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一章 半夜约会
    普宁县位于潮汕平原西缘。是个风景秀丽的好地方,微月在现代时曾经听过几次,普宁市是中国唯一的中药名城试点城市,也是有名的服装批发城市,不过她也只是听说,自己并未亲自去过。

    既然决定了要到普宁县去,自然就不能东西一收,马车一赶就过去,凡事总得安排得妥当。

    方十一派了宝信带着两个办事比较伶俐的婆子先去了普宁县,是为了确保微月他们到了普宁县之后有个舒服的落脚地方。

    翁岩和白馥书原是想跟着微月他们一起到普宁县,只是翁岩想回家乡去看看,然后再到处去游玩,清心地过几年逍遥的日子,所以就没和微月他们一路。

    翁岩带着白馥书离开广州,微月心里也是赞成的。

    潘世昌对白馥书根本没死心,只是因为斗不过翁岩,所以才没有强行将白馥书抢走,不过照着如今潘家一直往上发展的势头,只怕接下来广州都是潘家的天下了。

    同和行已经不行了,广州首富这个名衔不久后大概就要让出来,还有同和行行首的位置。早已经被潘家取代。

    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方家竟然就落到这样的境地。

    吉祥和荔珠已经出嫁,如玉也表示想回家跟父母一起,微月自然是心中大声叫好,只是面上功夫还得做足,感叹尚未报答如玉救命之恩,还想着带她一起到普宁县享福的。

    如玉这几个月来的冷落已经看明白自己是不可能达成心愿,却没法照着潘夫人的交代去勾引十一少,她连个近身的机会都没有,别说是勾引了。

    与其在这里浪费年华,不如为自己打算,她已经脱了奴籍,以后想寻个好人家也不算太难,何必继续耽误自己。

    所以她听到微月这么一说,急忙就摆手称自己只是奴婢,为主子水里来火里去是应该的,承不起什么报恩一说。

    微月自然是十分不舍放她出去。

    很快便到了启程的时候,茂官依依不舍拉着章嘉,一直问着他跟不跟他们一起离开广州,为什么不一起走。

    章嘉看了微月一眼,笑着道,“小舅舅还有事儿忙,等忙完了就去找你们。”

    反正普宁县也不远,都是在广东省,来回也就五六天吧。

    微月笑眯眯地看着章嘉,“对,等你事儿忙完了就去找我们。我正好在乡下给你物色个贤惠淑德的好姑娘啊。”

    章嘉恨恨地瞪了微月一眼,“你就这么喜欢当媒人?”

    “我就喜欢当你的媒人!”微月拍拍他的肩膀,笑得很灿烂。

    方十一走了过来,他的伤势已经好了九成,养了一个月,如今看起来比以前更加清逸俊美,看起来似乎心情也很好。

    “章嘉年纪不小,也是应该成亲了。”方十一含笑看着章嘉,和妻子站同一阵线。

    “嗯,咱们章嘉认长得英俊,又没不良习惯,家世又好,拿出来肯定有无数姑娘狂折腰,不如来个抛绣球吧。”临上车前,微月也不忘打趣章嘉。

    章嘉涨红了脸,忍不住咆哮,“我是个男子汉,谁稀罕那什么抛绣球。”

    微月笑得更加欢快,“你不喜欢抛绣球,那咱们来相亲,怎样怎样?”

    “滚!你快走!”章嘉别过头不去看微月。

    微月一爪子拍在他脑后。“没大没小,我这不是关心你吗?”

    章嘉哼了一声,“总之,我不想成亲,你少多管闲事。”

    “好,不逗你了,不过,这成亲是必须的,你自己若是有喜欢的姑娘就别藏着掖着,让姐姐过过眼,知道不?”微月殷殷叮嘱着。

    章嘉无奈地看了她一眼,“知道了。”

    “该启程了。”方十一低眸看着微月,知道她是舍不得章嘉,又不想让气氛太伤感才说这些话来逗他。

    “快走快走,我耳根也清静些。”章嘉挥手赶着微月,眸中却难掩不舍。

    “天气越来越冷了,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别总是忙着隆福行的事情忘记自己的身体。”微月扶着方十一的手登上马车,仍不忘回头来交代章嘉。

    “知道了,你们也保重。”章嘉看了方十一一眼,“不要再让她受苦了。”

    方十一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话也没说,却已有了保证的意思。

    茂官被方十一抱着上了马车,还在跟章嘉说着,“小舅舅,你一定要来找我玩。”

    章嘉摸着他的头,“好!”

    这次跟着方十一他们到普宁县的丫环小厮并不多,多寿因为妻子就要生产并没有跟去,只有已经去安置住所的宝信和另外两个负责赶马车的小厮。丫环有金桂和小银两个大丫环,还有念翠和瑞官的**,一共用了两辆马车,一辆是微月一家,另外一辆是丫环乘坐的。

    幸好细软箱子之类的都让宝信先带过去了,不然就太浩荡了。

    她本来是打算低调到乡下去,不过照现在看,想多低调也是不可能的。

    章嘉目送着他们消失在视线中,表情有些发愣,回头看着突然冷清了不少的大宅,心底浮起了久违的孤单,原来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依赖着微月给他带来的温暖和家的感觉。

    “少爷,少爷……”银桂见章嘉看着远处出神,便低声将他唤醒。

    章嘉回过神来,看了银桂一眼,淡声道,“我去十三行街了。”

    银桂愣了愣,只是咬唇看着章嘉的背影一直远去。

    广州府距离普宁县约莫有四百里路,小孩子都不耐烦长时间在车里,又考虑到他们行程不赶,所以方十一他们一路上还是观赏景物为多,倒也显得轻松自在。好不惬意。

    因为停停歇歇,见到哪里好玩就下车去凑个热闹,到了惠州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下来,幸好这里还在方十一熟悉的范围内,很快找了家干净宽敞的客栈歇脚。

    微月实在有些无语,他们是早上八点出发的,竟然用十个小时才到达惠州,明天开始可真不能这样拖拉了,不然要什么时候才到达普宁县啊。

    待众人各自回房梳洗,两个孩子也在吃饱之后沉沉睡去。

    方十一和微月回了自己的厢房。“累不累?”

    “累倒是不累,这一路来可真玩了不少地方。”微月笑着道,在梳妆台前准备卸下头面。

    方十一握住她的手,将脸贴在她的脸颊上,嘴里呼出热气,“既是不累,我再带你去个地方。”

    “现在?”微月讶异,外面已经是寒星满空,圆月高悬了。

    “就是要现在才带你去。”方十一牵起她的手,悄悄地开了门,守门的小二见到他们,马上笑着开门,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竟然连马车也备好了,微月一头雾水地看着方十一。

    方十一却笑得神秘,也不说是去哪里,将她抱上马车之后,竟然亲自驾起车来。

    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马车已经停了下来,方十一眸中含笑地撩起车帘,对微月柔声道,“到了,来。”

    微月牵着他的手下了马车,有些惊讶看着眼前的景色,他们站在一条宽阔的石堤上,石堤亘于湖之旷,月到空明,如身入冰壶,水面金波璀璨,景同瑶岛,水天一色,上下寒光,湖边种着相思树和柳树,此情此景,仿若在梦中一般。

    “好美!”微月忍不住感叹。

    “这是苏堤,是宋朝苏东坡资助栖禅寺僧人希固筑成的,我以前曾经来过一次,想着也要带你来看看的。如今正好如愿。”方十一轻搂着微月的腰解释着,沿着石堤慢步。

    “就没跟哪个红颜知己来过?”微月心里生出几分浪漫情怀,哪个女孩子不爱浪漫,她真没想到方十一会带她到这里来约会。

    “倒是没想过,下次可试一试。”方十一轻笑出声,侧着头认真考虑起来。

    微月抓起他的手,狠狠在他手背咬了一口。

    方十一瞪大眼看着她,“怎么就变成母老虎了?”

    微月媚眼一挑,声音柔得能掐出水来,“我就是母老虎了,你若是有一个红颜知己,我就找一个蓝颜知己,你有一对,我就找一双,大家都不吃亏。”

    方十一一口气堵在胸口,本来只是想打趣她,没想到反而被她的话气得忍不住笑出来,他用力地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下,“胡说八道!”

    “我可是说正经的。”虽然她是相信他没有纳妾的心思,但结婚多年之后,再甜美深刻的爱情都会慢慢变淡,她要杜绝所有小三出现的机会!

    “你不会有机会的!”方十一几乎说得咬牙切齿。

    微月将脸埋在他胸前吃吃地笑了起来,“我们到了普宁县之后,要做什么呢?你可要先去认亲?”

    “不能贸然相认,我已经让宝信买了一处小院,到时候我们就在院子里养养小鸡小鸭,种种田,然后再生个闺女……”方十一看着满空明亮的星辰,说起微月曾经提过的生活来。

    微月本来听得津津有味,听到后面一句,忍不住满脸黑线,“……你能不能只想着闺女?”

    “你要是想再生个儿子也可以,下次再生个闺女。”方十一低头看着她,深邃的双眸充满促狭的笑意。

    微月没好气地抬手要捶他,却被他紧紧握住,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茫茫水月漾湖天,人在苏堤千顷边,多少管窥夸见月,可知月在此间圆……”就在方十一打算加深这个吻时,一道煞风景的清亮声音朗朗响起。

    微月窘红了脸,迅速推开方十一。

    ***************

    感谢雾夜幻影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书友100127172433629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橘子蝈蝈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易燃999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静静蔓延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书友090126215124970送出一个香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