“小生可是打搅两位了。”

    话音带着方言。声音清亮,月光下,照出一张五官端正,年轻憨厚的脸庞,是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

    方十一客气地回了一礼,“公子言重,谈不上不打搅。”

    他们夫妻俩都不喜跟陌生人多交谈,只是淡淡回了一声,便已经准备离开。

    身后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应是那个年轻男子跟着离开。

    等他们来到马车附近,才发现在不远处也有一辆马车,只是被掩在夜色之中,他们刚到这里被景色吸引,没去注意罢了。

    回到客栈的时候,微月惊讶地发现那个男子竟然与他们同路,都是住在同一家客栈。

    还真是有缘!

    那书生也注意到微月他们,脸上也是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也只是彼此点了点头,各自回房了。

    第二天清早,微月他们都到大堂来吃早餐,此时天气已经转冷,茂官穿着一套全新的吉祥暗纹宝蓝棉芯短褂,戴着六瓣瓜帽,衬得他更加圆润可爱,瑞官也是穿了同款式的大红小棉袄,正咧嘴笑着要抓茂官的手。

    “外面天气大好,吃过早膳我们赶紧启程。今夜在鲘门停歇。”方十一对微月道。

    微月点点头,她对这里并不熟悉,一切都听方十一的安排。

    “娘,那我们是要到哪里去呢?”茂官歪着头问。

    “我们去乡下住一段时间,好不好?”微月摸着他的头道。

    茂官皱着眉认真地想了想,“乡下有学堂吗?您说让我去学堂念书的。”

    “当然有,怎么会没有学堂呢。”微月笑道。

    茂官这才满意地喝着豆浆。

    微月眼尖发现昨晚遇到的那个书生也在隔壁桌吃早餐,只是今日身边多了两个丫环,都生得如花似玉,正熟练地服侍他用早膳。

    看这书生穿着打扮,显然是个家境极好的,长得也算过得去,只是看起来有些憨厚和呆气。

    书生也发现微月他们了,有些惊喜地对方十一点了点头。

    方十一微微笑着颔首打招呼。

    突然,在书生左手边对过去的那桌客人发出悲凉的哭泣声。

    那一桌坐着一男一女,看起来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只是身边并无仆从,**趴在桌上低声哭泣着,旁边的年轻男子细声安慰,“你哭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会有办法的。”

    “你就会说有办法,到底有什么办法你倒是说说,如今父亲都病危了,若不是你把被骗了,我们会落得这田地?”**抬起头,怒声对着丈夫。

    丈夫窘红了脸,“别说了,别说了……”

    “我不说,难道那银子就能回来。”话毕,**又哭了起来,随即又将丈夫出远门做生意,却被自己的结拜兄弟欺骗,如今已是身无分文,无奈家中老父病危,他们不得不回去,却是无颜以对了。

    **在埋怨的时候,丈夫一直劝着她不要说了。

    他们的声音不高不低,却让在大堂上的客人都听进了耳里,有些露出了同情的目光,有些只是淡漠地低头吃自己肉包子。

    微月和方十一对视一眼,淡淡笑了笑。

    那书生突然站了起来,满脸的同情和怜悯,“二位不必伤怀,既是遇了骗子,就应该到衙门去投状纸,请大人为你们主持公道。”

    **闻言,哭得更凶了,那丈夫叹了一声,“不瞒这位公子。我们……我们已经投了状纸,只是那骗子早已经不知所踪,我们又非本地人,已经是囊中羞涩,无法继续逗留此处,只好……哎!”

    “不如我们将那件珍珠衫当了吧。”**哭得梨花带雨,好不凄凉。

    “那怎么可以,这是我们唯一的宝物了。”丈夫为难地摇头。

    书生转头给丫环使了个眼色。

    其中一个丫环就无奈低声道,“少爷,您又来了,少奶奶若知道你被骗了,肯定不依了。”

    书生犹豫起来,又看那对夫妇一眼。

    微月虽神情自若地和茂官说着话,却还是有注意这边情形,看到书生那为难的样子,心中便暗想,还真是一个悲天悯人的书生,太不懂世道行情了。

    最后书生还是取出了一锭银子给了那对夫妇,那夫妇却称无功不受禄,将一件据说是家传宝物的珍珠衫送给书生。

    “公子,您大恩我们无以为报,只是我们夫妇虽然落魄,但也不贪便宜。这珍珠衫是我们家传之宝,暑天穿了它,清凉透骨,冬天穿了它,温暖保气,此去天气渐凉,正适合公子。”那**从包袱中取出一件乳白色的珠衫递给书生。

    那看起来还真是一件价值不菲的珍珠衫,竟然就换一锭银子?

    微月讶异地看向方十一,却见他只是淡笑不语,示意她继续往下看。

    书生听了这话,自然不肯收那珍珠衫。只道自己是路见不平而已,没有想过要什么报酬。那对夫妇却道自己也不愿生受别人大恩,只是将珍珠衫放在书生处,将来自会来取回。

    书生身边两个丫环显然都是了解自家主子是什么性子的人,拼命地给他使眼色让他赶紧离开,谁知那书生竟然拿出两张银票来,面额应该不小,那对夫妇眼底飞逝过一道欣喜。

    两个丫环立刻阻止书生,不过始终是奴婢,在书生的坚持下也只能干着急。

    最后,那对夫妇将珍珠衫跟书生换了二千两,千谢万谢地离开了客栈。

    “公子,你又来了,那是我们仅剩的银票了。”其中一个丫环小声抱怨着。

    “人家有难,难道还不伸手帮忙吗?”书生将珍珠衫妥当放好,对两个丫环道。

    两个丫环跟书生讲起了世道艰险的道理来。

    好个良善憨厚书生!微月心里想着,珍珠衫是真,只是那对夫妇行为怪异,感觉有些不太对,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她也没想多管闲事。

    吃过早饭,金桂去结了账,便继续赶路了。

    这一路下去,周围都是山林,茂官也没第一天那般兴趣,总算在天黑之前赶到了鲘门,许是近海的原因,空气中多了些腥味,也湿冷了许多。

    投客栈的时候,书生慢微月他们一步也住了进来,这下真的是缘分了,书生兴奋地过来跟方十一打招呼。

    原来他们都是同往一个目的地,这书生姓陈,名建海,字子冕。是普宁县本地人,此次是出外拜友,能在途中遇到方十一他们数次。也实在有缘,因此他已经自动将方十一当是朋友了。

    “到了普宁县,小生便是地主了,到时候方兄有甚需要可使人与小生说一声。”陈建海道。

    方十一闻言感谢道,“多谢陈公子盛情。”

    “书中亦云,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今日能与方兄结交,小生是三生有幸,所谓出门靠朋友,朋友是越多才越好。”陈建海笑着道。

    方十一是商人,商人自然擅长交际,特别是在得知陈建海是普宁县人时,他心中也生出了想要相识的念头,毕竟他对普宁县一无所知,若有个本地人打探,那是最好不过了。

    这一番交谈,陈建海倒是将自家情况讲得详详细细,听得他身后两个丫环欲哭无泪。

    原来是普宁县的大地主!家中良田万顷,有好几个山头的果园,不过这都是祖传下来的产业,他不过是个二世祖,整天就喜欢看看书,结交朋友,然后四处游走,根本无心去打理家中产业。

    就算他整日无所事事,家中的产业已经足够他挥霍还几辈子了。

    翌日,他们是和陈建海结伴同行的,已经是进入潮州平原地区了,山路两道都种慢了櫵柑,黄橙橙的如一个个小灯笼挂在树枝上。

    “看来今年的櫵柑没前两年那样赚钱了。”方十一搂着微月轻声叹着。

    “为何?”长得这样好,怎么会卖不出去,南方的櫵柑在北方还是很稀有的呢。

    “太多了就显得不金贵了。”方十一笑着道,“而且这櫵柑要种三年才能收成,如果今年卖不出去,这周围百姓想过个好冬就难了。”

    “你怎么这样清楚?”微月笑着问,他一个大城市里的商人,还知道耕作问题?

    “入乡随俗,我总不能在这里当个行商吧。”方十一在她耳边轻声说着,然后看了看外面,“应该是快到了。”

    果然没有多久,就已经听到宝信的声音。

    ***************

    感谢虹许路54321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