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三十章 押注
    (章节名错了。不是压住,没有河蟹……大家别想歪了。)

    “你在咸安宫上官学?”方十一坐在惦着椅垫的太师椅上,目光温和看着坐在他下方的孩子。

    那孩子不是别人,正是一脸早慧的和珅。

    “是。”和珅点头,心中疑惑不已,不知这位十一少突然把自己叫来书房是为的是什么事儿,但看他一脸和气的样子,感觉却像被狐狸盯着一样。

    方十一又看他穿着素服的样子,“你家中父母双亡,可还有别的亲人?”

    “还有一个幼弟。”和珅回道。

    虽然只是十岁,却透着机灵,口齿伶俐非一般小孩能比,胆色也过人,如果有人能扶持他一把,将来必定前途不可限量。

    方十一在心中细细思量过后,认真看着他,以一种严肃的口吻问道,“你能像个男子汉一样跟我谈事儿吗?”

    和珅挺直了胸膛,“难道我现在不是跟你谈正经事?”

    方十一微微一笑,已经不再将和珅当小孩,“在咸安宫学业完成之后。你要做什么?”

    “寻机会补缺,当侍卫。”和珅道,像他这种家世不够好的,只能靠运气,但他向来运气好,一定会有缺的,只要他当上侍卫,一定努力升职。

    方十一却冷笑一声,“你就这点志向?”

    和珅一张尚未脱了稚气的小脸瞬间涨红,“又不是你想当什么职就当什么的。”

    “只要有银子,就会有机会。”方十一微微笑着,目光炯亮看着和珅。

    “什么意思?”和珅警惕地看着方十一,总觉得他似乎在算计自己。

    方十一目光内敛,嘴角笑容似有似无,指腹在茶杯上摩挲着,声音低低沉沉,每一字每一句却如鼓锤一般落在和珅心头上,“我在京城也有产业,这本是我以防万一的私产,商人讲究是投资,这次你回去之后,我会让在京城帮我打点生意的人找你,他熟知京城官僚各种关系,和珅,我给你五年时间,你需要多少银子去打点关系,需要多少人为你跑腿。我都会尽力配合你,这五年,你能为自己谋一个光明前途吗?”

    和珅嘴巴久久合不上来,怔怔看着方十一。

    “我在京城的收益每年也有不少银子,这五年的收益就用在你身上,希望你好生利用。”方十一继续道。

    和珅结巴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你要帮我?”

    “亦是帮我自己。”朝廷有人好办事,他之前还是同和行东家的时候,是与许多官员有来往,但那种来往是建立在利益条件上,一旦他落魄了,所有的关系也都随之消失。

    但如果是他亲手栽培出来的人就不一样了,他押注在和珅身上,就是看中他既是在旗的身份,又聪明伶俐,谷杭都能将他带在身边,证明他肯定有过人之处。

    他从来不怀疑自己的眼光。

    “条件呢?你这样帮我,要什么条件?”和珅问。

    “你现在还没资格和我谈条件,等你有资格了,我自然会跟你说。”方十一笑着道,依旧是一副温润儒雅的样子。

    “你就不怕我桥过板抽?”和珅才不相信他。都说商贾最看中利益,绝不会无缘无故拿银子给别人使的。

    方十一眸中漾着温柔的笑意,“等你过了桥再说。”

    像一只笑面狐狸一样!和珅在心里嘀咕着,但始终经验不足,脸上已经难掩喜色,“你是不是想要我以后对付李寺尧?就算不必你说,我也不会放过他!”

    方十一只是淡淡地笑,“如此,你是答应了?”

    “我没有说不的理由。”和珅道。

    “很好!”方十一赞赏地看了他一眼,没有一般学子自作清高的脾性,对他将来的路更加好走,“这件事除了你我,谁也不许说出去。”

    “一言为定!”和珅拍着胸膛保证。

    “你记住了,今**是以一个男子汉在跟我保证的。”方十一盯着他道。

    “如果五年之后我达不到你想要的呢?”和珅忍不住问道,脸上有些担忧。

    “我相信你!”方十一看了他一眼,沉声道。

    和珅震了一下,咬着牙低下头,从来没有人……如此毫无条件地说相信他……这种被看重的感觉,让他的心有种从所未有的喜悦,涨涨的,好像就要撑破胸口了一样。

    方十一却好似没看到他的激动,只是温和地问起他的学业情况。

    没多久,微月就使人来唤他们,是时候吃晚膳了。

    转眼过了半个月时间,乾隆并没有如李寺尧所愿对漕帮进行打压,只是将英船水手那件事渐渐淡了去,朝廷现在还没有余力来对付漕帮和英国。

    不过却封了李寺尧为军机大臣。

    李寺尧的高升,让微月更加确定了离开广州的心思。

    和珅已经启程回了京城,临走前。微月给他备了许多手礼,也准备了五千两让他带在身上,谁知他却不愿意拿了,说是上次她给他的银子还剩许多,他一个小孩子不需要那么多花用。

    微月也没勉强,她已经去信给区总管,请他多照看和珅了。

    接着就是要忙吉祥和荔珠的婚事了,还有几天而已,因为自己的原因,两个人的婚期是在同一天,就在这边出嫁。

    微月正忙着和金桂清点区寓和高奕光送过来的聘礼。

    因为内院人手不够,所以把银桂也叫来帮忙了,银桂知道微月她们都要离开广州,本来还担心自己会不会也要跟着离开,幸好还能依旧服侍少爷……

    想到章嘉,银桂俏脸微微一红,少爷尚未娶妻,如果她能够……将来运气好的抬了姨娘,就希望遇上个好相处的主母。

    “银桂,在想什么?快把这个送去库房里,”金桂推了银桂一下,把一个匣子交给她。

    银桂急忙回过神,应了一声。接过匣子往库房去了。

    “少奶奶,方家的九少爷来了。”小银从外面进来给微月传话。

    微月正在跟吉祥说着话,听到方亦浔来了,眉心忍不住轻拧,“是来找十一少的?”

    小银点了点头,“是的,在外面厅堂等着呢。”

    “奉茶果请他坐会儿。”微月说完,便将手头上的事儿交给吉祥,自己往书房走去。

    方十一听到方亦浔来了,嘴角牵起一丝嘲讽的淡笑,吩咐小银。“请方少爷到花厅吧。”

    微月道,“什么时候不来,偏偏是这时候来,大概是听说了朝廷不打算追究英船水手的事儿了吧。”

    “去见见就知道所谓何事了。”方十一笑着道。

    “我扶你去!”微月拉着他的胳膊,加重了语气,其实方十一的伤势恢复得比她想象的要快,如今不过想作势罢了。

    方十一失笑,“难道你还以为他们见到我这般,心中会有愧疚不成?”

    就算没有愧疚,也要刺他们几下!微月腹诽着,固执地拉着方十一的手来到花厅。

    有些人会因为自小被灌输的思想养成固有的习惯,就如方亦浔在很小的时候就习惯听令方十一的发号,突然站到一个平等的台面时,那种不自觉的自卑感就会表现出来。

    不管是当家的魄力还是生意的手段,他都比不上十一。

    “十一……”见到方十一被微月搀扶着进来,方亦浔有些拘束地站了起来,表情很是不自然。

    “方少爷,请坐。”方十一只是淡笑着,态度十分温和客气,就像对待一般客人,不像对着兄弟的亲昵。

    “你……你伤势可否严重,可都好了?”方亦浔目光充满了内疚和歉意。

    微月本来对这个木讷的九少爷还有几分好印象,只是经过方十一这件事之后,她对他们方家袖手旁观的态度很火大,现在对方亦浔也是没有半点好感,所以脸上也没什么笑容,只是淡淡地点头招呼。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有劳方少爷关心。”方十一轻声道。

    方亦浔看了他一眼,“十一,其实我们早就想来看你,只是……只是……”

    “我明白。”方十一淡淡地道。

    微月什么也不说,就这样静默站在方十一身后。

    “不过今日见你大好,心里也放心一些,我听说……你要离开广州?”方亦浔有些窘迫,他也知自己时隔这么久才上门探望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嗯,趁着如今得闲,四处见识一下也不错。”方十一含笑道。

    方亦浔看向微月。又看看方十一,“你一个人出门?”

    “九少爷,你这么感兴趣,可是也想离开广州四处走走?”微月浅笑问着,目光却很疏离。

    “不,不是,我只是觉得,凭着十一在广州的名声,不在十三行开创自己的商行实在可惜。”方亦浔道。

    微月却笑了起来,“那岂不是将同和行的生意都抢了?”

    明明是听到方十一想离开广州时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却还要说出这种虚伪的话来掩饰此行的目的,微月笑得有些讽刺。

    方十一只是道,“是否开商行,以后自会考虑。”

    方亦浔有些尴尬,只好干笑着道,“大哥和五哥让我替他们问你一声好,还有母亲她……她其实也关心你的……”

    “谢谢大家的关心。”方十一依旧面不改色地道谢。

    方亦浔看着方十一,突然泄了气,声音低落问道,“十一,你是不是在怨我?”

    “方少爷言重了。”方十一淡声道,“我对你们谁也不怨,只是从此两不相欠。”

    两不相欠……就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将来方十一做什么都不会顾及方家养育这些年的恩情了?想到同和行如今一日不如一日,方亦浔想让方十一回来当东家的话始终说不出口,又尴尬寒暄了几句,才匆忙告辞,有些落荒而逃的狼狈。

    微月和方十一相视一笑,心有灵犀地什么都没有说。

    ——————————

    大家很善良可爱没有催我还更,不过我很自觉地把之前欠的补上来了。

    我很乖~讨赏,粉红票啊推荐票啊都爱~

    感谢异公子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瑟秋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lois猫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六粉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重名的怎么这么多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书友100621190610015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同学送出一枚平安符。

    感谢絳珠小草投出一张评价票。

    ps:很杯具。。。章节名打错了,不能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