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二十四章 决裂
    在现代的十三行已经找不到历史的痕迹。那里是一个服装批发市场,热闹程度倒是能比得上。

    和珅瞠大眼看着那些金发碧眼的洋人,好像很稀罕一样,一直拉着微月问他们的眼珠子为什么不是黑色,为什么头发是金色,为什么他们那么白,为什么有的又那么黑。

    微月到了最后实在有些受不了这个十万为什么的好奇学生,便买了龙须糖堵住他的嘴,自己的耳朵也终于能休息一下。

    从街头到街尾,这里都是繁华热闹的,满目琳琅的商品,各种各样的人群,谁也没有注意到街角的穷画师。

    方十一见微月的目光停留在角落的那些在画着人流风景的画师,在她耳边低声解释着,“这些都是受过正统教育的本地考生,只是失意于科举,在广州这个商贾大潮中常被讥讽百无一用,所以这些人不服气,便在这里临摹江上的景致,然后卖给那些洋人……”

    这就是后代所说的外销画吗?

    “……虽然他们所得的银子未必有船工的丰厚,但也可保衣食无忧。”方十一继续道。“有些聪明一些的,还买了洋人的彩墨,又学了洋人的画工,再与自身所学的结合在一起,倒也是一种新鲜的风格。”

    微月听得津津有味,这些就是后来听老师提过的外销画,啧啧,现在这画是一文不值,到了以后,可就价值千万了。

    “我们去找他们画一张吧。”微月拉着方十一道。

    方十一笑道,“他们不为路人画像的。”

    微月失望地咦了一声,“为什么啊?”

    “他们认为给路人画像会失了面子。”方十一解释道。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难道画人像就不是画画了吗?”微月轻哼道。

    虽然不能如愿,微月也没有扫了兴致,带着和珅和茂官两人买了不少精奇趣致的小玩意,特别是和珅,许多洋人的东西是见也没见过,稀奇得很呢。

    方十一只是含笑看着他们兴奋的小脸,跟着他们身后的宝信和小银已经提了不少的东西,其中还有不少茂官吃了一半的零嘴。

    “茂官,糖葫芦不能再吃了啊,一会儿就该吃午饭了。”微月警告着茂官,再不知节制让他吃糖,可就要蛀牙了。

    “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到酒楼去吃饭,下响我们到荔枝湾那边,可好?”方十一低声问微月。

    “好啊。荔枝湾那边有小舟玩。”微月尚未回答,茂官已经欢呼出声了。

    微月抬头对方十一笑了笑,一时显得柔情蜜意不在言中。

    几人有往广州酒楼去了,虽然白三爷的酒店也在附近,但微月不想彼此尴尬,所以也没想过要到那边去。

    进了酒楼,就有几个衣着光鲜的男子过来跟方十一打招呼。

    都是十三行的行商,方十一客气地与他们寒暄着,声音虽然温和,态度却透着疏离淡漠。

    这就是他和别人来往时候的态度,微月已经是见怪不怪,她让吉祥先带着和珅和茂官先到楼上的厢房去。

    这几个行商都尚未知方十一身世,所以猜测他是不是打算分家,而最重要的,是不是打算离开同和行,然后自己重新开一家商行。

    外头对方十一离开方家有了各种各样的说法。

    方十一显然是不喜欢别人打探自己**的人,只是淡淡应了一句往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那些人却没因此就打住,而是巴结起方十一来。

    “同和行没了你十一少,那还叫同和行么?”

    “就是,多少洋人就是冲着十一少你去的。”

    “……”

    方十一含笑听着他们讲完,也没说什么。只是抱手作揖,“不打搅各位喝酒了,几位慢坐。”

    还以为能从方十一嘴里知道点什么,没想到费了那么多口水,还是什么都没打听到,那几人的脸色不免有些讪讪。

    他们转身往楼上的厢房走去,微月仔细看了他一眼,见他面色如常并没有什么异样,心下稍安,方才那些人言语之间多有试探,似有幸灾乐祸之意,连她听了都觉得不快。

    刚走到门廊,就有一间厢房的门打开,熟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紧接着,是一个身形圆润穿着酱紫色短褂黑色长袍的男子走出来,走路有些不稳,脸上泛着醉酒的红晕。

    “李大人,您慢走。”身后紧着出来一个穿着宝蓝色短褂的男子,笑容十分灿烂,还给旁边一个姿色艳丽的女子使了个眼色。

    那女子立刻扶住那位李大人,以丰满的胸脯蹭了蹭他的手臂,声音娇嗲,“大人,奴家送您下楼。”

    那李大人不顾周边还有其他人,另一手就往女子的胸前抓去,“不是应该送我回府吗?”

    女子娇笑出声,“大人说到哪里就到哪里。”

    微月和方十一对视一眼,都侧身一站。给那个李大人让出了位置,目光落在他身后的男子身上。

    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方家的四少爷方亦承。

    而那位被送下楼的离开的李大人,是继李永标之后,广州粤海关的总督大人。

    方亦承双眼因为喝酒的缘故有些发红,他也是注意到方十一才没有亲自送那位李大人下楼,就这样站在门廊中间,冷冷注视着方十一和微月。

    突然,他冷笑出声,“你不是很笃定粤海关不会答应同和行换个东家的吗?如今粤海关的总督都点头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方十一摇了摇头,“无话可说。”

    方亦承向前一步,与方十一面对面,嘴里喷出呛鼻的酒气,“别太高估自己,同和行并不是没有了你就不成的。”

    门廊并不宽敞,他们已经挡住了想要经过的客人。

    方十一含笑看了他一眼,声音不高不低地道,“我没有高估自己,只是……不想高看你罢了,方亦承,你也就这点能耐吗?”

    “你说什么?”方亦承怒红了眼睛。

    方十一眼角微扬,“除了耍这种底下手段逼我离开。你还能作甚?”

    “难道你以为你还能霸着同和行一辈子?”方亦承咬牙问。

    “你以为你成了同和行的东家,就是赢了我?方亦承,你一辈子也赢不了我。”方十一目光森冷,看着方亦承的目光一点一点透着凌厉的责备。

    贿赂粤海关的总督……大概是使了不少银子,方亦承已经失去了以前的精明了,如今是报仇心切。

    方亦承哈哈大笑出声,“没了方家没了同和行,你方十一算个什么东西?”

    “以后你就知道了。”方十一淡声道,门廊两边的人越来越多,他不想让自己成为别人观赏的乐趣。

    微月看向方亦承身后的小厮,“快带你们四少爷回去。他喝醉了。”

    那小厮只是为难看着方亦承,又看看方十一。

    “父亲,娘,我们在这里。”微月他们身后传来茂官稚嫩的声音,他们寻声望了过去。

    人群后,一个小身影挤了进来拉住微月的手,“娘,你们在找我们吗?我们在那边呢。”

    方亦承的目光顿时变得凶狠,好像要吃人一般瞪着茂官。

    茂官看了他一眼,吓得躲在微月身后,还是怯怯地叫了一声,“四叔。”

    见到仇人之子,心中的怒火立刻被点燃了,方亦承竟然不顾身份就要扑向茂官,“谁是你四叔,你这个孽债。”

    方十一扣住他的胳膊,“够了,大庭广众之下,你还想丢人到什么程度?”

    “你……”方亦承咬牙瞪着方十一。

    方十一松开他的手,低声道,“别让自己太不堪了,方四少爷。”

    已经到这个地步了,方十一也没再想去挽留什么兄弟情谊,既然离开方家,他也就打算放开同和行了,只是先前因茶叶和英船水手的事儿他没法离开罢了,毕竟是父亲的心血,这是他唯一能为父亲做的,就是让同和行顺顺当当地继续下去。

    就算不能成为行首,也不能败在他手上。

    从此以后,方家和同和行荣与败,都与他无关了。

    第二天,粤海关发出公文,允许同和行更换东家,并将方十一的名字从商业协会中除去,若想继续在十三行当行商,就得另外申请了。

    就算这时候方十一想自立门户。只怕在方亦承的唆摆之下,粤海关不会那么容易点头应允的。

    收到粤海关的公文,方十一终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方亦承重金之下的贿赂,就只是想要这个结果吗?

    曾经团结对外的兄弟,走到这样的地步,方十一心中滋味也颇为复杂。

    他将同和行的大钥匙放在方亦浔手上,淡淡一笑,“往后,就靠你们了。”

    “十一……”方亦浔低着头,不知该如何面对曾经对他信任有加的弟弟。

    方亦茗和方亦儒都沉默不语,唯有方亦承露出得意的笑,只是心里还是堵着一口气,为什么方十一看起来那么无所谓,他失去了方家的万贯家财,失去了同和行,不是应该很痛苦很绝望的吗?

    为什么看起来反而松了一口气?

    这就算是真正和他们决裂了吧,方十一自嘲地想着,已经想要离开同和行。

    “慢着。”方亦承喝住他,“你名下那些庄子铺子也是方家的,是不是也该交出来了?”

    方十一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意,“是方家的我自然不会拿走。”是他的,他带走也是光明正大的事情。

    方亦承被噎了一下,才想起这么些年来,方家若没有方十一,也没有今日的风光,虽说当年父亲也是广州大商贾,但真正成为首富的,却是方十一当家之后的事情了。

    ——————————

    一年又过去鸟~~~~祝大家2011年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心想事成,阖家平安~~~

    捂脸,也祝自己新的一年稿费多多,哇哈哈哈哈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