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二十七章 见面
    同和行的影响力是无需置疑的。微月就希望能让同和行出面,但并不指望他们能解决这件事儿,就方亦承没担待的性子,也只会找理由为自己脱罪再将错误推到别人身上。

    她只想有了一个转圜的机会,即使很小,她也要搏一搏。

    回到家里的时候,翁岩携着夫人一起来了,白馥书见到微月立刻就怜惜握住她的手,“你去何处了?是不是有什么眉目?”

    微月摇了摇头,“我去了一趟方家。”

    “你还去作甚,难道还指望他们能救十一少?”翁岩哼声道。

    “他们救不救是一回事儿,只要同和行出面了,事情就会不一样,不管他们是要推卸责任也好,是要救榆庭也好,我们都能趁李寺尧应付他们的时候,找机会见榆庭一面。”微月沉声道。

    “嗯,问问榆庭自己的主意,不然我们通不了气,也不知他有何打算。”翁岩觉得微月这样做甚好。

    “那我们就该上下打点一下了,微月。十一少离开了方家,你们手头上可松动?娘那边……”白馥书问着,就想拿出自己的私己来帮微月。

    “我卖了两处庄子,银子还是足够打点的。”微月笑道,在她力所能及时,不想再依赖娘的钱财。

    “怎么卖起庄子来了?若是不够银子的,跟我说一声才是啊。”翁岩不满地道。

    微月只是笑着道,“真到了我们没法撑下去的时候,女儿一定求助爹和娘的。”

    “那么,现在就去打点?”白馥书问。

    “先等等!”翁岩和微月同时道,两人对视一眼,微月道,“等方家的动静。”

    到了下响的时候,果然传来方亦浔去了县衙找李寺尧的消息,微月也不管他是去干什么,立刻就使人到监牢那边打点了。

    这两天真的有种花钱如流水的感觉,微月忍不住感叹,怨不得个个都想当官,贪一次能让一个普通家庭吃喝一辈子了。

    好不容易疏通了关系,只允许入夜之后让微月进去一刻钟,而且只能一个人进去。

    微月忍不住红了眼圈,只要能见到方十一,半刻钟她也愿意。

    不知方亦浔去找李寺尧说了什么,到了红日西沉的时候,也没见官府有什么动作,同和行依旧运行着,方家更是一点声息都没有。

    微月对方邱氏更是寒心。就算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起码也日夜相处了二十几年,如今方十一入狱,她竟然不闻不问,哪怕是使个人来问候一声也没有。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大度的人,也相当记仇,所以方家今日这所作所为,她是记住了,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山水总有相逢之日。

    时间似乎过得特别慢,马车就停在监牢附近的街口,她穿着黑色的斗篷,只露出一张素颜,沉默地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天色。

    “小姐,可以进去了。”吉祥在外面低声说道。

    微月眸色微微一动,将斗篷拢了拢,下了车融入夜色之中。

    今晚的星星不多,只有伶仃的几颗,月光也很模糊,街道两旁的屋檐悬挂着灯光微弱的红灯笼。四周都很安静,只有他们细微的脚步声,停在监牢外面的时候,脚步声停了,仿佛显得更加静谧了。

    “要快点啊,要是让总督大人知道了,大家都没好果子吃。”来接应她们的牢头低声警告着。

    “是,是,大人,我们会尽快的。”吉祥笑呵呵地说着,然后往他手里塞了一个沉甸甸的荷包。

    那牢头笑着收入怀中。

    微月走近牢狱中,她曾经在里面住过三天,深知这里的环境有多恶劣,然后再次踏进来的时候,那种恐惧感还是爬上心头。

    她忍着阵阵从胃里涌上来的恶心,终于来到最后一间牢房,灰蒙蒙的墙壁已经有些龟裂,地上是发出异味的草堆,……还有倚靠在墙脚,身穿白色囚衣的方十一。

    借着朦胧的灯光,勉强看出方十一的轮廓,不过才几天,却清瘦了不少,下巴尽是胡渣子。

    微月的喉咙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一样,难受得很,她轻轻地唤了一声,“榆庭……”

    墙脚的身躯微微一震,慢慢睁开充满红丝的眼眸,惊愕看了过去。干裂的嘴唇动了动,缓缓地……眼底溢出了温柔的笑意。

    “微月!”他扶着墙壁站了起来,走路有些不稳,但依旧挺立如松。

    微月眼中忍不住溢出了泪水,心痛地看着他囚衣上那触目心惊的血迹,“他们打你了?他们打你了……”

    方十一伸出手,温柔地抹去她的泪水,“不要哭,我没事,真的。”

    现在真的不是哭的时候!微月咬了咬牙,点点头,忍住心中的愤怒和心疼,从怀里拿出一瓶创伤药和一袋还温热的糕点,“我就知道那王八蛋不会轻易放过你,这些你拿着,今天方亦浔去找了李寺尧,说了保商的是同和行,他愿意去跟英船交涉交出那两个水手,我这才有机会进来见你一面的。”幸好早有准备,本翁岩拿了上好的创伤药放在身上。

    方十一接过药和糕点,皱眉道,“你去过方家了?”

    “同和行不出面,我没法找机会来见你。你可有什么打算?”微月问。

    方十一低眸想了一会儿,压低声音道,“李寺尧是有心要置我死地,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疏通都没用,如今只有放手一搏……”

    “你说,我听着。”微月应道。

    “只是这样做会有些风险,一不小心会被扣个无须有的罪名……”方十一叹声道,然后才在微月耳边说起他的打算。

    微月听完之后,拧眉看着他,“我回去跟爹商量商量,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方十一笑着点头。“别太担心我,也别去方家了,不要委屈自己。”

    “你以为我是去求他们啊?”微月笑着问。

    牢头已经在外面低声催促微月快离开了。

    微月不舍看着方十一,“我等你出来。”

    方十一目光熠熠,笑容依旧温柔,“嗯,好好照顾自己。”

    微月离开监牢之后,立刻就往十圃路那边去了,方十一所说的放手一搏,她既觉得可行,又觉得风险极大,一个不小心,什么叛乱挑拨两国矛盾的罪名都会扣在他们身上。

    可如果不这样做,李寺尧不会放人的!

    到了十圃路,微月来到内院正房,翁岩和白馥书已经在等着她了。

    “……对榆庭动刑了,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做什么,榆庭的意思,是想放手一搏。”微月低声说起见了方十一的情形。

    “他想如何?”翁岩问。

    “这件事如果没有爹的帮忙,也无法成事。”微月为难看着翁岩,万一不成功就要连累他了,她实在是有些犹豫了。

    “说来听听。”翁岩道。

    “李寺尧想要榆庭交出英船两个水手,未必是真的想要定罪,如果真的只是要这两个水手,他应该找保商的同和行才是,可他偏偏找的是方十一,可证明他只想找代罪羔羊,如果我们真的把两个水手交出来呢?”微月低声说着。

    “英船未必肯交出这两个人。”白馥书道。

    微月看向翁岩,“榆庭的意思,不是要劝英船大副交出这两个人,而是让爹出面,把这两个人交到李寺尧面前,逼他定罪,他到时候若是不肯定罪,就必须将榆庭放出来。”

    “那要是他定罪了,英船那边闹将起来,岂不是大乱。还会连累漕帮……”白馥书低声道。

    “所以,只能搏一搏。”微月道,“爹若觉得为难,不必为女儿强为之,我也不想漕帮因我们涉险。”

    翁岩想了想道,突然咧嘴一笑,“这些年朝廷一直敲打漕帮,我们早想告诉乾隆,我们漕帮也不是任朝廷拿捏的,这次倒是个好机会,正巧老2和老三都在广州呢。”

    “爹,这事儿真可行?”微月忍不住担心问道。

    “明日我去一趟漕帮,如果你二叔三叔都觉得可行,我们再安排,你也不用担心会连累漕帮,朝廷要对我们怎样还得想想后果的。”翁岩安抚微月道。

    漕帮势力遍布天下,如果哪一天罢工不干的话,半个大清的百姓恐怕就要断粮了,水运断了,各种问题就会出现,到时候叛乱造反问题就足够乾隆烦了,所以,朝廷一向忌讳漕帮,又想找机会打压漕帮,如果不是翁岩一直懒得去计较,乾隆的日子也没那么好过。

    方十一也是看明白这个情势,所以才敢提出这个放手一搏的主意吧。

    微月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满身倦意,见到和珅的小身影站在台阶上的时候,愕然问道,“和珅,怎么还没睡觉?”

    和珅看了微月一眼,“奶奶可是去见十一少,他如何了?”

    微聿摸了摸他的头,“没事,快回去睡觉吧。”

    “我听说了,那李寺尧是个混蛋,故意想要害十一少,奶奶,您放心,他现在虽然位高权重,咱们报不了仇,等我将来当大官了,就给你们报仇,一定将他抄家灭族了。”和珅握着拳头道。

    奶奶是好人,是除了贝勒爷之外对他最好的人,看着她被李寺尧欺压,他却什么也帮不了,这笔账他会记在心里,将来为她报仇的。

    微月只是笑了笑并未当真,劝了和珅回去睡觉之后,她也躺在床榻想起接下来的事情。

    ————————

    2010年给大清打赏投粉红票的感谢名单已经发在公众章节了,谢谢大家给大清和小归的支持,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大家能够继续支持小归,小归也会努力进步,写出更好的文报答大家。

    感谢筱筱茜同学投出1张宝贵的粉红票,感谢噬魂之月同学投出1张宝贵的粉红票,感谢会琳同学投出1张宝贵的粉红票,感谢奥星同学投出1张宝贵的粉红票,雪舞mm同学投出1张宝贵的粉红票。

    这个月正常一更,不定时加更,这更本来是昨晚的,有事儿耽搁了,才拖到今天~抱歉抱歉o(n_n)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