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大清小事 第二百二十三章 判决
    夫妻俩躺在床榻里说着话。

    方十一低声说起去英国水手打死当地百姓的事情来。孙士毅已经答应将大事化小,同和行应该不会有问题。

    孙士毅肯收下方十一送去的重礼,就说明这件事还在他的掌握之中,虽然贿赂的行为有些不那么高尚,但清高又能如何?

    “只要死者的家属不闹事就好了。”听完之后,微月轻叹道。

    “错在双方,就算真是闹将起来,他们也没便宜。”方十一道。

    “不是说找到四少爷了吗?你见过他没?”微月问。

    方十一沉默了一会儿,才点头,“嗯,还死不悔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没想到方亦承是这样没担当的人,一点男子该有的责任心都没有,遇上错了还将问题推到别人身上,微月心里有些为方十一不忿,却始终没将不满说出来。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他看起来并不是太好,她能感觉得到。

    方十一淡淡笑着,“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

    他说起方家其他人都知道他并非方邱氏亲生的事情来,虽然只是简单的几句,却还是听得出他有些失落。

    “……以后是不必再到方家去了,同和行的事情解决之后……”方十一停下了话。想要将自己十年来的心血完全割舍,实在有些不易。

    “其实我之前使人去查过,却只知当年我出世时,家里来了远方亲戚,父亲当时又出门在外……”方十一轻声道。

    “这个远方亲戚是方家这边的?”微月问道,如果是邱家那边的,就比较麻烦了。

    “嗯,当时是一位身怀六甲的妇人。”方十一道。

    微月怔了怔,那位才是方十一的亲生母亲?

    “好了,睡吧,以后我们就过自己的生活,不用去想太多了。”方十一搂着微月微笑道。

    微月点了点头,靠在他怀里却是皱眉沉思,看来真的要请翁岩帮忙暗中查一下方十一的身世了。

    一个人在世上,总不能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都不知道的吧,他嘴上说不在乎,其实应该也不是很好受的。

    翌日,方十一终于不再一大早就去了十三行街,和微月吃过早饭,和珅就和茂官一起来了。

    见茂官对和珅很是喜欢,微月便让和珅住茂官的院子里了,虽然不知道茂官将来会不会走仕途,但有和珅这么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大贪官罩着,应该也不错。

    如果她没记错,再过两三年,和珅就该发达,还一直荣宠不衰到乾隆退位吧。

    方十一昨日没听说和珅来了广州。所以见到他的时候,实在是惊讶了一回,突然就想起那个令他感到有些压力的贝勒爷,该不是他也来了广州吧?

    微月已经解释道,“这孩子一个人从京城跑来的,说是想学做生意,也不知怎么想的。”

    和珅嘿嘿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的志向也不是做生意,而是当大官,只是受不了那些白眼,心里一时没想开罢了。

    “你想做什么生意?”方十一忍不住笑着问。

    “没想过。”和珅抓了抓头。

    “不如你就带着我们去十三行走走好了。”微月笑着对方十一道。

    原以为他不会答应,毕竟同和行每天都忙着,哪能真的没事干,却没想方十一点了点头,“好,不过得再等两天,等事情都完了,就带你们去行街。”

    微月眉梢蕴染了欢快的笑意,“真的?”

    “我何时骗过你?”方十一含笑看着她。

    茂官跟和珅已经欢呼出声。

    方十一和他们说笑了一阵,便往十三行街去了。刚去了同和行,就见到福掌柜神色怪异地走向前来,“十一少,四少爷和九少爷去了粤海关了。”

    “去作甚?”方十一环视了铺里的伙计一眼,发觉大家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福掌柜和方十一走到角落,说起早上的情形来,“……四少爷刚回了同和行,就说您以后不再是这里的当家,说您……您根本不是方家的人,已经去了粤海关,要将您退出商业协会呢。”

    方十一眸色沉了下来,他们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挤兑他么?

    “不过大伙儿都还是听您的,十一少,您若是离开同和行了,我们跟着您走。”福掌柜挺直了胸膛保证道。

    自那场火烧茶叶之后,十三行谁不佩服十一少?就算没有同和行,凭着他十一少的名声,照样能在十三上风生水起。

    方十一对他笑了笑,“先去做事吧。”

    方亦承和方亦茗从大门走了进来,见到方十一的时候,方亦承的脸色立刻阴郁得可怕,“你还来作甚?”

    “粤海关允许我退出十三行商业协会了么?”作为十三行行商的行首,想要退出商业协会并不容易,就算他不是方家的人又如何?粤海关根本不关心这点。

    如果同和行突然换了东家,势必在十三行引起不小的影响,这是朝廷不愿意见到的,所以在短时间之内,粤海关是不会答应方家的要求,随意换了作为行商首的同和行的东家。

    方亦承重重地哼了一声。径自走开了。

    “十一,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方亦茗尴尬地解释。

    “我明白。”方十一淡淡一笑,“麻烦你把这个月的账册给我。”

    并不是他恋栈同和行东家这个位置,而是在这个时候,他不能贸然抽身,至少也要等同和行度过难关,他才能安心离开。

    这也算还了方家最后一个恩情了。

    方亦茗笑得有些牵强,但还是走到大柜台后面,拿出一摞账册给方十一。

    方十一抱着账册上楼去了。

    “这算什么意思?我们方家的同和行由着一个外人做主了?”方亦承待方十一上楼之后,立刻就拉着方亦茗进了旁边的房间里,一副恼怒不甘的样子。

    “四哥,粤海关那边不同意,我们也没办法的。”方亦茗劝道。

    “我就不信这个邪!他方十一有个什么能耐,哦,难道烧茶叶就是本事了?老子也会烧!”方亦承叫道。

    “这次如果不是十一,同和行就玩完了,你以为那需要多大的决心才能放下那把火,四哥,就算十一有错,但不关同和行的事情,这些年如果不是他,同和行能有今日?看事情要分两面,你不能因为潘微华而记恨十一。不是亲兄弟又如何呢?难道十一待你就不好?他向来尊敬我们几个兄长的。”方亦茗道。

    方亦承用力踢翻一张椅子,“放屁!你当他是兄弟就不是我兄弟!你现在还帮着个外人讲话了啊!”

    “你冷静一下,不然我没法儿说道理。”方亦茗皱眉看着他。

    “我不听你这狗屁道理,粤海关不肯将他踢出商业协会无非就是想要银子嘛,我就不信还有银子改变不了的规矩。”方亦承说完,就打开门。

    “四哥!”方亦茗想要喊住他,却只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门边。

    他叹了一声,四哥一直希望能生个儿子,这些年来也求了不少偏方,就是没有见效,大概是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所以才把十一给恨上了。

    话说回来,十一到底是怎么想的?好像从小到大,他就没真的了解过这个弟弟。

    他们几兄弟谁又能真的把他看透呢?也就父亲能知道十一在想什么吧,真是好笑,两个如此相似的人竟然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几个父亲亲生的,却没有继承父亲的胆魄。

    方十一在这边对着账册的时候,微月也在家里对起账册来了。

    “……之前因为小姐说囤货,所以这个月才有足够的洋货卖,对面那家,先前生意是不错,如今却缺了不少洋货,勉强能维持个生计,哪里还有客人呢,还是小姐聪明。”吉祥说起在大德路那边的杂货店的生意来。

    这个半个月来,大德路不再像以前那样门可罗雀,简直是生意兴隆,最近能入关的洋货少,全广州的洋品杂货店都处于缺货状态,微月这次可是狠狠捞了一笔。

    “嗯,成本是收回来了。”微月满意地翻着账本。

    “小姐,怎么不涨价呢,不是可以赚得更多?”荔珠问道。

    “趁机涨价是能赚到银子,却会流失客人,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留住客人,下一次就算洋货不缺,她们也会帮衬我们。”微月笑道。

    荔珠道,“小姐若是男儿身,肯定也能成为很厉害的人。”

    “难道现在小姐就不厉害了?”吉祥打趣问道。

    “再怎么厉害,也不能到外面去做生意啊,小姐又聪明又厉害,做生意的手腕哪里输给那些男子。”荔珠回道。

    “现在不也挺好的。”微月笑着道,这个社会对女子本来就不公,她无力改变只能去适应,快要两年了,她几乎都觉得前世在现代是一场虚无的梦了。

    “就是。十一少对小姐这样好,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吉祥看着微月笑着,眼神多了几分的暧昧。

    微月挑眉看了她一眼,认真道,“唔,说起来,我倒是忘记了问章嘉了,怎么到现在也没替区寓定门亲事呢,怎么说区寓都是区总管的儿子,是将来区家的大总管……”

    吉祥脸上闪过一抹焦急,“是,是看上哪家姑娘了?”

    微月点了点头,“看上了。”

    啊,吉祥呆症住了。

    微月噗一声笑起来,“该让章嘉替区寓来跟我提亲了,瞧,脸色都白了。”

    “没想到吉祥姐姐是这样恨嫁。”荔珠也刮了刮吉祥涨红的脸颊,嬉笑起来。

    吉祥这才知道是小姐在故意逗她,忍不住羞恼起来,捏住荔珠的鼻子,“死丫头,你还说我,你的高奕光呢?”

    “讨厌!”荔珠叫了起来。

    微月含笑看着她们,心里生出一丝舍不得来,已经习惯了这两个丫头在自己身边,就像自己的左右手一样,突然要换了别人,哪能那么容易就习惯?

    不过她们两个能嫁个好人家,她也很高兴。

    到了下午,微月带着和珅和两个孩子一起去了南坪胡同。

    白馥书抱着瑞官在花园的亭子里玩,和珅和茂官则缠着正好来找翁岩的高奕光学武功,微月在厅里跟翁岩说着话。

    “榆庭不是方老爷的儿子这件事迟早会传遍整个广州府,爹,我不想相公以后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多少会有人说闲话,您能不能帮女儿一个忙呢?”就怕那些之前和方十一在生意上有争端的人会趁机落井下石。

    如果被说是野种……这份心情如何能承受得住。

    翁岩嗤笑一声,“方十一不是方汉德的儿子?这话谁信。”

    “就是因为这其中有蹊跷,才想让爹您帮忙查个清楚。”微月道。

    “哼,方家那几个小子没一个像样的。”翁岩哼了一声,对方亦承几人的作为实在看不上眼。

    “如果相公跟方家没有关系,那早些离开也好。”微月笑道,她真的没所谓方十一是不是方家的十一少。

    “英国水手那件事真的没问题了?需要帮忙吗?”翁岩问。

    “已经解决了,爹放心。”微月道。

    翁岩点点头,“那就好,我会使人去查十一少的身世的,我看他就是方汉德的儿子。”

    微月笑着应声,看来翁岩是认定方十一是方汉德在外面生的儿子了。

    过了几天,英国水手错手杀死当地百姓的事情也终于有了判决。

    孙士毅在处理中,应了英国大轮船大副的请求,将肇事的两个水手“发还该国,自行惩治”,这等于是没有判刑了。

    就是微月听到这个判决,心里也有些堵着,就算方十一有贿赂,也不应该是这样解决这个案子的。

    不过这就是官场了,也不知道那个英船大副怎么勾结孙士毅的。

    这件事好像就这样被揭过去了,方十一也将同和行这几年的账目对完了,终于腾出时间带着微月和两个孩子去十三行街。

    这是微月第二次来十三行街了,和上次的躲躲闪闪不一样,这次她是一手牵着和珅,一手牵着茂官,尽情地欣赏闻名海内外,直到三百年后依旧成为广州人津津乐道的十三行。

    ***************

    现在书评区只能置顶十个贴,有很多好贴都没法一一置顶,所以没隔一段时间就会换下来,即使是介样,还是希望大家多多留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