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二十九章 静待
    大家都主动让出空间给微月和方十一。翁岩和白馥书离开之后,章嘉也带着和珅和茂官离开了。

    微月扶着方十一回了屋里,要解开他的衣裳检查他的伤势。

    方十一按住她的手,脸上浮起一丝红晕,“已经不碍事了,别担心。”

    “那也要看看。”微月固执地要解开他的衣扣。

    “微月!”他抓着她的手按在胸前,苦笑看着她,“伤势的位置……实在有些不雅。”

    啊?微月愣了愣,这才想明白他的意思,他咬唇轻笑,踮起脚尖在他耳边道,“你身体我不都看过了吗?你还在害羞什么?”

    方十一没好气地在她小屁股捏了一下,“我不想吓到你。”

    “那王八蛋到底打了你几下,为什么会吓到我,快让我看。”微月已经解开他的短褂,长衫也解开了一半,流出精瘦结实的胸膛。

    一双柔弱无骨的小手在他身上摸了一遍,方十一的呼吸都忍不住急促起来。

    微月将他拉着趴在软榻上,拉下他的裤子,看到那血肉模糊的背部和臀部,泪水凝眶。声音都哽咽起来,“伤成这样了,怎么都不说,还跟没事一样,你……你是不觉得痛的是不是?”

    哪会不痛,只是不想让她担心而已,方十一额头已经冒了冷汗。

    “我去使人去请大夫。”微月看他忍痛的样子,气也气不起来了。

    方十一本来还想说不必,但见到她发红的眼圈,也就什么都依了她。

    大夫很快请来,检查了伤势,看着虽严重,好在只是皮肉伤,休息一个月就没事了。

    吉祥送着大夫出去,让宝信跟着去取药了。

    “等你伤好之后,我们离开广州吧。”微月小心地拉下他的长衫,大夫给他上药了,背部能包扎,但某个地方却不能,所以只能小心翼翼的。

    “嗯?你想去哪里?”方十一艰难地坐了起来,却不能像平常那样坐着,正好侧躺在她身边。

    微月低眸看着他,“不是要去那个普宁县吗?不如我们就去那儿吧。”

    她在前世也是听说过这个地方的,在粤东,属于潮汕地区,虽说是乡下,但肯定比广州要轻松自在得多。

    “你是怕李寺尧会继续报复?”方十一问道。眸色有些低沉。

    “你虽不说,但心里也有气,我也想看这个王八蛋去死,可是,我们现在还没有这个能力,咱们重新开始吧。”然后再找机会将那些害过他们的人以牙还牙!

    “微月,对不起,给不了你安稳的生活,如今还……”方十一紧紧握住她的手,声音透着深深的愧疚。

    “我也不求富贵荣华的生活,只要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开开心心过日子,我就很满足了。”微月道,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也明白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了。

    刚来到这个年代的时候,她会想凡事靠自己,最好赚很多很多钱,她的生活才能够有保障,在现代生活钱不就是一切吗?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个年代不是她所想的那个现代社会,有些东西只能妥协,而不是反抗。就像现在对待李寺尧,她心里是恨,但她能如何?利用漕帮对付他吗?如果朝廷真的对付漕帮了,那漕帮其他家属该怎么办?

    她不能那么自私,她只能等,等到机会来临的那一刻,她一定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方十一握着微月的手,“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有安稳的日子。”

    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方十一了,有些事情是必须去做的。

    作为地位不高的商人,他现在不能对付李寺尧,不代表他以后不能让别人对付他,总有一天,他会将微月的委屈和这一次他所受的刑全数还给他!

    “嗯。”微月眸中含笑望着他,在离开广州之前,也得先把荔珠和吉祥的事儿给解决了。

    第二天,方十一带伤去见了英船的大副,并没有遮遮掩掩,就在广州酒楼开了宴席

    那大副以前不认识方十一,却对他十分钦佩,所以这次方十一能从狱中脱难,他也很高兴,而那两个水手,昨日也被送回来了,一点损伤都没有。

    清政府也就摆个架势罢了。

    李寺尧得知英船大副竟然和方十一跟翁岩一道喝酒吃饭时,立刻就明白自己中计了,气得一巴掌刮在来报信的李武坤脸上。

    只是依旧还不能解气,大步地在书房度步。胸口激烈起伏着,心火熊熊。

    李武坤只是捂着脸,却也不敢哀嚎出声,只是脸色不好地站在一旁。

    良久,李寺尧才止住了步,“翁岩和方十一勾结洋人,此事情况重大,必须报上朝廷,待皇上定夺!”

    “此计甚妙!”李武坤马上竖起拇指,“一箭双三雕,大人英明。”

    李寺尧哼了一声!本来是打算挑拨英船大副和漕帮狗咬狗,如今却是更好,皇上最见不得本地百姓和洋人来往过甚,这个翁岩……只怕难逃一死了。

    ————————

    谢过英船大副之后,方十一便一直留在家中疗伤,也极少见客,虽然也实在没什么客人上门,毕竟已经没有广州首富的头衔了。

    微月忙着离开广州的事项,她将吉祥和荔珠的婚事都定下来了,是没打算再带着她们两个到普宁县去。

    “小姐,您把奴婢也带去吧,您身边总不能没个人使唤的。”荔珠绞着衣袖低声说着,心里既想跟着小姐一块离开广州。又想到不知未婚夫愿不愿意将婚事再推迟一些。

    “不是有小银和金桂吗?我知道你们舍不得,我心里又怎么舍得你们,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们都是要成亲生子的,不能一辈子跟着我。”微月看着红了眼圈的吉祥和荔珠,笑着道。

    “好了,都别哭鼻子,你们可是新嫁娘,再过些时日就要成亲了。”微月捏了捏她们的脸,笑道。

    “小姐,那您还回广州吗?”吉祥问。

    “回啊。时候到了,自然就会回来的。”微月眸色漾着谁也看不明白的流光。

    “你们两个可要上心服侍小姐和两位少爷。”荔珠握住金桂和小银的手,哽咽叮嘱着。

    “荔珠姐姐放心,我们省得,你就安心地出嫁吧。”小银调皮地笑道,“不久之后,你也可要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抱着女儿来看望小姐啊。”

    荔珠羞红了脸,追着小银直打,感伤的气氛一下子冲淡了不少。

    “……只是委屈了你们,若不是赶着离开广州,也不会让你们匆忙出嫁。”微月有些歉疚看着她们叹道。

    “小姐快别这样说,奴婢们担当不起,小姐对奴婢已经很好了。”吉祥急忙道。

    荔珠停下了手,低声道,“小姐,您这是折煞奴婢呢。”

    “那就不说这些了,来,过来看看,这是夫人给你们添箱笼的,我在嫁娶方面也不熟悉,专门请了个嫲嫲回来帮手,到时候就不怕手忙脚乱了。”微月招手让她们过来拿着嫁妆的清单,要给她们自己过过眼才行。

    因关系自己的婚事,荔珠和吉祥都失了平时的大方,显得有些羞涩扭捏。

    “对了,小姐,那位该怎么办?”金桂突然想起如果大家都离开这宅子了,那个住后小院的该如何安排。

    微月一时没想起来是哪位,疑惑看着金桂。

    荔珠已经是想起来了,便道,“小姐,可是打发如何回自己家里去?”

    如玉?倒是忘记这个人了,“你去问问她的意思,卖身契已经是还给她了,她喜欢去哪里都可以,若是想继续住这里,就随便她。”

    “是。小姐。”荔珠应了声。

    又商量说笑了一会儿,微月便打发她们都去做事,只留下吉祥在身边。

    “小姐,您离开广州,几年内是不打算回来了吗?”吉祥替微月倒了一杯热茶,轻声问道。

    微月深深看了吉祥一眼。

    吉祥是她来到这个年代的第一个朋友,是她教她关于十三行的一切,在她心里,吉祥始终和别的丫环不一样,所以,她也没打算瞒着,“不是不回来,只是看机会什么时候来。”

    离十三行最鼎盛的时期还没到,不管是她还是方十一,都不想就此放弃这里。

    “小姐想等什么机会?”吉祥问。

    “不知道,时候到了自然就知道了。”微月浅笑道。

    “那隆福行和烧窑该怎么办?让章嘉少爷打理?”吉祥问,这两样可都是小姐苦心经营出来的,不能轻易放弃。

    “嗯,章嘉已经能独当一面了,吉祥,我把那杂货店给你当嫁妆。”微月轻声说着,对待荔珠和吉祥,她还是有些偏疼的。

    “小姐,这怎么可以,奴婢受不起。”吉祥急忙摆手,这嫁妆实在太重了。

    “是我给的,你受得起有余,你不用担心荔珠会怎样想,我已经跟她谈过了。”她给荔珠的嫁妆也是不少,断不会让她觉得不平衡。

    “奴婢谢谢小姐……”吉祥跪下去行了大礼,知道这是小姐想要让她在夫家说话硬气些,所以才给了这么大的嫁妆,有哪个奴婢出嫁主子还送铺子的,是小姐根本没把她当奴婢看……

    微月她们这边在说话的时候,方十一在书房也正进行一场久远的交易。

    ————————

    感谢掀瓦撸地拽舟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花朵690823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讨厌鬼和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紫玄慧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感谢同学投出1张粉红票!

    感谢紫玄慧同学投出1张评价票,掀瓦撸地拽舟同学投出1张评价票。

    感谢囡囡6岁同学送出一枚平安符。

    o(n_n)o~求粉红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